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兽饲养日志[星际] > 第七章

第七章

作者:被子上的蝴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兽饲养日志[星际]最新章节!

    黑色笔挺的衣物一丝不苛的包裹着男人的身体,军装不愧是男人最好的礼服,原本略带慵懒的气质,在军装的衬托下,竟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点也不像是军营里出来的糙汉子,倒更像是哪个国家跑出来的王子,优雅俊美,嗯,只是脸色有点冷。

    楚郁心里发堵,他现在有些后悔接下这个任务,麻烦不说,看刚才那哥儿们逃命似的速度,眼前这位爷的脾气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再说照顾人与照顾兽能一样吗?后者只要给足饲料,保证身体的健康,全须全尾的送到客户的手上他也就算大功告成了。

    可现在,他觉得有种直接从临时饲养员降级成奴仆的预感!!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楚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晚上怎么睡?

    要知道他家只有一张床,被子床套啥的也只有两套,平时用来轮流换洗。

    由于梅贝尔独特的气候问题,夜晚温度会比白天低上十几二十度,让人睡地板显然是不可能的,原以为只是个大型异兽,楚郁根本没想这么多,可现在……

    呵呵!

    楚郁抿了抿嘴,试探的看了过去,发现对方的视线正看着他手上刚洗干净的碗盘,其中最下面的就是那只原先用来装肉的脸盆,眉头轻皱。

    楚郁抽搐了下嘴角,先把餐具都放置回原来的地方,然后斟酌着说道:

    “那个,我家只有一张床,晚上一起睡吗?”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办法了,反正二个男人挤一挤,这本来也没什么!到了明天,他再去买套露营用寝具,将就个几天。

    谁知他刚一说完,前一秒还高冷的男子表情呆滞了一秒,随后脸色复杂的看向他。

    为什么是这个反应??!

    楚郁自己也愣住了,脑壳卡住一会后才想到,如今这世界,同性之间也是可以结婚的,不光是结婚,由于科技的发达,即使想生个娃啥的都没有丝毫的难度。

    所以,这货难不成以为刚才自己是在向他约炮?!

    想明白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个直男好不好!

    额!由于上一世忙着修练,一直没有谈过恋爱,但他确信自己喜欢的是女人!

    不过一想到刚才西弗裸体的模样,楚郁顿时心里有些发虚,干咳一声。

    “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并不是我想和你睡,明天我会去买一张床!今天只是挤一挤,对付一晚,ok?”

    看着手忙脚乱急着解释的楚郁,西弗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慢慢的挪开视线。

    事情就算是暂时定下了,楚郁忙着回房收拾一下乱扔的衣物,以免没地方落脚,又把平时工作所用的工具全都扔去如今已经沦为储物室的另一个房间。

    忙碌了半天,楚郁洗完澡后出来发现西弗仍是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头上带着他的网络连接器。

    楚郁抽了抽嘴角,心道这哥儿们倒是自来熟。

    想了想,他决定不去吵他,自顾自的回去房间准备睡觉。

    预留了一半的位置后,楚郁铺开了第二条被子,共用一个床已经够了,他可不想再和一个男人同睡一个被窝!

    折腾了一天,楚郁几乎是刚躺下就睡死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身旁的床位一沉,迷糊间一个温暖的物体躺在了他的旁边。

    楚郁不由自主的向着热源靠了过去,双手扒拉着抱住。

    西弗的身体僵了僵,朝身侧看去。

    圣洛托星人的夜视很好,即使屋内全黑,西弗也能看清楚室内的每一个物件。

    而眼前黑发的人类正双手紧抱着他的胳膊,他的头发还未全干,黑色的发丝散发着头发水的清香,皮肤比一般男子更白一些,脸小小的,清秀干净,长长的睫毛不时的扇动一下,他的眼睛下方有些发青,显然是很累了。

    西弗不知不觉得看了许久,清淡又似沉馥的气息在他的鼻间缭绕,本想推开少年的手也停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闹钟准时的响了起来,楚郁顺手一拍,打了个哈欠,只觉得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坦过了,伸了个懒腰后才想起来,另一个人呢?

    床上的另一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他自己是叠不出这个水平的,所以显然应该是用过了,可是人呢?!

    揉了揉眼睛朝客厅看去,房门并没有关,从他这个方向可以清楚看到客厅里盘踞着一个巨大的银白色身驱。

    楚郁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所以这是个多奇葩的外星人啊!!白天是兽,晚上是人吗?!

    他觉得有空时必需要去星际网络上搜一下圣洛托这个品种……

    穿好衣服跑进客厅,楚郁和西弗打了下招呼,后者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别过头去。

    楚郁也不在意,洗脸刷牙后开始准备早餐。

    作为一个道地的华夏子民,他喜欢早晨喝碗稀粥,弄点小菜,又考虑到西弗现在是兽态,楚郁又煎了一些培根,切了些面包,量比较大,这些都是方便食用的,不会像稀粥那样粘住一嘴毛。

    楚郁想到自家以前的大黄,每每早上喝完牛奶后,那个粘了一嘴牛奶的蠢样,又看了看眼前的异兽,呵呵,他还是不要去作死了。

    于是,餐桌上又出现了中西式的双份早餐。

    只不过楚郁每次抬头,看到一只大型犬科类动物似模似样的坐在餐桌前姿势优雅吃着面包,都会感叹一下,奇妙的宇宙!

    吃饱喝足后,两人像是已经相处许多年一样,楚郁收拾起碗筷,而西弗则坐在客厅补眠。

    一切打理完毕后,楚郁拎着长剑跑到屋后的院子中,开始练习空置已有半月的六戊剑决。

    他腿部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半个多月没有练剑,觉得全身的肌肉都松散了下来。

    六戊剑决,是楚家的家传剑法,楚家的老祖曾出过几个剑修大能者,可惜时至今日,却是法修居多,一来法修的起点高,稍有些资质的都不愿意走剑修或是武修这种坎坷的路子。而剑修或是武修虽然起点低,但因为需要长久的恒心与毅力,需要比法修付多更多,有些资质不好的,往往又会因为许久看不出成果而放弃。

    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楚郁只好重新捡起了这套剑法,倒不是准备以剑入道,而是用这套剑法来强身健体是个不错的办法。

    现在这年代,甭管多逆天的大能,若是拿着个铁制的长剑对峙机甲,那都是作死,倒不如把精力花些在自己身上。

    楚郁闭上了眼睛,每一剑都使的如同行云流水,一整套剑法练下来,竟是汗湿了整个背部。

    练完剑后,他觉得有些不过瘾,把剑搁在了一边,开始打起那套柔拳。

    楚郁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柔拳讲究的是慢而通,通而连,全过程中需得保持着平神静气,一招一式浑然天成,整个人都仿佛融入了其中。

    整套动作做完后,只觉得酣畅淋漓,同时,他觉得体内的气劲更加浑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