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16章 LX—016互相爱慕

第16章 LX—016互相爱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这一段时间漫长又短暂。许牧原吻得林希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才放开了她的脸,同时还是双后扶住她的手臂以免她滑倒。

    林希后退两步,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楚楚含情,泛着湛湛的光。双颊因为亲吻也因为羞涩而红润得如同上好的苹果。那两片嘴唇上,还带着刚才亲吻过后的水光,性感又迷人。

    ——这是她的初吻。所以她很没有经验,不知应该如何拒绝,也不知要如何配合,只得这么傻傻地站着。可是,要她在许牧原面前承认自己二十五年来初吻还在,岂不是太掉自己的价?

    林希假装瞟了几眼许牧原,然后咋呼呼地说:“阁下行为实在不是君子之所为,不过看在你技术生涩的份上,就算了。”说完立即转身去继续清理墓前的杂草,同时还对着父母念念有辞似在解释一般。

    许牧原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勾笑起来。他忽然又想到陆岩昨天发来的短信。陆岩说:“兄弟,我看好你,你很适合林希。但是对待红黄性格的女子,光采用温柔战术是不行的,你得主动扑上去,越生猛越好,——红加黄性格的女孩就好这一口。”

    看来陆岩确实没有骗他。虽然他在感情上的造诣颇低,但从林希刚才的眼神里,他看得出,她并不想拒绝。

    两人又在墓园里呆了一会儿,林希絮絮叨叨说了些话,才站起来朝父母深鞠几躬,才拉着许牧原往外走。

    一出了墓园,林希的表情就和来时明显不同了。此刻她显得心情相当沉痛,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人难忘的事情。

    许牧原伸出右手,轻轻环住她的肩膀,以给她力量。可是没过几秒钟,却见林希的眼睛倏地红了,有晶莹的泪光在眼里转着,似乎就要流下眼泪来。

    认识林希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表情。除了执裁时的严肃、生活中的调皮、以及无论在哪都能张口即来的芒果段子,许牧原从未见过她悲伤的模样。即使是在火灾发生以后,她对着奋力抢救出来的那张全家福,都是只是戏谑地说:这是我拍得最好的一张照片哎!

    安静地陪伴,也是安慰的一种。

    许牧原搂着她的肩,然后用左手招来出租车,不去看她,好让她能自我缓解情绪。

    两人一起上了出租车,许牧原伸出长手臂,将林希搂入怀里,顺便用手轻抚她的头发。林希的悲伤终于找到了一个豁口,靠在许牧原的怀里开始抽泣起来。

    许牧原干脆侧过身过去,双手搂住她,让她把脸埋在自己的怀里尽情发泄。林希房间压低了声音,像一只悲鸣的小动物一般哀泣着,眼泪沾湿了许牧原的西装。

    出租车司机见到这副情景也不多问什么,看到二人是从墓园出来,也必定是为失去亲人而伤心。只是轻声问许牧原:“先生,去哪里?”

    司机这么一问,许牧原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眼下林希正悲伤着,也不好问她,转念想到已过了午餐时间他们还没有吃饭,于是就回答司机道:“师傅,去t市最好的饭店吧。”

    司机领命,立即开动了车子。

    林希很快便回复了正常,没几分钟她便立即坐正,然后用力吸了吸鼻子,自嘲道:“蛮久没有流眼泪,这发泄一下也是好的,你有没有美人如玉在怀的感觉?”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明明还是红的,可那脸上的表情又瞬间换回了别人常见的那个她的模样。

    许牧原心疼无比。他伸出手去,轻柔地擦了擦残留在她脸上的泪痕,然后声音温润地说道:“林希,以后在我面前,你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仿佛多年来的伪装被人一眼识破,林希有一秒钟的错愕。她不知道要如何回应许牧原的话,索性不再出声,呆呆地望着穿外如直线般飞奔过的景色。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许牧原终于问:“林希,叔叔阿姨……是怎么去世的?”

    林希还望着左边穿外的风景,听到他的问题,并没有马上答话。安静了一会儿,许牧原以为她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又见到她转身面向他说:“是火灾。大火把我家郊区那栋房子烧得一干二净,当时我的父母就在家里睡午觉,没有再醒过来。”

    ——也是火灾!许牧原的心一紧,立即捕捉到她话里的不合理,“人在睡觉时,即使起火了也会被呛醒来啊?”

