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0章

第04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李寒寒留学的时候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西方国家是儿童的乐园,中年人的战场,老年人的坟墓。对于这句话当年他不以为意,不过今日他却有了深刻的体会。

    作为西方大国之一的英国,无论是这个国家的哪个城市你都会听到儿童欢乐的笑声。特别是伦敦,这里的欢声笑语和中国不同。

    中国儿童的笑声里充满着对学业的压力,而这里却透漏着孩童的纯真,那种愉悦的笑容是从左胸中小小血脉中渗透出来,欢乐的很纯粹。

    比如此刻他们来的一处游乐园。

    锦锦和多多年纪太小,太过剧烈的游戏是被游乐园禁止的,比如跳楼机,过山车类的游戏他们是不被允许玩的,但是这两个小家伙又不想玩袋鼠跳这些幼稚的游戏,最后众人没办法只能选择了游乐园开门处高大壮观的摩天轮玩。

    李寒寒之前留学的时候独自一人坐过摩天轮,那时他只是想把自己放到这个城市的一定高度,他想用俯视的目光看清这个国家这座城市这些奋斗在各行各业的人群,也许曾今也有人向他那样俯视着这些,而那些被俯视的人群中也有他的身影。

    摩天轮的高度不高,却够独立,它让他茫然的心开阔,让他郁积的烦闷消散,所以对于摩天轮他总是静静的仰望和膜拜。

    不过今日这一切却被两个小家伙打乱,原来安静壮观的摩天轮也可以如此热闹,让他不用仰望四周都可以将心中烦闷去掉。

    说真的,李寒寒表面上虽然表现的不在乎,一副云清淡写的模样,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当那张写满零的支票扔到面前时那种被侮辱的感觉是多么的让人愤慨。

    有些人选择愤怒,而他则选择接受,但接受并不是说他接受了侮辱,那种接受带着反击,就比如此时他们揣着这张支票到处游玩戏耍。

    生活不就这样,你懂得利用,那么你就懂得快乐。

    他的这种心态克里老先生不理解,所以他企图用一张价格足够的支票打发李寒寒,却不知这张支票所带来的风波几乎让他这个老人失去了一切希望。

    所以说这个城市是老人的坟墓,无论你多有地位,多有钱,所有威望,你也只是一个渴望着含饴弄孙的老人,稍微的一些差错,也许失去的就是这种唯一的愿望和乐趣。

    克里斯不动声色,开车回到了已经几年没有踏入的克里家老宅。

    眼前的宅子和记忆中的老宅重合,却有微微分离,它们分离的间隙代表着陌生和疏离。

    克里斯车子刚一进大门,宅子中的那些老一些仆人全激动了起来,一边冲进宅子一边大喊着,“少爷回来了!”

    克里斯将西装外套交给身边仆人,右手耸耸领带直接走了进去,客厅里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今日给李寒寒支票的克里老先生,一个是穿着中国旗袍雍容华贵的女人。

    女人看起来要年轻的多,但眼角的细纹还是透漏了她的年纪,她叫宋安芳,克里斯的母亲,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相夫教子是这个女人根深蒂固的想法,至此一生她都没曾试图反驳过克里老先生,即使那年让她失去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外孙。

    如今坐在沙发上的她神色压抑的紧张,她知道也许在今日她也将如那年一样的失去这个儿子——克里斯。

    “父亲,母亲。”

    克里斯进门坐在两人对面生硬的叫着,脸色有些疲惫和气恼。

    对于他的疏离,女人脸上明显有一些痛苦闪过,而克里老先生则是气哼哼的冷哼一声。

    “哼!想必你也知道了,不过也好,早日看清他见钱眼开的模样好过之后被人家骗光!”

    老头说话毫不留情,而且语句中透漏着稍微的讽刺,如果放到克里斯姐姐身上,估计早吵起来了。

    克里斯寒着脸,手中捏着的是一张同样价值的支票,细数一下,和李寒寒手中握着的支票有相同数量的零,他将支票缓缓推到克里老先生面前,冷硬的说,“这是帮寒寒还你的钱。”

    克里老先生一看支票就知道这根本不是他之前给的那张,看来是他这个‘有出息儿子’用他的钱来帮那个男人还的钱,一时气得浑身颤抖,“你什么意思?!”

    克里斯站起身,脸色淡漠,“什么意思我想你应该知道,还有不要逼我和姐姐一样,虽然你是我的父亲,但是这也是一个讲求人权的国家和城市。”

    “放肆!”克里老先生愤怒的站起来,脸色气怒的憋红,“他是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我们克里家绝对不可能接受一个男人做当家主母,你死了这条心,还有我帮你约了林顿伯爵的孙女,一个月后我会为你们准备一场婚礼,这样名门之后才匹配得上克里家族的当家主母身份!”

