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章 LX—003一见钟情

第3章 LX—003一见钟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周一一上班,林希就立即通知了助理可可她的护照和机票丢失的事情。

    可可今年才从r大文秘专业毕业,虽然年轻,却有着天生的超越年龄的稳重。这会儿听说林经理丢失了出国必要的物件,也只有一小会儿的发愣,便立即回到位置去思考解决的办法。

    林希有些懊恼。昨天回家以后,她用放在楼道消防栓里的备用钥匙开了门,才发现自己遗落了手包。等她再回到那家自助餐厅时,却再没有见到拼桌的那个男人,而侍者也反复强调并没有捡到过什么女式小包。看这情形,林希自是明白,那个男人必是替她买了单,然后带走了那个包。

    外贸工作极其忙碌。一大早,不断的有人打电话来找林希。不是当地工厂的货出不来,就是国外客户不同意她的延期申请。更要命的是仓库没能来得及送上已包装好的货物到海运港口,公司将面临巨额的空运费或者客户提出的延期到港折扣价。

    林希实在没有多余的空闲去想护照和出差的事情,心想大不了过些时日补了护照签证再去纽约找客户谈判。光是眼下部门里出现的各种问题,就已经让她应接不暇了。

    大约上午十一点,桌上的电话又响起来。林希看一眼那上面显示的手机号码,也没仔细看便飞快的拿起电话道:“林厂长!你缺货的辅料请直接打电话给可可好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愣,随即便有些戏谑地问:“林经理,您好,请问有没有兴趣……”话未说完便被林希抢断:“我本周没空,不过您可以把您的产品样品图案和最有诚意的价格发送到我邮箱,再见。”

    程强从前好歹也是个有名的公子哥儿,没吃过女人的亏,突然被这个陌生的女人呛了一口,反倒来了兴致。又生怕她立即挂断电话,只好语速极快的说道:“林小姐,我在您公司楼下,是来给您送护照和机票以及名片的。”

    林希一听立即大喜,赶紧道歉:“昨天实在不好意思先生,我现在立即下来,请您稍等。”随后她立即从钱包里掏出四张百元钞票来,又找了个信封塞进去,才披了大衣下楼。

    电梯下到一楼,林希刷了指纹出了公司大门。程强正拿着女式小手包在门外站着,眼睛一直注视着大门的方向。

    他穿着件黑色的厚夹克,里面只配了件面料较厚的粗纹浅色衬衫,底下配着条质地极好的深色休闲西裤,一手插裤兜,一手提着手包的带子,玉树临风地在小花坛边站着,吸引了不少外出业务员们的目光。

    林希拢了拢大衣的边,四处张望也没有见到那个替她付账的男人,倒只有个穿着夹克的男人站在不远处,定睛一看,他手上正提着她的包。

    林希快步走过去,站到程强面前,彬彬有礼地说道:“先生,你好,我是林希。”

    给女人送包上门这种事情说出来都丢程二公子的脸,程强也只想着赶紧替许牧原还了东西走人,结果林希一站到他的面前,却让他忽然间有些愰神。

    ……有一种年代久远的熟悉感扑面而来。似乎是在哪里,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这个画面曾经出现过一样,在潜意识里,他应该是认识她的。

    就这么愣了几秒,程强突然回过神来,望向对面面目清和的女子,脱口问道:“你是林希?东城区实验中学以前的超级学霸林希?”

    听到这样的谥美之词,林希先是一征,随即便乐呵地笑出来,然后回答道:“正是在下,学霸不敢当。”

    “哇哦,膜拜啊!女神,多年前就久仰您的大名,现在竟然有机会来认识你,实在是缘份。”程强说得情真意切的,立即就让两人都退去了生人见面的尴尬。

    林希本来就生性乐观,听到一个自己才认识却认识自己多年的男人如此说话,立即露出了本性道:“本宫的牛仔裤下拜倒的人实在太多,烦请阁下到十米开外排队膜拜吧!”

    程强一听,有瞬间失笑,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弯腰举包配合她:“能认识娘娘是鄙人三生有幸,还请您收下这份薄礼,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听言林希心情大好,上前一步接过程强手中的包包,满脸笑意地道谢。程强一起身抬头,就见到林希站在与他不到半米的距离,两人的眼神正平视着。

    这女人究竟是有多高?能与他水平平视?程强压力山大地退了一步,低眸瞟了一眼她的鞋子——目测6公分,她本人似乎有172公分,加在一起,靠!那就是他的身高啊!

