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10章

第01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英国克里斯医院是克里斯总公司旗下最大的医院,几乎容纳了克里斯旗下所有专家,也配备着世界最先进的设备。

    这些目前是李寒寒来到这里后的所有认知,而他的主治医师是一个名为金的英国男人,这个男人融合了这个国家的所有特征,高大、英俊、幽默。

    本来拥有这样一个主治医师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但是李寒寒却是膈应的慌,原因是这个金也热情的有些过头吧?

    清晨,李寒寒被一阵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爬起来就去隔间的洗手间,待他回来迷迷糊糊再次爬上病床时,脑子一激灵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他猛的睁开眼睛向病房中的沙发看去,一个类似安沐的家伙优雅的斜靠在那里,一身白大褂,棕色的头发张扬的沐浴在清晨阳光中,微微泛着暖光。

    李寒寒撇嘴躺下,真是和安沐那家伙一样讨厌!

    大清早,查房就查房,还摆出那种骚包的姿势!

    “嗨,美丽的东方美人,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哦。”

    李寒寒用被子盖住头,哼唧道,“托您鸿福!”

    “红福?那是个什么东西?”沙发上的棕发男人疑惑。

    被子里李寒寒翻翻白眼,果然和洋鬼子不能说太高深的中文,简直是对牛弹琴!

    金也不在意,抬起头别有深意的看着病床上隆起的被子,“克里有两天没来了吧?”

    果然,不久就看见病床上那家伙慢慢揉动了下,接着一张清秀的脸冒了出来,一双圆鼓鼓的黑眼睛瞪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的咬牙切齿。

    “请问他来不来和我有什么关系?”

    金挑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突然坐起来的那家伙继续道,“我这属于工伤,所以只要给我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就可以了,干嘛还要剥削阶级的主来看我,那不是很蠢吗?难道我被剥削的还不够,差点就害的我和撒旦去约会了!!”

    “撒旦?”金不解。

    “和谁约会?”

    同时,门口处传来一声危险的声音,两人同时向门口看去,就见克里斯不知何时站在那里,一脸疲惫。

    “哦,我的天哪,克里,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搞成这样?太不符合你的大众情人形象了!”金首先惊讶的站起来,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克里斯没理会,一双眼睛直接瞪向坐在病床上的李寒寒,黑着脸继续问,“你想和谁约会?”

    李寒寒一觉醒来就被克里斯弄到这里,至今仍是余怒未消,你想想,不管是谁因为睡了一觉起来就距离家几千里都不高兴吧?何况李寒寒还是那种特记仇的家伙。

    所以,这几天他对克里斯就没有好脸色过。

    “和谁约会你管不着!”

    金就看着克里斯的脸色更黑了,简直是风雨欲来的前奏,太恐怖了,惊的他一身黄毛都快炸起来了。

    “那个……那个你们先聊……我等会再来……”金一步一步准备往病房外摸索,妈呀,太可怕了!

    金溜走后,病房中就剩下克里斯和李寒寒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

    “今天感觉怎样?”克里斯转移话题,他很了解这个小东西,硬着来绝对吃亏。

    “把我的电话给我。”李寒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伸手。

    “你想联系谁?”他反问。

    “你管我!”

    “不说就不给!”

    李寒寒诧异的看着这个无赖的男人,果然是男人心里都有孩子性的一面吗,无论年龄大小,还是事业有多成功?

    他知道和这个男人硬着来也是得不了什么好处,所以很不甘心的说,“我这么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会担心我。”

    “哦,这个不用担心,我已经通知秘书,让她转告安院长,说总公司派你出差。”

    李寒寒再次傻眼,然后怒火冒出眼眶,“你这个烂掉的盲肠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是吗?非要我一刀子下去和你拜拜是吧?我有大脑系统自己处理,你这个可要不可要的家伙干嘛横插一脚,你谁啊你!凭什么自己就决定我的事,你以为你是中枢神经啊,什么都受你控制?!!!”

    一口气骂完就是爽啊!

    “哈哈哈哈……”

    病房门外不客气的大笑声响起,安静的医院更是衬的这声狂笑震耳欲聋!

    反观克里斯的脸色更是黑的恐怖。

    “金,你是想让我把你调到妇产科接生宝宝吗?”

    大笑声突然卡在高昂处,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过度的很诡异。

    半响后。

    “克里,我刚什么都没做,你听到的都是错觉!绝对是错觉!我还要查房先走了!”

    “金医生你怎么了,怎么走的这么急?”病房外另一道护士声想起。

    李寒寒只听到那个称为金的主治医师尴尬的低咳两声走了,然后他撇撇嘴无趣的躺下。

    打不成电话就打不成,等他好了再给安妈妈打过去报平安吧,省的她担心。

    “寒寒,我……”

    克里斯刚想说什么电话就响了,只能无奈的看了病床上那一坨弓起的被子,接起电话。

    李寒寒在被子里竖起耳朵偷听,费了半天劲就听了几声“恩,哦,好,行……”等单字节,实在气闷,就是爱因斯坦估计都不能从这几个‘啊恩哦哼行好’推出什么伟大的理论吧?

