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5章

第04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要说安沐此生最悔的时刻是什么——那就是现在。

    “……寒寒”

    安沐颤抖的吐出李寒寒的名字,脸色彻底失了血色,一旁维森也知自己闯祸了,死拽住安沐衣袖的手不自觉的松了开来,脸色甚至比安沐还能难看几分。

    很多年后,当李寒寒能笑着回忆起这一刻时,才能感觉出那时的他是多么的绝望,那些刺激着他神经的字句狠狠的撞击着他,感觉自己的生活一下子颠覆了起来。

    最爱的人本应该是最恨的仇人,而他却当成了恩人亲人来爱,爱的那么深,当满腔的爱突然全部转换成恨,那一瞬间他无法承受,就像超过负荷的电池,酸胀的几乎要炸裂。

    双眼一红,李寒寒颤抖的身子走向安沐,眼中翻江倒海,晶莹的泪花掩藏着可悲的希翼,他是多么的希望是他自己听错了。

    “沐沐,你在开玩笑么?”

    安沐身侧双手青筋暴怒,他勾起嘴角想要扯出一抹安抚的笑意,想要告诉他,这不是真的,他听错了,可是,可是,为什么他张不开口,只要他告诉寒寒这只是他的一个玩笑,寒寒会相信他的,就像小时候自己告诉他一加一还是等于一时那样毫无怀疑的相信他那样。

    “……沐沐,你……你怎么不说话?”李寒寒出口的话颤抖的不成样子。

    安沐眼圈通红,喉结上下滚动却无法言语。

    李寒寒伸出双手捧住安沐脸颊,语调轻柔的不可思议。

    “我不是安爸爸和安妈妈从孤儿院里带回来的么,我的父母不是出车祸死的么,我不是你一直疼爱的弟弟么……”说道这里李寒寒眼泪刷的往下掉了下来,就像他破碎的心,“你现在是想要告诉我那些所谓的爱全是假的么,你们不是我所认为的亲人么,不是我最爱的家人么……”

    维森站在一旁,心一下子沉到了谷里,他张了张口试着挽回,“……寒寒,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刚和沐沐是在开玩笑……”

    “啪!”

    这是今天的第三个巴掌,却比前两个要来的狠的多,维森摸了摸脸颊,手指中充斥着粘稠的液体,他伸手抹干净,毫不在乎回荡在口腔中的腥甜味道。

    安沐看着他的目光埋藏着劈天盖地的恨意,维森心抽疼厉害,不过这都没从心底窜出的绝望来的深沉。

    “……沐沐……对不起……”

    安沐努力掩藏在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颗颗掉落的地方掩埋了李寒寒眼泪掉落的痕迹。

    李寒寒看着安沐的眼光从开始的希望最后变成了死灰色。

    “我父亲是……是那个李医生吧。”李寒寒嘲笑的问道,不过语气却是无比的肯定,即使安沐想要反驳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李寒寒仰起头眨掉眼眶中剩余的泪水,咧嘴笑了笑,无比苦涩,“这些克里斯也知道吧?”

    安沐张了张口,不过还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李寒寒将目光转向脸色死灰色的维森,语气冰冷刺骨包含无限嘲讽,“伟大的维森先生,您说我说的对吗?”

    维森握紧身侧双拳,这样失控的局面不是他想要的,他刚才那么威胁沐沐只是为了留住他,其实他心里没有想过要将这件事情捅破,真的没有。

    李寒寒踉跄的退后几步夺门而出。

    李寒寒走后剩下的维森和安沐之间环绕着死气,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克里斯和亚纶的就赶了过来。

    克里斯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责怪的看了眼维森,维森苦笑,难不成都成了他的错了么?

    克里斯着急的追李寒寒去了,亚纶德则是环胸满含揶揄的看着维森,湛蓝色的眼睛好似说着‘你真有种’四个字。

    安沐跨着僵硬的步伐向外走去,自始至终没有看维森一眼,他没想过李寒寒会追着他而来,没想过他会站在门外,更没有想过他会听到这些,这是老天在开玩笑么,如此戏剧性的电影桥段就这样劈到了他身上。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想,似乎在告诉着他,他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沐沐,你不接电话吗?”

