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39章

第039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昨夜虽然有些鸡飞狗跳,不过好在还是过去了。

    一大早李寒寒睁开眼睛就不见克里斯了,他伸手摸了摸一旁冰凉凉的被褥,然后拿过床头闹钟一看不到七点,脑子有些空白的想着克里斯到底去哪了。

    丰盛的晚餐仆人早都准备好了,他来到饭厅,偌大的桌子上只有他一个人。

    “先生,您还需要什么?”

    李寒寒低头看自己盘子里的东西,摇了摇头,“不要了。”

    仆人刚准备下去就被他喊住了,“那个……你见克里总裁和其他人了么?”

    仆人将早上他们离开的事情告诉他,李寒寒点了点头独自开始进餐。

    克里斯没在李寒寒吃了两口就放下了,他摸了摸肚子——奇怪,一样的早餐啊,为什么就感觉今天的怪怪的,而且总感觉少了什么全身不对劲。

    李寒寒擦擦嘴巴拿起手边电话犹豫半天——嗯,他到底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在哪里?

    不过还没决定是不是打就见仆人进来对他说,“先生,有人找。”

    李寒寒疑惑的放下手机——这么早谁会找他啊。

    不过想归想,他还是挪动脚步往出走,结果在客厅里看见金那个家伙了,当然亚伦德也是少不了的。

    他撇了撇嘴看着笑的一脸猥琐的金,哼哼唧唧的自言自语,“这么早找我肯定没好事!”

    虽说是自言自语,不过声音可不算小,弄的金尴尬的直挠头。

    “寒寒,我们出去吃早餐吧,我请客!”金将手举的高高的,认真强调,“而且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李寒寒本想说不去他已经吃过了,不过他怎么看金那副谄媚样都像是有什么阴谋的样子,伸手摸摸下巴——嗯,有猫腻。

    金被看的心更虚了,极力装出一副李寒寒不领情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大声说,“老子就请你吃个饭,用得着像防贼的样子,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李寒寒噗一声笑出来,“你这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又没说不去,你看你那副想拐骗我的样子,三岁小孩都看出来了,我都不好意思配合。”

    金语塞,瞪了他一眼——看出来就看出来,干嘛要说出来,这不是明显让我在亚伦德这家伙面前丢人!

    李寒寒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那副悠闲样子真的是十分欠扁。

    “吃早餐那是没问题,不过我问你件事你可得老实告诉我,不准有一个字的谎言和废话!”

    金一想就知道李寒寒想问他什么了,此时是无限的想给自己两巴掌——这叫什么来着,哦,是自作自受,自己挖个坑自己往下跳,悔死了!

    “怎么样?”李寒寒悠哉哉的问他,好似一点都不着急。

    金左看右看抓耳挠腮——这可怎么办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将目光放到一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看报纸的亚伦德身上,伸手戳了戳他——看什么报纸啊,你还不帮我想想办法?!

    亚伦德无奈抬头看他——这是谁嘴快闯的祸?

    金撇嘴,一副委屈样——那……那你帮人家想想办法么,如果我被逼无奈说了真话那还不被克里斯剁成人肉块啊!

    亚伦德放下报纸双手环胸——我帮了你,那我有什么好处?

    金恨得牙痒痒,就知道这家伙会趁机勒索他,还什么好处,给你个屁呀!

    不过心里虽然那样说,不过嘴巴了没敢说出口,他拽着自己衣袖一副小媳妇样——那你要什么好处?

    亚伦德挑眉,嘴角扬起一抹极淡极淡的浅笑,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等我想到我在告诉你吧。”

    金那张脸扭啊扭,都快成包子了——果然是黑道头子,就是奸诈,以前是给他个明晃晃炸弹,如今给他个不定时炸弹,真是好想掐死他啊啊啊!

    不过碍于淫威,他是狠狠的点了下头,视死如归道,“好!全凭您大爷吩咐!”

    亚伦德一笑坐下继续看报纸,薄唇一掀,“他想知道那就告诉他,一张照片只能说明克里斯从李

    寒寒两三岁的时候就暗恋上了他,总好过让他横冲直撞乱调查,最后查出什么不该知道的事要好的多。”

    金一想——也对。

    李寒寒眯着眼睛看对面两个眉目传情的家伙,没好气道,“一大早都那么的缠绵,怎么,昨晚吃浆糊了,一个字粘!”