    林希耸耸肩:“我也不清楚,我只记得那天我回家的时候,火已经扑灭了。警察告诉我,我的父母已经不幸遇难,我还见到了……他们残缺不全的尸体。”

    许牧原只觉得奇怪,继续问:“那天你在做什么?那天是几号你记得吗?”

    “那是2005年10月13日,我去市里拿那一张全家福照片了。我从郊区坐车到市里去,奇怪那天路上非常堵车,平时来回只需要两个小时,可是那天我却整整花了四个小时,所以……没能救出我的爸爸妈妈。”林希说这话时满是懊恼,就像多年来为此深深自责一样。

    尽管内心还有很多疑问,但许牧原此时见到林希的表情,不忍心再看她沉浸在过去悲伤的回忆里,立即换了话题道:“我跟师傅说去t市最好的饭店,你知道那是哪里吗?”

    林希也极力配合地转换气氛,立即惊讶地说道:“帅哥,你要请我吃饭?”

    许牧原微微点头道:“我带了足够的钱,你尽管放开吃。”

    一提到钱,林希立即想起来,前些日子住院花费了他不少钱,于是马上扬脸问道:“许牧原,我现在一共欠你多少钱?把账单都拿来,我拿回卡后一并报销。”

    许牧原笑了笑,回答道:“没有账单。如果你想还,我会换别的方式。”

    本来许牧原并没有别的意思,可是深受网络段子摧残的林希立即领悟出的另一种意思:“用别的方式还债”。于是她立即双手环胸,假装后退了一点,然后问:“几次?”

    许牧原没太明白她的意思,但看她一副惊恐自卫的样子,又立即秒懂了她。她……还真是天生的红加“黄”性格啊!于是也就顺着她回答:“一次。”

    林希立即掰了手指开始算,似乎在算住院期间她大约花费了多少钱一样。一分钟后,她泪流满面地望向许牧原然后咬牙切齿道:“成交!这个价格还不错!”

    许牧原知道她在开玩笑,刚好饭店又到了,于是懒得和她再讨论下去,付了车钱后绅士地牵了林希下车。林希走下来时,听到许牧原低沉的声音道:“以后,在我面前,不必这么孤勇。”

    孤勇。

    那是林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从字面上来看,似乎就是孤单地勇敢。她有多骄傲,就有多孤单。

    许牧原懂她。

    两个人一起往饭店里走,但是林希立即跳到了下一话题道:“先把钱包打开我看看,这决定我等下要点什么菜。”

    许牧原配合地从包里拿出钱包来递给林希,顺便接过她递过来的大衣折放在手臂上。

    “哇塞!”林希一打开许牧原的钱包,就惊讶得张大了嘴,“哥哥,你出门都带这么多现金的吗?”

    许牧原似乎回味了一下她的话,又故意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带这么多现金不怕被抢啊?”

    “我是说,……你那个称呼。”

    “哦?”林希回想了一下,大笑一声,“你是说‘哥哥’啊?你喜欢我这样叫?那要不咱俩结拜?”

    许牧原的心里酥酥麻麻的,因她一声无意识的“哥哥”而觉愉悦。她的叫法和妹妹许清原明明是一样的,可是又觉得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我妈妈已经有女儿了,”许牧原的声音忽然低下来,“……她现在只差个儿媳妇。”

    走在前面的林希停下来,望向身后的许牧原。

    他穿着一身裁剪合体质地极佳的西装,左手手臂上搭着他的黑色大衣,右手提着男款提包。即使在人群里,他的英朗帅气也尤其突出。

    这是一个魅力极佳的成熟男人。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带着浑然天成的迷人气质。

    可是,他在深情表白的时候,却又带着一抹少年般的情怀。他的眼睛里永远闪耀着那么温情的光,让人忍不住沉溺进去,不愿醒来。

    一直到这里,林希终于在心里承认,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开始悄悄喜欢他了。

    多么美妙的感觉,你喜欢的人,一直在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