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宝贝儿,别闹 > 第052章

第05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

    克里斯一整天都没见人,李寒寒心里狐疑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所有的公事文件和其他东西都在他的书房,他实在想不通在中国还能有其他什么事能占据他一整天的时间这么重要。

    金尽责的像只麻雀似的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好似对旁边那个坐像优雅,偶尔轻抿一口红酒的男人有无线怨恨和抱怨,有时说道激动处还冒一两句儿童不适宜的字眼,通常这个时候那个惬意的男人都会抬头冲着他两这个方向举杯一笑,反观金则是嗖的一朵红云从那张白皙的脸上飞过。

    李寒寒扶额,迟钝的脑子终于反应上来——原来人家小两口是在调,情呀。他却悲剧的成了调,情媒介。

    好不容易等到晚饭时间,李寒寒早饿的头晕眼花,这几天意外来的病痛让他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如今刚好一点,贪婪的胃口就迫不及待的喷涌而出。

    也许克里斯也是惦记着李寒寒的营养状况,特地赶在晚饭时回来,对于在自家家里见到金和亚纶德也没有表示多意外,显然他应该是提前就知道了他俩会来中国。

    晚饭肉食很少,基本以中国人的习惯布置,以小米粥为主食,然后配了几样小菜,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感觉,不过却勾起了李寒寒这几天贫瘠的食欲。

    金看着满桌子清粥小菜,眉毛都快皱掉了——他要吃的红烧肉呢?水煮鱼片呢?手撕羊肉呢?还有海鲜大补汤呢?

    “克里,”金撇嘴,一脸不满,“你什么时候待客这么寒碜了?连片肉都没有!”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门口,然后继续服侍他的寒寒用餐。亚纶德没动筷,不过端着红酒杯的手指顿了顿,然后噗嗤笑了出来,惹得金狠狠瞪了一眼。

    亚纶德摇了摇头继续品味他特地从克里斯住宅‘偷’来的百年红酒,对于他这种不请自用的行为主人家也没有多做表示,克里斯是直接忽略,李寒寒则是根本不懂这个红酒的行情,他压根不知道亚纶德品了一下午的红酒有多么的昂贵和精美,是他家克里斯珍藏了近二十多年的精品,价值无法估计。

    用完餐,金死皮赖脸的住在了客房,当然亚纶德也顺其自然的留下。

    到了晚上李寒寒耳朵边终于清净了下来,金的穿耳魔音差点让他再次晕倒,弄得他好想骂人。

    偌大的主卧室现在只有李寒寒一人,至于克里斯则是用完餐后就进了书房,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就在李寒寒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时,书房门传来打开的声音,他侧头看了一眼,克里斯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李寒寒闭眼装睡。

    浴室哗哗的水声就像李寒寒此时的心跳,一声比一声急,有些事即使他没有刻意去问或者去打听,他也知道周围的人,例如克里斯,例如金,还有……沐沐,他们全在隐瞒他一些事,而那些事也许就是他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

    合上的眼睛闭的更紧了,唇角挂满嘲讽。

    克里斯出来时见到的李寒寒是一副安静的睡容,平日灵动的双眼此刻布满疲累阴云,他眼里划过一丝心疼和隐约的担忧。轻手轻脚的脱掉睡袍掀开被子拥着早已熟睡的人入怀,闭眼。

    也许明天会更好呢?

