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0章 LX—020下次继续

第20章 LX—020下次继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接下来这一周,林希正想扮演贤惠的女子在家好好做饭伺候许牧原,却忽然被领导派到周边城市的工厂去出差。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ab两家工厂本来规模差不多大,每次接的订单也是基本持平。可是这一次,公司出于精益求精的考虑,将大部分基本款订单下给了a工厂,而将小部分的时尚款订单给了b工厂。

    订单量不同,做的货物款式不同,就将直接影响工厂工人的工价以及工厂的利润。这些信息对于工厂来说算是比较保密的事情,可是恰好两边的工人里有熟悉的两姐妹,相互一说穿便立即引起了工厂间的相互不满意与矛盾。由此便直接导致了b工厂的消极怠工。

    林希被委以重任去处理工厂间的矛盾,顺便作为监工督促两厂之前未完成的订单。而这一周许牧原所在的住院部患者剧增,住院部主任不知晓他的个人情况,还是安排了几个夜班给他。

    这样一来,本是两人间增进感情的最佳时机,却因二人的工作而不得不分开了几天。

    好在林希赶在周末之前处理妥当了工厂的工作,于周五的下午回到了a市。刚巧那天医院轮班,许牧原上了白天班后就直接下班回了家。

    一进家门,许牧原就感觉到家里的异样。客厅的沙发、桌子、椅子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衣物、行李等,还有一大堆的资料。他有些轻微的洁癖,见不惯乱糟糟的屋子,于是放下包就顺手整理了起来。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许牧原闻声望过去,见一个窈窕的身姿投影在磨砂门上,同时还听到从那里面传出来的小调。许牧原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于是立即回头将沙发上的衣物归顺到一边,然后坐了下来。

    浴室里的哗哗水声盖过了开门声,林希根本不知道许牧原已经回来。她有几天没有彻底地洗个大澡,这会儿正欢快地淋着浴。

    大约过了十分钟,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紧接着,许牧原听到“咔嚓”的开门声——林希出来了。他条件反射地转过身去朝她望,却在回头那瞬间,顿时有热血沸腾起来。

    ……林希脚踩着一双拖鞋,全身上下只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那浴巾并不长,勉强能从胸部包裹到臀部。她的头发被一个大夹子夹住,零零散散落下几缕下飘在她的额前,妩媚又性感。一张粉嫩的脸颊因为长时间冲泡热水,这会儿也显得无比红润俏丽。

    再往下看……是她露在外边的大片光洁的皮肤,正随着呼吸而轻微的上下浮动。或许是因为她身材高且瘦,平日里又穿着过冬的衣服,竟然让人看不出……她原来是这么的丰满。

    浴巾下,两条修长的玉腿笔直且白皙,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无需言语,已是对人最大的诱惑。

    “啊——”林希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立即尖声惊叫起来,她双手护胸大声质问道:“许牧原!你本周不是值夜班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许牧原回过头来,咽了一下干涸的喉,声音轻且慢:“今天正常下班。”可是脑海里却不断浮现某些令人浮想联翩的画面。

    ……不是没有女人诱惑过他。从前在加拿大,他是学院有名的单身贵族,不近任何女色。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能够引起那些美洲女人的好奇心,于是有大胆的女子偷偷潜到他的宿舍,故意以某些行动去引诱他。

    不得不说,那名金发女子的身材相当好。再之她娇柔地斜躺在他的床上搔首弄姿,换作任何男人都不见得把持得住。

    可是许牧原只朝她看了一秒钟,便冷冷地下了逐客令。那名美洲女子气急败坏,穿上衣服用英文咒骂了一句,便愤愤地离开了。

    可是眼前,看到林希如此娇美的身材,竟让许牧原明明处于冬日,却有如夏日般的躁动。

    至少有一次,忠于自己的心好么。心里某个地方,有人对许牧原说道。

    林希站在浴室门口,正想逃往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就见几米开外的许牧原忽然迈了长腿朝她走过来。她还没有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整个人就被他双手捉住,下一秒,他热情又激烈地吻了过来。