    克里斯猛的一回头,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不无讽刺的说,“怎么,想用当年用在姐姐身上的法子逼我就范吗?”

    女人眼看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快要失去理智,也许会造成无法弥补的错误,她赶紧站了起来,“克里,你不能和你爸爸这么说话,无论他做了什么,毕竟是生你养你的父亲啊。”

    克里斯转头,对着女人露出一抹苦笑,“妈,你知道你的女儿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吗?”

    女子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坐到沙发上,这么些年她不是没有后悔过,如果当年她能阻止一点,哪怕是一句话,她也不会失去那个乖巧懂事的女人。

    说她不恨那是不可能的,但她能怎么办,她根本一点忤逆丈夫的能力都没有。

    克里斯走过去将女人搂在怀中,其实这么些年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女人是怎么煎熬的过来的,其实她也没有多大的错,错只怪她选择了这个丈夫,错只怪她选择了这个丈夫却不够勇敢。

    克里斯吻了吻女人额角,然后放开头也不回的离去。

    女人哭泣的倒在沙发上,但却无能无力。

    克里斯停住脚步,回头对着身后那张脸色无比难看的克里老先生一字一句说,“不要试图干涉我的生活,否则我会将你的王国一点一点吞噬掉。”

    “你——”克里老先生直接捂住胸口,脸色痛苦的倒在沙发上,女人忘记哭泣赶紧呼喊家庭医生,克里斯犹豫了下转身选择走出这个老宅——噩梦一样的地方。

    李寒寒他们带着两个小家伙从游乐园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克里斯依靠在车门上,一手拿着烟,一手插在口袋,颓废的贵公子形象一下子吸引了好多过路的男女。

    李寒寒撇嘴——骚孔雀。

    不过还是两个小家伙眼尖,一下子就笑着扑过去,“小舅舅!”

    克里斯抬头就看打了他们,手指一松扔掉手指中夹着的烟头,并用脚尖狠狠的碾灭,伸出双手接住扑过来的两个小家伙。

    “舅舅,你又抽烟,多多闻了不好。”锦锦一脸严肃的说,满脸不满。

    克里斯难得失笑,“对不起,以后我会记得。”

    锦锦这才开心的笑起来。

    克里斯抬头直接看向李寒寒,后者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双眼左右闪躲,就是不敢像往常那样直视。

    亚纶德掩嘴轻咳一声,克里斯抬头对他点了点头,两人相对而看的目光闪烁,似乎包含什么。

    疯了一上午,两个小家伙也饿了,克里斯就带他们去吃饭,期间亚纶德借故拉着不情不愿的金走了,他们走后李寒寒就更心虚了。

    直到入睡前,克里斯都没找他说什么,但是他就是有不好的预感,而且说不定是黄河之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要说李寒寒不愧是智商高的高材生,那种预感还真是该死的准确。

    他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哄睡,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躲一个房间好好休息一下,不过刚出门就被斜靠在走廊上的克里斯逮了个正着。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站直身子直接往主卧室走,李寒寒苦着一张脸跟上去——没办法,boss大人总是强势和主宰的一方。

    到了主卧室后,克里斯已经走进了浴室,李寒寒犹豫着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逃跑,不过理智战胜恐惧,该来的总还是来,大不了一拍两散嘛!

    不过他想着这个‘一拍两散’成语时是皱着一张俊脸的,显然直接情绪要比他理智诚实的多。

    要不他先认个错,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要不牺牲下……色相?

    就克里斯冲凉的这一段时间,李寒寒脑子飞快运转,几十种让克里斯消气的办法一哄而上,但是却都不合适,因为他上学时那些臭教授没有交给他怎么将白的说成黑的。

    呜呜呜,关键是他就是伸手接了钱嘛!

    谁告诉他,如果他现在还回去还来的及吗?

    想着想着克里斯就出来了,吓的李寒寒一蹦三尺高,人家后者根本就没看他,径自吹着头发。

    李寒寒心里一松,心想说不定是他想多了,然后拿着条浴巾就冲进去冲凉去了。

    等他冲完出来的时候,才悔恨的知道他高兴的实在是太早了。

    此时他无比深刻的意识到他刚才还真的没想多。

    因为……“哇,咱能温柔点吗?”

    作者有话要说:明日更新就到了李寒寒被扑倒的时刻了……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