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14章 LX—014与他相伴

第14章 LX—014与他相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随后的几天,两人却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件事情。林希倒也老实了不少,在许牧原每天过来查房和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不再乱开玩笑。

    而许牧原呢,也像没有说过那句话一样,每天依旧清清浅浅地照顾着林希。两人都似乎刻意压抑着,可是那一缕感情的悸动,还是如雨后的青草一样越来越繁盛。

    林希的伤口恢复得很好,加之她的皮肤再生能力也超强,等到差不多痊愈的时候,主治医生竟然通知她手臂和腿上均无需再植皮。这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所以原本预计得住上大半个月的院,这才住了十来天,就已经可以出院。

    这些日子,许牧原来皮肤烧伤科来得极勤,科室的医生和护士们只以为林希是他的女友,便没有觉得太奇怪。只是这一举动,伤了住院部无数小护士的心。

    许牧原刚进入医院的时候,就被一群整天除了与消毒水和病人为伴的护士们一致评为了院草。那时候,许牧原总是孑然一身独来独往,正好成全了这帮姑娘们的幻想。许医生年轻又英俊,性格淡雅却又不失礼仪,这样的男人总是能得到女人高分的。

    哪知道这个林希一住进来,小护士们的心就哗啦啦碎了一地。原来,如此温和的许医生竟已名草有主。

    就连林希出院的时候,也忍不住对他说:“许牧原,你们医院不少护士喜欢你嘛?”

    许牧原看着林希收拾着一些生活用品,随意地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林希转过身来,睁大了眼睛问:“帅哥,你有没有搞错?这些个小护士每天对着你的背影双眼放桃心,你就没见过?”

    “我不知道……放桃心是什么样子。”许牧原老老实实地回答。

    “看看看,就是这样,”林希干脆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示范起双眼放光的样子,“看到没,就是这样,这样就表示女生看上你了。”

    林希还是一副俏皮的模样,她脸色红润,双眼柔情似水,此刻又在模仿护士们远观许牧原时的表情,倒真像是小情侣间在打情骂俏一样。

    许牧原认真看了一下,然后回答:“嗯,这个表情是还不错。”

    这本来只是一句普通的评价,可是又呛得林希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知道,她又被许牧原摆了一道。而他的真正的意思是:林希做这个表情很不错。

    喂!我还没有看上你好嘛?林希很想冲他喊出这句话来,可是一见他面冠如玉玉树临风地模样,却又瞬间说不出来了。……其实,他确实还不错呢。

    林希的行李不多,没用多长时间便收拾好了。

    “原先的住处还不能住,那准备去住哪里呢?”许牧原问出了眼下最重要的问题。

    林希一甩头发:“再说吧。先回老家去补办证件,回来之后再慢慢找房子,实在找不到的话……”林希“嘿嘿”笑了两声,“到你家去住怎么样?”

    林希这话本是开玩笑,因为她记得那天许清原来看她的时候,称呼了他们的父亲为“首长”,那他们的家境自是一般人不能比,那么她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子住进去,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哪知许牧原回答得极快:“我随时欢迎。”

    林希瞬间崩溃。无论对他说什么,他都来者不拒。即使是调戏,他也总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反调戏回来,你再想去和他深究时,却见他一脸无辜似乎并无他意一样。

    所以说,……蓝色性格的男人都是这样深藏不露?

    林希无奈地耸耸肩,然后翻了白眼说道:“谢谢啊,许帅哥。我今天先回单位去。”

    “好。”许牧原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晚上,林希打电话给陆岩:“小岩岩,你喜欢蓝色性格的人吗?”

    陆岩明白她的一语双关,回答道:“喜欢。我们这种红黄性格,不就是和蓝色性格最搭么?如果两个红黄性格在一起,那还不翻了天呀?就像我们两个,就永远做不了情侣。”

    “可是你的数学系小女友总是在约会的时候对你说忽然有灵感要回去研究数学,你不会觉得失落?”

    “是不是那个蓝色性格的人没有下一步的表示,你觉得失落?”陆岩一针见血。

    “陆岩!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林希有些懊恼。无论她说什么,他总是懂她的深层意思。

    “能啊,一辈子的好朋友。说吧好朋友,有什么事儿找我。”陆岩继续说出她的想法。

    林希知道他太了解她,也就不啰嗦,“明天我要回趟t市,回去提户口补办身份证和其他证件,有没有空陪我去?”

