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兽饲养日志[星际]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作者:被子上的蝴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兽饲养日志[星际]最新章节!

    西弗上了楼回房前望了一眼隔壁的客房,然后打开个人智脑,把这几天积余下来的工作邮件一个个翻阅起来,其中包括艾拉的日常汇报,关于在梅贝儿星的海盗余党已经全部清剿完毕,现在他们正启程去清除剩下的最后两拨聚点。

    他迅速的回复完几条较为重要的邮件后,轻轻按了几下太阳穴,呼出一口浊气。

    到了该休息的时间,西弗却是不自觉的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发起怔来,脑海中少年的身影却在此时此刻越来越清晰,而他离自己只有一墙之隔。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而此时,即使身体已经十分疲惫,西弗仍是发觉,自己竟然tmd失眠了!!

    失眠这二个字从小到大从未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身为一个军人,他的生活习惯一向自律严谨,从无不良嗜好,而现在,他竟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失眠了!!!

    当然,这一刻西弗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未完成进化,对于圣洛托人来说,其实他还只是一个未成年人这一事实。

    “该死!”西弗恼火的用力捶了下桌面,本来坚硬结实的桌子立刻被砸出一个深深的凹洞。

    ……

    第二天,楚郁没有像往常那样早早的起床,倒不是他不想起,事实上,自从穿越后,因为强烈的危机意识,楚郁每天都会坚持晨练,而现在,他之所在还躺在床上,则是因为根本起、不、来!!!

    谁能告诉他死死压在他胸口的那一只咸猪手到底是肿么回事?!!

    都已经回自己家了,为什么这货还会跑进他的房间里睡??

    好吧,严格说来这客房也是他家的。

    由于时间还未到,西弗仍是保持着人型,结实而有力的手臂正环在他的胸前。

    楚郁吓的一动不敢动,身为一个男人,自然知道抵在他双腿中间的是什么凶器,大清早的,他也能理解这属于正常反应,但你妹的他真的不是基佬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郁的动作惊扰到了身边的男人,环在他胸前的手臂又收紧了些,同时,连带着那凶器也死死的顶住了他的臀部。

    楚郁简直要哭了,好不容易的扭动了下脖子,朝上方望去,却又瞬间呆滞住了。

    阳光从窗外洒入,淡金色的卷发如同蒙上了一层光晕,没了平时那冷到冰点的神情,精致的脸庞看上去格外的温柔与满足。

    楚郁不知不觉的看呆了,甚至忘记了反抗与挣扎。

    直到手环的闹铃响了起来,这是楚郁为怕自己睡过头而特意设定的闹钟,正好是早晨八点。

    男人的眼睛骤然睁开,两人无语的对视了几秒,出乎楚郁意料的,西弗并没有放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看他的眼神和平时略有不同。

    因为从小就开始修练的关系,楚郁上辈子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恋爱经历,可以说,就连撸管这事他也很少干,再说修仙之人本就比普通人更为寡淡一些,在他上一世那并不怎么长的人生中,楚郁对男女之事除了一些基本常识外,并不甚了解,更别提男男了,简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简单说来也就是,楚郁虽然知道世界上有一类人是喜欢同性的,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事会发生在自个儿身上,一个性别同样为“雄性”的男人、全民男神竟然会对他产生所谓的“情*欲”。

    楚郁还未来的及反应,西弗的双唇已经覆了上去,动作略显迟疑试探性的含住了对方唇瓣后,见楚郁并没有反抗,西弗的手收的更紧了些。

    本还有些青涩缓慢的动作在西弗舌尖长驱直入以后突然变的激烈起来,楚郁瞪大了眼,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被死死的压在了床上,赤果滚烫的身驱仿佛要与他融为一体,挤压出最后一丝氧气。

    渐渐的,楚郁觉出些不对劲来,出于生存的本能,他开始用力去推开,却轻松的被对方制服。

    现在的西弗和平时冷淡别扭的模样判若两人,蔚蓝的瞳孔中只剩下狂风骤雨般的情绪。

    毫无疑问的,他失控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楚郁觉得对方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变成这样。

    “住手……嗯……”

    楚郁觉得凄凉万分,刚张嘴就又被堵了回去,看来他的贞操今天就要交待在这儿了。

    下一刻,客房的门突然被打开,楚郁仿佛看到了救星,拼命的使劲挣扎。

    进来之人看到这一幕先是挑了挑眉,随后找了把椅子,颇感兴趣的驻足围观了起来。

    楚郁见他没有丝毫帮忙的意思,简直想要破口大骂。

    幸好西弗还仅存一些理智,被人打扰后停了下来,没有公然的上演一出活春宫。

    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后,西弗脸色倏然大变,脸红到了耳朵根,少见的有些不知所措,都不敢正眼去看楚郁。

    “哎,我果然是老了,没想到小弗儿也会抱着情人在房间里幽会了~”

    男子清亮的声音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直接把楚郁西弗的注意力拉了过去。

    饶是楚郁最近与西弗朝夕相对,自认对美人有一定的免疫力,可看到眼前的男子,仍不免感觉到眼前一亮。

    他与西弗的五官有四分相似,只是长的更秀美些,看着应该是随母亲,而西弗则长的像父亲。

    可一想到他刚才见死不救坐壁上观的行为,楚郁便觉着有些不爽,狠狠瞪了他一眼,黑着脸抽空把衣服的扣子扣的严严实实的,连最上一格也不放过。

    西弗抿了抿唇,显的有些惊讶,眼神却是柔和了不少。

    “你怎么在这。”

    “小弗儿见了我难道不应该叫一声安格斯哥哥吗?我可是听见你回来后特意来看你的呢~”

    男子揶揄道,眼神还时不时的瞟向楚郁。

    西弗脸瞬间黑了下来,想挡在楚郁前面,却发现对方早就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可是脖颈上留下的星星点点又让他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免有些不自在起来。

    屋内气氛尴尬,再加上二人的怒目而视,安格斯耸了耸肩,丢下一句早餐时见便走了。

    只剩下西弗与楚郁两人,双方都没有开口的意思,最后还是楚郁叹了一口气。

    “刚才的事,就当作没发生过,不过以后你还是不要和别人一起睡了……”

    他顿了顿,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西弗的肩。

    “有病,得治啊!”

    西弗:“……”

    ……

    下楼吃饭时,餐厅里只有西弗的母亲和哥哥,虽然大家没说,但眼神却是露骨的很,海伦娜拼命的往楚郁盘中夹着菜,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全都堆在他盘子里。

    “多吃些,长的这么瘦,昨天晚上很累了吧。”

    总觉得她那个晚上意有所指,楚郁想解释,又觉得会越描越黑,只好把注意力全集中对付起到盘中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