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3章

第043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舅妈!”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喊了声。

    “噗,”安沐直接将口中的粥喷了出来,一脸奇怪的转头看着同样黑着脸的李寒寒。

    李寒寒扶着腰嘴角抽搐,抬头望天——我什么都没听到。

    安沐伸手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眼角眉梢全是压抑不住的笑意,李寒寒刚坐下安沐就笑嘻嘻的凑到他眼前,阴阳怪气的喊了声,“舅妈~~”

    “咳咳……”李寒寒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没好气的反瞪了安沐一眼,“无聊不无聊啊。”

    安沐摸摸鼻子继续喝碗中的粥,眼角余光一瞄看到了李寒寒脖子处深紫色的痕迹张大了嘴。

    李寒寒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尴尬的抬头扯了扯衬衫想将那些遮住,“……那啥……你粥要凉了……”

    安沐嘴角一抽,嘟嘟囔囔了一句,“吾家闺男看来要出嫁了。”

    “噗,”李寒寒刚喝了一口咖啡就喷了出来,一张脸呛的通红,“……老子明明是娶好不好?!”

    安沐啧啧两声摇了摇头,接着继续喝碗中热粥,刚喝了两口手中的电话又响了两声,不过安沐没理。

    李寒寒探头看了看,“好像有人给你发短信。”

    安沐继续喝粥没出声。

    李寒寒疑惑问,“你怎么不看,说不定是安妈妈或者安爸爸找你有事。”

    安沐翻了翻白眼,“你啥时候见过那老头和那老太太给我发过短信?”

    “是哦,”李寒寒点头,“一般都是打电话,”随后他想起什么暧昧的笑笑,“会不会是你家维森先生呀?”

    安沐撇嘴,“别乱讲,他可不是我家的。”

    “切,”李寒寒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甭嘴硬!快点看看。”

    无奈,安沐拿起手机点开看了眼,随后僵住,李寒寒喝咖啡的动作顿住狐疑的看了过去,“怎么了?”

    安沐笑着摇了摇头,“广告短信,不用在意。”

    咦?李寒寒傻眼,怎么国外也流行短信广告?看来这五湖四海人滴脑袋结构还真是一样啊,就是这种促销手段都一模一样。

    安沐放下刀叉站起来了,笑着说了句,“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然后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就走出去了。

    李寒寒虽然感觉安沐好像哪里不对劲,不过也没多想,因为昨夜被克里斯几乎折腾了一宿,他实在是饿的不行,准备吃饱后再去补一觉。

    李寒寒吃完饭后召来老管家问了声安沐在哪里,说是在别墅外草坪上的秋千上坐着,李寒寒就放心的准备上楼补觉。

    此时两个小家伙早就吃完饭了,一个两个好动的早都拿着电玩打游戏去了,李寒寒摇摇头,感慨一句还是小时候天真有童趣呀。

    然后他笑着往外看了眼好奇安沐此时坐在秋千上干嘛,难不成是回忆童年乐趣?想到这里李寒寒噗的笑了出来,好像是突然想到了小时候和安沐在一起的一些趣事。

    不过他抬头一看愣住,空荡的秋千前后摆动哪里有人,他皱眉往外走了一两步四处看了眼根本没有安沐的影子,他召来管家再次问了下,管家也疑惑,他刚才不是明明看到安先生坐在秋千上晃悠?

    不知为何,李寒寒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而且越来越强烈,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串熟悉的号码,不过电话里却显示的忙音。

    这下他就更加不安心了,抬头一看沙发前坐着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个小孩就张口问了句,“锦锦,你今天吃早饭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安叔叔有什么怪怪的地方?”

    锦锦搔着头刚想摇头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安叔叔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好像接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他还没说完李寒寒就急的问道,“什么电话?你知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此时李寒寒想的是不是安叔叔和安妈妈出什么事情了,所以心里着急的不行,所以问出的声音也比较大,有些吓到锦锦和多多了。

    锦锦稍微大点,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他舅妈脸上表情,不过还是将他早上听到了一两句告诉了李寒寒,说好像是一个阿姨打电话让安叔叔去一个地方,李寒寒忙问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锦锦也说不清,不过幸好管家也听见了一两句,倒是记住了这个地方就告诉了李寒寒。

    李寒寒二话不说就跑出去拦住了辆车就往管家说的那个地方去。

    此时他心里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

    李寒寒刚走,管家就赶紧拿出电话拨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人接起,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低沉悦耳十分好听,不过管家此时可没有心情欣赏他家总裁那悦耳的声音,一张嘴忙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说完后电话里沉默三四秒,然后传来四个字。

    “我知道了。”

    不过管家还是有些担心,犹豫的问了句,“总裁,安先生不会有什么事吧?”