    金白了他一眼,“我答应你。”

    李寒寒惊喜的一下子蹦出来,“我问什么你都说?”

    金刚想点头就被旁边不动声色的亚伦德撞了撞,“咳咳……”他掩嘴咳嗽两声示意金——头不要乱点。

    金疑惑一时不明白亚伦德的意思,那双闪亮亮的眼睛充满求知欲的对亚伦德眨啊眨,像是说——不是你让我说的么。

    亚伦德扶额,深切体会到智商是硬伤啊,他抬头嘴角忍不住抽搐的看了金眼——听清楚,李寒寒说的是任何事,而你只能告诉他他原本想知道的,不要被他话里的陷阱套进去。

    金恍然大悟,赶紧拍拍胸口——好险好险,你寒寒那家伙简直太奸诈了!

    “我只能保证告诉你你目前想知道的事。”金赶紧强调,妈呀,还敢任何事,就这一件事说不定都会被克里斯撕了,他还敢再多嘴,他又不是闲得蛋疼,没事找事。

    亚伦德刚那点提示,李寒寒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暗地里狠狠咬了咬牙,看来以后套金的话必须要支开这个黑社会头子,这简直是太特么奸诈了!

    最后他只好点头,“好。”

    管他的,先达成协议套出这件事,之后只要避开亚伦德,他还不信他170的高智商忽悠不了金那个笨蛋!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去吃饭了?”金谄媚的笑着,双眼精光越发明显。

    李寒寒撇嘴——用不用的着表现得这么明显的拐他?

    他刚想和他们往出走,就突然想起一件事,“等一下!”

    金紧张问,“怎么了?”

    李寒寒往楼上指了指,“还有两个小不点。”

    小不点?金顺着他手指往上看,什么东西?他怎么没看到?

    李寒寒再次狠狠的翻了个大白眼,“是克里斯的外甥锦锦和多多,估计两个小家伙快起床了,我得带着他们一起去。”

    外甥?

    这下是亚伦德愣住了,他怎么没听过克里斯有外甥?

    金倒是不惊讶,只是犹豫了下,最后点点头——那总不能将两个小家伙扔到家里不管吧。

    最后一顿饭就变成了李寒寒牵着两小的去吃麦当劳。

    金倒是无所谓,不过亚伦德和将要到的那个人嘴角是狠狠抽了一下。

    他们到麦当劳时,两个小家伙眼尖的一下看到了角落里坐着的那个老人,一下子全躲到李寒寒身后了。

    李寒寒疑惑的看了眼,问金,“那个要买别墅的老头怎么在这?”

    金扶额一脸无语的看着搞不清楚状况的李寒寒,没好气到,“看清楚,他可不是买什么别墅的老头,他可是你家克里斯亲生父亲克里老先生!”

    李寒寒倒是没多惊讶,只简简单单“哦”了一声。

    “你怎么一点不惊讶?”金好奇。

    李寒寒非常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我知道。”

    嘎?!金傻眼,差点没叫起来,“你怎么知道,还有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寒寒耸耸肩,“他给我撕支票的时候就猜到了”,金刚想原来如此就停李寒寒接着补充了一句,“虽然他比较老,但也不至于糊涂到乱给陌生人支票的程度,嗯,这个是反证法。”

    金听完直接昏倒。

    “那你怎么之前一直说买别墅什么的,你装傻啊?”

    李寒寒一副你是笨蛋的看向金,“谁让他拿钱炸我,那我总不能吃亏,肯定要斗斗那个老头啊。”

    他刚说亚伦德就和金对视了一眼——不愧是克里斯家的,好奸诈!有一句怎么说来着,对了,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他两还真是配的紧。

    “不过,”李寒寒摸摸下巴,“我不明白为何这两小家伙为什么这么怕这个老头?”

    李寒寒身后躲起来的锦锦和多多探出两颗脑袋,伸长了脖子偷偷的看克里老先生,以后锦锦拽了拽他衣袖,“舅妈,那个老头好凶的哦。”

    “噗!”金一下子被自己口水呛到,“舅妈?”

    李寒寒尴尬的咳嗽两声掩饰尴尬,然后若无其事拉着两个小不点向老头那桌走去,“别怕,他敢凶你,舅妈帮你揍他!”

    身后金哭笑不得摇头,“这声舅妈还真是顺口!”

    老头一看见李寒寒就冷哼一声,倒是一直站在老头身后的另个老头笑着对李寒寒说,“李先生请坐。”

    说完这个老头看见了李寒寒身后两个小家伙,一脸惊喜,“锦锦,多多想不想索夫爷爷?”

