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6章

第04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安沐挂断电话后只愣了两三秒就撒腿跑到路边伸手挡车,不过英国和国内是不一样的,何况此时天色也已经晚了,光秃秃的路面哪里有车的影子,就是私家车都很少。

    他颓废的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双眼迷离有些闪神,不过只过了一会就有辆看起来十分名贵的车子停在了他面前,司机打开车门恭敬的请他上车。

    安沐愣了楞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维森在他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就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司机。

    虽然十分不愿意上这辆车,但是他没有选择。

    维森跟着坐上来的那一瞬间,他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面色冷淡,一双眼睛只是注意着极速而去的车窗外景色。

    “……沐沐”维森好不容逮着了个机会就想开口试着解释,不过显然后者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他开口的同时安沐也开口了,不过不是对着他说的。

    “麻烦去克里斯总裁的别墅。”

    这句话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对司机说的,不过维森没等司机开口就抢先说了,“你是要取护照吗,我已经让司机带来了,回国的机票也已经订好了,头等舱,一个小时候后的飞机,等我们到机场时间应该刚刚好,你不用担心。”

    安沐没吭气,还是看着窗外即逝的风景,面色淡漠依旧。

    维森苦笑,心里不但着急也难受极了,他知道只要等沐沐回了国,脱离了他的势力范围,那么要想再次追回他那就难上加难,不过如今他又不能阻止他回国。

    这样进退维谷的情况是他所预料不及的,他没想过沐沐会来,他同样做梦也不会想到李寒寒也会跟来,更没有想过这件事竟然会因为他而捅破。

    不过他维森也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事情因他而起那么他当然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开他和沐沐之间的误会,男人自尊算什么,就算沐沐会再给他几巴掌,他也要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因为没有什么比沐沐会离开他这件事更重要了,他略微组织了下语言开口。

    “沐沐,你听我说,今天我去那个会所是有原因的,你看到的那一幕也是假的……”维森顿了下,看了看安沐的反应,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后者没有一点反应,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这样的疏离像针尖扎他心似的难受。

    维森不由得苦笑,以前纵横花丛片叶不沾身,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载到一朵花上,而且还是一朵男人花,虽然满身刺扎的他疼痛不已,但却还是如此心甘情愿。

    维森努力撑起嘴角的笑,不想让两人之间显得这么的冷淡,然后慢慢的开口从头开始说。

    “你今天看到的那个女人叫艾丽娅,她是我父亲朋友的独生女儿,也是他们属意的我将来的妻子,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而且绝对不会娶她,你相信我!”说到这里维森加重语气强调,语气有些急切,就怕安沐不相信似的。

    “然后今天我接到了我父亲的电话,让我带着艾丽娅去约会吃饭,因为我不想和她单独在一起引起你的误会,这才叫了那么多以前的朋友聚在一起,当然,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让她亲我……虽然他亲我时我躲掉了她没亲上……”

    说到这里维森语气有些小委屈,惹得前面的司机都诧异的回头,仿佛第一次看见他家少爷在情人面前吃瘪的样子,眼里满是好奇。

    “本来我打算拒绝我父亲的安排,但是你也知道英国上层社会关系的复杂,这里面好多关系我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但是你要相信我,自从和你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而且以后也不会!”

    维森差点没有举手发誓,他说完话后静悄悄的等着安沐,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就怕惊扰了面前的人。

    良久后,维森惊喜的发现他家沐沐回头了,眼里瞬间窜起满满的希望。

    安沐本来是不想理会他的,不过是实在受不了耳边烦躁的吵杂声音,其实他之前也想了很多,只是想等到寒寒的事情解决了在找他谈的,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那么索性也就说清吧,免得最后拖到最后伤人伤己,这才是他转头的原因。

    “维森”

    维森立马端正做好,这是安沐第一次这样叫他,说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总感觉这个名字背后会带来不好的事情。

    “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吧?”

    维森一愣,没想到安沐会问这些,傻愣愣的点头。

    安沐笑了笑,面色很和善,不知为何此时维森只感觉一股冷意从尾巴骨直接窜了上来,竟然比早上那股恨意更让他慌乱。

    安沐长叹了口气,接着开口,“我不怪你。”

    维森一听立马欣喜的就要凑过去抱住安沐,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

    “但是我想和你谈谈。”

    安沐这句话让维森脸上的喜悦僵住,伸出的双手定在了半空忘记收回来,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问,“你……你想谈什……什么?”

