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6章 LX—006他的心意

第6章 LX—006他的心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许牧原这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让人感觉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他分明也只是穿着即使质地精良但在a城并不少见的高档西装与大衣,分明也只是如常人一般长着正常的模样,可无论将他摆在哪里,都能成为一道迅速攫人眼球的风景线。

    或许是因为他的脸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来看,都过于完美。浓眉星眸,鼻峰俊朗,唇线动人。可他的皮肤又生得白皙,举止谈笑间,尽是让人过目不忘的面冠如玉。

    此刻,跟在许牧原的身边,林希竟莫名升起一股令人无比心安的安全感与依赖感。很多年以来,她都没有真正有过这样的感觉。

    许牧原正迈着匀称的步子朝前走。他的黑色大衣边角因为步行的气流而微微向后扬起。林希跟在他的身边,尽力配合着他的步伐,一起朝餐厅的门口走着。

    林希忽然像想到了什么,略微侧脸抬头问道:“上次我有还钱给你,你……没有收到?”

    身边的男人闻言立即侧头朝她看,见她正一脸好奇认真的样子,许牧原立即明了,必定是强子去还包的时候林希有让他转交用餐费来着,但强子这人向来粗心并未将钱给他,所以他还是诚实地回答道:“唔,没有。”

    林希睁着星光闪烁的眸子朝许牧原望着,原本想解释一点什么,可是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哎,帅哥,这可是本姑娘有史以来和男人一起吃饭还自己付账的,你知足吧!”

    她说话的样子意气风发,脸上还带着盈盈的笑意。在华灯初上的走廊里,她的表情尤显明媚生动。可是就在那个瞬间,许牧原却忽然有一丝不真实感涌上心来。他仿佛看不清面前这个女孩真正的内心,只觉得她像窗外的夜色一般,朦胧,善于隐藏。

    许牧原没有接话,只是稍稍扬了下嘴角,以示回应。

    饭后,许牧原绅士地送林希回家。不夜城的灯火已经全城闪耀,照得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林希坐在车上,用手轻轻托腮,望着窗外歌舞升平的世界,安静地在想些什么。许牧原也就不打扰她,只在问了她地址后专心地开着车。

    许是感觉车上气氛有些沉闷了,发完愣的林希回过神来,一转眼就看见许牧原开车的模样。这不是她第一次坐他的车,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动人的侧脸。他双手轻握方向盘,专心致志地望着前方的车辆与红绿灯,一副温柔如斯的模样。

    他的大衣搭在椅背上,此刻他只穿了西装,扣子解开露出了里边纯白色的纯衬衫。因为开车不断抬臂,她偶尔能见到他腰上黑色的宽度适中的腰带。

    他……怎么生得这么好看。还……有着那么好的男人气质。

    林希看得走了神,如同一个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双眼冒着红桃心。

    许牧原的声音传来:“林希小姐,你在看什么?”

    这话顿时让林希收神,但她丝毫没有半分脸红心跳,倒是无比诚恳地说:“许帅哥,你长得……真是祸国殃民啊!”

    许牧原一时没能意会,接着问:“意思是太对不起国家和人民?”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现在是看脸的时代,而你——”林希故意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特别属于这个时代。”

    这下许牧原才明白她话中的花痴意味,心中一软,温言道:“谢谢。”

    哪知林希又接着说道:“我始终坚信,上帝上公平的。所以,上天给你这么完美的外表,是不是他拿走了你……某些……那个啥……其他的功能?”

    林希像一个痞子一样,在车里翘起二郎腿,右臂搁膝,手腕撑脸,一副饶有兴趣知晓答案的模样。

    ……这个女人!许牧原没有料到她的思维跳跃这么大,一时触不及防,猛烈咳嗽了几声。

    如果是程强那样的性格,此时恐怕早就乐呵呵地回答“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可是许牧原偏偏没有这样的open,无论是学医、打snk还是钓鱼,也因他的家庭背景,多年以来造就了他谦逊严谨的性格,某些不应该说的话,是万万不可说的。

    所以,此刻被林希呛声之后,他选择了转移话题道:“你最喜欢哪一位斯诺克球员?”

    林希捕捉道了许牧原脸上微微泛泛起的一抹红色,心情大好。她享受极了这种调戏美男的事情,看着他略微仓促的模样,她决定还是顺着他的话回答:“巫师约翰希金斯。”

    “哦?为什么?”

    “打球沉稳,深思熟虑,技术一流,性格稳重,值得崇拜。”提到偶像,林希倒是显得很诚恳。

    两人慢慢聊着,很快便到达了林希所住的北园小区。许牧原看了一眼,这个小区离他上班的人民医院倒不是很远,地段也还不错,看来林希过得还可以,心里稍觉宽慰。

    林希下车冲他挥手表示感谢,许牧原也跟着下来,站在车旁一时不知应该说什么好。他没有认真地谈过恋爱,不清楚这个时候男人送女人回家时,最应该说些什么来符合这温情的夜色,于是只好问了一句:“你住几楼?”

