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09章

第009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虽然死了好多天,但是由于尸体保存完好,所以李寒寒解刨起来特别顺利。

    不过顺利是顺利,只是……那个解刨的手法有些、有些诡异。

    三个小时后,克里斯再次回到负一层解刨室,伸出拇指按在识别仪上,待显示绿光后,面前银色大门打开。

    他挪步进去,然后身形僵住。

    解刨台在整个实验室的中心位置,四周全是一些仪器和各种试剂,在银光下泛着红红绿绿的光泽,解刨台上放着一具尸体,尸体旁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解剖师,一切显示都很正常,如果忽略一些细节的话。

    克里斯将目光从那个挥着手术刀忙碌的白色身影上转开,一盆深绿色的植物放在孙立头边,植物的叶子如巴掌般大小,浓密的叶子完完全全遮住了孙立的头部。

    从克里斯这个角度来看,那个解刨台上横放的就是一具无头尸,目光移开,然后再次回到那个挥着手术刀的白影身上。

    纤细的身子微微弯曲,一双白嫩嫩的手上戴着医用橡胶手套,蓝色的医用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留一双闪亮亮眼睛露在外面。

    突然孙立的一条腿弹起来,克里斯一愣,待看清后他双眉拧紧,只见那个毫无所觉的家伙拿着一把镊子移动到尸体屁股旁,拇指和中指分开撑起手底下的东西。

    然后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闪过浓浓的鄙夷,嘴中还不知嘟囔了些什么。

    克里斯刚上前一步又愣住,只见孙立的整个身子都半坐了起来,被植物挡住的脑袋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

    而那个家伙还拿着镊子左戳戳右戳戳,完全没发现他如今的姿势都跑到尸体怀中去了。

    克里斯寒着一张脸快步走过去将那个家伙拉开,尸体失去力道‘砰’的一声再次倒在解刨台上。

    “你在干什么!”这句包含质问的语气中满是紧绷。

    正沉寂在解刨中的李寒寒猛然被人拉开,还没反应上来就听到一声压抑着火气的质问,心里的愤怒因子又冒了出来。

    “妈的!你眼睛是得了肿瘤还是青光眼啊!没看见老子在解刨尸体啊!我告诉你,老子也不是那么没脾气的,惹毛了就是你家小克里我也给你解刨了去,啊!混蛋!你放我下来……”

    众人黑线,这都快让人家断子绝孙了还叫没脾气?

    克里斯黑着脸提起李寒寒后衣领就向外走去。

    “啊,混蛋,还不放我下来,老子又不是你家皮卡丘,你干嘛像拎猫咪似的将我提起来?”看着人家没反应,李寒寒顿了顿语气,“好了,这也就算了,老子大人大量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干嘛还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老子身上又没有虱子……”说道最后语气似乎还有一些小委屈。

    李寒寒还没嘟囔完就被扔进了一个浴盆中,一个没防备就被满池子的热水呛住。

    他刚从池子中爬起来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攥住,接着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快速消失,最后就剩下了身下的那件皮卡丘小内裤。

    李寒寒一挣扎让内裤的一角微微皱起,好像调皮的皮卡丘突然向那个剥他衣服的男人眨眼睛。

    “喂喂喂!大哥,我错了行不行,那个您手下留情啊,这件内裤就这一件,您撕坏了我可是要和你拼命的哦!”

    李寒寒深知力量悬殊,所以他赶紧很没志气的选择哀兵政策,一副委屈的样子,像是被大猫遗弃的小猫咪。

    克里斯这才注意到被李寒寒紧紧护住的小裤裤,金黄的颜色有些小刺目,特别是包裹住浑圆屁股上的小动物,突然,阴寒的脸色变得就有些怪异。

    李寒寒趁机滑溜的溜了出去,靠在池子内侧,一脸防备!

    克里斯收起脸上的怪异,对上那双小兔子般畏缩的大眼睛,右手食指一勾,意图很明显,后者则是狠狠摇着头,像拨浪鼓似的。

    “过来!”

