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48章

第048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国内气氛凝重,殊不知隔着大洋的另一岸也在承受着血腥风雨的洗礼。

    安沐离开后维森彻底崩溃,要不是金发现的及时,说不定他早就因为酒精中毒而死了。

    亚纶德只告诉了金说是克里斯陪着李寒寒回国了,其他的事一概不知,所以他就不明白了这个一向风流不羁的维森大公子是遭遇了什么样的打击才会酗酒成了这样,还差点把自己淹死在酒精里。

    难不成是舍不得李寒寒?

    不不不不!金立即打了个寒颤驱除脑子中怪异的想法。

    维森清醒后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金一张嘴巴开开合合却没有听进去半个字,脑子中总是来来回回放映着安沐最后离开的背影,那么决绝,那么无情,无情的没有留给他一点机会。

    聒噪的金最后还是被黑着脸的亚纶德拉走了,维森则是被家族里派出的保镖接走,这一走就跟外界失去了联系,就是之后亚纶德想要暗查都困难重重。

    表面看起来和谐的关系在这一刻彻底破灭,长久以来的心酸和暖甜也似乎变得毫无意义,如果经历的这一切算是一个笑话,那么这个笑话也就太可悲了点。

    生活就像潜藏在黑暗中的野兽,它安睡的时候温顺恬静,但当它发怒的时候那满满的都变成了绝望。

    李寒寒从来没有觉得他的脚步会变得如此沉重,那进进出出了无数次的红木大门如今就在眼前,但他早已失去了推开它的勇气。

    仿佛所有的黑暗都将在推开门的瞬间蜂拥而出,凶猛的他根本无法招架。

    长久以来自认为是世界上最亲的亲人爱人也许会变成仇人,完整的世界观潘然倒塌,碎成沙粒。

    他静静的站着,呆然的看着大门从里面打开,院子里是他和安沐种植的两颗柏松,柏松翠绿耸拔依旧。

    记得在他十岁那年,安沐兴冲冲的将买来的两颗柏松树苗交到他手中的场景,他说,“寒寒,这两颗柏松会见证我们的成长,从此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如今也许变成了讽刺。

    他要如何和一个害死自己父母的家人不离不弃?

    大门打开,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映入眼中,门内的人似乎也有些诧异,美丽的双眼中瞬间融入的是无限惊喜。

    “二哥哥!”

    熟悉的称呼仿佛过了百年,熟悉的有些陌生,记忆中最深层的一幕被揭开,李寒寒垂在身侧的双手有些颤抖,直到鼻尖满是暖暖的香气他才回国了神。

    “二哥哥,小静想死你了!”

    是的,此时扑入李寒寒怀中的人儿就是安家的小女儿安小静,也是那段年少时李寒寒心里最深的眷恋。

    李寒寒嘴巴开了又合说不出一个字,不过安小静却兴奋的说个不停。

    “二哥哥,你怎么去伦敦那么久啊,人家回到家里没见到你心里好失落的!”女子撒娇的嘟起小嘴。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没变,还是如此的美丽,笑容也是依旧那么明亮暖心。

    “二哥哥,你怎么不说话?看见小静不开心么?”安小静拉着李寒寒的衣角不依的摇了又摇,明亮的大眼睛满是控诉,显得娇俏可爱极了。

    “小静,是谁在外面?”

    安妈妈不放心的出来看了眼,当她看见李寒寒时身体明显的僵了下,虽然很细微,不过还是被李寒寒捕捉到了。

    心猛地一沉,李寒寒双眼变的如死水般黯然无波。

    “是寒寒啊,快快进来,站到外面干什么,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安妈妈自知她刚才一瞬间的反应不对,赶紧像往常般笑的拉着李寒寒进屋,脸上的慈爱也如平日一般,完美的没有任何痕迹。

    李寒寒忍不住心想,也许是刚才他看错了,安妈妈看见他时并没有心虚过。

    安家大宅永远充斥着茉莉花的香味,淡雅的让人很舒服,听安沐以前提过,安妈妈年轻时是被安爸爸随手采的野茉莉追到手的,这么些年来,只要安妈妈待在哪里,哪里都是满满的茉莉花香。

    曾经他也为这样的爱情感动过,也曾贪婪的吸食着这些花香。

    安爸爸像往常一样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手中的报纸,鼻梁上架着一架老掉牙的老花镜,曾经他还取笑过,最后还是安妈妈告诉他,那是安沐爷爷留下来唯一的东西,别看难看,那框架可是上好的石头做成的,珍贵着呢。

    “爸!二哥哥回来了!”

