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33章

第033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克里斯刚挂掉电话别墅外就响起汽车低鸣声,金身体一颤就蹦了起来。

    “蹦什么蹦,”李寒寒一把拽住他,“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休想转移话题!”

    “哎呀,有空了再说,没看见我现在要逃命?!”

    李寒寒歪着脑袋狐疑的瞅着金一脸着急的模样,他伸手摸了摸下巴——不像是装的,但是有什么事情能让这家伙着急的直想逃命?

    “李大爷李祖宗李叔叔李阿姨李哥哥,我叫你大爷好不好,我发誓下次绝对告诉你好不好?”金死命拉扯被李寒寒紧紧拽着的衣角。

    李寒寒眯眼,口气危险,“我大爷?你这是想变相的问候我大爷,然后顺便骂我吧?”

    金差点没有给他跪下,有这么曲解人的意思的人么,“哪有!那是我对你爱的尊称!”

    克里斯唰的瞪眼过来——爱称?金你这是不想要命了是吧?

    这两人弄得金差点没抓狂——果然是什么人进什么门,这两本质配合度绝对百分之百!

    李寒寒看了半天,撇撇嘴,刚要放手就看见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一头黑发张扬的乱飘,脸上棱角分明,薄薄的唇瓣紧抿,一看就是脾气不好又不好招惹的男人。

    男人眯着一双眼睛看向他,噢不,准确的说是看向他手中的金,微妙啊微妙,天生的好奇八卦份子又开始活跃,嘴巴吧唧吧唧的说着微妙啊微妙,一连说了好几十个。

    男人向克里斯点了点头,直接向他这边走来,脚步沉稳,看来是个练家子。

    李寒寒观察男人,但男人只是随便瞄了他一眼就将目光放到了金身上。

    此时金耸拉着脑袋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看的李寒寒好奇不已——他还从没看过这家伙这么吃瘪的时候,莫不是这个男人是他的克星?

    李寒寒再次将目光放到男人身上继续打量,看他是不是比别人多长了些什么,要不然怎么能制住金这个妖孽,不过却听到这个霸道男人说出一句让他差点喷出口水的话。

    “小白兔,玩够了就随我回家吧。”

    李寒寒傻眼,小白兔?他低头看向金,差点大笑出声——可不是么,此时金蔫头耸脑的样子可不像个将要被关到笼子里的小白兔?

    男人一改之前的冷酷,看着金嘴巴拉开一个大大的笑,不过李寒寒却是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男人笑起来好可怕,还是他家克里斯温顺点。

    他家克里斯?李寒寒拧着眉头对他脑袋里不经思考做出的意识有些气恼,哼!这也太顺口了?莫不是克里那混蛋对他潜移默化的做了什么?

    摇摇头甩掉脑袋里的想法——现在看金的热闹比较有趣。

    金扁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了眼李寒寒,那目光里满是控诉,似乎表达着——你残害了我的生命。

    李寒寒扬了扬眉,双手环胸看着金虽百般不愿还是被那个男人牵着走了——我就是在残害你的生命,哼!谁让你不告诉我那张照片的事情。

    金走到克里斯身边时更是气怒的嘟起嘴吧——克里斯你害我?

    克里斯不理他只对那个男人再次点了点头,气的金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好你个克里斯,既然你对我无义,那可就不要怪我无情了!想着想着就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转头对着李寒寒勾了勾手指,后者疑惑的凝眉。

    “寒寒啊,想知道那张照片的事情你就查查当年轰动医疗界李医师的事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

    克里斯嗖的眯眼,眼光瞬间冰寒。

    那个男人想要捂住唯恐天下不乱金的那张嘴巴,可惜没来得及,他抬头看了眼脸色阴寒的克里斯赶紧拽着怀中的小坏蛋溜了。

    三人的表情李寒寒可是看了个清楚,心里狐疑——他的照片和那个李医师有什么关系?

    说起当年那个轰动医疗界的李医师,李寒寒对他那可是无限的崇拜,只可惜人家英年早逝他没机会见着,一说起他,心里只有无限嘘嘘,貌似李医师去世的时候他也就是一个二三岁的小屁孩,就和那张照片上大小差不多。

    但,到底是有什么关系呢?金那张臭嘴不是在忽悠他吧?

