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8章 LX—008医院偶遇

第8章 LX—008医院偶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林希都没怎么收拾自己,胡乱地扎了个马尾,又从衣柜里拖出件样式已经有点过时的长大衣,配上牛仔裤和黑色软棉布鞋,背了个休闲大包就准备出门。结果一照镜子发现自己俨然两只熊猫眼,又赶紧从抽屉找出一副黑色无镜片眼框子带上,心想着好歹也能遮挡一下自己的疲倦。

    林希一上出租出就对司机说道:“我要去附近最近的医院。”

    司机是地道的a市人,一听这目的地便回答:“小姐,离北园最近的是人民医院,您看可以吗?”

    “行,就去人民医院。”林希立即答道。

    周末的医院简直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啊。林希好不容易排队挂了个号,到达医院三楼的妇产科时,才发现她前面还有近一百个患者在等待。

    等了好大一会儿,实在百无聊耐,林希便走到扶手电梯旁的公共区域去打电话。电话薄翻来翻去,竟也只找得到陆岩来倾诉。

    陆岩这边刚到武汉,才开机不久便接到了林希的电话。他一接电话就立即问:“出什么事儿了?”他实在太了解她,周末的上午如果不加班,她必定会睡个懒觉。若没有什么事情,她也一定不会找他。

    “亲爱的小岩岩……”林希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即换上了可怜兮兮的哭腔,“我生病了……你会不会给我送终啊?我家里也没有人,也没有朋友,也就认识你一个人,你管不管我的啊……?”

    “管管管,亲爱的,快说,什么情况?”陆岩的声音听起来焦急又真诚。

    “经期推迟快一个月了,我才想起来!这个月我又是出国又是出差的,都忘记这回事了!你说,我不会是吃了什么垃圾食品然后长了什么肿瘤吧?要是恶性的怎么办?要是医生通知我只有两个月时间了怎么办?”

    听到这些话,陆岩才稍稍放了心。他知道,林希并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多年以来她独自生活,早已是百毒不侵独立自我,不会因为一点儿小病痛就被打倒。在电话里,她这样说话,也只不过是想找一些真真正正的存在感以及少有的被关心的感觉。

    人的坚强往往到了一个程度,就会疲倦。而现在,林希就是这样子。

    陆岩轻轻地笑,然后说道:“好好的检查,等我回来请你吃大餐,哦不对,是你请我吃大餐。”

    “嗯……”林希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呢喃着,“那你赶紧回来啊,回来就来见我,我想你都想坏了!”

    走廊的那头,许牧原正和两三位门诊的内科医生一起走过来。他本是住院部的医生,今天临时到门诊来办事,遇上几位科室的前辈,聊起了前几天的一则典型案例。哪知道还没有走到电梯,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侧在那儿打电话。

    直到走近他,他才听见她几乎是撒娇柔软的声音。她正在说:“我想你都想坏了……”那种温柔的语气,和那种娇媚的姿态,竟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了他的心里。

    其他的几位医生看许牧原停了下来,以为有什么事,便问道:“许医生,怎么了?”

    许牧原偏过头礼貌地答道:“你们先过去,我一会儿就来。”几位医生点了头,然后一起上了电梯离去。

    林希已经挂断了电话,正盯着她的手机看着什么,并没有转过身来的意思。许牧原等了片刻,还是温柔地喊出了口:“林希。”

    靠着栏杆而立的林希立即转过身来,抬头看见了她身后站着许牧原。

    他穿着长至膝盖白色的大褂,底下是黑色的裤子和皮鞋,向着光站在那里,与周身匆忙的背景格格不入。

    他的头发还是那么精神地竖着,眼神柔和地望着她。可那温柔的眼睛里明显带着几许探寻的意味。他像一个温和可亲的王子,款款地站在那里,就像中世纪的欧洲油画里,那些翩翩的贵公子一样。

    他的左手抱着一个文件夹,白皙的手指微微弯曲。在看到她的时候,那手忽然放了下来,就像一只白色的蝴蝶一样轻柔地闪过,动人得不真实。

    林希忽然想起那天在斯诺克俱乐部见到他时,她也是这样的感觉。穿着衬衫认真试杆的他,和此刻穿着医袍工作的他,都总是给人十足的恬静感。无论他在哪里,那画面已经足够吸引人,已不需要任何背景的烘托。

    “你怎么在这里?”许牧原又轻慢地问道。

    林希立即恢复了原形,笑眯眯地说:“呀,许牧原?缘份啊,你竟然是医生?在这儿上班?真巧!我今天来这儿看病的。”

    “哪里不舒服?”许牧原竟然隐忍着声音里的焦急,认真尽职地问道。

    “我——”林希刚想说出口来着,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要告诉他自己内分泌失调?不行不行,不能这样说。“我嘛……肚子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我这苦命的孩子爹是谁,只好到医院来做个手术把他拿走。哎,世上负心汉多呀!”