    “7楼。”林希立即回答,“今天谢谢你,你回去吧!路上当心哦帅哥!”

    他已经习惯她不正经的样子与语调,也就不和她计较,只挥了挥手道:“再见,晚安。”

    等到林希进了门,许牧原才抬头看了一眼楼道外墙壁上闪闪发光的几个字:“北园小区15栋三单元。”又抬头望了一眼那楼上数盏温馨的灯火,才转身开车离去。

    回去的路上堵车堵得厉害,许牧原心神不宁地想着林希。

    她不同于他认识的每一个女孩。因为他所学专业与工作的缘故,身边的女子大多是恬静温婉的医生或者护士。而林希呢,她热情,奔放,率真,果敢。即使常常像一颗“芒果”一样,但还是掩盖不了她令人迷恋的青春洋溢。

    他想靠近她,想了解她,想保护她。总感觉她的身上有一道无形的厚厚的墙壁,将她与外人隔绝开来。她逗趣,她欢乐,她看似没心没肺,可是他能感觉道,无论她说什么话,都是将自己与他人远远隔离开了的。

    来日方长,会有机会的。许牧原暗暗想着。

    这次聚会以后,林希便有些日子没有见许牧原和程强。实在因为她的工作太忙,接连着去工厂出了好几次差,去解决那些永无尽头的生产问题。

    许牧原一直也没有联系她,她有些失落。倒是程强隔三差五的就会打电话来问候一下,表示“徒弟”的关心。

    在工厂呆了差不多十天之后,林希终于回了a城。她算是个工作狂,回家放了行李后就迫不及待地赶回了公司。

    果然,她的办公桌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堆着几摞厚厚的待签的文件。虽然可可已经将这些资料进行了分类,但她还是看得一个头两个大。

    第一堆是最为紧急的当月部门财务报表,林希花了不少时间去阅读,直到都确认无误后才认真签上了名。

    第二堆是与生产紧密相关的原材料采购表,可可已经筛选过最优的供应商报价,但因为数量颇多,一个款号下包含多种辅料明细,所以还是花费了她不少的时间。

    第三堆便是部门里员工的一些常规报销单了,这类单据比较简单,短时间内林希就部分签好了字,在未签的单子上也作了批注。

    作完这一部分的工作以后,林希进入了她的foxmail邮箱,开始有选择性地阅读信箱里大量的工作邮件。

    她工作起来跟个女超人似的,非要把重要的工作完全不可。所以直到她抬起酸痛的肩膀,伸了伸麻木的手臂,才发现办公室里除了她以外没有别人了。

    林希这才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是晚上九点。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一时饥饿难忍,立即收拾了包包拿了衣服下班。

    一楼的保卫周师傅在看着报纸,见到林希下来,立即站起来问:“林经理今天怎么忙到这么晚?外边有个小伙子等你老半天了都!”

    林希冲他点点笑笑,立即冲出去看谁在等她。她还有那么一丝期盼,却在见到程强的那一瞬间,心情立即化成了平静。

    程强穿着一件黑色的厚夹克,站在公司门外的一颗树旁的路灯下,正抽着烟。那烟头忽明忽暗,在夜风里非常惹眼。

    看到林希终于走出来,程强立即将烟头在一旁的垃圾桶上掐灭,然后快步迎上来道:“我的姑奶奶,你终于下班了!”

    林希觉得好奇,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你来了多久了?你冷不冷?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怎么不上去?吃过晚饭了没有?”

    程强乐得哈哈笑,心里也因林希的关心而暖暖的,但他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准备来和你一起吃晚饭啊!哪知要等这么久!”

    “行,那走吧,我们公司附近有几家小馆还不错,赶紧的,我也饿了。”林希边走边回答。

    程强借着路灯看了一眼她的鞋子。记得上次来这里还包给她时,她站在自己面前,两人几乎就是一样的身高,这大大打击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这次他偷瞄了一下,还好,林希穿的是平跟的鞋子。

    程强笑眯眯地说道:“师傅,我问问你哈,一般你在什么情况下会穿高跟鞋?”

    林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笑答:“在我们那一位身高一米九四的美国客户过来的时候。”

    “所以上次我来还包给你时,你是见了那位客户的?”程强问。

    “是的,小强。我还有两双压箱底的高跟鞋,只有十厘米高,穿起来整个人也只有一百八十二厘米,要不要见识一下?”一下了班,林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说话也嘻嘻哈哈起来。

    “师傅!”程强一拱手,“跪求放过!”

    “乖。”林希轻拍程强的肩膀,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