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17章 LX—017开始同住

第17章 LX—017开始同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说是t市最好的饭店,其实也没有特别到哪里去,无非是因为它的星级高一点,建筑装潢精致一点,上的食物美观一点。

    许牧原和林希都是尝过不少南北美味的人,眼下对食物倒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又因为两人浓情暗涌,双方眼里尽是对面的那个人,对于菜色自然也就没有心情去挑剔了。

    许牧原还是保持着他自幼养成的良好习惯,在吃饭期间并不说什么话,也不为对方夹菜盛汤。在他们的家族里,一直有这样的规矩:不替对方作决定。所以,他们不会为餐桌上的其他人夹菜,一来让人自由选择,二来若是不合他人意便会让人尴尬。

    兄妹二人小的时候,许才平便是主导开明的教育方式。即便他与夫人已位高权重,但对于子女的选择从不轻易干涉。许牧原生来喜静,心怀救死扶伤之心;而许清原生来好动,从小便怀巾帼之梦,许才平及夫人也便任由了他们去。

    一直到最后,许牧原的信仰与他们发生分歧的时候,他们都经过了慎重的思考后成全了他。

    所以,许牧原很想找个时机,把家庭里的故事慢慢说与林希。她提到过“婆媳关系很难处”,若是到了他家,这个问题其实是不会存在的。

    林希吃完碗中最后一口食物,然后满意地擦了嘴。她一扫之前的不快,飞来一个媚眼道:“许牧原,跟你混,有肉吃。”

    “嗯,希望你喜欢。”许牧原放下汤勺,应了她一句。

    这原本也是一句平淡无奇的话,却让林希半天没有吱声。许牧原抬头望过去,却见林希的双颊上透着些许绯红,一副害羞的模样。

    “怎么了?”许牧原关切地问。

    “许牧原,你流氓!”林希气得咋咋呼呼的,眼睛里闪过几丝情真意切的羞涩,一张可爱的嘴唇微微嘟嘟起。

    许牧原实在不明白他又是哪里耍流氓了,且这话实在太过隐晦,他也无从意会,只得愣了几秒轻声问:“我怎么流氓了?”

    林希不回答,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一双杏目还圆睁着不时愤愤地朝他看看。

    很久很久以后的许牧原,再想起那天的情景时,总会不禁哑然失笑。那时候他已被林希锻炼得百毒不侵,而且对于林希口中常常突然出现的芒果段子也能秒懂了。

    那天在t市的饭店里,林希说的是“跟着你,有肉吃。”他回答的是:“希望你喜欢。”

    ……

    下午的时候,两人买了动车票回a市。t市毗邻a市,乘坐动车只需要四十五分钟。一回到a市,林希就忙着用临时身份证补办她的各种卡片。

    等到她差不多都忙完了的时候,林希才意识到一个最最严重的问题:她现在无家可归了。

    许牧原似乎早就作好了准备,等林希的手续差不多办好时,他问她:“有个地方,适合你去住一些天。”

    “在哪儿呢?”林希立即雀跃。在她的想象里,许公子这样的富家子弟一定是有几套不住的房子,在她落难的时候,拿一套出来暂借她使用。

    许牧原打了个车,带着林希来到了一个名叫凤凰雅园的小区。林希看了看地形,忽然意识到这个小区就处在她原先处的北园小区和a市人民医院的中间。正想着这个地段很不错时,就见到许牧原从包里拿出钥匙来开了门,熟练地打开走了进去。

    房子里的物品相当少,但收拾得很干净。整个装修以灰白调为主,即使是灰色窗帘旁边的装饰花盆,也是浅色系。

    “这个是你的房间,”许牧原开口道,“你看一下还喜不喜欢。”

    林希走进去,瞬间便爱上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的角落里,用吊杆器挂着好几根斯诺克球杆,即使远望也能知道是不菲的手工杆。在球杆的旁边,同时挂着好几根鱼杆,有海钓杆、台钓杆以及传统钓杆。

    在靠近门这边的墙边,是一个大大的书架。架子上有一些各式各样的书籍,以医学书居多。框外还摆着一些奇形怪状的三维模样,但全都相当精致。

    房间中间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没有摆放床上用品,看来长时间没有人住过。林希望着满房间的布置顿时心情大好,转过身来问许牧原:“这些都是你的藏品吗?哇,有钱人的世界我果然不懂啊。”

    许牧原轻倚在窗边,温和地说道:“你喜欢就好。”

    “要收房租吗?”林希问道,大脑里开始迅速计算起这个地段的月租均价。

    “不需要,但是,你要每天做晚饭。”许牧原还穿着他那身西装,衣冠楚楚地站在不远处,嗓音轻慢。

    林希没弄明白不收房租和要做晚饭有什么关系,但还是顺口问了一句:“你住在哪个小区?”

    “我住在隔壁房间。”许牧原走过来,然后虚搂她的肩膀,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林希立即目瞪口呆:“许牧原!你这是在骗得未成年少女与你同居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25岁了。”许牧原看也不看她,继续走着。林希赶紧跟上去,在看到他房间的第一眼,再次目瞪口呆。

    他的房间是主卧,采光非常好,可是那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竟然再没有其它物品!

    “许牧原你是神仙吗?”林希立即扑进去问。

    “卧室是用来睡觉的,其他事情一律在外面进行。”许牧原回答得简单。

    林希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想歪,情不自禁脱口而出:“那……那个啥也在外面进行?”

    许牧原还在适应林希的口无遮拦,想了几秒又看看她的神情瞬间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他走过来认真答道:“你决定就好。”

    看到许牧原走过来,林希立即吓得后退,听到他的话,她泪流满面地发现,她又被许牧原这厮反调戏了!于是她立即回应道:“我没有那么饥渴!”

    许牧原暗暗忍住嘴角的笑意,从客厅沙发上拿起包,从里面拿了一沓现金出来递给林希道:“你的生活用品以及随身衣物,去买一些吧。”

    这一举动再次让林希泪流满面:生平第一次竟然有男人用钱来砸她!

    林希唯唯诺诺地接过钱,朝许牧原假意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记在一起,我一并还给你。”

    到了晚上,许牧原被医院召去值夜班,林希便独自一人出去采购生活必需品。

    购物总会让女人觉得快乐。林希一边把采购到的东西塞满许牧原的家,一边给陆岩打电话。她张嘴第一句就直奔重点:“小岩岩,我好像沦陷了。”

    这显然是在陆岩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他还是极配合地鬼叫了几声,然后说:“你这么快就被‘蓝色’打动了?”

    林希一副小女人模样直点头道:“这个男人……实在太好,我招架不住。”

    陆岩的脸上升起一抹笑容,似乎是真心为老友感到高兴一样,然后又问:“那你准备住哪儿呢?去宾馆还是再租套房子?”

    “我……住许牧原家。”林希顿了一下,还是说了真话。

    陆岩顿时仰天长啸:“林希啊!你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儿啊!怎么这么快就扑上去了?”

    林希想到许牧原的样子,高大的身姿倚在窗边的英朗模样,心里忽然觉得甜丝丝的。说起话来也就更加直白:“小岩岩我还没有扑呢!晚上……嘿嘿,扑上去试试!姐这么多年实在……哇哈哈,你懂的。”

    “空虚寂寞冷了吧?”陆岩在电话里假意鄙夷,可内心里却仍是高兴的。

    “是的是的。”林希说道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从几件简单的行李物品中拿出了她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全家福放在房间的床头桌上,心里默念道:“爸爸妈妈,我想试一试去爱,你们……会支持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