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兽饲养日志[星际]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作者:被子上的蝴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兽饲养日志[星际]最新章节!

    “对了,他们要这叶子做什么?”楚郁一边在整理着树叶,一边好奇的问道。

    “你不知道?听说这可是制作营养液和恢复剂的材料之一,由于人工培养困难,所以这附近才被保护起来了,若不是我们接了任务,根本就进不来。”

    楚郁点点头,他还以为几千年后所有药剂都是用什么分子粒子合成了呢,看样子还是需要材料的嘛。

    过了几分钟,他们把所有的叶子合在一起,发现有237片,这下就连帕克都吓了一跳了。

    这个任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挂出来,他以前菜鸟时也不是没做过,只不过那时候三个人也才采了一百来片,虽说那时自己没有出尽全力,但也不会相差这么多。

    帕克转过头打量了下楚郁,发现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这榕鬽树的树枝上偶尔会长有尖利的针刺,很难避过,他穿了防护甲衣手脚仍是被划了几道小伤。

    “这……这边的全被我们采光了,不要紧吧?”楚郁有些心虚,刚才光顾着剪的高兴了,现在才想起来有一些植物都是靠叶子来进行光合作用的,可现在全都被他剪没了,不会对树造成影响吧?

    “哎?哦!这个啊!没事,别忘了这可是做恢复剂的玩意,生命力很旺盛,顶多半来个月就会恢复了。”

    “那就好。”楚郁松了口气,想想也是,哪怕在他们那个世界,能做顶级药材的都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植物,反而是长在山涯峭壁上的才是极品。

    二百多片叶子听听很多,可是只需要一个小盒子就可以装下全部。等楚郁和帕克回到车子那时,西弗的眼神别提有多幽怨了,等楚郁一靠近便是各种求关注、求安抚。

    看着心安理得享受着顺毛的某兽,楚郁狠狠抽了下嘴角,为什么他觉得西弗变形后的节操已经所剩无几了呢。

    他不知道的是,在西弗出门前,他那亲哥安格斯给他递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所谓的追妻心得:

    第一:要坚持!

    第二:不要脸!

    第三:坚持不要脸!

    至于这效果……安格斯现在虽然离婚了,不过至少人家还是结过婚的嘛!

    ……

    就在两人一兽满载而归心情不错的准备上车时,附近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是一连串打斗加枪炮的混合声效。

    要不说现在科技太发达了,几乎是几秒后,那动静的肇事者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在前面逃的车辆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有人。

    “头,怎么办!!下面有人,而且看到我们了!!!”待在驾驶座的男人脸上有条长长的疤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手里拿着一把微型□□,只用一只手控着车子的方向。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迅速的拍在了他的左脸,副驾座上满脸横肉的男人瞪了他一眼。

    “这还用说,把人一起抓起来,待会儿找个地方给处理干净!”

    于是,就在这短短几秒间,楚郁只看到一辆大型厢式飞车闪电般的开到他们头顶上,然后从车底伸出一根勾抓类的玩意,像套马那样把他们套在了一起,一拉一扯便来到了半空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绳索上有过电装置,楚郁只觉得全身一麻,然后,晕了!

    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一气呵成,由于有人质的关系,原本在后面追击的军用巡逻飞艇不得不停下了攻击。

    “把拍摄到的视频传过来,查一下今天的出入资料!”穿着军装的男子眉头紧锁,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长官!那现在是……”

    “……请求支援。”事关平民的安全,这事只有向上报了。

    于是,几分钟后,雷兹克当日值班的军官室内,一名明明窝在室内还带着装饰性太阳眼镜装b的男子正悠闲的喝着咖啡,看着底下传来的3维视频。其实这事也不麻烦,会出现在月光湖附近的十有□□都是冒险者职人工会派去的,只要看着长相联络一下公会,拿到名单对一对很容易就能查出那几个被偷猎者俘虏的倒霉鬼是谁。

    随即,当他看到画面中那个白色毛绒绒的巨大身影及头上的一抹红缨,嘴里含着的每克价值5000信用点的咖啡全都像花洒般喷了出来!

    克利夫说到底和顶顶有名的克莱曼家族有那么些关系。

    克莱曼家族世代都是军人,格罗佛·克莱曼从出生时就测出精神力s级,体能a级,现在任职联邦中将,曾指挥过几次大型战役,功绩斐然,听说升上上将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其父亲退休前甚至受封为三大元帅之一,虽说现在退休了,可其影响力并不减从前。

    格罗佛·克莱曼的长子虽然没有从军,但却以超高的智商受聘于科研院,目前正致力于异能者精神力的开发。

    而其次子,那就又是另一个传说了。

    克利夫的父亲年轻时曾在克莱曼元帅手下做过几年,他还记得有一年过节时随着父亲一起去克莱曼宅邸作客,正好在后花园撞上变身时的西弗·克莱曼,这才知道克莱曼一家竟是传说中的圣洛托人。

    所以说!!!这货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还被人绑走了?!

    怎么可能?!!是在逗他呢吧?!!!

    是吧?!是吧?!!!

    克利夫摘下眼镜,满脑子的wtf,过了二三分钟后,才淡定了下来。

    就好像一下子跑了遍马拉松全程似的,克利夫只觉得全身无力,想了想后,吩附道:“把跟踪的人手撤了吧!”

    一直站在一边的士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不是脑袋一时糊涂了。

    “这、不、不好吧?那些人质……会被灭口的。”

    “也是!”

    士官听完刚打算松一口气,克利夫又接着说道:

    “那就叫上些医护人员候着,出于人道精神,到时候那些偷猎者运气好没死透的话还能帮忙抢救一下。”

    士官:“……”

    ……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楚精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他睁开眼睛,周围的光线很暗,只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身边的一个人影。

    见他醒了过来,一只大手把楚郁搂入了自己怀里,紧紧箍住,另一只手轻轻的捏住楚郁的下巴,吻了上来。

    楚郁蓦然张大了眼睛,刚想反抗,只觉得一粒药丸随着清凉的水从齿缝间灌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昏睡的原因,他只觉得喉部干的像火烧似的,不自觉得便连药带水都吞了下去。

    目的已经达成,对方仍是没有放开他,反而纠缠了上来,楚郁只觉得全身如同过电似的,一阵阵的酥麻。

    渐渐的,他的神志清醒起来,也知道抱着他的是谁,试问世上还有谁会像西弗这样老是对自己这么个男人动手动脚的!!!

    许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所以他才恢复成了人形吧……

    人形……

    卧槽!!

    楚郁反身性的坐了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正享受着的西弗,朝周围张望了下。

    “帕克呢?”虽然知道帕克不在,他松了口气,但不会帕克已经被人干掉了吧!!!

    话说在这种情况下某人还有闲情占他便宜真的大丈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