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20章

第02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你爱上谁了?”

    李寒寒愣住,突然就感觉一股渗人的寒气从尾骨直接窜到了心尖,全身肌肉震了三震。

    他赶紧将耳边听筒拿开,只见来电显示上写着三个清清楚楚的大字——克里斯。

    手指抖了抖,他吞了吞口水,试着解释,“那……那个……克里……”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再次响起被挂断的忙音,李寒寒拿着电话傻眼。

    挂了?

    李寒寒一时有些不能接受。

    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介意过谁先挂电话这种小事,在乎的人不会先挂他电话,不在乎的人先挂了他也就耸耸肩,一笑而过,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模式,何况在乎的人就那么几个,不在乎的他也不曾注意。

    如今心里这种撕扯的感觉闷闷的疼,让他不适的皱了皱眉。

    陌生的感觉让他迷茫,更让他排斥。

    心里有种感觉呼之欲出,他却拒绝接受它。

    李寒寒将手机轻轻的放下,也让自己的身子缓缓的融入柔软的大床上,蓬松的被褥几乎掩埋了他整个人,心却更加的冷硬。

    这是一种病态的,李寒寒对自己说,他应该在它还来得及根深蒂固的时候将它连根拔起,否则下一个万劫不复就是他。

    心,疲累到了极点,他慢慢闭上眼睛,封闭意识,让自己沉睡……

    入梦之前,他想,这样就很好了,何必伤了自己误了别人。

    他不适合被爱,也不具备爱人的资格,一切只源于心里沉寂的那段模糊的往事。

    这样就很好了,陷入沉睡之前他再次对自己说。

    模模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李寒寒猛然从梦中惊醒,他感觉有一个东西压在他身上让他踹不过气来。

    睁开眼睛,他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黑影在他身上为所欲为,条件反射性,他猛然伸手将他推开。

    不知是黑影太过固执还是他刚睡醒手臂无力,反正无论他怎么用力,黑影都没有像从前一样顺着他的意思从他身上移开。

    无奈,他对着黑影斥责,声音有些刚睡醒的慵懒,没有一丝威慑力。

    “克里斯!你在干什么?!!”

    听见他的声音,黑影动作停顿了一下,不过接下来是更用力的撕扯。

    李寒寒愕然的发现他的身上不知何时就只剩下一条睡裤,光着的上身被某人用力的吻着、咬着,暗光下,雪白的肌肤全是紫红色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克里斯,你疯了!!!”

    “我没疯!!”黑暗中传来一声压抑怒气的低吼。

    “你放开我!”李寒寒用力反抗,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和慌乱,无助的喊道,“克里斯,你吓着我了!!!”

    黑影撕扯他睡裤粗暴的动作停下,不过手指却穿过李寒寒的后腰攥紧用力往自己怀中拉扯,力气大的似乎快要捏碎腰际的肋骨。

    李寒寒脸色惨白的听着耳边传来的粗糙喘息声,抓着被褥的手指紧了紧。

    “克里斯,你……你喝酒了?”

    李寒寒话刚问完就感觉自己勃颈处一道温热的气息扑来,然后紧跟着是不紧不慢的撕咬,有点痛又有点痒。

    突然一片温热刮过他的喉结,李寒寒猛然喘息一声,眼睛睁得大大的,尾骨的电流直接窜到了发顶,整个人瞬间就懵了。

    “寒寒”

    压抑的嗓音中满是浓浓的欲,火,李寒寒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一时间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今朝是何朝。

    一只温厚又不失温柔的手掌慢慢游弋,所到之处惹得寒寒一阵阵颤栗,手指灵活摸过优美的肌理,直接窜到身下。

    寒寒一惊,猛然抓住。

    “克里斯,你干什么?!”

    “寒寒,给我好不好,恩?”低沉温柔怜惜的字句中隐含着一丝丝请求。

    李寒寒抓住窜到自己睡裤中的手指没放,一张脸色惨白惨白,嘴唇抖了又抖,心里纠成了一团又一团。

    理智、情感、往事、还有梦中的那片血红撕扯着他,神经蹦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或者分裂。

    良久后,他慢慢放开手,后者眼中快速划过一道惊喜,不过还没等它升到制高点就听到黑暗中响起一道声音。

    声音中的冷漠即使是发出声音的主人听了都忍不住冷寒。

    “克里斯,不要逼我……”

    克里斯手指僵住,脸上的惊喜还没来得消散就被浓浓的绝望取代,他颤着手想要罔顾某人的意愿试着继续做下去,但是过了好久他都没办法碰着只离自己手指只有一公分的肌肤。

    他惨然一笑,挣扎的问道,“为什么?”

