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4章

第044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在远古时代,人类的祖先相信天神或者树林之神,他们每天的全部心神都是打猎和繁衍,单纯的充足又安乐。

    对生活在现代文明的安沐来说,现在的社会过于复杂,人类的感情过于泛滥,从始至终和始终如一就好比一个梦,美好的就如同一条鬼魂,听过却未曾见过。

    他对这个好心的中年司机笑了笑推开车门。

    “年轻人,不要想的太多。”中年司机对安沐笑了笑开车离开。

    安沐在一个高大的建筑物前停下,仰头看了看,现代水泥混合物的气味扑鼻而来,有些压抑。

    他将目光放到建筑物上的英文字母上,字母拼成的单词翻译成中文是一个会所,安沐不用多想就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会所。

    那个女人打电话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这是个什么地方,不过当真的站到这里时心里还是抽的生疼。

    他伸手摸了摸左胸口,那里的血液在抗议,强烈的压力冲撞着心脏瓣膜,疼痛蔓延开来,他勾唇苦笑,该来的还是回来,放下左胸的手,安沐保持着优雅的步伐向里面走了去。

    208房间,这个是他的目的地。

    那个女人没有明说是哪一楼层,不过从这个号码他想应该是二楼的八号房间。

    安沐没有选择电梯而是从安全通道的楼梯走了上去。

    这里的服务生男性多于女性,大部分看起来都十分年轻,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安沐上到二楼四处打量,厚实的地毯从楼梯口直接蔓延到这个走廊的尽头,而靠近他站的这个地方的房间门牌上用英文写的是二零一。

    他迈开脚步从这个二零一房间向前走去,当他走到这层的最末端的时候停下脚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前的门派上写的是他要找的二零八。

    其实这个会所的二楼空间很大,只有八个房间,但他却走了很长时间,很显然这个第八个房间,也就是他站的这个地方的房间要比其他的豪华一些。

    伸手礼貌的敲了三声,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男人,男人五官深邃,身材高壮。

    显然他的到来让男人有些惊讶,不过被很快的掩饰了去,显然这个男人认识他。

    安沐对着男人点了点头,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看向里面。

    男人扭头张嘴似乎想对里面的某个人喊一声,不过却被安沐伸手阻止了,男人满含趣味的挑起眉头,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个房间的格局门口有一个拐角挡住了里面,所以在此时安沐站的这个地方是看不到房间里面的,不过鼻翼间充斥的刺鼻酒精味和浓郁的厌恶让他很清楚里面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他迈开脚步优雅的像一头猎豹,越过男人向里面垮了几步。

    果然,入目的一切让他一点都不惊讶,男男女女或靠或躺在沙发上,入目所处一片旖旎暧昧。

    而他所要找的那个人也在其中,合体的西装领口大开,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臂中斜靠着一个女人,女人身材很好,胸前波涛汹涌,一袭红色的纱衣轻轻柔柔的包裹在她妙曼的身躯上,安沐虽然一直认为中国的姑娘才是最好看的,但是他此时不得不承认这个外国妞确实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性感、诱惑!

    安沐冷眼看着女人将柔软的身体揉进男人怀中,红唇从男人形状好看的薄唇上擦过,白嫩的五指从男人西装领口处慢慢摸了进去,眼中氤氲着浅浅的情,欲。

    那个和美女调笑的男人仿佛也感觉到了投射到他身上的视线,目光转了过来,然后只看到他嘴角的笑意一块一块开始冻结。

    执着酒杯的手有些颤抖,他怀中的女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来。

    安沐将目光从男人身上转开对上打量他的女人,女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他知道那个电话是这个女人打来的。

    一场陷阱与猎物的游戏而已,不过却不适用他,他会很快让那个女人明白这一点。

    男人条件反射的推开挂在他身上衣裳不整的女人,英俊的脸上满是惊慌失措。

    “……沐沐”

