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9章 LX—009突发意外

第9章 LX—009突发意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饭后,许牧原绅士地付了账。看着餐桌对面吃和腰肚浑圆的林希,他竟然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许牧原面色温醇地问。

    “不不不,”林希摆摆手,“不用麻烦,我准备去逛街买一些东西,也正好享受享受这好天气。”林希俏皮地做了鬼脸,仿佛这世间烦恼均与她无关一样。

    “也好,我也要回去询诊了。”许牧原说着便站起来向林希告别,随即便迈开长腿朝门外走去。那转身的背影过于清逸潇洒,让林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林希有一瞬间发愣。这是二十五年以来,她一次想到这个问题:为何她的青春和别人不一样?

    为什么她无法和别的少女一样,在父母的温情关爱里成长;为什么无论在哪所学校,她都必须强迫自己拿到第一名;为什么她从不曾和别的同学一样,在如花的年纪享受过恋爱带来的美好;甚至为什么,到如今为止,她竟连几个真心的朋友都没有?

    有一些事情,想起来就会止不住心痛。林希立即打住自己的思绪,咧开嘴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自言自语道:“小希希,去购物咯!开心吧!”

    林希沿着医院的街道往回走,一路上有不少的繁华商场。许是周末的缘故,街上的人非常多,林希就掺在他们中间,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着。

    有幼小的孩子的哭声,然后年轻的妈妈正在哄着;有热恋中的情侣十指紧扣甜蜜地路过,相视一笑间,尽是数不尽的温柔;也有闺中蜜友们嘻笑着走着,热闹地谈论着当下最时尚的偶像明星。

    林希冲他们的背影笑笑,然后拐到商场里去购买初冬款的服装。

    或许是林希今日的穿着打扮与这高档市场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有好几家门店的导购员都不怎么搭理她。想来也是,对一位根本没有钱购买本店服装的顾客花那么多口舌,确实是作无用功。

    林希也不气恼,只顾自己慢慢地挑选着。她本身就是高档服装出口公司的业务经理,可能有些职业病了,对于看中的衣服都会非常仔细的查看,这么一来,让更让人觉得她是来打探情况的。

    有一名刚刚换班出来的导购员看到林希在挑选服装,立即热情地走出来接待。

    “小姐您好,您眼光真好,您手上拿的这件棉大衣是才出来的新款式,卖得也是非常好的,不过——”

    林希听多了这样的赞美辞,也不说话,只冲导购笑一笑又继续前后翻看。

    那导购接着说:“这款棉大衣恐怕不太适合您,虽然我看您好像很喜欢,这款大衣价格也很高,如果您买下来对我也是很有利的,不过我还是想说,这款衣服过于艳丽,和您清新的气质有些不符了。”

    其实林希早知自己不适合这件大衣,只是想认真看看它的款式设计,说不定能找到些灵感好与公司的设计部去分享。a市的富太太们与富家千金比比皆是,有钱人也总是愿意在身上穿一件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很富裕的衣服的。但林希没有想到碰上了这么个说实话的导购,不由得抬起头朝她多看了几眼。

    “那么,你觉得哪些衣服适合我?”林希抬起清澈纯粹的眼睛,一脸求知似地问道。

    导购带着她来到另一排货架,然后挑选了一件新款出来说道:“您个子高,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但因此更要选一些与您气质相符的衣服,您看这几件虽然素雅一些,但我觉得和您很配。”

    林希看了一眼导购手中的衣服,果然是很对她的味口。于是欢天喜地地脱了自己的外套然后试穿,站到镜子前的第一眼,就让她自己看愣了眼。

    镜子里有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冬款棉大衣。那大衣长至膝盖上方十公分处,衬得她的身型更加修长靓丽。她的肩膀比较窄,可是不需要垫肩她就能撑起这件衣服的肩上气质。前门襟处有一排不规则的黑玉石扣子,如宝石一般一颗一颗向下延伸。

    ……真的好美。林希无比自恋地欣赏着自己的美丽,身旁的导购并未趁热打铁地劝购,只是面带笑容安静地站着。

    林希终于臭美够了,才把衣服脱下来,然后冲导购甜甜地一笑:“小姐,包起来吧,就这件了。”

    “好的,这边请。”导购小姐接过林希手中的大衣边走边说。

    导购小姐扫了条码,温柔地说道:“小姐,这一件是三万二千块,请问您是刷卡还是付现金?”

