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4章 LX—004她的身份

第4章 LX—004她的身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一周后,林希出差回国。这次业务谈判进行得很顺利,林希不仅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报价,也同时得到了还未出厂的老大难货物的延期。

    所以,当程强打电话过来约球的时候,林希心情甚好地一口答应了。正是周末,她也懒得化职业妆,随意绑了个马尾素面朝天地出了门。

    球约的是下午三点。程强先开了车去接了许牧原,然后一边开车一边满面笑意地讲述他上次还包的状况。

    许牧原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安静地听着程强讲着林希的严肃和可爱。他坐在副驾驶上,双眼放空望着车窗外的行云风景。

    秋季的阳光灿烂,却不炽热。阳光的光圈外,由深及浅荡漾着一圈圈金色的波纹。乍一看那色彩是金黄色,可一细看,却又成了橙色。阳光洒落在附近的云层上,一片片的云朵也被镀上了层层金边。

    最近a城的雾霾是越来越严重,有时候雾天持续两三天都不消散。但最近a城的天气却反常的好,一天一天,都是明朗的明媚秋日。许牧原想起来,上次见到林希,也是这样的一个好天气。看来,只要是去见她,除了心情,连天气也是明朗的。

    程强还在絮絮叨叨讲着什么,许牧原没有听得太真切。等到他停下来时,许牧原才淡淡地问了一句:“强子,打算追她?”

    正打着方向盘的程强想也没想,就回答道:“也没有确定,就先看看她是不是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个女孩。”

    作为多年老友,许牧原自知强子所谓的“那些个女孩”都是些什么样子,心里有片刻收紧,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如果她是呢?”

    “是就好办啦!”程强咧了嘴笑,“那我就马上展开行动了!老许,你知道的,如果一个女人只是贪图你的钱,而我又还不算讨厌她的话,那便是世上最简单的爱情。但是,如果她是个不多见的好姑娘,那我还得斟酌斟酌,凡事一遇真感情,就难以收住了!”

    “这是什么理论!”许牧原笑道,可是瞬间他却觉得心里放松了不少。

    两人提前十分钟到了俱乐部。这是一家隐藏在闹世里的斯诺克俱乐部,除了斯诺克球桌外,并没有常见的十六彩与九球。老板深谙生意之道,知道本城热爱斯诺克的大多是非富即贵的儒雅人士,所以在开业时就已经有所针对地选择客户群了。

    许牧原和程强一进俱乐部,就立即被眼尖的老板看见。老板姓陈,是个清清瘦瘦的中年人。他立即笑脸迎出来,接待两位贵宾。

    许牧原才回国不久,又没有来过这里,陈老板自然是不认识。可是程强他认识啊!那可是个a市有名的少爷,万万不敢得罪的。

    “程总,今天难得有空过来啊!欢迎欢迎,还是去包间?”陈老板热情地问道。

    程强还未说话,就听到许牧原清冷的声音传来:“就在大厅吧。”陈老板闻言望过去,见面前这名男子衣着考究,长相儒雅,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可是表情却是淡漠的,竟叫他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那就大厅吧,都可以。”程强笑容满满地回答。

    陈老板吩咐服务员开了灯,然后亲自带了两人过去,紧接着又亲自摆好了球,才打了招呼转身离去。有侍者立即泡了茶过来,放于桌边茶几上。许牧原和程强都安静地坐着,等着其他的侍者拿杆过来。

    程强坐了两分种,站起来对许牧原说道:“老许,我去门口等她。你先选杆。”

    许牧原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三点整的时候,林希准时到达了俱乐部。一出电梯,就见到了守在那里的程强。

    “哟,小强。”林希是个自来熟,第二次见面了,她也不再拘谨。朝他望过去,他今天穿着件浅灰色夹克,配着深色的休闲西裤,怎么看怎么成熟。他倒是生着一副天生和善的面孔,任谁见了都会觉得他容易亲近。

    程强一见林希今天穿着双平底球鞋,心里立即松了一口气。他真的不想再与她平视了!也不管她怎么称呼她,只管笑眯眯地带着她往里走。

    两人走到俱乐部门口时,林希一眼就见到了大厅里正在试杆的许牧原。她心一紧:他怎么也来了?

    许牧原脱掉了大衣和西装外套,只穿了件白色的厚棉布衬衫,正用标准的snk姿势试着杆子的力道。他生得高大,趴在球桌的姿势也是相当的俊雅。从远处看,他的身型倒和马克塞尔比非常相似。

    林希朝他的脸望过去,能看见球台灯光下他深邃的眉眼和俊逸的侧脸。两道浓眉如墨如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瞳仁正专注地朝桌上那颗目标红球望着。他的鼻峰弧度以及嘴唇的线条都好看到完美无缺。那个画面看起来,安静得美到人心里去。

    林希见过无数的snk高手,也见过无数好看的姿势。可是,像许牧原这样子能与球台、球台融于一体的,倒真是不多见。或许他生来便有着这种与snk相配的淡然气质,才使得试杆都那么英俊惊艳。

    程强带着林希走过去,正想说点什么相互介绍一下他们两人,就听到林希清澈的声音传来:“嗨,你好,许先生是吗?上次真的太感谢你了!”