    金和亚纶德的到来从表面看很顺其自然,但对智商高达170的李寒寒来说,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李寒寒从小失去父母,虽然安家夫妇对他如亲生子照顾,从小不缺乏关爱和温暖,但是作为人类来说,父母之爱是人之本爱,那是什么都无法替代的,就好比对李寒寒来说,他虽然从来没有提过,但是那埋藏在内心深处对父母的模糊记忆和那份想要而不得的宠爱是一份禁忌,一份永远无法消除的疤痕。除非生命消逝,否则这份痕迹永远无法填补。而对克里斯来说他很明白这一点,即使他的家庭父母之爱并没有那么纯粹。

    这种平静的日子过了没几天,一件意外之事将所有阴暗之事全部抖露了出来。

    ……

    这一天,克里斯因公司出了一件急事,满脸阴沉的回到英国,他本来打算将李寒寒一道带走,却被安小静打断了计划。

    清晨一早,安小静打电话约了李寒寒在老地方见面,李寒寒犹豫半响最后还是应了一声。

    这是一家离八十六中学很近的一家咖啡馆,环境不豪华但十分舒适,一看就是方面附近学校的小情侣周末约会的小地方,不过今日不是周末,所以咖啡馆的人并不是很多,当然也有一些逃课的小情侣悄悄来到这里分享喜悦的时光。

    安小静嘴角含笑,看着那些青涩由缠绵的小情侣,似乎想到了什么眼角眉梢都是浓浓的笑意。

    李寒寒推门而入,事隔多年,除过那一日短暂的相处,安小静对他来说似乎还是当年那个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假小子。

    “二哥哥!这里!”安小静兴奋的直招手。

    李寒寒看着处在阳光下笑容暖绵绵的女子,有些恍惚,记忆中似乎也有那么一刻出现过这一场景。

    “小静,好久不见,不过倒是比以前更美了。”

    安小静羞涩一笑,“二哥哥……”

    李寒寒笑着坐下,点了一杯当年的咖啡,思索半天然后开口问道,“这些年过的好吗?”

    安小静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李寒寒一怔,倒是没想到,顺口问,“是在国外不习惯?”

    说到这里,安小静嘴角笑容全部消散,眼圈一红,哽咽了两声。

    “怎么了?”李寒寒有些着急,但更多的是摸不着头脑,试着猜问,“他对你不好吗?”

    啪嗒一声,一滴眼泪掉了下来,并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晕开,安小静赶紧抹干净掉下来的眼泪,牵强的笑着摇了摇头,“不是。”

    此时两人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李寒寒在这么些年早就放下的差不多了,安小静则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二哥哥,其实……”安小静语气有些紧张,双手不停的搅动,“其实当年我离开时是有原因的……”

    李寒寒愣了愣,不过没开口,因为这些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安小静看李寒寒没有答话的意思继续顺着说,“因为有些事,爸爸妈妈强硬的把我送出了国,至于那个他,他们隐瞒了你和沐哥哥,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安小静说道最后有些激动。

    李寒寒诧异的抬头,眼睛里满是错愕,没有这个人?是什么意思?

    安小静见李寒寒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眼泪再次涌了出来,语气也比刚才急切许多,“二哥哥,这些年我一直忘不了你,是爸爸妈妈不允许我回国,这次是我溜回来的,过几天他们又要把我送走,二哥哥,我不想离开你,小静不想走!”

    李寒寒突然接收这些,脑子瞬间一片空白,那么这么些年他无法忘记的到底是什么?一场阴谋?还是一场笑话?

    “你说是……是安妈妈和安大叔强逼你出国?”李寒寒有些艰难的问。

    李寒寒痛苦的表情让安小静误解,以为是他同样接受不了两人分离这么些年,语气有些急切或者毫无章法的解释。

    “是爸妈逼我出国,这么些年他们不准许我回来,更不准许我联系你,”安小静痛苦的直哽咽,“他们逼我忘了你,逼我离开你,二哥哥,你知道吗,知道我有多爱你吗,知道我离开你有多么的舍不得,多么的痛苦吗?”

    也许表白太突然,安小静没法控制自己的语气,当说完后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蛋。

    李寒寒手指有些颤抖,但并不是因因为安小静的表白,而是她语气中那些强逼的字眼。

    为什么当年他们不同意他和小静在一起,为什么逼迫小静离开,为什么骗他说小静有了心爱的男人所以才会选择随那个男人出国,这里面到底掩藏了什么?