    “不要!”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你威胁我!”

    克里斯沉默,然后动手开始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李寒寒睁大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表演脱衣舞秀的强壮男人快速将自己剥光然后迅速向他扑来。

    “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啊啊啊!”

    “闭嘴!”

    “我闭嘴你就放过我吗?”

    “休想!”

    “啊啊啊啊,救命啊!”凄喊声继续。

    “闭嘴!”

    “我闭嘴你就放过我吗?”凄喊声停止换成商量的语气。

    “休想!”

    “啊啊啊啊,救命啊!”凄其喊声再次继续!

    ……

    十几分钟后

    。

    “你不累吗?”

    “累啊!”乱嚎的那个家伙趴在眼前光滑的肩膀上不停喘气。

    “那还喊吗?”

    “那你现在要放过我吗?”

    “休想!”

    “啊啊啊啊,救命啊!”凄喊声再次响起。

    “唔……”

    凄喊声突然卡在半空消失,低头一看,那张犀利的小嘴巴被一只薄唇狠狠的堵住!

    “◎$#々○∞?$※……”

    良久后,浴室归于平静,只见那个家伙浑身光溜溜的被抹上白花花的泡沫,纤细的身子无力气的软在人家怀中,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而那条皮卡丘小裤裤早就被扔在了旁边孤零零的躺着。

    又过了十几分钟,那个被洗的白嫩嫩香喷喷的家伙被人裹上浴巾抱出浴室,埋在男子肩膀的一双黑眼睛骨碌碌的乱转。

    一看就是在打着坏主意!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身清爽的李寒寒穿着一身白色毛衣和一条牛仔裤盘腿坐在雪白的沙发上,手上抱着一杯热牛奶,双眼紧紧盯着对面那个在电脑上不停敲打的男人。

    神情有些阴森森!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杯子中的热牛奶变成了冷牛奶,李寒寒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盯着还在不停敲打的男人。

    阴森森的表情浮起一抹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后。

    “看够了吗?”

    李寒寒抿嘴看着男人收起手边的笔记本,然后起身向他走来。

    黑溜溜的眼睛骨碌碌转的更快。

    “我想吃日本寿司!”他看着男人答非所问。

    男人扬眉,然后一声不吭的拿起电话吩咐,“准备一份日本寿司。”

    “我要三文鱼的!”他补充。

    男人看了他一眼,对着电话说道,“做三文鱼的。”

    然后李寒寒就见男子收了线,挪步向他走来。

    男子一身白色的衬衫,衬衫上脖子处的几枚扣子打开着,露出里面麦色的锁骨和一部分胸肌,袖子被男子折到肘部,强壮的手臂毫无遮掩的漏了出来,最后在配上那一张完美的脸,简直就是个万人迷,完美的不可思议!

    李寒寒心想,真是个妖孽!

    沙发凹陷的感觉让李寒寒知道,这个男子坐到了他旁边。

    他转头就看见这个男人手中不知何时拿了本杂志,斜靠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杂志封面单调的很平凡,只有两个男人斜靠在一起,笑的一脸骚包,这让李寒寒有些好奇,探头就看了过去。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也是古人的至理名言,只是李寒寒没来得及领悟。

    入目是一张大的图片,图片中也是两个男人,不过这两个男人就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内裤,李寒寒一瞬间有些疑惑,还以为是拍的内裤广告。

    然后他接着往下看去,下面有有几行汉字,他没来的及看汉字的内容就被下面的插图吸引了去。

    克里斯看了眼突然窜过来的小脑袋,杂志大大方方的摊开,毫无遮掩的意思。

    他满含趣味的看着身边的家伙在看清图片的内容时,脸色、耳朵、脖子按照顺序一寸寸浮上一抹红嫣,粉粉嫩嫩,可爱中透着诱惑。

    突然。

    “啊啊啊啊啊啊……死变态!”

    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喊声在安静的沙发上响起,随后伴随着沙发呼呼的摇摆声。

    “我掐死你这个变态!!!”