    林希眼睛都没眨地说:“刷卡。”然后递上了自己的卡,顿了几秒她又对导购员说:“小姐,能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吗?”

    导购员立即满脸笑容双手递上一张自己的名片,然后又接着打价格。

    于微。这是名片上的名字。林希微微一笑,默默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请她帮上忙什么的。

    一整个下午,林希买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很有收获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女人是天生需要购物的,不仅是为自己添置东西,更需享受在购物过程中带来的愉悦感。

    最后实在累得走不动了,林希才打了个车回了北园小区。

    晚上,她随意吃了些东西,然后开了电视。晚间新闻里在播报着近几年国家的打击贪和腐的成绩,顺便还提出了一些典型的案例。

    国家大事她不太懂,也觉得离自己非常非常遥远,所以并未有太大的兴趣。倒是随后的新闻里又出现了那一位女新闻发言人,就某些问题正作着发言辞。林希又朝她仔细看了几眼,还是觉得眼熟,却仍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便只好不再想,换了频道开始看综艺选秀节目。

    看电视看得累了,林希才舒服地歪到床上去睡觉。这一觉又轰轰烈烈地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起床时,林希才发现家里停水了。她用矿泉水洗了脸刷了牙,准备出门去吃个早午饭,顺便到理发厅整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隔窗望了一眼外面的天气,看起来有点冷的样子,林希便从衣柜里拿出昨天才买的那件新大衣,背着包就出了门。

    小区的大门外就有不少吃饭的店子。林希随便找了一家,吃了一份米饭和几样南方菜,便去了不远处的理发店。

    林希是这家店子的老主顾,也是这里的金卡会员,一进门就有熟悉的发型师迎了上来。

    林希一甩头,豪迈地对着发型师说:“来来来,洗个头,然后……吹个十八岁姑娘的发型。”

    发型师也才二十几岁的样子,哈哈笑道:“姐啊,又要换男朋友了?”

    林希一拍大腿:“哎哟喂,你咋就那么清楚呢!这一次,姐准备找个大学生,能不能驾驭可全靠你这发型了啊!”

    “放心吧姐!”发型师答道,然后又转身喊了一个洗头部的员工过来吩咐道:“你先帮希姐洗头。”

    洗发部在里间,并列放了好几张躺式洗发床。林希找了个靠墙的位置,然后松开马尾躺了下来。洗头发的小弟按得太舒服,使得林希又困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盹儿。那小弟也不打扰她,只顾慢悠悠地按着她的头皮。

    大约过了半小时,那小弟才叫醒林希:“小姐,去吹头发吧。”林希这才猛然惊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提起包走了出来。

    发型师已经在等了,一见到头上包着干毛巾的林希出来,立即拉开了他的专属座椅。林希乖乖地坐上去一动不动,等着发型师吹头发做造型。

    发型师还在用干毛巾擦拭着林希头发上的水渍,正好又有两位客人走了进来。那两位客人边走边交谈着,a说:“是不是因为停水了啊?”b说:“不清楚,反正消防队还没有到,那楼中间那两层都烧起来了!”

    店里有认识那两位客人的发型师立即迎上来问:“两位美女,你们说哪儿烧起来了?”

    a答道:“就是我们北园小区里边啊,有一栋楼中间都烧起来了,听说是一群年轻人在家开派对,在阳台上搞自助烧烤结果引起了火灾。”

    又有人问道:“哪一栋楼啊?”