    “因为什么?”李寒寒喉咙涌出的满是酸涩。

    安小静一愣,然后心虚的垂下了脑袋。

    “为什么?”李寒寒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有些古板的强硬。

    安小静受不住李寒寒冰冷的目光,也或许是因为太想挽留住这份感情,特别是自从见到那个叫克里斯的外国男人后,这种急切的想要亡羊补牢的想法更深。

    犹豫半天,安小静似乎下定了决心,“因为当年……当年我无意中听到了爸妈谈论……谈论……”

    “谈论什么!”李寒寒语气有些紧逼,他似乎嗅到了他一直想要知道的当年事情的真相。

    安小静怕的一抖,她从来没有见过面容这么扭曲的二哥哥,她是不是决定错了什么?

    “是……是……”安小静心虚的不敢抬头,起身就想离开,这不能说绝对不能说!不过被李寒寒攥住了手臂,无法离开。

    “小静”

    安小静抬头,李寒寒目光很柔和,哪还有刚才的阴冷,“小静你不想和二哥哥在一起了吗?”

    这么温柔的话语,安小静怎么可能受得住,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宠她的二哥哥,呜咽一声扑到了李寒寒怀中。

    “二哥哥,小静好想你!”

    李寒寒有些安抚的拍了拍她,语气分外宠溺,“小静,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你不告诉二哥哥,二哥哥怎么去求安妈妈和安大叔让我们在一起?”

    安小静沉默,牙齿将朱唇咬得煞白,目光有些恐慌,李寒寒也不催促,只是一遍一遍安抚着她柔韧的腰背。

    半响,安小静抬起头看向李寒寒充满温和笑意和鼓励的双眼,有些试探的问,“不管是什么事二哥哥也会和小静在一起吗?”

    李寒寒亲了亲安小静额头,宠溺的说,“傻瓜,二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安小静放下心,舒开了紧皱的眉头,紧紧的窝在李寒寒怀中,脸上露出的是少女的羞涩和满脸的幸福,如果她能抬头看一眼就能发现说着这些甜言蜜语的人的目光有多么的阴冷。

    “是因为二哥哥的父母。”

    李寒寒浑身一僵,抚在安小静背上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不过出口的话却温和如初,宠溺似蜜,“是我父母做了什么对不起安妈妈和安大叔的事吗?”

    安小静摇了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是当时偷听了一两句,说是二哥哥父母的死好像不是意外,我爸妈似乎知道原因,然后我去质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把我送出来国,还不许我和你在一起。”说到这里,安小静的语气满是委屈。

    李寒寒还想再问一两句,这时手机却响了,是克里斯。

    “寒寒,今天随我回英国。”一如既往命令式的语气。

    这句话恰巧被安小静听到了,她紧张的从李寒寒怀中抬起了头,小脸蛋满是紧张,攥着李寒寒衣角的衣服更紧了。

    李寒寒安抚的对他笑了笑,然后起身到外面接电话。

    李寒寒出去后,安小静一直坐立不安,也许只过了一两分钟,也许有五六分钟,但对安小静来说时间似乎太慢,慢的她心都揪成了一团。

    李寒寒挂完电话走了进来,安小静悬着的心才放下一点点,开口,“二哥哥,你……”

    李寒寒似乎知道她要问什么,笑着刮了刮她的鼻梁,“傻瓜,二哥哥不会走。”

    得到保证,安小静这下是真的放心了,软绵绵的笑意再次挂在嘴角和眼睛。

    ……

    这边克里斯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眉头皱的更紧,手中手机似乎能被他捏碎。

    “陈硕,吩咐司机准备到机场。”

    陈硕看着挂断电话便满眼阴沉的老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无限感慨,要不是这次事情真的闹这么大,老板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下那个小祖宗回去。

    克里斯上飞机后一直心神不宁,刚才他打给李寒寒的这通电话虽然和平常无异,不过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他知道这种不对劲并不是因为李寒寒是和女人出去,而是来自这个女人带来的另一份潜在的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