    寂寞扩散开来,黑暗平静,没有一丝声音。

    李寒寒木然感觉着身上的温热开始退离,最后剩下的只有冰冷的空气在四周流窜。

    就在他忍受不了几乎想要伸手反悔时,另一道声音淡漠的响起,那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冰冷,冷的就像心里刺入了数根冰棱。

    “七天后的飞机,我派人送你回中国。”

    如果李寒寒觉得克里斯之前消失的两天是一种煎熬,那么之后的七天那么就是一种炼狱。

    这晚之后,连续七日李寒寒再也没有见过克里斯,如果说之前是一种刻意的躲避,那么如今就是一种绝望的告别。

    李寒寒站在两人的衣柜前,沉默。

    因为之前克里斯的强烈要求,李寒寒的行礼和他的人被那个大boss强行的搬入了主卧室,两人几乎每晚都睡在一起,只除过克里斯比较忙的那几晚。

    如今他伸手打开这个上好木质的衣柜,里面克里斯的衣服在他那晚离开后的第二日已经让仆人整理搬了出去,如今就只剩下李寒寒的衣服孤零零的挂在那里,大部分都是克里斯为他买的名牌,有些甚至连牌子都还没来得及取下来。

    李寒寒颤抖的手指将那些自己之前穿的衣服取下来折叠好放入自己带来的行礼箱中,那些克里斯为他买的则被留在了衣柜中,当初怎么放得,如今就是怎么留的。

    他沉默的将衣柜关好,最后看了眼主卧室,然后提着行李箱下楼,楼下是孙伯为他准备好的最后一顿早餐,而别墅外则是等待他的司机。

    他刻意的看了看,那里没有克里斯,他心里隐藏的不被人发现的愿望没有实现。

    李寒寒自嘲一笑,套句古人的话就是今日一别,也许就是永远。

    他坐到餐桌旁,以前和克里斯一起吃饭的桌子从没想过会是如今这般让他感觉大,大的有些孤独。

    孙伯将煮好的咖啡放到李寒寒面前桌子上,欲言又止。

    李寒寒一笑,“孙伯,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李先生,我不知道你和总裁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其……其实克里总裁他……”

    李寒寒放下手中的刀叉,看着孙伯笑着摇了摇头,“克里有他自己的打算,这样对彼此都好。”

    “可是克里总裁的助理已经在着手准备变卖这座别墅,说真的,这个别墅算是如今伦敦最好的了,如果卖了……”

    孙伯的话还没说完李寒寒手中的咖啡杯子哐当一声掉到了浅灰色的羊毛地毯上,杯子完好,只是杯中的液体在地毯上晕出了一层层痕迹。

    “啊,李先生你没事吧?!”

    孙伯慌张的就要去看李寒寒被烫伤的左手,咖啡是刚煮的,温度可想而知,李寒寒看着自己通红的手背,无一丝痛觉。

    “没事,我用冰块敷一敷就不痛了。”

    孙伯赶紧命人去取了一袋冰块,冰凉的感觉缓了李寒寒瞬间混乱的脑子,理智回来,果然是物是人非了吗?

    “卖了好,不该留的东西还是不要留的好,”李寒寒自嘲一句。

    早餐过后,李寒寒在孙伯的帮助下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礼放到宾利后备箱,最后环视一眼,然后笑着和孙伯告别。

    他挺喜欢这个中年人的,性格敦厚又热情。

    “孙伯,有机会回中国来找我。”

    孙伯眼圈有些红,点了点头。

    李寒寒笑了笑准备上车,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来英国了,有些地方或者人不是谁都可以去,或者可以接受的。

    上帝说过,当你得到一件东西,那么势必要有另一件同等的东西去交换,而他没有那个能力拿出那个东西,所以只能选择放弃。

    “李寒寒,你混蛋!!!!”

    李寒寒转头愕然的看到一只拳头向他挥来,嘴角一痛,拇指一抹有些血迹。

    他抬头看到金不知什么时候冲了过来,满脸的怒意,一双眼睛通红似火,和平日慵懒卖萌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扯嘴一笑,“金,你也来送我吗?”

    “送你妈的送!”金骂道,“李寒寒,我看你心是被狗吃了,我从没见过克里为谁那么用心过,他什么都以你为最先考虑,为你不惜和家里的老头子弄翻,不在乎外界舆论,几乎付出了所有,无论是身还是心,可你呢?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着忍不住又揍了李寒寒一拳,“你将他爱你的心扔到地下踩,这还不够,你还拿刀子往他心窝捅,如今怎么,这就想离开了?”

    李寒寒沉默,嘴角疼的他几乎张不了口解释。

    “你去看看克里,你看他成什么样子了?啊!整整七天,没有出过房门一步!!!”

    李寒寒擦了擦嘴角,试着解释,“金,你根本不明白……”

    “我不明白?”金嗤之以鼻,“我看是你不明白吧?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商量,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你这样一走了之扔下克里一个,你想害死他啊!”

    李寒寒心里难受到极点,冲着气的几乎要颤抖的金大吼,“你明白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

    吼完,他推开挡在面前的金上车命司机开车,目的机场。

    金一个人呆愣的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李寒寒离开,脑子中全是李寒寒刚才满眼痛意的歇斯底里。

    那不像是对克里没有感情的样子,可是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