    李寒寒回来,无疑安小静是最兴奋的一个,还没走到客厅就嚷嚷了起来,安爸爸毕竟在外面打滚那么些年,要说临危不惧那要比安妈妈不知好了多少倍,因此当他看见李寒寒时,面容表情没有丝毫改变,还是如以往一样,浅笑着说,“臭小子,终于记得回来了!”

    安沐也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垂下的目光正好和李寒寒仰起的目光对上,少了之前见面的打趣,多了一层外人看不懂的隐晦。

    这一刻,李寒寒知道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他勾唇苦笑收回目光,在安小静的拉扯下坐到了沙发上,安沐则继续安静的一层层慢慢走下台阶。

    这一切细微的变化也许安小静没有注意到,但是从头到尾安爸爸和安妈妈则看的分明。

    “还楞着干什么?”安爸爸冲着安妈妈说,“你去做两个下酒菜,好不容易一家聚齐,我还不得和这两个臭小子喝一杯!”

    安妈妈笑着应了声,转身就向厨房走去,至于安小静则是不满的朝安爸爸瞪了眼,“哼!我就知道你们重男轻女,我回来也没见你们二老激动成这个样子?”语气虽说责怪,不过更多的却是无言的撒娇。

    安妈妈走之前没好气的瞪了她两眼,安小静则是俏皮的向她吐了吐舌头。

    这一切李寒寒都看在眼里,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他和安沐还在国内上学,而安小静也还没有嫁人,他们一家人围着一个桌子吃着热腾腾的火锅,窗外飘着漫天的大雪,偶尔安小静会调皮的在窗台上捏个小雪球,不经意的就从他和安沐衣领口塞进去,刺激的他两瞬间就蹦了起来,然后就追着安小静跑,偌大的院子一场欢乐的雪仗就开始了,那时最深的感触则是天冷而心暖。

    今日,安妈妈也是弄了一个底料,添加了些她昨日熬的肉汤,桌子四周一盘盘的菜食很快摆满,就像那年一样。

    “哇!妈,我们今日吃火锅吗?”安小静幸福的欢呼了一声,“太好了!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爱死你了妈。”

    安妈妈娇嗔的瞪了她一眼,“还不来帮忙!”

    安小静不好意思的‘哦’了声就起身帮忙去了。

    如今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改变多少,不过他们都知道已经不一样了,火锅还是一样的火锅,菜食还是一样的菜食,只是吃饭的人变了……

    饭桌上安小静叽叽喳喳抱怨着国外的生活,国外的食物有多么难吃,她有多想念一家子热热闹闹围在一起吃火锅的感觉。

    安妈妈配合着安小静的唠叨,安爸爸则是偶尔附和两声,一顿饭李寒寒和安沐从头到尾没有出过一声。

    就是大而化之的安小静都感觉出了一丝不一样,她咬着筷子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对面的两个哥哥,双眼的亮光一闪一闪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一顿本该热闹的火锅吃的众人心思各异,看着锅内滚烫的汤汁,各种食材纠结缠绕在一起,心里却更加悲凉了起来。

    期间李寒寒手机响了无数次,却都被他无情的挂断了,直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安小静虽然疑惑不过并未问出声,反观其他人也权当没有听到。

    饭后,李寒寒像往常一样陪着安妈妈去厨房清洗碗筷,同时也如之前那般被安妈妈赶了无数次,不过最后还是被李寒寒的执拗弄的妥协。

    安妈妈恍惚的看着旁边比他高出很多的大男孩,怎么一眨眼,当年那个还只到她胸口的男孩就长得这么高了?

    李寒寒同样恍惚的擦拭着手中的白瓷碗,心思也飞到了之前,那时他还被洗洁精弄出来的泡沫吸引,一拍一打的弄得整个厨房杯盘狼藉,无论是墙壁还是他小脸蛋上满是白白的泡沫,如果说他是帮忙洗碗,倒不如说是添乱。

    最后还是被安爸爸提着衣服领子丢出去和安沐一起玩。

    那时多么美好啊……

    “寒寒,这几个月在伦敦好吗?”安妈妈接过李寒寒擦拭干净的碗筷,轻声问到。

    李寒寒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安妈妈伸手擦了擦溅到李寒寒鼻尖的白色泡沫打趣到,“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只要帮忙洗碗就会弄一身泡沫。”

    李寒寒低头含蓄一笑,似乎有些害羞和不好意思。

    短暂的对话后,又是一阵沉默。

    当李寒寒将洗干净的最后一只白瓷碗递给安妈妈时,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

    “李晟人医师是我的父亲吗?”

    “砰!”

    白瓷碗从安妈妈手中脱落,掉到地上后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