    不过,李寒寒偷瞄了眼克里斯,也不像啊,克里斯刚才的反应确实是有些心虚,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不过谁让他是李寒寒呢,要说人精,天下有谁能精过他。

    “克里,那个李医师和我都姓李,该不会是我本家吧?”

    李寒寒本来想既然金说李医师和他那张照片有关,那估计小时候见过他,那说不定还是熟人什么的,所以就开口想要试探下,毕竟这个说法也有些太异想天开了,人家可是医疗界鼎鼎有名的李大教授,他虽然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两相一比也是沙粒比大石啊,差距那不叫一般的大,本来随口说说,谁知克里斯差点将手中咖啡杯倒了。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克里斯洋装不小心打翻了咖啡,招来女佣处理下,自己则是若无其事的继续看手中财经报纸,随口丢来一句,“幻想是饱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想认李医师当亲戚的大有人在。”

    “你看不起我?”李寒寒阴嗖嗖的说,双手四处乱摸——我的手术刀呢?

    克里斯瞄了他一眼,“不是看不起你,是帮你分清现实和幻想。”

    “哼!”李寒寒不鸟他,扁着嘴巴四处找自己手机,“切,医疗界这么大,我还不信我找不到人问!”

    看着李寒寒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过去锲而不舍的模样,克里斯眉头有些拧,犹豫了一下开口,“你就这么想知道那张照片的来历?”

    李寒寒看了他一眼,满脸严肃,“那是,一张照片是小,但那里面可是侵犯了我的肖像权,哼!”

    他的这句肖像权说的可是咬牙切齿啊,克里斯无奈一笑,“那我陪你不就得了,干嘛非得追根究底,不就一张照片么?”

    “哼!说的简单,”李寒寒继续按着电话号码,“要是有人拿你克里总裁肖像去弄个内衣或者泳裤广告,你乐意?”说着还鄙视了他一眼。

    克里斯随着他的话想了想,内衣?泳裤?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哈~看吧,说不定你会直接宰了他,所以说,目前还没宰了你,够仁慈的了!”

    克里斯被说的哑口无言,但一时也没有好的话题反驳,就皱眉看着李寒寒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过去。

    “呀!”忙了半天的李寒寒猛一拍手,“我怎么这么笨,既然认识我,那也说不定认识大福叔,他收养我的时候我差不多也就二三岁!”

    说完就兴奋的按下号码后等着对方接通。

    克里斯脸色猛变,放下报纸就走了过来伸手想要夺走李寒寒手上电话,不过他还没伸手电话就通了。

    “你个臭小子终于想起你大福叔了?!”

    李寒寒拿着话筒狗腿的笑着,“哪是!我每天都想你!”

    电话那边轻哼,“想我?你是有事才想我吧,臭小子,你的花言巧语对我没用!”

    李寒寒尴尬的摸着鼻头,瞪了眼想要拿走他电话的克里斯——你敢拿走,信不信我翻脸?

    克里斯皱眉,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的僵在半空,李寒寒这才满意的继续对电话里说,“什么花言巧语,这可是句句出自我的真心,我是真的想你和安妈妈!”

    电话里那边沉默了一下,说,“想我们两老口也不知道回来看看,”说着还嘟囔一句,“也不知道总公司派你干嘛去了,一去就大半年,最后就连安沐那家伙都跟着去了,问那个新上任的总裁也总是吱吱呜呜……”

    李寒寒赶紧出声打断,他受伤的事还没告诉他二老呢,这要是说下去还不穿帮了。

    “没什么大事,就会诊一些手术什么的,过段时间就回去了。”

    “会诊?”安大富显然不是很相信,“不是让你去解刨什么尸体去了,会什么诊?”

    李寒寒猛地一拍脑门,他怎么将这茬子事情给忘记了,果然是那两天发烧烧糊涂了!

    “是解刨尸体,不过最后就又转到克里总医院会诊。”李寒寒说谎都不带打草稿,那叫一个溜呀,听到克里斯频频想要翻白眼。

    “这样啊……”那边安立才似乎能相信一点,“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虽然电话那边安大富看不见,不过李寒寒还是重重的摇头,都快成拨浪鼓了,脸上一点心虚感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电话那边安大富这才放下心。

    李寒寒看终于是蒙混过去了赶紧追问,“大福叔,你知道当年轰动医疗界的李医师吗?”

