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51章

第051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英国伦敦

    一个漂亮的英国男人满脸紧张的从一栋公寓前溜了出来,他左右看了看,然后迈开双脚直接冲向路边的白色越野车,速度太快,梳理整齐的金发变得有些凌乱,不过不损它本身的美丽和柔顺。

    金哆嗦着手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嘴里念念有词,如果细听的话就会扑捉一两个‘混蛋’‘该死的’‘臭鸡蛋’‘死男人’等骂人的字眼。

    车门打开,金傻眼。

    “达令,一大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我了吗?”

    车里是亚纶德一张似笑非笑的俊脸,他舒适的斜靠在车中,看着金着急打开车门的样子一点都不意外,反而从他云淡风轻的表情中捕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你……你怎么会在……在我的车上?”

    亚纶德耸肩从车里走下来,吓得金猛地退后一大步。

    金咽了咽口水,“咱有……有话好好说……中国有句古话叫什……什么来着……嗯……君子动口不动手……”

    “哦?”亚纶德挑眉,弯了弯唇角,“对于一个没经过允许私自溜出来的美人,你说不该享受一点爱的惩罚吗?”

    金浑身一哆嗦,此时要和这个魔鬼交谈简直是自寻死路,他……他还是拼一把说不定能逃……逃出去……

    金还未动,亚纶德危险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我劝你还是收起那些小心思为好。”

    话落,金就落入了一个滚烫的怀抱,然后天旋地转,他慢半拍的发现他竟然被这个男人扛着回了公寓。

    ‘砰’一声,公寓门狠狠关上,然后隐约听见金的鬼哭狼嚎和中间参杂的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待一切平静下来,金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反观另一个神清气爽,像只餍足的猫。

    金撇了撇嘴有些委屈,哼唧一声钻到被子中不理人了。

    半响

    “你要偷溜去中国?”亚纶德点起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被子中掩埋的一团没有动。

    亚纶德瞄了被子一眼,吐出一口大烟圈,想了想说,“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克里斯他本人都没办法解决,要不是没有办法,你觉得他会允许李寒寒回国?”

    这时被子动了下,亚纶德继续说,“对于一头狼来说,它拥有的只有掠夺,在美味的食物面前,凡是靠近它的任何生物都是十分危险的。”

    “那难道就坐视不理吗?!”金猛的掀开被子,一双眼睛怒气腾腾的瞪着悠闲抽烟的某人。

    亚纶德意味深长的看向他,说,“如果你能像这样的维护我,那要我的命也可以。”

    金撇头,嘴里叽哩咕嘟,“切,谁要你的命。”

    亚纶德掀开被下床开始穿衣服。

    “你干嘛?”金不解。

    “你不是要去中国吗?”

    金一愣,三秒后反应上来,脸色涨得通红,怒道,“你耍我?!”

    亚纶德瞄了他一眼,不赞同的摇头,“这叫情,趣。”

    “我去你妈的情,趣”,金咬牙切齿的扑上去,像被踩着尾巴的猫。

    亚纶德一笑,张开双手欢迎金的‘热情’。

    ……

    另一边,克里斯将李寒寒放到卧室后不久他就醒了,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天色已经彻底暗淡下来,路上的弥红灯有些透过厚重的窗帘闯了进来,让黑暗的房间有些彩色的迷离。

    李寒寒蜷缩起身子尽量让它暖起来,不过似乎有些徒劳,他嘴唇发白有些颤抖。

    克里斯进来的时候吓的脸色惨白,赶紧打电话通知家庭医生。

    不过幸好,李寒寒只是发烧,并没有其他症状,家庭医生来后,克里斯才放下心来。

    医生说,李寒寒是忧思成疾,发热的主要原因是休息不好加上食欲不佳导致身体抵抗力下降才引起发热,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之后还是要注意病人的饮食和休息。

    克里斯抿嘴应了声,示意了解。

    医生走后,克里斯脸色凝重,漆黑的眼里有明显的担忧。

    李寒寒这一觉睡得有些沉,恍恍惚惚到了第二天下午,当他睁开眼时双眼一片迷茫,有些对不住焦距。

    “寒寒,感觉怎么样了?”

    李寒寒转了转眼珠对上克里斯担忧的双眼,刚想开口发现喉咙刺疼发不出声音。

    他只能点了点头,然后张开嘴,克里斯会意,赶紧拿着水杯扶起李寒寒让他喝了一口。

    “还难受吗?”克里斯吻了吻李寒寒额头。

    李寒寒试着动了动四肢,发现浑身酸软没有丝毫力气,“我怎么了?”

    克里斯掀开被子将李寒寒拥到怀中,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你昨天晚上有些发热,现在已经退下去了,之后要好好休息,恩?”

    李寒寒在克里斯怀里点了点头,得到他的保证,克里斯这才放下心来。

    “我让王嫂做了些热粥,现在吃一点?”

    李寒寒本想说他没胃口,克里斯已经拿起电话拨给了王嫂让她将热粥端进来。

    克里斯也看到了他的挣扎,诱哄的说,“你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现在要先吃一点,要不然胃会受不了。”

    李寒寒此时没有力气反驳只好默不作声,垂下的眼睛没有看到克里斯满脸的心疼。

    李寒寒吃完粥又睡了,直到第二天醒来才算是有了精神。他睁开眼睛时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只是隐约听见楼下有说话声。

    他撑起身子艰难的从床上下来,不过躺了两三天就感觉浑身的骨头像重组了一遍,酸痛异常。

    拉开房门他想下楼到厨房里喝杯水,不料诧异的在客厅里看到金和一个高大的男人在吵些什么,左右看了看发现克里斯没在。

    李寒寒将注意力放到这个有些熟悉的陌生男人身上,他有些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不过相当的眼熟。

    “呀!寒寒你醒了!”

    李寒寒一愣,发现金已经看到他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扔下那个男人就冲了上来。

    李寒寒被金弄得差点没站稳,本来就有些昏沉的头更晕了。

    不过拜金所赐,他终于想起了那个陌生的男人是谁——亚纶德,一个在英国黑道背景相当雄厚的男人。

    很危险,这是他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的第一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