    此时李寒寒骑在克里斯腰上,脸色爆红!

    “先生,你要的三文鱼寿司已经做好……”佣人的声音卡在了喉咙。

    李寒寒虽然怒在心头,但是理智还在,所以当佣人的声音响起时,他身子立马僵住,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屁股从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腰上移开。

    三秒一个动作,待他彻底端正的坐到沙发上时已经过了一分钟了。

    他看着佣人手上的三文鱼寿司,牙齿咬得咯咯响。

    “好了,放下吧。”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佣人,一瞬间的诧异后脸色马上恢复正常,放下寿司后就转身离开,离开时还不忘帮他们拉上客厅的大门。

    克里斯含笑的看着一旁默不作声的李寒寒,拿起一块寿司递到他嘴边,“喏,不是饿了吗,来张口。”

    李寒寒将目光挪到寿司上停顿了几秒,然后转到寿司盘子旁边的红色小碗中,碗中的灰色糊状物体让他嘴角慢慢扯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他乖巧的张开嘴巴吃掉嘴边递过来的寿司,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满脸含笑的男子,慢慢的凑了过去。右手则是快速从盘子中拿起一块寿司在旁边红色的小碗中用力的蘸了蘸。

    待他离男子嘴巴还有五公分时停下,然后开口,“中国人讲求礼尚往来,所以……”语气一顿,右手则快速将手中寿司塞进男子诧异的口中,嘴里则幸灾乐祸道,“所以我也喂你一块,怎么样,老子喂的寿司美味吧?!”

    克里斯还来不及眨眼,一股浓烈辛辣刺激的芥末就在他口鼻中散开,一时间呛得他眼睛通红,口鼻窒息,眩晕感直接冲向后脑。

    “哈哈哈哈……活该!谁让你欺负老子!”

    李寒寒幸灾乐祸的看着倒在沙发上不停咳嗽的男人,心里憋得气终于出了一些。

    这次后导致克里斯见着寿司就满脸惨白,也成了李寒寒取笑他的乐趣。

    寿司事件结束后,克里斯就没在闹过李寒寒,一个乖乖的解刨尸体,一个则是安安静静的阅览手中各种文件。

    除过吃饭时间,两人几乎没见过面,就是偶然间碰到,李寒寒也是扭头哼的一声转身离开。

    平静无聊的日子过了三天。

    这一天李寒寒早上起来后感觉自己浑身无力,脑袋一阵阵抽疼,以为昨晚熬夜久了,睡眠不足就没在意。

    此时恰巧克里斯有事不在,李寒寒喝了一些瘦肉粥就起身往实验室去,本来这个实验室就只有克里斯一个能打开,之后为了方便也就采取了李寒寒指纹,所以他现在可以自由出入这个实验室,这件事让他兴奋了好几天。

    站在解刨台,他拿起手中的数据对着电脑中再次显示的数据,眉头拧起,眼中有些疑惑。

    “怎么会这样?”

    李寒寒再次拿着棉拭子从孙立口腔中取出一些分泌物放入碱性溶液中,观察溶液颜色变化,不到一分钟,红色的液体变成无色,李寒寒诧异,然后再次调整电脑中的数据。

    直到数据稳定,李寒寒紧凝的眉头才松开,转头看向躺在解刨台上一动不动的孙立。

    孙立全身还保持着完整,不过细心来看就发现他胸部和四肢有些明显的切痕,能看出来这些切痕虽然范围大,但是却不明显,由此可见解刨之人手法的精炼!