    过了一会,克里斯打完电话再次回到病床前,盖住李寒寒的被子撕开一角。

    “这样捂着不难受吗?”

    李寒寒探出头瞪眼,“我乐意!”

    “这几天我比较忙,就让金陪着你,等忙完了我陪你回中国。”完全是克里斯家族的命令语气呀。

    李寒寒侧头,“哼!”

    克里斯不语,看着病床上闹脾气的某人,眼睛里全是宠溺,他抬手摸了摸那病态红的清秀脸蛋,入指的温热让他眼睛的温度有些升高。

    “乖,听话,你这病需要静养。”

    李寒寒继续哼。

    “好了,我先走了,早饭我让秘书给你准备好了,等会送过来,晚上我再来看你。”

    某人随便瞄了克里斯一眼,然后翻翻白眼继续哼。

    克里斯无奈,只好低头亲了亲某个别扭猫咪的头,然后起身离开。

    果然,有个猫炸毛了。

    “你亲毛啊亲!老子是男人,你知道不,老子是男人!”

    克里斯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是男人,这点不用强调。”

    待某人都离开了好久了,有只闹别扭的猫才回过神来。

    “啊!你知道老子是男人还亲!你有毛病啊!”

    “呀呀呀呀,精神不错啊,看来离痊愈不远了。”

    揶揄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李寒寒抬头看了看,果然又是金那个家伙去而复返。

    李寒寒懒得搭理,反正他现在又出不去,只能每天躺在这里装死,所以还不如召唤瞌睡虫找周公谈恋爱去。

    “怎么?克里刚一离开你就想啊?看不出来你这个东方小美人还挺粘人的。”

    金看着那团揉动的小被子笑的贼精贼精,果然,看吧那个小美人从被团中出来了。

    李寒寒心想,妈的,老子这病好几年都没犯过了,果然是最近被气的吗?

    越想是越气!

    瞪着那个金毛,“金大医师,我看您最适合的工作果然还是去妇科迎接宝宝的出生,听说那里是十分热闹的,凄喊声是一片,而且各各婉转动听,就像黄鹂鸟一样,然后‘噗’的一下,一个软巴巴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人儿就到你怀里了,是不是很美妙啊?这样,等克里斯来我就对他说,你说好不好?”

    果然,刚才眼睛还贼精贼精的家伙此时脸色惨白,满脸恐怖的看着李寒寒,抖着嘴唇,“你……你在逗我玩吧?”

    李寒寒扬眉,“你说呢?”三个字咬牙切齿,惊的金差点没蹦起来。

    “那个刚才我就在放屁,你全当没听到,”金再次吞了吞口水,“克里斯多忙的,咱就不打扰了,好不好?”

    “哼!”达到效果后,李寒寒满意的躺下,小样,整不死你!克里斯那家伙目前啃不动,啃你这个黄毛家伙还是绰绰有余滴。

    “听说你在克里医院中国的分院工作?”金赶紧狗腿的转移话题。

    李寒寒瞄了他一眼,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猛然睁大眼睛盯着金,看的金背后汗毛蹭蹭一根根竖起。

    “你……你干嘛这样看我?”

    李寒寒从床上爬起来,移动到沙发上,身子紧紧挨着金,惊得金头发都快立起来,一寸寸后退。

    “……有话好说,这……这样不太合适吧?让克里知道我不是死……”

    李寒寒瞪了他一眼打断某人的遐想,“胡说什么呢!”

    他这一记瞪眼看在金眼里完全就不是瞪人那一回事,而是整整一个欲迎还拒,娇媚动人!他再次吞了吞口水。

    “你进没进过克里总公司医院总部的实验室?”

    呆愣的金无意识的点点头。

    “呀!太好了!”李寒寒眼毛精光,一脸激动,他压低声音对着还在呆愣中的金说,“刚才你得罪了我是不是?”

    得罪?

    金猛然惊醒,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哪有?”

    “没——有——吗?”李寒寒眯起眼睛,声音拉的长长的,威胁意味浓厚啊。

    吓的金赶紧点头,“有!绝对有!肯定的罪过!”

    李寒寒满脸黑线,得罪他这么兴奋?还一直强调?

    不管了,先说目的,“你帮我一件事我,我就将你得罪我的这件事忘记。”

    金迟疑下,不过在那双又变得凌厉的眼神下赶紧点头。

    妈呀!克里这家伙找了个什么样的啊?!这哪是什么无害的小绵延,整整一个披着羊皮的狐狸精啊!

    “什么事?”

    李寒寒往金身边再次挪了挪,贴着耳朵小声道,就怕某个人听见了,虽然某个人目前不在。

    “你帮我进克里医院总部实验室。”

    啊?金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