    两个小家伙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克里老先生,然后再看了看笑眯眯的索夫,高兴的说,“想!”

    索夫笑的脸上全是皱纹,“乖,”然后顺手再摸摸了两个小家伙脑袋,顺便给他们手中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惹得两小孩笑眯眯。

    李寒寒坐下狐疑的看着这个索夫,倒是锦锦拉了拉他衣袖,奶声奶气的说,“索夫爷爷是克里老宅的管家,人很好的。”

    李寒寒笑了笑,这个索夫打眼一看就一普通老头,不过如果细心来看可不就那么认为了,这个老头远不止锦锦说的好人那么简单。

    “你知道我今天约你来是为了什么是吧?”

    李寒寒点头,不过却补充一句,“我可不是应您的约,我听金说要请我吃饭才来的。”

    老头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真是伶牙俐齿,”说着冷哼一声,“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但请你离开我儿子克里斯,别说你是男人,就是女人也配不上他!”

    老头说的毫不留情,说完还直接将那张支票扔到李寒寒面前,语气威胁,“不要逼我采用强硬措施,到时损失的还是你,我记得中国有句老话叫人财两空,哪种有利,我想李先生还分的清。”

    李寒寒嘻笑着拿起面前的支票——霍,这么多零,还是英镑,这下不是发大了?

    “舅妈,”锦锦躲在李寒寒身后用力拽他,小脸不满的皱成了包子,“舅妈你别被他骗了,舅舅身价可比这个要多,怎么都吃亏!”

    “噗”李寒寒没忍住大笑了出来,这谁家小孩啊这么可爱。

    反观老头,那是气的头顶都快冒烟了。

    “李先生既然收下了支票,那么就尽快从克里斯别墅搬出来,尽快回中国,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在我儿子面前!”

    李寒寒拿着支票端详半天,“看在伯父这么慷慨的份上,也看在这么多零的份上,没问题,那您说完了吗?说完我们就走了,今天答应小家伙去游乐场的事还没做呢。”

    老头看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就不管那么多,微微点了点头。

    李寒寒拿着支票兴高采烈的拉着锦锦和多多准备吃完饭去游乐场,然后再次他们买些玩具,再给自己买些衣服,再买台电脑,其他的等等会逛时想到再买,当然所有的花费都用这张支票啦,不用白不用!

    金偷偷摸摸的躲到旁边看他们过来,傻眼——这就完了?没有什么大战之类的?

    亚纶德在金身边笑了笑——克里家的还真是不简单。

    李寒寒走到他们那桌,点了三个汉堡,三杯热饮,然后就拉着金和亚纶德去游乐场。

    一路上锦锦都板着脸,理都不理李寒寒。

    李寒寒笑着逗他,“锦锦,你耸拉个脸不怕吓到多多?”

    多多也是满脸委屈的扯了扯锦锦衣袖,糯糯的喊了声,“哥哥。”

    锦锦狠狠瞪了李寒寒一眼,然后拉着多多就走了。

    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看你那见钱眼开的模样就是小孩子都看不惯了,如果被克里斯知道你收到老头钱,那还不气死。”

    李寒寒白了他一眼,“收那老头的钱是天经地义的,这叫精神损失费。”

    金撇嘴。“你这精神损失费还真多。”

    李寒寒点头,“那是当然。”

    最后金也不理他了,直接追上前面的两个小家伙先走了,就剩下亚纶德和他并肩走着。

    亚纶德转头问得意洋洋的李寒寒,“你有什么打算?”

    李寒寒看了他一眼,“你说今天么,那当然是先陪两个小家伙玩,然后回克里斯别墅。”

    亚纶德挑眉,看了看他手里的支票,示意——你不是答应老头了。

    李寒寒向天翻了翻白眼,“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了?都说了这些钱是精神损失费,和我离不离开有什么关系,老子脚在自己身上长,想去哪就去哪,先怎么样就怎么样,什么时候轮的别人指手画脚。”

    亚纶德难得失笑——他果然猜的没错,不过他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那你拿着老头的钱继续留到克里身边,不怕将他气死。”

    李寒寒噗的一声笑出来,“大不了让他儿子帮我把这些钱还了。”

    他这一句话说的可是比较大声,就是前面三个气呼呼的家伙都听到了,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而且他们双眼中同时露出两个字——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