    林希一叹气,说得跟真的一样。可是眼睛里却闪着狡黠的光,偷偷看着许牧原的反应。

    许牧原知道她必定是在开玩笑,也不理会这话,只说:“挂号单子我看一下。”

    林希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还是递上了挂号单。许牧原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然后面不改色地还给了她:“等你看完估计就到午饭时间了,十二点整我在门诊大楼门口等你,一起吃午饭。”

    说罢也不再问她的意见,许牧原便直接朝妇科诊室里走去。林希觉得莫名其妙,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只好傻傻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排到她就诊了。诊室里的妇科老医生一见到她的挂号单子就热情极了,不时地问着她的情况,然后又详细了解了她最近不规律的生活,最后老医生慈祥地说:“没什么大问题,作息不良导致内分泌失调,开一点药给你,过几天就会好。”

    林希千恩万谢的,走之前老医生又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她几眼,暗自点了点头,心想这小许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拿完药以后,林希看了看时间,十二点还差几分钟。她走出门诊部的大门,果然见到许牧原正站在那儿等着她。

    林希因为检查结果已经放了心,开心地跑到许牧原身边去,调皮地说道:“许医生,你看我对你是不是很好?才做了手术就陪你去吃饭。”

    许牧原轻轻地点了一头,望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啊,少熬夜,少吃垃圾食品,少加班,就不会内分泌失调了。”

    他的声音温润无比,稍微升调上扬,竟是另一番风情。

    林希大惊,他怎么会知道的?转而她又联想到许牧原看了他的挂号单子后去了妇科诊室,和后来那位妇科医生不断打量她的眼神,她立即明白了几分。

    “许牧原,你老实交待!你都说了本宫什么坏话!”林希愤愤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许牧原动了嘴角微笑了笑,很自然熟络地对她说:“走吧,去吃饭。”

    林希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背着个巨大的包跟着他走。

    两人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正是用餐的时间,餐厅里人比较多。两人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开始点菜。这一次,许牧原毫无绅士风度的自己点了菜,清一色的清淡口味,更可气的是,林希听到他竟然还点了一道木瓜汤。

    餐厅的服务员一走,林希就开始炸毛:“许牧原,你是觉得老娘胸太平吗!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许牧原扫了一眼林希的大衣,然后面色温和道:“我不知道你们女生为何都认为木瓜是丰胸良药,科学证明它和丰胸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这道汤可迅速帮你调理一下肠胃,所以我认为你有必要喝一点。”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说起话来不急不慢,不管说什么,却总是很有道理的样子。简直让人……又爱又恨啊!

    林希换了副表情,贼兮兮地问:“来来来,帅哥,我们谈论一下这个话题。你们男人为什么喜欢丰满的女人?”

    许牧原早就作好了心理准备,也不怕林希再来一次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无意地扫过一眼林希看似乎……不太丰满的某处,淡淡地回答:“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你说的那种人。”

    “不是这样吧!小岩岩说过,男人都是一个德性的,包括他自己!”林希立即反驳道,“你看我这二十多年没人追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为国家省了多少布料哇!”

    许牧原本来还想问一句小岩岩是谁的,一听到后面林希说自己单身二十多年,心里竟莫名觉得高兴,话也多了起来:“没有人追?强子说你喜欢高富帅?”

    许牧原说这话的样子与平常的他大不相同。他的脸看起来很生动,在白日光的照耀下,显得精气十足。他的皮肤很白净,配着无论是单独看还是组合看都完美无比的五官,安静得像一副画。

    “是啊,高富帅。”林希接口说道。

    “怎么讲?”

    “因为我个高啦,所以最好也找个个子高点的对吧;帅呢,至少得到马克塞尔比那个程度吧。至于这个富嘛……求上天给我一个男人,让我可以每天不上班,在家数钱玩儿,想买啥买啥,想去哪儿去哪儿……怎么样,有梦想吧!”林希雅痞地眨着眼,假装认真地说道。

    坐在对面的许牧原声音清淡地问道:“你看我怎么样?”

    你看我怎么样。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十年了,梦里的那个影子到了现实里,又一次活生生地站到他的身边。本来想过些日子再问出口,可是当强子已展开行动的时候,他竟然是那么真实的难过。

    梦里的女孩,你看,我怎么样?

    林希一惊,立即哈哈大笑:“啧啧啧,你嘛,确实称得上高和帅,富不富我不清楚,不过想想,也差不到哪里去。可是我不是说过,你受不了我这样的红黄性格嘛!千万别啊许帅哥,我还要留着你对别人吹牛的呢!”

    这是她的拒绝么?许牧原一时觉得有些难过。而说出此话的林希,此刻内心也是复杂的。她不知道他是随口一问,还是认真的想知道答案。可是,她真的能期待爱情?上天会因为怜悯眷顾而给她一份完整的爱?

    不,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上菜了,两个人各怀心思,默默地吃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