    许牧原刚拉回一个超强低杆,闻言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毛衣外套,脖子处露出里边儿的衬衫。衬衫领角上还嵌着两颗俏皮的红扣子。底下穿着条最普通不过的浅蓝色牛仔裤,搭着双半新不旧的球鞋。

    她……竟然这样穿着来打snk?和往常倒真是不一样啊!

    再望向她的脸,也是未施粉黛,与往日着精致淡妆的她判若两人。长过肩的头发也只是随意扎了个马尾置于脑手。不过,这么素颜的她看起来,却是另一番清纯和靓丽,像极了才毕业的大学生。

    “你好,叫我许牧原就好。”许牧原收回波澜不惊的眼,伸了手掌出去。

    两人握了手后,林希说:“你们先来,我坐一会儿。”于是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沙发边坐下,顺便给三人各倒了一杯茶。

    程强朝许牧原挤眉弄眼,那含义是在女人面前多给他些面子。许牧原没有回应他,心里却想着,小子,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两人开着局,林希便认真朝那球桌上望着。有好几次出于职业习惯她都想说点什么,却都忍了下去。她慢悠悠地喝着茶,偶尔望着球笑一下,又重新出神地盯着两位选手。

    许牧原的球打得相当不错。这是十分钟后,林希得出的结论。虽然他一直在刻意让着他的对手,但从他的思路、出杆、走位上来看,能练成今天水平,不是一日之功。

    坐了一会儿,林希忽然听到隔着一个桌子的客人传来了争执声。那两位客人大约四十来岁年纪,一个啤酒肚,一个地中海。地中海先生正拿了颗咖啡球跑过去放于点位上,嘴里大喊着:“再来一次!”

    啤酒肚不高兴了,大声嚷嚷道:“我解不到这个球你就一直让我重来!照这么罚分下去,我还要不要打啦?”

    地中海一脸兴奋:“这是‘无意识救球’你懂不懂?snk大师解不到球都要一直解下去的,解不到当然罚分啦!”

    两人正争执着,也没个好主意。林希望了一眼球台上的彩球布局,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数秒后,林希实在坐不住,站起来就朝那一桌走过去。

    出于规则考虑,地中海先生确实有权要求啤酒肚先生一直解下去,但是他确实又有点过份了。林希轻轻巧巧地站在啤酒肚身边,用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了几句,啤酒肚立即露出了笑容。

    只见啤酒肚趴到球台上去,换了个角度去解咖啡球,由于力度过大,将挡在咖啡前面的粉球和蓝球撞得四处散开。虽然这一杆还是没有解到,但是下一杆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了。

    地中海不依了,又开始嚷嚷道:“你这是恶意犯规!哪能这样打!”接着又回头朝林希吼道:“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snk!”

    林希不再说什么,只是眯着眼睛笑了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沙发上。她看起来心情很愉悦,就像作了一次公正的裁判一样。

    本来听到客人争执的陈老板早就跑了出来,这下看到林希帮他解决了问题,有一些疑惑和犹豫。大约踟蹰了两分钟以后,陈老板终于忍不住跑到林希身边来问道:“请问,您是林希小姐吗?”

    林希见有人认识她,立即抬起头来友善地笑。正打球的许牧原和程强见此也停下来,望向林希。程强一副错愕的样子,而许牧原却是满脸的心领神会。

    “是的,我是林希。您好!”林希大方地站起来,回答了陈老板。

    陈老板立即大喜过望,伸出手来与林希握手,并真诚说道:“林小姐,您能到我的俱乐部来打球,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你太过奖了!”林希友好地答道。

    “今年的snk世锦赛怎么没有看到您执裁呢?您可是为数不多的拿到snk国际金章的中国女裁判之一啊!”陈老板客客气气地问。

    “嗯,今年比较遗憾。世锦赛斯间我身体出了一点问题,实在不宜上场执法。”林希也回得礼貌。

    陈老板还想问点什么,但又不好太久占用客人的时间,只好意犹未尽先离开了。林希继续喝着茶,顺便忍受着程强好奇的打量目光。

    “你是snk女裁判?还是拿过国际金章的?”程强终于忍不住问道。

    林希一眼扫过他身后的许牧原,许牧原的唇角边似乎有一丝笑意。看来他早就知道。

    “是的,snk裁判是我的第二职业。大学时无聊就考了二级裁判,结果我迷恋考试,又接着考了一级和专职。”林希认真地回答。

    程强一拍脑门,这回丢人丢大了!还想着在她面前秀一把的,哪知人家是见过大场面的女裁判!他懊恼地一转头,望向许牧原道:“老许,来,我休息一会儿,你和林希过过招。”随后便歪到沙发一角郁闷地喝茶去了。

    林希也不客气,接过程强的球杆就上了场。一到球桌边,她就像立即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严谨又认真,一点笑意也没有了。

    许牧原正等着球童摆球,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怕别人认出你才穿成这样到球房的?”

    林希点了点头。波光湛湛的眼里,是对球的一片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