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02章

第00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克里私立医院二十八层,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英俊男子斜倚在办公桌后黑皮椅子上,白与黑格外的醒目,男子慵懒的盯着墙面上液晶电视,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笑意。

    “砰!”

    突然,安静的空间被一声极其粗鲁的踹门声打破。

    “安沐!你给老子滚出来!”

    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装的清秀男子怒气冲冲的出现在门后。

    安沐淡然的将目光从液晶电视转到来人身上,嘴角一勾,笑的颠倒众生,“寒寒,火气不要这么大,人家不是陪你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人民币的损失费?据我所知你的大绿可不值这个数。”

    李寒寒愕然,随口吼道,“你怎么知道?!”这才几分钟就传到了这个妖精耳中?

    安沐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

    电视中,李寒寒一身草屑,白色运动衫蹭的花花绿绿,他捂着腰极其不雅的从绿化带爬起来,口中吼着脏话,特别是看着他家大绿的尸体后,眼中好像能冒出绿光似得,极其渗人,特别是他最后那句索要赔偿的话,说的那叫一个溜口,都不带喘气的。

    “腰间盘重度损伤,肝肺肾外加心脏遭受三级创伤,肠道揉动受阻,尿道括约肌震颤,蛛网膜下腔出血,四肢不同程度擦伤?”安沐不客气的大笑出声,哪还有刚才高贵优雅的样子,“亏你说的出口,就你最后跑的比兔子还快的速度,三岁娃都不信!”

    “咳咳,”李寒寒摸了摸鼻梁,尴尬的转开视线,“那不是一激动就……就那啥了嘛……”

    安沐拿起手边一套白大褂扔给李寒寒,随口道,“下班后,你就用你‘勒索’那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快钱请客吧!”

    “凭什么!”李寒寒接住扔过来的衣服,瞪眼,“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送上门来让我请客?”

    安沐耸耸肩,从黑皮椅子上站起,扬眉说道,“当然是凭你那三寸不烂之舌勒索的那些不义之财。”

    “我说安沐你还真是将不要脸发挥的淋漓尽致,人体表皮由内而外分基底层、棘细胞层、颗粒层、透明层

    和角质层五层,够厚的了!我看你有二十五层,每层还是双面的,真是史无前例之厚,竟然这种话都好意思说出口,”李寒寒撇嘴,看着安沐的眼神有丝鄙夷。

    “相对你二百五十层,我想我的二十五层真是小巫见大巫,你都好意思勒索,难不成我都不能好意思让你请我吃饭?”安沐可不是好欺的主,你有张良计,他可有过墙梯。

    “你——”李寒寒被安沐左一句勒索右一句勒索噎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口,趁着安沐一时不备冲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看着被袭击个正着,捂着肚子弯腰不停咳嗽的安沐,李寒寒幸灾乐祸道,“绿豆汤有什么用,我说还是拳头泻火,特别是攻击人肋骨下肝脏区或左侧下腹脾脏区,简直是招招见效,防狼绝招啊!”

    安沐被逗的哭笑不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教了你两招防狼绝招?”

    李寒寒不在意的耸耸肩,将身后背包随手扔到安沐办公室沙发上,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老子总算将这口气出了!”

    安沐站起,看着李寒寒那欠扁的笑也不生气,都说了他有的是过墙梯。

    “第一天上班迟到可不怎么好,你说呢?”他斜靠到黑木办公桌上,盯着李寒寒满眼的不怀好意,“你大福叔还不知道吧?”

    果不其然,某人刚才还嘚瑟的嘴角立即被定住了!

    “你……你什么意思?!”

    安沐眨了眨眼睛,无辜道,“我可没什么意思,就是我那不才的钱助理没眼色将今日的考勤表交到了你大福叔的办公桌上,我想……”

    李寒寒满脸紧张,跟着问,“你想什么?”

    安沐眼里的算计一点点扩大,从针尖般画圈圈似的填满了整个眼圈,“我想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字还未溜出口,他就看见那个上班第一天就如此倒霉的家伙脚底生风般刮了出去。

    门被再次撞得七零八落,他只是耸了耸肩给他助理打电话。

    “钱助理,你让维修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挂断电话,安沐摸了摸自己刚才被袭击的腹部,嘴角一勾,眼里的算计圈再次扩大。

    “砰!”

    这是今天第二次办公室门被撞开的声响。

    “大福叔,你听我说,今天早上我……”

    话未说完,李寒寒傻眼。

    这是什么个情况?

    安院长办公室,七八双眼睛齐刷刷的向门口聚集而来,李寒寒不安的吞了吞口水,“那……那个……就是那……那啥……你们继续……继续……”

    尴尬说完他赶紧转身准备溜,这下哪是摸了老虎屁股,简直是摸了老虎他老婆的屁股了!