    安沐不再看他,转头接着看车窗外流逝的风景,面上也是一片哀伤,良久后他开口。

    “你父亲选择这个时候打电话让你和艾丽娅出去约会,背后的意思我想你比谁都明白,英国人虽然不像中国那么注重传宗接代,但是偌大的一个家族只有一个接班人,那么这个接班人所要承担的责任就难道只有接手家族生意这么简单么?”

    维森呆住,哑口无言。

    “目前为止你父亲还没有找过我,那只是表示他不在乎你的情人有多少,或者是男是女,他只是变相的告诉你,他不管你想怎么样,他只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和一个能继承的下一代……”

    说到这里安沐调转回目光笑着看了维森一眼,维森面色惨白似雪。

    “维森,你知道你没有拒绝掉你父亲意思的背后含义么?”安沐轻声的慢慢说,“因为我说的这些你心里也十分清楚。”

    维森慌的不知所措,本能的反应,“我可以以后都不再见艾丽娅!沐沐,你相信我!”

    安沐平静的笑了笑,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个浅浅的笑容包含了无尽的怜悯之意,至少维森感觉到了。

    “世间万万艾丽娅,你又能赶走多少呢……”

    “沐沐,我爱你啊!”维森绝望的看着安沐,不知该怎么反驳,只能一遍遍说我爱你之类的话,希望借此能堵住他嘴中淡漠的仿佛无情的让他无法反驳的话。

    一个人如果真的死心,那么就是无比平静的,就如目前安沐这样,平静的一片死气。

    安沐呵的笑出声,“爱能值几个钱。”然后将目光再次放到车窗外,双眼氤氲不明。

    维森看着他,半响后颤抖的开口,“……你是想要离开我么”

    安沐笑了起来,笑的维森心一点一点凉了下去。

    “什么离开不离开的,我们有在一起过么?”

    这句似有若无的反问让维森脑子轰的一下,几乎晕倒,什么叫‘我们在一起过么‘?

    仿佛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维森急切的抓住安沐的双手,仿佛对安沐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我知道中国人的爱情不像国外那么的泛滥,我知道对伴侣的忠诚,我知道明媒正娶对中国人的意义,你要相信我,虽然目前我没有办法向家族公布我和你的关系,但是你放心,我会找老头子谈的,我会告诉他我不会娶任何人,我这辈子只会有你,对于孩子,我想领养一个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维森!”安沐打断了他自欺欺人的话,现实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如果可以,那么这次他也就不会答应艾丽娅的邀约了。

    维森强撑起一抹笑,不等安沐说话就接着说,“等我们处理好了寒寒的事情就一起回英国,我们向媒体公布,我和你领结婚证,我们领养一个孩子,你说好不好?”

    安沐叹了口气挣脱掉自己的手,不再说话。

    就在两人的沉默中,车很快到了机场,机场人流涌动,安沐下车后准备取出自己的行礼,不想被维森先行拿了出来。

    “沐沐,我帮你拿。”

    此时的维森一脸笑意,好似刚才在车上发生的那段小插曲不存在似的,他伸手拉住安沐的手就往登机口走去。

    安沐不出声由着他拉着自己。

    穿过人流,他们来的登机口,他们的飞机正好到了检票的时候。

    “维森?”安沐开口。

    维森笑着捋了捋安沐额前的乱发,嗯了声。

    安沐对着他笑了笑,说,“我想喝之前刚到伦敦时你帮我买的水。”

    维森一愣,然后马上高兴的点头,说,“你等我,我马上来。”

    安沐一笑,伸手,“呆样,行李给我,我等你。”

    维森就将行礼交给了安沐,低头在他头上亲了下就跑到机场超市去买水。

    他刚离开,安沐就收起了嘴上的笑容,看着维森消失在转角的背影,张口无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他从行礼包中拿出两本护照和两张机票,他将其中一本护照交给旁边的机场服务小姐示意等刚才跑开的那个男人回来时交给他,另外两张机票,他拿出自己那张,然后将另一张慢慢撕掉。

    安沐仰天长叹一声,拉起自己的行李走进登机处。

    维森买完水跑来,虽然天气很冷,但他还是因为急切跑了一头的热汗,却没想到只来得及看到安沐离开的背影。

    “沐沐!”

    凄厉的大喊响彻整个机场,听起来无不叫人绝望,而路人回头只看到了男人痛苦的脸和他手中握着的那一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