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兽饲养日志[星际]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被子上的蝴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兽饲养日志[星际]最新章节!

    据雷哲的介绍,黄色晶卡是协会图书馆的出入卡,使用这个可以随意借阅图书馆中的资料。

    虽说星际时代的科技无比发达,但异能者协会的资料仍是坚持使用最最原始的纸墨记录,包括一些前人的历史,经验心得及教材。

    是的,几千年的经验累积是十分可观的,异能早有较为系统的修习方法,可因为个体的差异,教材对每个人来说所起的作用仍是十分有限,更多的是要靠自己去摸索最最适合自己的方法,而有许多异能者,便是卡在了这一关上。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前人的心得经验便显的异常珍贵,遇上瓶颈的时候,看一看别人的心得体会,或者自己就会醍醐灌顶般的悟了。

    楚郁的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接过。

    雷哲点点头,继续道:“虽说一般情况,学徒级别的晶卡只能借阅自己系别的资料,不过因为你的情况特殊,我和会长商量过,只要在不影响本系学习进度的情况下,你可以随意借阅其他系的,若是碰到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去询问别的导师。”

    其实学徒可以学习的东西十分有限,在没有觉醒的状况下,理论知识看的再多也只是境花水月,不过这仍是阻挡不了人们对异能的热情,况且这些理论知识还需要笔试……

    于是,楚郁谢过雷哲,来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人还不少,有一部分穿着同楚郁一样的学徒制服,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各管各的占据着一个桌子,桌上摊着一本甚至几本厚厚的书册,另一只手则在纸上涂涂画画,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什么。

    这种考生考前复习的即视感让楚郁狠狠的抽了抽嘴角,满脸黑线。

    很快他也找到了一本风系的入门级教材看了起来。

    一开始还觉得有些晦涩难懂,需要反复推敲才能看懂一些。

    楚郁反而来了兴致,他认为越是难以攻破的越是有学习的价值。接下来了一周,楚郁每天早上晨练后便会到图书馆报到,简直像是着了魔般的吸收着不同的知识,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雷哲除了偶尔会询问一下他的进度,或是回答楚郁的一些问题外,几乎看不到人影。

    楚郁不觉得被冷落了,反而很自在。

    而到了下午,便是学徒们的另一个重要功课:冥想。

    协会中有不同属性的训练室,有助于提升自然系各属性的亲和力,在过去,也有一些幸运儿,仅靠着在训练室中冥想便觉醒了异能。

    不过显然楚郁的运气并没有好到暴表,他仍是老老实实的盘着腿冥想,一坐便是一下午,楚郁觉得一点也不累,这些和打坐比起来,简直是小case。

    偶尔他还会在协会的某处遇上帕克,二人也会小聊一会,楚郁得知帕克是天生的风火双系的异能者,可是至今为止等级只有二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楚郁已经在协会度过了三十个夜晚,每天起早贪黑,图书馆与训练室二点一线,除了睡觉以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这上面,累的像狗一样,不过过的却是十分充实。

    再过一天,便是楚郁学徒生涯中的第一次小考。

    因为第二天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情况,楚郁便早早的洗好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宿舍的床上休息,把冷气开的足足的,脑中复习着白天学到的有关于风系的操控方式。

    手环响了几声,楚郁以为是培迪或是杰的通话,最近他们已经混的挺熟了,吃饭时还在一起讨论明天的小考,便也没在意,眼睛都没睁就直接接通了。

    “培迪吗?怎么了?”

    “……”

    楚郁见半天没出声,心中突然有些不妙的预感,急忙抬头去看,果不其然,金发蓝眸,冷峻如天神的脸庞正紧蹙眉头,脸色黑黑的。

    “哈……是你啊,好……好久不见。”楚郁一下子坐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久未见,他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心脏也跳的比平时快了一些。

    “培迪是谁?”西弗的声音有些冷冷的,有些恼火,全然没了刚才的好心情。

    楚郁没想到西弗会问这个,愣了愣,脱口而出:“啊?他是我的舍友啊。”

    “嗯?你们平时就这样通讯?”西弗的视线渐渐往下移,眼神不自觉的暗了暗,他知道楚郁洗澡后喜欢穿宽松些的衣服,然后懒洋洋的在床上或是沙发上缩成一团,如今因为刚才剧烈的动作,楚郁左边的袖管已经搭拉了下来,露出雪白纤瘦的肩膀,白皙的脸颊微红,头发湿漉漉的还透着水汽,全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

    “咕咚”一下,西弗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微微的转过视线,连刚才的怒气也渐渐的烟消云散。

    可是楚郁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炸了。

    “通讯?不用啊,有事他会来我房间找我。”

    他?穿成这样?