    他一手搂着她的背,一手抚着她的头,将她扣在自己怀里,用力地亲吻着。林希被她逼得没有退路,只得背靠在门框上任由他在自己唇上索取。

    他的唇微凉,而此刻却又是炽热。就像长期压抑在心中的欲望,在这一刻忽然一齐释放了一样。他细细地吻着她的唇,却还不满足,伸了舌头来想要进一步攻城掠地。林希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正闭着眼睛认真地亲她,仿佛在完成什么仪式一样。

    林希觉得身体有些冷,于是在他的怀里四处乱动,想要逃开他的禁锢。可是许牧原双手力气很大,死死地扣着林希,不让她逃跑。就在这磨蹭间,林希忽然觉得身体一凉,往一下看,“啊……”林希侧过脸,又开始大叫起来。

    ——她的浴巾有些松开了。

    许牧原吻得意犹未尽,被怀里的女人突然逃开略有不满,此刻却见她上下乱串地站在他面前想要去整理自己的浴巾,更是激发了他的欲望,于是把她一把横抱起来,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林希在他的怀里,死死地蜷缩着腿,一张脸紧紧地埋在他的怀里,嘴里大叫着:“许牧原你这个流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许牧原难得冲动一次,才不管她嘴里喊些什么,只顾把她放进被子里,然后开了房间的暖气,随后便脱了外套松着领带。

    那一瞬间,林希感觉非常害怕。她还没有准备好,也不知道如何去配合这个她爱的男人。只得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只露出小脸在外边,嘴里继续喊着:“混蛋!流氓!出去!”

    可是许牧原却忽然变得异常温柔。他轻轻抚着她的脸蛋,又将自己的唇贴了上来。这一次,他吻得温柔,就像在爱抚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紧接着,他的大手便开始从她的脸游离起来,一路畅通高歌。

    林希被他抚酥酥麻麻,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在许牧原正欲进一步夺取阵地之际,林希忽然大喊一声:“我今天上午痛过经了!”

    男人一顿,放慢了手中的动作。下一步,他躺下来,伸了手臂将纤瘦的林希整个搂在怀里,用头抵着她的头。

    “林希,……我爱你。”许牧原的声音听起来哑哑的,就像在极力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一般。

    在这样的氛围里,林希也被他感染,情不自禁地伸了手来覆上他的脸,然后对上他如星辰般闪耀的眼睛说道:“牧原,我……也爱你。”

    男人深情地抚摸着她,然后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我们,下次继续。”说着便起了身开始穿衬衫。林希不知道男人在将得而不能得到时是怎样一种感受,但她能感觉到许牧原的隐忍和压抑,于是也就顺着他的话调皮地点头道:“好的,爷,包你满意。”

    窗外是渐黑的天空和初上的华灯,屋内是一室的旖旎风光。

    第二天就是林希约定的去参加斯诺克酒会的日子。

    酒会的地点定在a市某著名的五星大饭店,林希和许牧原都起得比较早,在家里吃过早餐过就准备出发。

    许牧原还是穿着他喜欢的正装配大衣,又稍微整理了一下昨天因欲求不满而生出来的胡茬,才牵了林希的手出门。

    几个人约在酒店门口碰面。林希和许牧原到得最早,于是一直在门口等着。没过多久,陆岩也到了。他还是那一副哈韩的打扮,让人根本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工科在读的博士生。

    陆岩一见到牵着林希手的许牧原,就立即走上来,冲他眨了眨眼。他的意思许牧原自然是明白,同时许牧原也一直感激他的“善意指导”,于是也冲他笑了笑表示感谢和友好。

    三个人一齐等着余下的两位,没过几分钟,陆岩对着不远处愈起愈近的某个人望直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