    陆岩想也没想就回答:“行啊,明天我有空,要坐火车去吗?那你买好票,回头把信息发我。”

    林希挂了电话就用手机买了两张从a市到t市的火车票,然后将时间信息转发给了陆岩。而电话这头的陆岩望着对面认真研究桌上美食做法的数学系小女友,忽然有了个好主意。

    他迅速编辑了一条信息,然后发送了出去。停顿几秒,想了想,又补了一条。发完之后才露出得意的坏笑,如星辰一般的眼睛里闪着得意的光芒。

    收到信息的某人此刻正在浏览着新闻,听到手机的铃声响起,随意看了一眼。可是一看到那两条信息的内容,他却沉思了片刻,才面不改色关掉了手机。

    或许,是时候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希就来到了火车站门口等陆岩。从a市到t市乘坐火车只需一个半小时,但林希要赶在周末前的工作日去办妥补证的事。

    两人约好在火车站前最大的那一颗灯柱前会合。正是初冬的清晨,林希只穿了件薄羊绒外套,站在灯柱前冷得跺脚。她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骂着陆岩还不来,又不住地朝入口方向张望。

    没过几分钟,却见一个熟悉又高大的身影朝她走了过来。

    许牧原穿着一件长及腿部的黑色长大衣,里边是套厚西装套装。大衣的扣子没有扣,从正面能看见他修长的腿。他左手提着一个男士手提包,配合着他的步子一前一后摆动着。

    两人隔得不到十米时,许牧原也看到了林希。于是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走了上来。林希正觉得惊讶他怎么会在这里时,就听到许牧原开口就问:“怎么穿这么少?”

    林希傻笑了一下,然后说:“我的大衣……不是被烧掉了么?”

    许牧原立即脱下自己穿的黑色长大衣,然后强行披到林希肩上,又给她拢拢了衣角。顿时属于许牧原的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林希在大衣领子上蹭了蹭,就舍不得脱下来了。

    抬头望向他的脸,他还是那一副俊朗温柔的模样。浓眉星眸,高鼻薄唇,线条完美,怎么看怎么养眼。因为天气有些寒冷,平日里他白皙的耳朵和脸颊这时都有一些微红,但更是这抹微红,让眼前这个男人显得愈发英俊。

    林希有一念之间的恍神,但立即回归正常然后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许牧原还是左手提包,右手虚搂着林希往里走,然后说道:“你的朋友说他临时有事,让我陪你去取户口。”

    凭林希对陆岩的了解,她知道这实在是一个烂得没边的借口。但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跟着许牧原往里走。

    林希买的是普通列车的车票,绿色的外壳,行驶起来会有“哐哧哐哧”声音的那种。车厢里人非常多,除了硬座票之外,还有不少人站在过道上。

    车厢里气味很重,环境也很嘈杂,不时传来乘客的笑声或是嗑瓜子的声音。许牧原陪着林希坐着,在这鱼龙混杂的车厢里显得尤为扎眼。

    他本来就生得高大,衣冠楚楚地坐在一群民工的中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周围不时地有些少女和嫂子们频频朝他偷看,只以为是哪个大明星来体验生活了。

    许牧原不理会他人的目光,只安静地坐着。林希倒是忍不住,偷偷地在许牧原耳边说:“你看你,蓝颜祸水啊!”

    许牧原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林希自认为呛到了他,乐得呵呵笑起来,结果笑到一半,她突然变脸:“不好!”

    “怎么了?”许牧原问。

    “乘务员来查票了!”

    “我们不是有票吗?”许牧原掏出陆岩昨夜亲自送过来的票,疑惑地问。

    眼看乘务员越走越近,林希拉着许牧原站起来说:“我们先去卫生间避一避,回来再说。”

    许牧原不明就里,只好跟着她走,可是刚走两步,就听到乘务员在后边喊道:“哎,高个子的那对乘客,你们等等,我查了票和身份证再走!”

    林希和许牧原又只好回到座位上,等站乘务员过来。

    乘务员是个中年男人,大约四十岁的样子。他挤到许牧原面前来,然后说道:“请将你的票和身份证拿出来查验。”

    许牧原拿出票和身份证递给了乘务员。那位乘务员眯着眼看了看,然后说:“你叫许牧原?”

    许牧原点头。

    “可是你票上的名字是陆岩!你为什么冒用他人名字?”乘务员今天抓到第一个票证对不上的,显得有些兴奋,回头又冲林希喊:“你的呢?票和证!”

    林希颤颤地递上票,然后摆出一副撒娇的面孔道:“大哥,我身份证忘记带了……”

    乘务员看了一眼那票上的名字,然后问:“你叫叶可可?”林希立即点头。

    因为身份证丢失,所以林希借用了助理可可的身份证买了票,原本想着才一个多小时路程,不会那么倒霉碰到乘务员来查票的。

    林希一脸的委屈和娇羞,希望打动乘务员好让他放他们一马。哪知那乘务员根本不吃这一套,厉声道:“你们是想坐火车行骗吧!站起来!跟我到乘务室里去!”

    林希脸色骤变,可是许牧原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站起来理了理西装的衣脚,就准备跟着乘务员走。

    车厢里的人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看好戏似的朝他们瞟了几眼,就回到热闹闹的环境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