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11章 LX—011以身相许

第11章 LX—011以身相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现在迫切地摆在林希面前的有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医院的住院费和看护费用;第二个是因为这次受伤,她恐怕得请一段时间的长假;第三个便是租的那套房子恐怕是住不下去了,房子被熏黑自然有人需要责任,但她也需要联系房东退房。

    林希一脸调侃似的对陆岩说:“陆岩,你看,这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了。”

    陆岩摆着一脸的盲目崇拜答道:“这世上还有能难得倒你林希的事儿?”

    一听这话,林希立即开始得瑟起来,口气嚣张道:“那是,看姐的!”林希挥动着唯一还能自由活动的左手拿起电话就开始打电话。

    第一通打给公司的“铁娘子”总经理,林希一改调皮风格,无比谦逊道:“杜经理,我恐怕要请段时间的长假了,额,受了点伤需要住些天院,……对对对,啊不用不用,不用让同事们来看我,大家都很忙,是的是的,我的工作可能要麻烦您和可可暂时接手,非常感谢,……好的好的,再见。”

    挂了电话,林希朝陆岩使了妩媚的眼色,继续打电话。

    “您好您好王先生,我是您的租户林希,今天我们那栋楼发生了火灾,我住院了,啊,不不不,不算太严重,谢谢您的关心,主要是楼下的起火把您的房子也烧黑了,对对对,你恐怕需要抽时间回来看看,……是的,我在住院就先回不了,出院再与您联系,……好的,再见!”

    林希一口气打了不少电话,包括挂失她的身份证、银行卡以及各种重要会员卡和证件。所幸大学毕业以后,她的户口迁回了t市,等出院以后她得回t市一趟,取了户口补办身份证,再用身份证补办其他一切的证件。

    陆岩一直安静地坐在旁边把他从武汉带给她的美食分类,顺便也听一下她的电话内容。

    一直到最后,林希才直面当下最严重的那一个问题:住院的费用。

    许牧原已经和护士一起去缴费了,但是随后几天住院怎么办呢?看护费怎么办呢?生活费怎么办呢?

    人在走入绝境的时候,才会想到亲人和朋友的重要性。

    这时候的林希才有那么一丁点儿觉得自己孤苦无依。她没有亲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带着父母的期盼认真快乐地活着;她只有陆岩这一个朋友,是因为他懂她,明白她的境遇却绝不带任何同情的眼光看她。可是,却不能指望他。让她却找这么一个学生借这么一笔庞大的费用,她是无论如何开不了口的。

    林希正想着要不要再给杜经理打个电话先预支一些钱,就看见高大俊朗的许牧原从门外走进来。他的手上握着一些单据,在进门的那一瞬间捏成了一团塞进了医袍的大口袋里。

    他朝林希走过来,轻启薄唇正欲说点什么,却在眼见陆岩把一块切好的鸭脖喂到林希嘴里时暗黑了脸色。

    他的眸子原本无比清亮,这时突然变得幽深而不见底。那种怪异的感觉又袭上心来,让他片刻间有那么一点不痛快。

    许牧原生得挺拔俊逸,一进门便有女病人目不转睛朝他望着。林希边啃着鸭脖边侧过头来,看着许牧原一步步走过来。

    “手续已经办好了,迟一点就会有护士送你去住院部烧伤科。费用的问题不用担心,我已经预存了一些,离你出院应该不用再缴费了。”许牧原站到林希的床左侧,直接讲了重点。

    林希抬头望向他的脸。

    一头利落的短发还是根根精神,乌黑的剑眉下有着一双如黑曜石般好看的眼睛。她对上了那双眼,却在对上的那瞬间在奇妙的感觉涌上心来。

    那感觉很怪,二十五年来,她几乎没有遇见过这种一闪即逝的心灵颤动。

    她不知道那感觉是什么,却莫名觉得害怕。她不想跟这个男人有过多的纠葛,可是她又偏偏很愿意见到他,从那次一起打了斯诺克之后,这种感觉就一直如影随形了。

    为了掩饰她的尴尬,林希傻乎乎笑了两声然后对许牧原说道:“好的,谢谢你,许牧原。等我的卡回来之后,我会一并还给你。”

    许牧原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回了一句“不急”便顺手拿起了床上的诊断书,又仔细看了一次。

    气氛似乎有些不在正轨上,林希立即提高了声音道:“不过许医生,我也付不起看护费,另外……还没有钱吃饭。”

    许牧原的心头微微一颤。……她从来没有用过这种类似于撒娇的语气对他说过话,每次除了对他讲些一点都不好笑的段子外,便只剩下她打球时的专注神态。可是眼下,她虽然还和从前一样不那么正经,眼角也带着那么些飞扬的神色,可是那语气却是柔软的,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在他面前第一次示弱。

    这表示,她愿意再与他靠近一些?

    许牧原放下了诊断病历,然后轻声说道:“我知道。所以,我已经付过了看护费,也替你们订了两周的餐。如果你还需要什么,随时跟我说,不要客气。”

    这一下林希恨不得马上感激涕零了,她微垂了眼,耷下长睫毛,假装淑女却又伪淑女地说道:“许医生,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怎么报答你呢?要不这样子?”

    林希没有说完,病房里的人都等着下文呢,结果就听到林希侧头对右手边的陆岩说道:“咱们先离婚,我要嫁给许医生,你同不同意?”

    陆岩又喂了个鸭脖给林希,然后头也不抬:“行,离吧。”

    林希又看向许牧原,决意调侃一下他:“许医生,你看怎么样,我这儿可以离了,我以身相许给你好不好?”

    众人被这两人弄得莫名其妙,这女孩和这两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一会儿闹自杀,一会儿说漂亮小子在外边儿胡来,现在又要离婚嫁给这么帅的许医生,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但是主要问题是,许医生应该不会同意吧?

    林希正等着许牧原直接拒绝或者转移话题,哪知道才几秒钟,就听到许牧原温润的声音传来:“好。”

    许牧原的表情极为认真,一点儿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字,让陆岩都忍不住抬起头来朝他看着。

    林希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一时没忍住说道:“啊……?”

    这时有护士进来准备帮林希转到住院部去了,许牧原也走上来帮忙,望着林希错愕的脸,又略微降了音调说道:“我是认真的。”

    听到他的话,林希恨不得将脸捂到被子里去,所以,……她这是被反调戏了?

    许牧原果然道行高深啊!深藏不露啊!于是再也不敢在病房里造次,乖乖地配合护士转住院部。

    男人的脸上却微微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