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35章

第03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这一夜注定不太平静,不过这种不平静可没有扩展到李寒寒和安沐这里。

    安沐趁着克里斯洗澡时二话不说拉着李寒寒就下了楼,本来么,维森也是不愿意离开他家小宝贝的,特别是晚上这个需要暧昧的时刻。

    但是,没办法,他家小宝贝那双大眼神太有威慑力了,一个瞪眼过去他就乖乖的点头按照他说的办,这不才有克里斯洗完澡出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靠在床头的他的这一幕。

    虽然事实上他被明显的嫌弃了,不过幸好克里斯没真正的发怒,否则今晚他肯定会被赶出去睡马路。

    维森成功的将他家宝贝的意思传达给了克里斯后就高兴的屁颠屁颠下了楼,本来么,管家安排给他的房间是和主卧室差不多舒适的房间,他则是偏偏选了一楼一间狭小的房间,原因么,当然是这间房间是在他家宝贝住的房间的隔壁。

    说实话,维森好奇死了李寒寒和安沐的谈话内容,但是呢,他又不能直接进去,急的他是抓耳挠腮,没办法他只能猫着腰,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

    此时也多亏只有他一个,也没人看见,否则他偷听时那副猥琐的样子肯定能上第二天娱乐版头条,击碎无数少女痴痴地情怀。

    “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惊的维森差点跳起来,他赶紧整理衣服咳嗽几声,“咳,进来。”

    “先生,晚上您要喝杯牛奶吗?”

    维森刚想摇头脑袋就突然灵光一闪,“要的,”他赶紧点头。

    “好的,先生。”

    仆人说完准备出去,他紧跟着补充了句,“多拿几个空杯子进来。”

    这个奇怪的要求仆人虽然疑惑,不过还是拿着牛奶和几个空杯子进来,维森笑着接下,然后慢腾腾的端着牛奶喝。

    仆人道了声,‘先生,晚安,’就下去了。

    仆人刚一下去,维森立即放下手中的牛奶杯子,急切切的拿着个空杯子就放到墙面上,耳边贴过去笑眯眯的偷听。

    果然这年头偷听也是要掌握科学技巧的呀。

    一边听着还一边摸着下巴,自言自语,“恩,虽然还是听不太清楚,不过还是能从他家宝贝和克里斯家宝贝一惊一乍中捕捉到一两句词,果然啊,墙壁太隔音也是不太好滴……”

    另一个房间,李寒寒懒洋洋的靠在床头,手上翻看着厚重的医学书籍,熟悉的封面一看就是从克里斯书房顺手牵羊过来的,他身上换了件棕色小熊睡衣,小熊睡衣毛茸茸的,偶尔翻动□子还能看见他屁股后一小撮毛茸茸的小尾巴,再加上李寒寒身高,老远一看还真像个小熊维尼,可爱死了。

    安沐撇嘴伸手不停的拽着这坨尾巴,“我说李大爷,您多大了还穿这么幼稚的睡衣?丢不丢人呐?”

    李寒寒埋头在医学书中的脑袋抬了下,很不要脸的回了句,“这只能证明老子保留着童趣。”

    安沐愤恨的拽着不放,心想——看我不拽断你风骚的尾巴,让你保持个屁的童趣,不过嘴上却说,“呦,还童趣,都快成老成油条了还童趣。”

    李寒寒这次连头都懒的抬了,不无讽刺的来了句,“哦,原来您还知道您的年纪都成了老油条了,果然有自知自明。”

    安沐被噎的回不了嘴,因为有个事实是不容反驳的,那就是事实上他确实要比李寒寒大那么几岁,如果他说李寒寒是老油条,那么不是间接的承认他自己就是老老油条了?

