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15章 LX—015忽然的吻

第15章 LX—015忽然的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lx—015忽然的吻

    说起来,林希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坐过这种普通列车了。从前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从t市到a市去上学,常常就买最便宜的学生票回家。后来,家里出了意外,接着她又能工作自给自足时,便也就回去得少,即使是要回去也是乘坐动车了。

    这一次实在因为手上可支配的钱不多,为了节约才买了这么两张普通列车的票。哪知道运气这么差,还没有到达t市,便遇到了乘务员检票。

    胖胖的乘务员满脸的鄙夷,他对面前的许牧原喝道:“看你穿得一表人才的,竟然想使用假名字做违法的勾当,老实交待,你们俩到底想做什么?”

    许牧原从未遇见过这种状况,一时不知从何辩解。倒是林希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央求着乘务员:“大哥,这真是误会……我真是忘了带身份证,我回t市去办事儿,本来是那个叫陆岩的朋友陪我去,哪知他临时有事儿,就委托了这位朋友陪我去,真是误会呀……”

    “怎么那么巧?两个人都对不上?你是在耍我?”乘务员一副不肯轻信的样子,微眯着细长的眼睛朝两个人上下打量,“再不说实话,到下一站我就送你们去警务室了!”乘务员开始威胁。

    林希终于忍不住就要爆发,她腾地上前一步,就准备和乘务员理论。许牧原一见她这架势,忽然伸了手来轻握住她的手腕,微微摇了摇头。

    许牧原还是一副温润的样子,丝毫没有动怒。他掏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许牧原轻慢地说道:“爸,是我。有点小问题……”

    林希不知道他这个时候给他父亲打电话说这件事做什么,但还是礼貌地闭了嘴。没过三分钟,对面的乘务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乘务员一看那手机上显示的官方号码立即惊呆了,他迅速接起了电话,同时换上了一副迎合的笑容。

    “……好好好,收到您的指示……”乘务员满脸堆着笑,虔诚地挂断了电话。紧接着,他立即走到许牧原面前来,低声说道:“许先生,实在对不起,我竟然将您当成了犯罪分子,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向您道歉,还望您不要计较。您那节车厢太拥挤,要不您就坐在这儿?”

    乘务员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许牧原的态度依旧是清清淡淡的。林希也算是见过些许世面,心知这是因为刚才许牧原那个电话所致的结果。

    可是莫名其妙地,她的心里忽然无比失落和难受。

    她和他的距离,到底隔了多远?她要抬头多少度,才能仰望到他?

    那一刻,她宁愿他们两个在下一站被送往警务室,宁愿被罚款被处分,也不愿意就此生生的在心里拉开一道鸿沟,而这鸿沟竟是如此之宽,宽到她没有信心越过去。

    心里越难过,就越是证明她在乎他。林希自嘲地扬了扬嘴角,望向许牧原。

    许牧原并没有注意到她神色的细微变化,只是走过来,轻轻牵住了她的手,然后往之前的车厢走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有亲密的接触,林希也并没有反抗。他的手掌有些微凉,但又宽厚无比。望着他伟岸而挺拔的背影,林希忽然暗暗作了决定。

    两人没有坐多长时间,火车就到达了t市。一出车站,初冬的寒风扑面而来,让林希立即冷得打了个寒颤。许牧原立即又将他的大衣脱下来披在林希肩上,然后拢好前门襟。

    事情办得还算顺利。林希的户口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因为不好保管便一直托管在老家附近的派出所里。

    警务员核对了林希的信息,便为她拍了照片补办了新身份证,顺便还发给一张临时的身份证。许牧原一直安静地跟着她,偶尔帮忙拿一下东西,或是帮她在补办证件时递交手续费。他显得优雅而尊贵,在片区派出所里,频频引起了民警们的注意。

    办完一切手续,还只是中午时分。林希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似的对许牧原说道:“许牧原,我带你去见见……我的爸爸妈妈。”

    许牧原的内心瞬间有些欣喜,因冬日雾气笼罩的眼睛这一刻也清晰明亮起来。她愿意带他去见她的父母,说明她已慢慢接受他。

    林希打了个车,和许牧原一起坐进去,然后向司机报出了地址:河安区长清园。

    司机从后视镜了看后排坐着的一对青年男女,什么话也没再说,便加了速。车子所经之处越来越荒凉,最后终于在一处偏僻的林园门口停了车。

    许牧原付了钱下车,却惊讶地发现那林园门口的匾额上用正楷书写着四个大字:长清墓园。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沉痛和压抑感,回头一看林希,却见她脸上挂着柔美的笑容。