    此时电话另一头,克里斯正在办公椅后揉着眉心,说了声,“没事”就将电话挂了。”

    “怎么,你家宝贝又闯祸了?”

    说话的是坐在克里斯左前方黑沙发上的男人,男人五官深邃英俊,面容有些冷硬,不就是金家里的亚纶德。

    克里斯抬头看了亚纶德一眼,对于他眼中的打趣有些无奈,“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亚纶德耸耸肩,“无聊呗。”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办公室右前方酒台拿出一瓶酒倒了两杯,其中一杯递给满脸笑意的亚纶德,挑眉,“说吧,什么事劳驾您亲自跑一趟。”

    亚纶德接住酒杯笑了笑,“真没什么事。”

    克里斯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最后从他对面沙发站起身,放下酒杯说,“我倒是有件事要劳烦你。”

    亚纶德同样放下酒杯,身子往后斜靠在沙发上,惬意非常,“为了你家宝贝?”

    克里斯没说话,拿起沙发椅上的外套就往出走,“走吧,估计可能要出事了。”

    ……

    此时的安沐在哪里,其实李寒寒猜的没错,安沐在别墅外的秋千上发了会呆就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最后还是决定去那个地方看一眼。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看为实,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也就由不得他做决定了,一切的烦恼也就烟消云散,他还是他,那个克里医院泌尿科主任。

    也是,算算日子,他来到伦敦的时间也挺久的了,心里开始想念在中国克里医院泌尿科的日子,想念护理科那些美艳的姑娘们,每日虽然忙碌却永远那么充实。

    这里的出租车不像国内那么拥挤,也不像国内那么奔驰,它永远保持着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人很容易被外面的风景吸引,然后陷入自己的沉思。

    “先生,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沉寂在自己思绪中的安沐被这一句纯正的英语拉了回来,他抬头从后视镜中看到前面出租车司机有些担忧的脸,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眼睛,一愣。

    镜子中的他脸色有些苍白,优美的薄唇紧抿,一双漂亮的眼睛有些不符合他的忧郁。

    这个出租车司机看起来年纪偏大,大概五六十岁的样子,有些微胖,猛然一看体型有些像安爸爸。

    安沐有一些恍惚,笑着摇了摇头,对司机说,“劳烦您担心了,我没事。”

    司机看了他一眼,笑着说,出口的英语很地道,一看就是这里的本地人。

    “年轻人不要想得太多,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安沐眨眼,“活着?”

    司机点了点头,“是啊,能活着是最好了,像我爱人去年胃癌过世,这些年总觉得亏欠了她很多,心里总忘不了后悔。”

    安沐有些抱歉的看了司机一眼,“抱歉,勾起了您的伤心事。”

    司机对着他笑的露出八颗牙齿,“没事没事,好长时间没想起了,不过像你们这些年轻人,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好了。”

    安沐脸色好了些,笑着点了点头,“您说的很对,确实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

    另一边,李寒寒可没有安沐那么惬意和司机聊天了,他火烧屁股似的催促司机大哥快点快点,搞的好像身后有人追杀似的。

    此时他也顾不上使用过度的屁股和腰了,一个劲的左动右动的像坐在针尖上,满脸的不安,弄得司机都开始紧张了,心想——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逃犯什么的,吓得也是一颗心扑通扑通跳。

    “大哥,您能不能再快点,我赶时间!”

    李寒寒坐的这辆车的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还可以,标准的高鼻梁蓝眼睛,也算一枚帅哥,不过此时李寒寒可没有心情欣赏帅哥,一双眼睛瞪得和灯笼似的看着车速。

    帅哥司机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先生,这都快超速了,不能再快了。”

    李寒寒黑着脸,牙齿咬得咯咯响,不知道还以为他想要咬这个司机。

    司机无奈,安慰他稍安勿躁,他知道条捷径的路很快就到了。

    李寒寒撇嘴,要不是情况紧急他真想出声骂人——有捷径你不早说,骗老子钱是不是?!

    车子一拐到了一条小路,车子一晃一晃的摇的李寒寒快要散架了。

    此时他捂着牵动的屁股呲牙咧嘴,无限怨愤——好痛!他这是得罪了谁了,没罪找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