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兽饲养日志[星际]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作者:被子上的蝴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兽饲养日志[星际]最新章节!

    管家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只异兽竟然如此易怒,更惊异的是少年能这么快安抚好发怒的异兽。

    作为大家族的管家,他自认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在钱人的圈子里,谁家里没有养过几只稀有的宠物,可是通常来说,越是稀有珍贵的异兽越是不好相处,哪怕是天天负责喂食照顾的饲养员,也会面临随时被当作猎物的危险。

    看着他们如此亲昵(大雾)的模样,他心中已经准备放弃,对于已经认主的异兽,显然已经没有驯养的价值了。

    管家正想着如何劝服自家的小小姐放弃它,谁知女孩已经呆住了,愣愣的看着西弗几秒后,便开始扯开嗓子,吓的大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直接导致了许多路过的乘客驻足围观,不时的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楚郁刚安抚完某只炸毛的异兽后,发现原来还盛气凌人的小萝莉吓哭了,直接无语了。

    他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管家,意思是你家的小姐,自己搞定!

    结果那管家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话说自家小小姐平时可不是那么容易哭的性子,现在碰到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先等她哭够了再说。

    楚郁被一声尖锐过一声的哭音吵的头皮都发麻了,转头看向始作俑者,谁知西弗的二只耳朵耷了下来,直接捂住当作没听见,见楚郁手上顺毛的动作停下来手还不满的甩了甩尾巴。

    楚郁颇为郁闷,他的身体到底是结过丹的,五感本就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即使不刻意也能听到远处人群的说话声。

    也正因为这样,尼玛他已经听到那些八卦人群至少拟出了三种完全不同的狗血版本!!

    什么豪门女找到了因和情人私奔,离家多年、自甘堕落的亲生哥哥,什么抛妻弃女的自私父亲,终于得到报因一无所有之后,最后女儿还不计前嫌的来想劝其回家。还有一种最过份,什么富家女看上小白脸,被骗财骗色后还被渣男抛弃!

    卧槽!谁是自甘堕落的哥哥、抛妻弃女的自私父亲还有小白脸渣男!!

    脑补不要那么丰富好不好!!他根本才第一次见这妹子啊喂!!

    楚郁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身子,试着扬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本就偏暖的长相此时更是为他加分了不少,再加上清透如泉的嗓音,能让人不自觉得放下心防。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吓到你的,你看,他并没有恶意,不要哭了好不好?”

    那女孩已经哭的够久,似乎也发现这样有些丢份,抽抽搭搭的停了下来。

    楚郁见自己的话有效果了,继续加了把火,说道:“你看,他经常失控,脾气又烈,吃饭又挑食,非常不好相处哦!而且对我来说,他十分重要,所以,抱歉啦小妹妹。”

    语毕,楚郁又习惯性的伸手拍了拍女孩的头,谁知女孩脸色骤然变红,一下子向后避了开去。

    而西弗则一开始脸还黑黑的,可是等楚郁说完后,脑子里就只剩下他很重要、他很重要……(以下无限循环),就算知道楚郁说的重要是指任务的关系,心里仍是忍不住暗暗窃喜。

    楚郁见自己的手落了空,干笑两声,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不过还好那女孩似乎并没有发怒。

    “那、那算了,看在你的分上,本小姐就不和它计较了!!”

    说完女孩便逃也似的跑走了,管家急忙的追了上去。

    楚郁看着几下就没了踪影的二人,抽搐了下嘴角。

    话说他们的房间不是就在这一层吗?

    虽然觉得有些虎头蛇尾,不过能顺利解决楚郁仍是松了口气,聚积的人群见没戏可看,颇觉无情,很快就各自散了。

    楚郁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起行礼,也就没有看到身后西弗那金色眼眸中闪过的复杂而纠结的情绪。

    飞船上有自助式餐厅,以及24小时的饮料酒吧,无奈西弗太过引人注目,大多时候,都是由楚郁去打包食物回房,然后两人一起用餐。

    不用再天天准备三餐,楚郁一下子觉得空闲许多,除了必做的功课以外,开头二日大多数时间他都用来泡在星网上查找雷兹克星的相关资料。

    雷兹克星是一个高等文明多种族殖民地星球,气候怡人,四季分明,资源丰富,十分适合居住,在经过多次人工开发后,如今高等生命可居住面积已经扩展到百分之二十六,其余百分之五十二是水,百分之二十二是森林及山脉。

    这让楚郁想到了原来那个世界,不免多了一些期待,看的更认真仔细了些。

    这次行程飞船的目的地并不只有一个,船票信息上写明一共有七个停靠站,其中三个需要进行虫洞跳跃来缩短航行时间,即使如此,楚郁算了下日程,抵达雷兹克时应该也是一个月后了。

    接下来的日子,楚郁除了上网外,便喜欢一个人在船舰里四处逛逛,西弗白天则只能被关在房里。

    可不知为何,楚郁闲逛时,五次中有三次总能遇上那个女孩和管家。

    刚开始,出于礼貌,楚郁还是会和他们打个招呼,可是女孩直接扭过头装作没看到,他也只能摸摸鼻子干笑几声了。

    本来他们便是住的同一层,能遇上一次二次倒也算很正常,可后来他发现,这偶遇的次数也实在是太多了点,想说服自己说这只是巧合都有些底气不足,楚郁颇感头疼。

    转念一想,有些人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从那之后,他便开始能不出门便不出门,倒是和西弗相处的时间多了许多。

    可惜西弗除了那次发怒以后,就更加高冷了,虽然他能感觉到西弗时而打量或探究的眼神,而大多数时间,两人都是一个上网,一个假寐,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除此之外,他发现,西弗兽型的时间正在逐渐缩短,而人型的时间在逐渐拉长。

    一开始他以为只是错觉,可是在后面几日刻意的观察下,他发现,虽然少则几分钟,多则一刻钟,西弗的变身时间的确是在慢慢减少。

    甚至在船上的最后一个星期,西弗已经可以保持人形16个小时以上。

    对此,他也只能感叹一下圣洛托真是个奇怪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