    如果说女人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已经是上天极大的恩赐了,那如果除了身材外,上天还大方地赐予了她一张靓丽娇好的脸孔呢?就像眼前这个女人,她的身材简直无可挑剔,丰满细腰修长腿,更要命的是她还有张让人赏心悦目的脸!

    印象中的她没有这么漂亮美好啊!高中时虽没有与她有过交集,但偶尔也会在校园里遇到,那时候也没有这么高挑啊!难道进了大学后二次发育了?

    就这么数秒钟的时间,程强天马行空地想着,又听到林希说:“麻烦你把这个交给捡到我包包的人,非常感谢!”

    程强接过来,也没问是什么,就点点头说:“好。”还想问点儿什么时,恰巧林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看了一眼,对程强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接了电话。

    “陈经理,我说过这个事件不是我方的责任!如果你执意纠缠,我不介意带着我们的往来邮件法庭上见!”她边走边说着,声音里透露着无比的高冷与不容拒绝,丝毫不像刚才那个说“本宫牛仔裤下拜倒的人实在太多”的清澈动人的小女子。

    程强瞬间就对她勾起了兴趣。有那么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心里升起:他想认识她,他想靠近她。

    晚上,和一帮哥们儿在会所里聊天吃饭时,程强忽然又想到了今天这个插曲。他点了支烟,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端放在桌上,左手伸长了倚在椅背上,一副帅气雅痞的模样,然后无比深沉的来了一句:“你们说——这一见钟情到底是特么的什么个感觉?”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有个叫杜国庆的发小立即回了句:“强子,你特么又一见钟情了?是哪儿对人一见钟情了?”

    众人听了杜国庆的调侃立即心领神会,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程强睥睨了他一眼,烦躁地说道:“去去去,爷和你们不在一个世界。”

    另外一发小吴松也跟着打趣:“强哥,您的世界哥几个不懂,可您的‘性’趣,还真不要您说,大伙心里清楚得很哪!”

    大家再次乐得哈哈笑。这一帮朋友一向如此,程强也懒得理他们,兀自抽着烟,想着那个不知到底是严肃还是逗趣的女子。

    晚上回家,程强从钱包里抽出他放进去的一张林希的名片,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当时留下这张名片纯粹是因为要按照上面的地址给她送手包过去,现在包也送了,却没想到怎么也舍不得丢了。

    程强打了电话过去,没过多久林希就接了电话,在电话接通的下一秒,他听到她暂停了电视的声音。

    “那个……”电话接通程强倒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林小姐,我是程强,你明天下班以后有没有空呢?”

    林希立即问:“程强?”

    程强这才想起来还钱包的时候,他都没有作过自我介绍,于是立即说道:“就是今天还你包包的人。”

    “哦,你好你好,小强。”林希马上接话。

    程强顿时傻了眼。从小到大,不是没有人叫他“小强”,只是后来那只作为蟑螂的小强红了之后,他就不再允许别人这样叫他了。可眼下他却丝毫不计较这个,只傻乐着问道:“你明天下班以后有空么?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或者打个球什么的。”

    这话问得太拙劣,程强差点想把自己舌头咬下来,真不应该这么问的。哪知片刻后,他听到林希问:“什么球?”

    程强想了想,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台……台球?”

    “台球?”林希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最近是有些日子没有打球了,手倒是很痒呢,于是温柔地回答道:“好啊,不过明天这个时候,我估计在飞机上呢,周末回来,要不约在周末?”

    林希以为敢约她打台球的人,必是高手,哪知程强根本不是这么想的。他以前听人说过,一般的女孩子都很迷恋台球打得好的男人,就那么几步间就能将男人的绅士完全展现出来,步步生辉,让女孩子们欲罢不能。

    “那行,就周末吧,我再电话你,再见。”程强立即呼了一口气,挂掉了电话,同时又拨通了许牧原的电话。

    “老许,这次你得帮帮我,无论如何把周末的时间空出来,我约了女孩子打台球。哥几个里,也只有你能常常snk单杆过百,我能不能追到这女孩儿,全靠你了!”程强说得恳切,倒真有那么几分央求的意思。

    许牧原这个时间还在人民医院值班,手头正看着病历呢,也就懒懒地回答道:“没空。医院很忙。”

    “我约的林希啊!那个小包的主人,你记得哇?就是我们高中时高一的那个女学霸啊!哥们,你必须得来!让我长长脸!”

    “林希?”许牧原心里顿时暗沉,强子要追她?他用手掌抚了抚了俊俏却微皱的眉眼,“你小子约她打斯诺克?”

    程强正想讲出他那套绅士理论,又听得许牧原说:“行了,我尽量过来,给你‘长长脸’。”

    挂了电话,许牧原轻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