    维森从小到大都是人群中的宠儿,想要的东西手到擒来,不想要的弃之如履,从没有害怕过失去什么,所以突来的陌生感觉让他惊慌的不知所措,说出的话都带了一点颤音。

    女人被推面上不甘心就又娇笑着贴了上去,维森如避蛇蝎似的赶紧移开,因为动过过大撞翻了好几瓶空酒瓶,刺耳的声音吸引了其他人。

    吵闹的空间突然就寂静的有些诡异。

    给安沐开门的那个男人挥手遣散了其他人,很快整个热闹暧昧的空间就有些冷清。

    半响后就剩下了四个人,那个红衣女人,给安沐开门的男人,维森,安沐。

    女人娇笑的让维森介绍,安沐只是随意瞄了她一眼,然后就见维森慌乱的示意那个给安沐开门的男人尽快将这个女人带走。

    女人起先不愿意,不过不知道那个男人低头对她说了什么,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离开了。

    偌大的空间就剩下了两个人,维森跨过一地的空酒瓶向安沐走了过去。

    “……沐沐,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

    “啪!”

    刺耳的巴掌声在寂静的空间格外响亮,也打断了维森慌乱的解释。

    “……沐沐”

    安沐勾起嘴角给他了个嘲讽的笑,维森脸色一下子惨白惨白。

    “维森,”安沐开口,语调缓慢听不出心中的喜怒,维森白着脸听着冷的掉渣的字母一个一个从平日他最爱的嘴巴中吐出。

    “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十个简单的字,安沐说的清晰又绝决,没有丝毫转换的余地,也让听的维森收起了脸上的慌乱,换成了冷笑和嘲笑交替的笑容,也许安沐语气太过绝情,维森长久以来压抑的感情一触即发,名为理智的最后一根弦崩断,出口的话不受控制的排山倒海而来。

    “我努力了这么久,果然在你心中还是那个李寒寒最重要,不过那有怎么样呢,”维森瞪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安沐,双眼中是劈天盖地的恨意,因此说出的话狠得像极了诅咒,“你们这辈子注定了是仇人!”

    “啪!”

    安沐惨白着脸一巴掌再次狠狠的打了过去,似乎想要将后半句话打回去,因此用的力道极其大。

    维森嘲笑的摸了摸嘴角,红色的血迹似乎刺激到了他,他仰头大笑了一声,看着安沐颤抖的身体,继续恨声说,“这件事李寒寒还不知道吧?你说如果他知道了他父母当年的死因却是你父母一手造成,他会怎么想,他还是把你安沐当兄弟吗?”

    看到安沐褪尽了血色的脸,维森似乎感觉到了报复的快感,双眼血丝更重,说出口的话更加阴狠,“这辈子你都不会得到李寒寒,你知道吗,你休想!!”

    “闭嘴!”安沐拼尽了全身力气吐出两个字。

    “闭嘴?”维森随手拿起一个酒瓶用力打开,然后将冰凉的酒业顺着自己头发浇下,紧紧的闭了眼睛后再次睁开,语气没有了阴狠,却裹了浓浓的嘲讽,“在你安沐眼中我维森从来都是个跳墙小丑吧,你每天看着我跟在你后面,像个狗似的讨好着你顺着你还要变着花样哄着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啊,是不是啊?!”

    安沐冷冷的看着他,不发一语。

    “呵~”维森苦笑的将酒瓶中剩下的酒水全部灌进了口中,“……我维森就那么比不上李寒寒么。就那么比不上么……”说道最后几乎成了自言自语,嘲讽阴狠不再,徒留满满的痛苦和不甘心。

    安沐眼圈有些红,不过很快被他压了过去,僵硬的转身想要离开这个让他作呕的地方,不过被维森一把抓住了手臂。

    “不准走!”

    安沐试了几下没有挣开,就站在原地不动了,不过也没有看维森一眼。

    维森一着急猛的将他拽了过来,口气暴怒,“你不准离开我!”

    安沐这才将目光转向维森,不过那双眼珠子却如冬日的冰棱,寒的刺骨。

    维森拽着他不放手,目光恨得想要撕裂他,“沐沐,你不怕我将这件事告诉李寒寒吗?不怕我告诉李寒寒那张照片的事吗,不怕我告诉他其实他失去了一段记忆的事吗?”

    安沐眼光更冷,呵的笑了一声,语气淡漠至极,“告诉寒寒我父母害死了他父母,告诉寒寒其实他小时候就认识克里斯,只不过是将那段记忆忘记了,是吗?”

    维森刚想张口,房门被啪的一声踹开,两人转头,门口,李寒寒一张脸前所未有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