    “站住!”

    身后阴嗖嗖的两个字惊得李寒寒浑身上下汗毛嗖嗖的竖立的比针尖还扎人,差点变成刺猬。

    虽然接下来会变得很恐怖,但是李寒寒还是没胆子当做没听见。

    他心里的眼泪差点没流成河,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时为什么不请教老师胆子怎么能养肥?

    悔不当初啊!

    他嘴角僵笑的转过身,“那个,大福叔,你们在开会呀。”

    “噗”

    大福二字刚出口,周围就有一两声笑意没憋住漏了出来。

    被称为大福的中年男子中等高度,有些小肚腩,微胖,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像缩小版的弥勒佛。

    但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李寒寒可是比谁都深痛的领悟!

    中年男子尴尬的轻咳两声,“寒寒,你进来。”

    “哦”李寒寒像是霜焉的茄子,慢吞吞的走了进去。

    中年男子转身对会议桌上七八个人道,“这就是我刚说的李寒寒,今年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别看他年轻,临床经验已经有两年了,一年前轰动英国最著名的脑科肿瘤切除手术他就开始担任了助理,至今作为主刀医师,他做的手术不下百余台。”

    中年男子话刚说完,就有人站起来走到李寒寒身前,激动的拉住了他的双手使劲的握,“原来这就是那个李医生啊!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我们自叹不如啊!”

    李寒寒被人这样恭维,心里暗暗翻了翻白眼,他有这么大的名气吗?有吗有吗?其实心里早就‘可耻’的乐出了花,不过谦虚的话还是要说滴。

    “哪有哪有,您客气了,我临床经验尚浅,哪有老师们经验多,以后还望老师前辈们多指教。”

    看吧看吧,会议桌上坐的这些看起来很老道的大牌们一听这话,不是脸上马上乐出了花?

    所以说,做人谦虚点还是有好处的,这也是李寒寒的经验之谈呀!

    这时中年男子脸上才露出了一些笑意,看着李寒寒眼里满是孺子可教的类似词语一闪一闪而过。

    “寒寒,你刚来医院,心脑科目前还忙的过来,你就先去泌尿科帮你安大哥的忙,如何?”

    “噗”

    周围又有了几声窃笑漏了出来。

    李寒寒傻眼,泌尿科倒是没什么,不就是看一些鸟和鸟的导管什么的,但帮安沐的忙?那不是自掘坟墓?

    刚才他还揍了他一段好不好?

    “大福叔,那个我主修的不是心脑科嘛,到泌尿科不是那个不太合适吗,人手够了怕啥,我当个打杂的也行!”

    中年男子横了他一眼,李寒寒只好乖乖的闭嘴,刚才摸老虎老婆屁股的事他还没来得及忘,何况今天到目前为止不出意外的话他可能已经不知不觉中摸了两次了,所以还是顺着点好。

    “医院还不差你这个打杂的,泌尿科缺人手,你先去那里待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再调你去心脑科。”

    “哦”最后通牒都下了,李寒寒他能不点头吗?

    “院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们就先去忙了。”会议桌上的人相继的一个个站起身,争先都迫不及待的往出走。

    李寒寒看着他们快速移动的双腿心想,原来竞走是这样练成的?

    众人心想,废话!不能跑当然只能竞走了,虽然它看起来也没多块,但是总比单纯的走要快些吧。

    李寒寒撇嘴,这帮老家伙肯定看出大福叔要对他说‘悄悄话了’,一个个‘竞走’的比兔子还快!

    “寒寒”

    “到!”

    中年男子满头黑线,“这里可不是军营。”

    “嘿嘿,”李寒寒谄媚的扶着中年男子坐到椅子上,“那不是寒寒很愿意服从大福叔命令的表现嘛!”

    中年男子没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说说今天上班第一天为什么迟到?”

    李寒寒心想,看吧看吧,果然是秋后算账的主。

    “那个啥……今天早上出了点意外,所以……”看着中年男子脸色慢慢变得不善,李寒寒马上立正,标准的军姿,“回大福叔的话,迟到没有理由,寒寒保证以后按点上班,绝对不迟到!”

    中年男子没好气的再次瞪了他一眼,“小青年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对身体好。”

    “是,大福说的是,寒寒以后一定早睡早起!”

    “好了,别站到那和个傻子似的,过来坐。”

    李寒寒泪流满面,不是您教导让我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为此我废寝忘食的练了一个月的军姿,到头来在您眼里成了傻子?他能不和谁急吗?!

    不过他还是很乖巧的规规矩矩的坐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