    李寒寒看安沐半天没说话,就疑惑的将目光移上来,猛不然的看见一张铁青着的脸对着他释放着无数哀怨的眼神,他尴尬的咳嗽了声,“那啥,虽然你年纪是老了点,但是我也没嫌弃过你,不是吗?所以你也不用这么视死如归的看着我,真的,亚历山大……”

    李寒寒是越解释,安沐脸色则是越加黑青,最后他只好闭嘴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发现你现在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安沐扁着嘴巴不满的说,“想你小时候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沐哥哥沐哥哥的叫,现在不但不叫哥哥了,还一口一句我是老油条……”

    李寒寒嘴角抽搐,“我什么时候说你是老油条了?”

    安沐立即伸出手指指向他鼻子,质控道,“就刚才!”

    李寒寒扶额,一脸无力,“刚刚明明是你说我是老油条来着,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我说你是老油条来着,你是阿尔茨海默病发作了?”

    “哼!”安沐撇嘴,“你又骂我是老糊涂!”

    李寒寒是实在和他说不清楚就干脆不理他了,埋头继续看他手上砖头厚的书,一脸的兴奋。

    当然兴奋了,他手上的这些医学书可是绝版的,书店里根本买不到,想不到他上次误闯克里斯书房还有这么些收获,看来真是收获不小呀,这下终于不用再无聊了,就这么些书够他看很久了。

    不过——

    想到这里李寒寒有些咬牙切齿,最大的收获还是发现了克里斯的小秘密,怪不得之前他总是禁止他靠近他电脑,原来是怕他发现他电脑桌面的照片。

    哼,如此鬼鬼祟祟肯定有问题。

    上次金被亚纶德拐走前不是还说什么想知道就查一查李医师的事情,那不明摆着事情不简单么,最可恨的是他无论怎么逼问都从克里斯那张蚌壳嘴巴里敲不出任何东西。

    真是气死他了!

    心里实在憋闷,李寒寒就将手中的医学书放下转头看安沐。

    “沐沐。”

    安沐看了他一眼,拽了吧唧的哼了一声,“说吧,有什么事情想问我?”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想问你?”李寒寒觉得惊奇,难不成安沐这货在他肚子里安置了个蛔虫窃听器。

    安沐鄙夷的撇了他一眼,“从小到大只要沐沐二字一出口,肯定是有事情而且是大事。”

    “咦?!”李寒寒得意的翘起嘴角,笑嘻嘻的说,“原来你这么在乎我啊,我的习惯都摸的如此的清楚。”

    隔壁房间维森就捕捉到了这么一句,一下子脸都绿了,他扔下手中的杯子就想冲过去——原来弄了半天他家宝贝在乎的是李寒寒那家伙。

    另一边,李寒寒那幅欠扁的样子让安沐是狠狠的恶心了把,不过却没出声反驳,板着脸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说不说是什么事,不说老子睡觉了哦,折腾了这么几天怪累的。”

    李寒寒嘴角噙笑的看了眼安沐微微红了的脸蛋,知趣的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

    他比谁都了解,平日别看安沐那家伙说话总没个谱,但是脸皮可比谁都薄,不相干的人逗弄他的结果就是被暴揍一顿,相干的人就将他弄了个大红脸,当然到目前为止相关的人也就李寒寒那一个,至于维森那估计和相关还差的远。

    李寒寒拿起桌子上仆人刚送来的两倍热牛奶递给安沐一杯,这晚上喝牛奶的习惯还是克里斯吩咐的,说是睡前一杯可以促进睡眠,所以今晚仆人就多准备了几杯。

    安沐接过牛奶喝了一口,然后咂咂嘴吧,满意的眯起眼睛,“很好喝。”

    李寒寒心说——那是,也不看是谁准备的,不过这句嘚瑟的话还是没胆子说出来。

    “说吧,我听着呢,”安沐端着牛奶瞄了眼欲言又止的李寒寒,扔了句。

    李寒寒坐直身子,一脸严肃的看向安沐,嘴巴揉动半天终于开口将之前的一些事情,包括他被绑架的所有琐碎的事情都向安沐说了个仔细。

    安沐听着听着就拧了拧眉头,“你说的斯瑞尔我听说过,他家公司名义下不是还有一个大的医疗机构,遍布全球,听说医疗技术也是不错的,当然和克里斯手底下的能差那么一截,不过总体来说还不错。”