    克里斯脸色一变看他终于问出口赶紧就要夺电话,“安院长怎么会知道?你不要打扰老人家休息了,现在中国才几点。”

    李寒寒一愣,看了下手表,是哦,中国貌似现在是午夜。

    克里斯看他有松口的迹象,赶紧接着说,“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吗?”

    李寒寒看着克里斯点点头,“对哦,都怪我太心急没注意时间。”

    克里斯松口气,刚要伸手接过李寒寒手中电话,没想到他却蹦出一句,“可是既然打通了就问好了,反正大福叔也醒了。”

    另一边安大富沉默,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李寒寒和克里斯两人的对话。

    李寒寒觉得这样的安立才有些奇怪,“大福叔?”

    “……啊……哦怎么了?”

    李寒寒凝眉,“大福叔我问你话呢。”

    “……哦”安立才语气有些恍惚,“那个……我不认识。”

    李寒寒狐疑,这分明语气就有些心虚,还不认识,他确定大福叔绝对认识。

    “大福叔,你一点都不会说谎,快给我说说那个李医师的事。”

    电话里又变得沉默,李寒寒刚想再次催促一下,安立才出声了。

    “小孩子家家的乱问什么问,你不看看几点了,影响老人家睡觉坏不坏呀,挂了!明天早上我还要陪你安妈妈去跳广场舞呢!”

    李寒寒看着莫名其妙挂断的电话,傻眼——这是什么情况?跳广场舞?他不记得大福叔会跳啊,再说了,就他那副弥勒佛身子还跳什么广场舞,光晃动了浑身脂肪了吧?

    另一边,安立才挂掉电话后并没有他说的去睡觉,反而是一脸忧愁的盯着电话发呆,安妈妈其实也都早被吵醒了,不过这次她没闹着要和李寒寒说话,反而是和安立才一样一脸忧心。

    “老公,你说寒寒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安大富看了他一眼,苦着脸摇头,“听语气应该还不知道。”

    安妈妈披件衣服坐起来,脸上早没了睡意,往床头看了眼——凌晨四点,不过还是催促安大富让赶紧给安沐打个电话。

    “你快给沐沐打个电话,让他别说漏嘴!”

    安大富倒是没急着打电话,反而是看向安妈妈,“说漏嘴?沐沐怎么会知道?”

    安妈妈有些不安,一脸心虚,支支吾吾的。

    “你倒是说啊!”安立才脸色有些急。

    安妈妈双手紧拧,“其……其实沐沐早都知道了。”

    “什么?!”安立才不可置信,“你告诉他干什么?”

    “我没有告诉他,”安妈妈也是一脸愁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们小时候不是对寒寒很好,就忽略了沐沐,你也知道沐沐那孩子性子,他这么些年没闹你难道不觉得奇怪?”

    安立才这才想起来,是啊,这些年他怎么就没注意到,当年刚收养寒寒那阵子沐沐可是闹腾了好久,不知不觉就不见他闹了,还以为他是终于听进去了他的话,没想到是……

    安立才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安妈妈看了他一眼,不确定的说,“具体什么时候知道我也不确定,反正就是很早,那日寒寒回国后沐沐找我谈过话,那时我也才知道原来沐沐是知道了,当时我也是很震惊也问了,你也知道沐沐那嘴巴和蚌壳一样,不想说的话你是问不出口的。”

    安立才叹息一口,“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安妈妈瞪了他一眼,“如果告诉你你还不炸锅了,再说当时寒寒也在,我怕他起疑。”

    “看来当年的事情要包不住了。”安立才疲累的闭上眼睛,“果然是该来的还是要来。”

    “我们对寒寒这么好,他应该不会怪我们吧?”安妈妈有些不确定的说。

    安立才没说话,怪与不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压制他心中二十几年的沉重和悔恨。

    之后,安妈妈考虑良久还是决定给安沐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另一头安沐沉默良久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沐沐快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维森兴冲冲的拿着个盒子走上游艇,话说安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安沐正兴冲冲的研究那些电子设计,现在则是板着一张脸瞪着维森嘴角的笑。

    维森停住脚步,歪着脑袋,乖巧的像个大猫似的。

    安沐撇嘴,就一个未进化好的大猩猩,装什么大型猫科动物。

    “什么东西?”

    维森笑嘻嘻的赶紧将手上盒子递上来,那副讨好的模样就差没摇两下尾巴,“怎么样?有趣吧?”