    如果西弗可以从视讯中爬出来,他一定当场掐死这个二货,虽然他也知道楚郁说的话绝非他想的那个意思,但就是止不住冒出来的怒气,脑补神马的根本停不下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遇上楚郁,就好像全都失灵了。

    西弗生怕对方如果再说出什么话,自己会恨不得马上放弃任务,直接杀回去,便断了通讯。

    另一边楚郁却是被西弗的喜怒无常搅的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又有些困了,便直接躺回去,很快睡死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在大厅集合,楚郁发现人数竟然是二十七个,比他知道的还多出来一个,应该是这一个月中新收的。

    在年纪方面,大家也是参差不齐,最小的看着只有十二三岁,最大的约有二十八、九岁,楚郁还未靠近,就看见培迪和杰正朝他挥着手,便走过去和二人站在了一起。

    “小郁小郁!!内部消息,听说今天会去机甲训练营中参观!”培迪的声音显的十分兴奋,几乎整个人都快蹦起来了!到底是年轻人,对机甲什么的有兴趣是再正常不过。

    楚郁挑眉,毫不留情的吐槽道:“你确定只是参观?”

    这虽然是楚郁第一次参加小考,但拜某人所赐,他已经听说过很多协会的斯巴达式小考黑历史了。

    若是你以为异能者协会的异能者只不过是看看书,或是躲在战士们的后面放放异能什么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事实上,协会有一整套体能训练的设备,提供给协会内的成员们使用,因为某些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考核内容,每次回来时都会有一大波人挂彩,虽说现在医学发达,只要不是缺胳膊断腿,受伤再严重也能给你分分秒修复回来,可这毕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久而久之,大家就自动自发的去训练体能了,为的只是下次小考能少受点伤。

    杰笑了笑,淡淡道:“协会与机甲部的人关系一向不怎么好,竟然会去那……怕是这次又是一场硬仗。”

    事实证明,杰说的没错,带队的几位导师面色严肃的说明了这次小考、或者说是实战演习“友谊”赛。

    “这不公平!”立刻有人提出反对,“我们只是学徒,而且机甲训练营的人数比我们多上十几倍。”

    一位名叫布德的火系导师立刻双眼一瞪,喝道:“看你这点出息!!作为一个异能者就要有以一挡百的气势!!区区机甲营的菜鸟而已,你们就怕了?!还有谁有不满的!不仿一起站出来!这次的成绩算零分!!”

    布德环视了一圈,看见没人再出声后,满意的点了点,继续煽动:“要记得你们都是万里挑一的!!振作精神,挺起你们的胸膛!!那不过是一些没有机甲的莽夫!!有时候战斗不是光靠蛮力就可以取胜的!要相信你们自己的实力!只要齐心协力,%¥#……”

    不知道是不是友谊赛的关系,布德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说了整整小半个小时,直到旁边的导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小声提醒他可以出发了。

    因为需要运载几十人,协会派出了一艘飞艇,开了不到半个多小时,就抵达了目的地训练营。

    果然同布德说的,对方派出的也只是一些新人,人数约有四十来人,倒也不算差的太离谱。

    “为什么协会和机甲营的关系这么差?”趁着对方清点人数,整队的空档,楚郁好奇的转头问身后的杰。

    杰斟酌了一会,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也算是历史性老问题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这次实战演习,十有八九是联邦军部提出的,为了帮这些机甲实习生们早些进入状况。”

    “这么说,我们只是陪练?!”培迪也把头探了过来,一脸不满的嘟囔道。

    “可以这么说。”

    “哼!陪练就陪练!!看我不把这些人打的满头包。”培迪挥了挥拳头,愤愤道。

    杰摇了摇头,和楚郁使了个眼色,楚郁秒懂。

    培迪不愧是火系的,显然已经被布德给洗脑成功,一心只想着赢。

    很快,队伍就分好了,其实根本不需要分,异能者这一队的根本就不愿意对方把多出来的人划过来几个,哪怕自己队的人数较少。

    而机甲实习生们也很高冷,双方甚至演习还未开始就已经互看对方不顺眼了,互相对瞪,偶尔还会做一些不可说的手势来表达对对方的“好感”,相信若不是有导师及教官坐阵,他们早就开群体嘲讽了。

    演习的规则采取积分制,双方各有二个防御哨塔,一个仓库,一个军械库,其中防御哨塔为三百分,仓库为八百分,军械库为一千分,只要摧毁对方的根据地,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分值,另外每消灭一个敌人可得到一百分,俘虏敌军可得到一百五十分,每一个队伍中会有人扮演将领的角色,只要灭掉这个人,或者是把敌军全歼,就算演习结束。

    当然,最后的胜负还是依照分值来算。

    演习使用的枪械武器也是特制的,只要打中敌人,系统会自动判断是轻伤、重伤、或是伤亡,所产生的痛感也不亚于真枪实弹,但却不会对身体有任何损伤。

    楚郁觉得双方的实力悬殊,不说别的,能被选为操作机甲的,体能等级应该全在b级以上,甚至是a级,战斗力强,反应迅速。而异能者这边,除了几个火系的像是打了鸡血,其他有少部分的还是新人,更别提一些战5渣,悠哉悠哉的状态和机甲营的训练有素一比,简直像是一盘散沙。

    可随着哨声开始,楚郁才发现,他完全想错了。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有三个土系的学长,正蹲在地上,额上还冒着汗,神情看上去颇为痛苦。

    这姿势也太销魂了,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们不讲文明那啥……

    “挖坑!”杰看了一眼,回答道,然后继续闭上眼睛在感应着什么。

    果然,二三分钟后,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声,军械库后门旁边出现了一个长约近十米宽一米的巨型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