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22章

第02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另一边李寒寒将胆汁几乎吐尽,他颓废的走出洗手间,脑子里轰隆隆的理不清他到底是怎么让自己陷入这种困境?

    伸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兜,克里送的那套手术刀已经不知所踪,想必是他昏迷的时候有人拿走了。

    一时间气的他眼睛鼻子都快歪了,那可是他最中意的一副手术刀!!!

    这几天的昏迷和营养的缺失让他眼冒金星,全身几乎无力,想要自己想办法逃走几乎不可能,何况四周全是黑衣保镖。

    李寒寒唰的一声拉开窗帘,偌大的落地窗使得四周的情况无所遁形一目了然,入目的绿色证明他已经远离城市,估计是在伦敦哪个郊区的树林中。

    环顾一看这豪华的装饰就知道是斯瑞尔的私人园林,真是有钱人的恶趣味,房子装得大不说,还弄个野生园林花园。

    李寒寒撇撇嘴,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要说让他心里很膈应的就是那两条变态蟒蛇,真是有够恶心的!

    就在他思绪乱转的时候又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眉头一挑,他李寒寒还真是走到哪都十分受人欢迎,一个走了接着又来一个。

    门被推开,李寒寒看见一张清秀的熟悉面孔。

    “李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这样的问候词让李寒寒满头黑线,果然和斯瑞尔是一伙的,连开口的问候词都一样!他再次撇嘴,“是啊,倒霉的我又见着你们了。”

    “呵呵”清秀男人笑着将手中的餐盘放下,不在意李寒寒语气中的厌恶,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几天没吃东西了,快来吃吧。”

    李寒寒将眼睛放到不远处的餐盘上,他是真的饿了,只是刚才那盘食物‘记忆犹新’,他怕真的将胃吐出来。

    清秀男人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咯咯的愉悦笑出声,秀丽的脸上满是调皮,“不用担心,这个是正常的人类食物。”

    “你有那么好心?”李寒寒怀疑,不过还是遵循着食物的味道走了过去,犹豫了下掀开盘子,心里松了口气,果然是正常人类的食物。

    盘子里装着一杯热橙汁和一份三明治。

    拿起刀叉毫不犹豫的填充自己的五脏庙,食物的美味刺激着他的味蕾,舒服的他想长长叹息一声,眯起亮晶晶的眼睛,像满足的猫咪。

    盘子里的食物解决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耳边飘过一句话。

    “我终于明白克里为何那么喜爱你。”

    李寒寒耸肩,放下手中的刀叉,顺势靠在沙发上,慵懒的似乎想要打两个滚,很欠扁的来了一句。

    “那是因为他有眼光。”

    话落四周有一些寂静,李寒寒也不在意,独自享受温饱后的消食时光。

    “我可以放你出去。”

    李寒寒扬眉,随意瞄了眼站在他面前的清秀男子,“有条件?”

    清秀男子也不客气,直接点头,“只有一个条件。”

    李寒寒盯着他良久,笑眯眯的陈述道,语气轻松,但言词却犀利伤人,“菲尔,克里估计不会爱上你。”

    这个给李寒寒送食物的清秀男人就是上次他和克里斯吃饭时斯瑞尔身边的男人菲尔。

    菲尔脸色有些白,抿了抿嘴,“克里是爱我的,如果不是那件事,当然,只要我向他解释清楚,他的心就会回到我的身上。”

    李寒寒眯眼,似笑非笑,“所以你想回到克里身边?”

    菲尔点头,“我爱他,当然,我也不会将你从他身边赶走,我想我们可以一起服侍他。”

    “服侍?”这两个字让李寒寒冷笑,“让我服侍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生!”

    “那个是你的选择,我只想回到克里身边。”

    李寒寒翘起二郎腿,“听过中国有句话吗?”

    菲尔疑惑,不解的看他。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菲尔对中国的文化不了解,他听不懂李寒寒这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思,追着他问,“你答应我的条件吗?我可以帮你摆脱那两条蟒蛇。”真是一句话戳入李寒寒软肋。

    李寒寒沉默的看着菲尔急切的目光,突然扯嘴笑了起来,“当然,这么好的条件我为什么不答应。”

    菲尔的欣喜完全出现在脸上,他低声对李寒寒说,“斯瑞尔今天不在,晚饭时我会放你出去。”

    李寒寒笑着点头,眼睛里的东西菲尔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强烈的欣喜让他没空多想。

    “记住你答应我的,”扔下一句菲尔就端着盘子走了出去。

    李寒寒趁机躺到床上准备睡一觉好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的逃生计划。

    ……

    克里斯和金赶到茜拉餐厅时就有侍者领着他们直接进了二楼的一间雅间。

    斯瑞尔似乎已经在那里等了一会了,克里斯进去时他笑着说了句,“九分五十九秒,克里总裁果然很准时。”

    金皱眉刚想说两句就被克里斯伸手挡了下。

    “斯瑞尔先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克里斯坐到斯瑞尔对面,基本的贵族礼仪做的恰到好处。

    “呵,克里总裁还是这么的直接进入主题。”

    克里斯不语,端起手边的红酒杯慢条斯理的浅啜一口,神情丝毫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坐在他对面的斯瑞尔拧起眉头,盯着克里斯良久,开口,“克里总裁难不成就没有一丝好奇心?”

    克里斯放下酒杯,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勾唇笑了笑,“该说的自然会说,既然本该就会知道,那为何要好奇?”

    斯瑞尔语塞,冷哼一声,“想必克里总裁是胸有成竹了?不知道我说完后克里总裁还会这般胸有成竹淡定自如。”

    金撇嘴,“斯瑞尔先生还是直接说正题的好,我们克里总裁的时间可是比你宝贵的多。”

    斯瑞尔闻言脸色难看,放下手中的酒杯,对着克里斯不怀好意。

    “克里总裁最近是不是再查孙立总裁的死亡原因,恰好我这里有一点消息,不知道克里总裁有没有兴趣。”

    克里斯挑眉,“条件?”

    斯瑞尔大笑,“果然和聪明人谈事情要轻松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