    安沐打开盒子看了眼,眼睛放光,丢给维森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喜的维森差点没扑上来,他搓着双手问,“那我们的烛光晚餐?”

    安沐瞪了他一眼,“烛什么烛,送我去克里斯别墅。”

    维森一下子收起笑容,满脸哀怨,“沐沐你果真是喜欢上克里那冷冰冰的家伙了么?你看他,一没我有趣,二没我好看,三没我爱你,四是长了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而且还喜欢你那个兄弟李寒寒,总之你是没机会了!”

    安沐真想垂死这个得了妄想症的家伙,“胡说什么呢,我是有事!”

    “什么事不能电话说的?”维森一副快要被抛弃的小狗样。

    “废话!”安沐看着这个罗里吧嗦的英国男人,气不打一处来,那些传说中英国人的绅士气质呢,贵族气质呢,优雅气质呢,怎么整整就一个无赖外加流氓,“能电话说的我不知道打电话啊!”

    维森委屈的扁嘴,“那……那好吧,不过我要跟着去!”

    安沐没说话拿着手中盒子往出走,维森在身后扯起一抹计谋得逞的笑,“宝贝儿,等等我啊。”

    一声宝贝儿刚说完,安沐回身就给了他一脚,“再说些恶心巴拉的字我剁了你!”

    维森笑笑不在意的拍了拍裤腿,赶上几步和安沐并排走。

    ……

    另一边李寒寒逼问克里斯没有成功,原因是克里斯接了一个电话找借口溜到公司里去了,无奈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打听。

    恰好此时锦锦和多多满脸惊慌的跑了进来,好像身后又大灰狼似的。

    李寒寒看的好奇,喊住两个小家伙问,“你们怎么了?”

    锦锦看了他一眼,拉着多多就赶紧躲了过来,嘴巴一张扔了一句,“大灰狼来了!”

    李寒寒一愣,好笑的看了他两一眼——童话故事听多了吧?

    锦锦看他似乎不信就鄙夷的轻哼了一声,心想,等会有你怕的时候。

    两人眼神还没交流完,李寒寒就见一个老头和身后一帮子穿黑衣的高大男人进来了,那些男人戴着个墨镜,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和他们身上穿着的看那些衣服好像电影里那些老大身后的保镖。

    李寒寒有一瞬间的傻眼——这哪是大灰狼来了,这整个来了一群狼群啊!

    “那个……老爷子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领头老人随便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到他身后的两个小不点时眼光亮了亮,李寒寒凝眉拍了拍身后明显紧张紧抓他裤腿的小家伙,示意——别怕,有舅妈呢。

    他此时到是没注意,脱口而出的那声自封舅妈是有多顺口。

    两个家伙使劲点头——舅妈最棒!

    这个奉承可是取悦了李寒寒,他转头虎视眈眈的盯着自顾自坐到沙发上的老头,那副警惕的样子倒像是母鸡护着小鸡。

    “老爷子,你擅闯私人住宅不好吧?”李寒寒拉着两个小不点往后退了退,开玩笑,那几个保镖不是装假的好不好,他们随便一人一拳头轮过来就够他见上帝了,自知之明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两个小家伙抬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李寒寒尴尬咳嗽两声——那啥,舅妈也是为了你们两个的安全考虑,一不小心打起来伤到你们,回来怎么向你们小舅舅交代。

    两个小家伙更加鄙夷,一左一右像两边撇头。

    李寒寒摸摸鼻头转过头继续盯着沙发上面色不善的老人家,开口:

    “你们……要不要喝水?”

    后面两个小不点集体跌倒,心想——他们刚才临时找的这个靠山貌似不可靠啊,不知道现在换还来不来得及。

    “你就是李寒寒?”那个老头盯着李寒寒开口,语气中满是不屑。

    李寒寒点头——对啊,老子坐不改名站不改姓,当然这句话他没胆子说出来。

    “我们谈谈。”老头开口。

    李寒寒刚想点头就发现身后锦锦一直拽他,那意思像是——别和他谈,你会吃亏的。

    李寒寒欣慰的笑笑——天呐,好在老天有眼,他没白疼这两个小家伙,果然关键时候就是有良心。

    既然这样当然是更要谈了,不能在小家伙们面前丢了脸面。

    锦锦似乎看出他想什么了,狠狠白了他一眼,然后放手,意思像是——谈呗,看你是不是真能谈出朵花来。

    李寒寒刚转身往老头对面沙发坐,锦锦就抬手示意多多赶紧给小舅舅打电话就说是狼群来了,当然这个狼群二字刚才还是跟着李寒寒学的,他也觉得这个词比较贴切,这不就活学活用起来。