    “许牧原,别太沉重,我爸爸说过,希望我每一次见到他,都是面带微笑的。我们进去吧。”林希走在前面,到墓园门口买了些白花儿,然后一步一步往里走,许牧原立即迈开了步子跟上。

    两座比邻而立的墓碑,上面分别写着“故显考林迪之墓”和“故显妣喻晶晶之墓”,左下方的小字均是署名“林希”。

    “爸爸妈妈,我回来咯!这次因为要补办身份证啦,都已经办好了,你们别担心。我现在过得可好啦,我都当上经理了,薪水也涨了不少呢!再加上每年去当几个月的裁判,也能挣不少钱,你们可千万别担心我。”林希蹲下来,将那些白花分开放在两座墓碑下,嘴里不停地说着话。

    两座墓碑前都生了些杂草,林希一点一点拨除着,继续说着话:“妈,你要是还在,估计会和可可的妈妈一样催问我有没有交男朋友什么的,爸你在那边劝劝我妈,我还这么年轻呢,是吧?”

    许牧原望了望那墓碑上的刻碑时间:2005年。就是他去加拿大的那一年,也就是林希高一的那一年。可是那一年,风云学霸林希在学校里不是过得风生水起无比快乐吗?为何会同时失去了父母?

    他突然想起那次在斯诺克俱乐部里,强子问林希的择偶标准时,她说了一句“有车有房父母双亡”,那时还以为她只是真的在调侃婆媳关系的难以处理,这时才知道她只是想寻一个与自己差距不太大的人家。

    难怪她事事都将“钱”挂在嘴边,她说要嫁思聪那样的有钱人,她说要看程强的存折,她故意询问他的家底,都只是希望他们知难而退。而偏偏也只有陆岩这样不会与她存在感情纠葛的人,才能成为她的朋友。

    这是一个独立又坚强的女孩子。她以进为退,将自己的自尊心保护得如此完整。她也是令人佩服的,学生时代失去双亲,仍能将自己打造得如此乐观向上,那么,这个女孩的内心应该有多强大?

    “叔叔阿姨,你们好。”许牧原突然开口,“我的名字叫许牧原,是林希的……朋友。老实向您交待,从2005年到现在,我已经喜欢林希近十年了。”

    许牧原忽然在父母面前真情告白,让林希手中动作一顿。她回过脸来看许牧原,见他双手交握,一脸认真且虔诚地站在墓碑前,微微颔首。

    他的脸原本白皙,这会儿被冷风一吹,倒泛起些红晕了。两道浓眉下,被蒙了雾的双眼尤为显眼。这个男人永远温情似水,让人招架不住。

    “只可惜那一年我去了加拿大,没能认识林希,”许牧原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如今隔了这么久回来,我还是遇上了她,我想这应该是注定好的事情。所以叔叔阿姨,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请帮我劝林希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好好爱她。”许牧原说得恳切真诚,说着还慢慢朝墓碑鞠了一躬。

    林希赶忙站起来,傻呼呼笑了两声然后说道:“爸妈你们可千万别信他,他就开玩笑呢,怕你们觉着我找不到男朋友,是吧许牧原?”林希侧过一张小脸去,稍微侧了头朝许牧原仰着。

    许牧原看着林希,她的眼睛黑白分明,鼻子小巧,嘴唇微翘,脸颊因为初冬的寒风而白里透红,一副美丽娇俏的模样。许牧原停顿了下回答说:“我是认真的,我也说过我会证明给你看。”

    那一瞬间,林希还没有来得及分清发生了什么,就见许牧原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然后用力地吻了下来。他一手提包同时用力按住她的后背,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掰过来,然后低头准确地对上她的唇。

    林希一个趔趄,重心不稳歪向一边,又因避免摔倒而只能死死地揪着许牧原的西装。

    这个吻来得猛烈,一点儿也不像许牧原平时的性格。他先是动情地在她的粉唇上啄了一番,然后又用力地撬开她的唇,任舌头开始攻城掠地。林希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呆呆地跟上他的节奏。

    他的嘴唇微凉又柔软,亲吻起来甜腻腻的,让她有一些微醺。他的舌头精巧又灵活,调逗得她整个人酥酥麻麻的。

    那种感觉,很奇妙,很美好。在他的怀里,享受他的亲吻,其他的一切都暂且不要去想。唯愿与眼前人,共度此刻良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