    李寒寒从安沐嘴里听出夸奖克里斯的话心里一下子自豪起来,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他为啥子那么自豪,又不是他家的,不过能听安沐那硬嘴的夸奖人还是第一次。

    “沐沐,我给你说,虽然我住院后克里斯没让我再接触过孙立的案子,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孙立的死是有人刻意为之的,而且我可以肯定谋杀他的不但是熟人,而且专门是对准克里公司的,他只是一个导火线。”

    安沐扬眉,示意他继续说。

    李寒寒凝眉想了想,犹豫半天开口,“其实我解刨孙立尸体的时候发现了他一些私人问题,这个我想如果抓住这点说不定会理出一些头绪?”

    “什么私人问题?”安沐问。

    李寒寒就爬过去,嘴巴挨着安沐耳朵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

    安沐撇了他一眼,“这能有什么问题,不就一点个人喜好有什么可怀疑的?”

    李寒寒鄙夷的瞅了他一眼,意思像是——你是笨蛋么,这明显的很不正常啊。

    安沐摸摸鼻子,示意他继续继续。

    李寒寒就在叽叽咕咕的说了之后的一些事情,安沐是越听眉头越皱,“你说克里斯有你小时候的照片?”

    李寒寒忙不迭是的点头,“是啊是啊,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而且听金说似乎和以前名声响彻医疗界的李医师有关系,”说道这,李寒寒双眼闪着亮晶晶的光,“说不定我们还是本家哦,你说是不是呀,沐沐……”

    他叽里咕噜说半天发现安沐没回声,就伸手拽了他一把,“跟你说话呢,你神游到哪里去了?”

    李寒寒不满的嘟嘴。

    “啊……”安沐一惊,赶紧回答,“没……没有,我听你说呢。”

    “是吗?”李寒寒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歪着脑袋明显表示不相信。

    “咳咳……”安沐掩嘴咳嗽两声掩饰尴尬,“那啥……那你说这么多是查出什么来了吗?”

    李寒寒撇嘴,也不计较他忽然的走神,叹气的说道,“哪能那么快查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问起李医师的事,大家都吞吞吐吐,这都这么些天了,我连半个字都没打听到,正想着哪天偷溜出去找金问问,本来有机会问出口的,谁知道让那个亚纶德打劫走了。”

    听李寒寒这么说,安沐脸上紧张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了——还好还好,多亏他来的及时,要不然再过两天绝对能让这家伙问出些什么。

    “我好像没问出来什么你显得很高兴?”李寒寒看着安沐脸上表情眯起眼睛问。

    安沐赶紧摇头,差点摇成拨浪鼓了,“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李寒寒撇嘴也不多问,只是一个人无限嘘嘘,嘴中自言自语,“真的对李医师好好奇哦。”

    安沐在暗处翻了翻白眼,突然想起什么就对李寒寒说,“听你啰嗦这么久,我去上趟洗手间。”

    说完他就蹦起来往外冲,李寒寒在身后喊,“这里不就有,你干嘛跑出去啊。”

    安沐回头胡乱说了句,“哎呀,你在这里人家不好意思么。”

    李寒寒撇嘴,狠狠翻了个白眼,在安沐身后追了一句,“还不好意思,你什么地方我没看到过啊。”

    准备拉开房门的安沐嘴角再次狠狠的抽了抽。

    话说,此时维森冲出房间后正好耳朵一直贴在门上偷听,这次偷听到的东西显然很清晰,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当李寒寒最后一句话喊完后,他脸色是彻底的变成黑炭了。

    安沐拉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维森站在门口牙齿咬的咯咯响,看着走出来的安沐就黑着脸质问,“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和李寒寒偷情了,为什么他说你身上他什么地方都看过?!”

    最后还不甘愿的小声给补充了句,“我都还没看过……”

    安沐嗖的眯眼,一脚踹过去,语气危险,“胡说什么呢,还有你是怎么听到的?”

    维森一愣——我滴那个娘喂,他光记得质问了,倒是将偷听这件事忘记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