    “呐,老人家你想谈什么?如果是借钱的话我估计您得等一等,这别墅别看我现在住在这里,其实我没钱,当然这别墅也不是我的……”

    “我当然知道这个别墅不是你的,凭你还想买这么好的别墅,”老头打量他一下,鄙夷的说道。

    李寒寒尴尬——他看起来就那么穷?

    老头虽然句句带刺,不过李寒寒一向遵循的是尊老爱幼,所以他告诉自己放宽心——左右看这老头年纪也不小了,反正也蹦跶不了几天,何必和他计较,也算是临行前送他的礼物。

    好在这个老头不知道李寒寒心中正在神游些什么,不然估计得当场气死,什么叫蹦跶不了几天,他老绝对看起来壮实,估计再活个二三十年都不成问题。

    老头也不和他多废话,直接拿出个支票唰唰的填下了好几个零,看的李寒寒两眼成阿q状。

    妈呀,这是多少钱嘞?

    “老伯,您这是要买这栋别墅?”李寒寒看着桌子上的支票疑惑,“就算要买这栋别墅这也太多了吧,这都写了几个零了?”

    “噗”两个小不点紧张的身子被他舅妈那个呆样逗笑了,无奈的翻翻白眼,就是多多都知道猛不然的这么些零可不是为了买别墅,那老头像这种别墅可多了,估计到死都住不完,何必再买!

    同样的,那个老头也是瞪了李寒寒一眼,那种神情有时还真像克里斯被惹恼无奈的样子。

    “……不是买别墅啊?”李寒寒摸着下巴皱眉,“如果不是买别墅写这么多零干嘛?玩?”

    老头刚想开口,李寒寒猛的一拍手,“啊,我知道了!”

    这个老头别看气势强硬,还真是被李寒寒刚才那声不按理出牌的惊叫吓了一下,后面保镖皱眉刚想上来被老头身手制止了一下。

    “你是欠了克里斯的钱,然后是上门来还钱来了?”

    老头嘴角使劲的抽了抽,就是他背后的保镖面无表情的脸上都时不时呈现抽搐的景象。

    李寒寒摸着下巴想——莫不是这些人都有帕金森综合症?手脚肌肉不受控制?

    老头被李寒寒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良久憋出两个字,“不是。”

    “咦?不是?”李寒寒惊奇,莫不是他们是莫名而来让他看病的?

    想到这里,然后他再回想了刚才老头和保镖们僵硬的表情,心想——莫不是被他猜对了,他们是来求医的?

    “哎呀,老伯,你早点说嘛,还害的我猜了半天,”李寒寒对着老头认真道,“其实不用不好意思,这种帕金森综合症虽然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为绝症,但是像你这么有钱,再加上配合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让你活到□□十岁还是可以的。”

    老头一张脸憋得通红,明显快被李寒寒气死了!

    “你才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你们全家都得了帕金森综合症!”老头气得口不择言,竟然和李寒寒较真起来,完全将手中的支票忘记了。

    李寒寒一愣——这老头怎么骂人了?这年头上门求医的还比医生牛气?

    他想对老头说他们全家都死了,就剩他一个,前几天才被克里斯逼着做了个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没说他得了帕金森综合征啊,他没得死人当然更没法得了,所以老头的骂人不成立,没想到一声大喊差点没惊的他蹦起来。

    “寒寒呐,伤好了没,还用不用再去做个手术啊什么的?”

    李寒寒一扶额,这还能是谁,光听声音他就知道是安沐那家伙疯够了,然后想起他了,这不就在喊魂呢。

    果然,门口安沐大喊着就向他扑过来了,不过扑倒一半动作就定住了。

    “咦?这老头是谁?”然后转头看见老头身后的黑衣服保镖,一脸崇拜样,“哇靠!现场版黑社会降临!太帅了!”