    安沐身后响起的是小心翼翼的声音,熟悉的嗓音他听了无数回,不过像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还是第一次,他淡漠的继续往前走,漫无目的的走,似乎没有听见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脚步,或者此时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安沐感觉天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亮了,抬头一看万家灯火无比温馨,这让他想起了那一年刚接李寒寒到家里时过的第一个春节。

    小家伙那么小小的一点点,圆头圆脑,戴着一个虎头帽,嘴巴软嘟嘟的像q糖,那时他毫不犹豫的就亲了下去,结果把小家伙吓得躲到安妈妈怀中,整个晚上都没有出来,最后还是他拿出了个玩具连骗带哄的才出来。

    曾经的一度他还无限嫉妒过那个小家伙得到了母亲全部的宠爱,现在想来也许那时候才是最幸福的时候。

    随着慢慢的相处,小家伙因为那个玩具一直跟在他身后扯着暖暖的嗓子软萌萌的追着他喊沐哥哥,知道他留学去了英国。

    这一走就是五年,五年间他从来没有回来过,渐渐的他发现他对他的思念早已超脱了正常的兄弟情,每当看见他给自己寄回来的明信片上和外国女孩的照片他就嫉妒的发狂。

    虽然未曾承认过,但他知道寒寒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好不容易等到他回国,好不容骗的他住进了家里,好不容威胁自己的父亲将他分到自己的泌尿科室,虽然他最擅长的是心脑科。

    这些小的伎俩从来没有人发觉,他知道他做的天衣无缝,只是克里斯的出现是他往往没有预料到的。

    他挣扎过,痛苦过……

    然后他遇到了维森,这个拥有最为尊贵的英国贵族血统,他长的恨好看,这一点他从见他的第一面就知道。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两个平行线上的人永远不会相交不是吗。

    不过他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是这么的难缠,他每日分分秒秒都设法挤进自己的生活,在李寒寒身上破碎的心他转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

    爱是没有办法转移的,这点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本以为他掩饰的很好,不过还是被这个男人察觉出了他对李寒寒那份不一样的心思。

    不过人总是有感情的,维森为他做的一切,他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他需要一个过程,一个接受的过程。

    他从开始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花心,风流满天下用来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但是随着两人的相处,他也不是没有被感动过。

    可笑的是就在不久前,他想要试着去相信他,他想要放掉对李寒寒的那一份不一样的心思,但是好似老天不想给他这一个机会。

    其实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能证明什么呢,维森虽然怀中拥着一个女人,但是他知道他根本就不曾做过什么,那一瞬间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也许就像维森说的那样,自己样的一条很温顺粘缠着自己的宠物突然有一天就扑向了别人的那种怅然。

    说是爱情吧,也许没有那么深,说是一种不甘心吧,他在那一瞬间却放弃的那么快,就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一段本来不像爱情的爱情如今却化成了刻骨的恨!

    他恨因为维森让李寒寒知道了这件事,他更恨维森将他对李寒寒那份不一样的心思剖解了出来。

    那里有一种猥琐的无地自容,就这样血粼粼的躺在了光天化日下。

    “……沐沐……你已经走了六七个小时了……停下歇一歇好不好……”

    冗长的一段沉默,终于想起了一丝声音。

    安沐走了多久,维森就跟着走了多久。

    嗡嗡的声音再次在安沐口袋中响起,他无意识的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电话另一边流动的是不安的气流,他从那份不一样的暂短沉默中感觉了出来。

    他虽然未曾看来电显示,但是他想这个电话应该是安妈妈打来的。

    果然,短暂的沉默后,安妈妈哽咽的声音透过冰冷的话筒传了过来。

    “……沐沐……寒寒知道了吗?”

    安沐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之后他迟钝的发现大洋那边的母亲根本看不到,这才沙哑的‘嗯’了一声。

    他‘嗯’完后听到电话那边再也压抑不住的大哭了出来。

    安沐眼圈一红,这个是他母亲的女人有多久没有这样哭过了,伸出拇指茫然的按下通话结束按键,他仰天长出一口气,不过几秒中的时间手中的电话就又响了。

    这次他看了来电显示——是克里斯。

    “喂,”这次出口的话比刚才更加沙哑,似乎从喉咙伸出深处挤出来的,更本没用到发声带。

    只有三四秒的对话,电话那边就挂了。

    克里斯只说了四个字——他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