    李寒寒对着孙立叹了口气,然后将尸体再次放入玻璃容器中,顺手拿起手中解刨结果走出实验室。

    待在实验室看不出来,不过等李寒寒出来后发现天气已经黑了,他脑袋晕乎乎的想,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在实验室呆了一天,而且除过早餐没吃一口东西。

    实验室隔音又有指纹才能进来,所以佣人看他没出来,心里着急也没办法,所以就给克里斯大了电话。

    克里斯此时正在英国总公司开会,看着助理拿着手机站在会议室门口徘徊的样子眉头有些紧皱。

    虽然不悦,但是还是让助理进来。

    这个助理是一个纯西方的高挑美女,一头波浪长卷金发披在身后,合体的职业装衬的身材玲珑有致,完美s曲线,莫不让人垂涎。

    “什么事?”克里斯开口。

    助理将手机递到克里斯面前,“总裁,您中国别墅中的佣人打电话来,听语气好像比较急。”

    克里斯心里的不好预感一闪而过,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情,他是禁止佣人拨打他私人手机。

    看来那只好动的猫儿又闯了什么祸。

    他刚接起电话就听到手机那边佣人着急的声音,“先生,李先生进到实验室一天都没出来了,也没吃任何东西,我们……啊……李先生你怎么了?!”

    克里斯话还没说就听佣人急切的声音,然后就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一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会议桌上各个分总司的总裁全是胆战心惊,看着自家老总脸上那是在称不上好的表情,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

    此时李寒寒刚走出实验室就感觉头疼欲裂,眼前东西晃晃悠悠,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

    失去意识之前他嘴中还在嘟囔,“该死的克里斯,让你把老子一个人扔到这里!!”

    英国,克里斯黑着脸走出会议室直奔机场,身后则跟着那个身材火辣的助理。

    李寒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

    三天中,李寒寒的意识模模糊糊,只感觉自己的身子沉重的一直往下掉,四肢酸软不受他控制,四处一片白茫茫。

    他大喊出声,却感觉声音似乎打到了软绵绵的棉花中,有去无回。

    心里着急却无能为力。

    梦里他喊的越大声,胸口的闷痛越强烈,压得他几乎快要窒息。

    就在他身子似乎要沉入黑暗中时,一声低沉的黯哑嗓音刺入意识。

    寒寒醒醒,不要再睡了。

    是谁?是谁在喊着寒寒?

    寒寒快醒了。

    爸爸是你吗?是你在喊寒寒吗?

    寒寒

    低沉的嗓音满是着急,到了李寒寒耳中似乎想到了很久之前爸爸的声音。

    他突然心里一酸,爸爸,寒寒好难受,胸口好痛,寒寒是不是要死了?

    寒寒

    喊他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李寒寒心中着急,猛地一用力就将自己的身子往上提。

    突然,一道白光刺入眼中,李寒寒感觉眼中刺痛,不过喊他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目光所见之处全是熟悉的白色,亲切的白色。

    这里不是他上班的克里医院吗?

    咦?他不是在别墅实验室吗?什么时候回来了?

    转动眼球,第一个映入眼中的就是一张有些憔悴却依然很欠扁的完美脸孔。

    “寒寒,你醒了?!”那张面孔少了平日的冷漠,多了些惊喜。

    李寒寒无法动弹,只能眨了眨眼睛。

    克里斯看着李寒寒恢复了一些精神,心里一松,脸色的惊喜化去,变的危险。

    “知道自己肺部不好,感冒了怎么不知道吃药?!”

    李寒寒如果有力气真想翻个白眼,这个男人变脸真的是比翻书还快。

    他试着张口,发现喉咙干痒的难受,下一刻就见一杯水递到了他嘴边。

    喝水之前他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心里疑惑,这个男人怎么知道我想喝水,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克里斯从他那转动的骨碌碌的双眼中就看出了他心里的小小心思。

    “喝!”

    李寒寒翻白眼,果然是食肉性雄性动物,如此温柔的事情都能办成威胁利诱强逼的事情,果然是剥削阶级的表达形式!

    李寒寒感觉自己的喉咙不难受时,开口,“我在克里斯医院?”

    克里斯放下杯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

    “那我大福叔来看过我没?”李寒寒紧跟着问。

    话落,难得看见克里斯沉默,就在李寒寒等的不耐烦时,克里斯开口,“这里是国外的克里斯医院。”

    李寒寒瞬间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