    相对于安沐的兴奋,他身后跟进来的维森可是张大了嘴,脸色复杂的看向沙发中间坐着的老头。

    “维森,你是英国贵族,你应该见过这个老头吧?看说说是不是从哪个监狱出来的光头老大……唔唔……”

    维森赶紧捂住安沐口没遮拦的嘴,满脸尴尬的对着沙发上脸色阴黑的老人,笑着喊了声,“克里叔叔。”

    李寒寒和安沐同时睁大了嘴巴——克里叔叔?

    看安沐安静下来了维森才放开他的嘴巴,对李寒寒和安沐两人介绍,“恩,这位是克里斯的父亲,你们可以直接喊他伯父。”

    李寒寒差点下巴没掉——不会吧?闹了半天原来是人家老子来找儿子了?

    沙发后的锦锦和多多一把捂住双眼不忍再看——谁能告诉他们刚才比他舅妈还二的家伙是谁啊!

    李寒寒赶紧扶好自己的下巴,尴尬的笑笑,“呐,原来是伯父啊,失敬失敬……”

    安沐撇嘴——切,不就是你未来公公么,至于么,看你那副嘴脸,鄙视!

    老头冷哼一声,“别那么近乎,直接喊我克里先生就好了。”

    李寒寒摸摸鼻头闭嘴,看来这个老头脾气不怎么好啊。

    维森赶紧上来打圆场,“克里叔叔,您今日怎么有时间来看克里斯。”

    老头瞪了他一眼——废话!我儿子我怎么都不能看了?

    维森吃个冷屁股,不在意的耸耸肩,转头问李寒寒,“克里斯呢?”

    李寒寒此时正和安沐两人大眼瞪小眼呢,听见维森问话,随口说了,“哦,他说公司有事,然后就走了。”

    “我不找克里,”一直不出声的老头突然来了句。

    众人都纳闷,您老不找克里找谁啊,难不成是——众人集体望向沙发后的两颗小脑袋,难不成是来找外孙?

    老头似乎也是看出了众人的意思,“我也不来找外孙。”

    “那你来找谁?”李寒寒,安沐和维森还有两个小不点同时转头问。

    老头被弄得语塞,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在保镖的搀扶下愤愤起身,伸手抓起桌上的支票扭头就走,“我谁都不找,就是来溜溜!”

    老头走后众人面面相觐——这忽悠半天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维森倒是摸起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头刚拿在手中揉成一团的支票。

    老头刚走克里斯就着急的感回来了,看他松掉没来的及整理的领带就能看出来他赶回来的有多着急,看见克里斯,躲在沙发后的两个小家伙赶紧从沙发后跑出来一人一个抱着克里斯的双腿不放,弄得克里斯满头雾水——这是什么个意思?

    李寒寒瞪了他一眼,明显的还在为早上那个事情生气。

    安沐看着李寒寒表情,然后转头看了看克里斯,眼中也是若有所思,一旁维森则是吃醋的拽了拽他衣袖——不准看!

    安沐白了他一眼——醋坛子!

    维森狗腿一笑——我不喜欢吃醋,我喜欢吃你。

    安沐一脚踹过去。

    克里斯被两个小家伙抱得动弹不得,无奈的听着他们左一句右一句说刚才的事情,以及不忘叽叽喳喳出卖李寒寒,说他刚才对付老头的糗事。弄得克里斯哭笑不得,无奈的直摇头。

    好不容易说完了,他哄着两个小家伙放手,然后迈腿走到李寒寒身边问他有没有事,老头子有没有为难他。

    李寒寒‘哼’的一声偏开脑袋——老子还生你气呢,别想就这样蒙混过关!

    克里斯无奈只好转头问维森刚才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刚才两个小家伙东一句西一句,他虽然了解了个大概,但是主要的内容还是没听懂,光懂了李寒寒那句买别墅,还钱,看病之类的。

    维森耸耸肩表示他也是刚到,所以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不清楚,不过他将刚才老头手中的支票向克里斯说了,听完后克里斯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

    安沐则是一直一声不吭观察着李寒寒和克里斯,维森整个心思都在他身上,所以对于安沐的异样,维森是注意到了。

    “小舅舅,我们饿了?”

    闹腾到现在,一下子就到了该吃饭时间,两个小家伙生活规律,一到饭店那肚子比闹钟还准。

    克里斯只好放下心里的事领着两个小不点和李寒寒外加上维森和安沐去餐厅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