    两位美女中的b说道:“就是我们前面那一栋,15号楼,不知道是五楼六楼还是六楼七楼。恰好又停水了,没法灭火,听说已经报警了。”

    林希那边的发型师吹风机还没有开,所以她自然是听到了这段对话。15号楼?林希心里一惊,立即让发型师停住了手,匆忙站起来说道:“我回去看看,你直接划卡。”说完便急忙冲了出去。

    一出门,果然就见到小区里有浓烟正在往上升。不远处有忽远忽近的消防警笛声传来,不少不知情的群众正聚在一起指点讨论着。

    林希急冲冲地往自己家跑去,五分钟以后,她果然见到自己住的那栋楼中间第六楼的阳台已被大火灼黑,那火势正向七楼蔓延上去。

    楼外围了不少小区里的住户仰头看着那还在不断燃起的明火,小区的物业保安队充当了临时的消防员,正在对楼里的居民进行疏散。不少住户用湿毛巾捂了鼻子,相继从楼梯里跑出来。

    林希的心猛地下沉,就像瞬间掉进了无底的冰窖一般。她来不及思考,一点一点艰难地从人群中突围出来,就往大楼的楼梯处跑去。

    有保安见到这名女人还在往大楼里冲,不由得大喊:“小姐!小姐!你不能进去!危险啊!危险啊!”可是林希根本没有听到保安的呼喊,只顾着往里冲。

    这时候消防车终于到了。十来个消防员迅速从车上下来,牵起了灭火装备和管道。

    楼道里还有不少因闻烟逃生下来的居民,正匆忙往下赶。林希逆向而行,走得无比艰难。可是那一刻,她的心里无比坚定:她一定要上去,一定要抢救出她最珍贵的东西。

    大火还在蔓延,可时光仿佛停在了那一刻。林希仿佛见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家门外,没有一滴眼泪。

    终于到了家门口,林希掏出钥匙开了门。一开门,屋内重重的浓烟味就扑面而来,熏到了她的眼睛,呛到了她的鼻呛与喉咙。她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往里面冲。

    客厅里已经有些东西烧了起来,正是深秋干燥的季节,那火烧得旺盛。阳台上的花草窗帘更是已经变成了灰烬,室内易着火的物品也相继燃烧着。

    林希穿过那些明火,来到房间打开柜子翻起来。终于,她找到了那一件她最珍贵的物品,露出了绝美的笑容。

    可是那一刻,她却重重地倒了下去。

    外面的消防员们升起了云梯,开始了紧急灭火。楼下的保安第一时间告知了消防员有个女孩冲上楼去的消息,于是负责继续疏散人群的几位消防员戴了头盔面罩,去营救这名女孩以及其他行动不便的受困群众。

    彼时。有一个男人,正坐在医院的急救车里,心神不宁。

    十分钟以前,他从住院部到急诊部去看望一位因喝酒过量而胃出血的发小,却无意间听到了急诊科医生的电话。

    那名医生正在说:“火灾是吗?在哪儿?北园小区15栋?好好好,我们马上过来!”

    那一瞬间,许牧原有一些乱了心智。他从来都是冷静理智的人,可是这一刻,他的心跳却忽然漏了节拍。

    是她住的那栋楼吗?她会有事吗?许牧原掏出手机给林希打电话,可是打了数十次仍然无法接通。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不详的预感,头脑里似乎被浓得化不开的迷雾笼罩着。

    就在那瞬间,这一位住院部的内科医生,跳上了急诊科的救护车。

    路上,许牧原却忽然想起了中学时代的自己和林希。那时她像一个光辉灿烂的天使,永远有着明媚的笑容。她永远是学校里的佼佼者,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别人谈论她的信息。学校的展示栏里,她的照片一年都没有换过。

    那时候他就知道,他爱她。即使从未与她说过话,即使从未打过交道,他也清楚地知道,他爱她。

    可是,却不能靠近她。不是因为她过于美好,而是他许不了她任何承诺。他清楚自己的路,他明白自己会离开a市很多年,所以,他不能走近她倾诉他的心。他只能远远的离开,然后,再强迫自己忘记这一段有花无果的暗恋。

    可是,命运却再一次将她送到了他的面前。她还是那么美好,那么努力地生活。她甚至已经成了斯诺克专业裁判,她还是如同中学时代一样,脸上永远笑靥如花。她甚至将从前的逗趣发展得变本加厉,变成了一个段子张口即来的搞笑王。

    可是,他清楚,这不是真正的她。他看得见她眼底的苍凉,他明白她心中必是历经了无数风浪。他知道,她成为今天的模样,定是经过了多次破茧时的疼痛与努力。

    救护车开得太慢,他还没有见到他心爱的人。可是就在那救护车上,他却突然明白:他不能再等待了。若她安好,他便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