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2章 LX—022甜蜜陷阱

第22章 LX—022甜蜜陷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有那么一个瞬间,许牧原觉得周遭的环境全部静止了下来,背景全部淡化,只剩下了他眼里的那个人婀娜地朝他走过来,带着最美丽的微笑。

    “牧原,我帮你约了一场友谊赛,五分钟后开始,对手是马克塞尔比。呶,球杆我帮你挑好了。”林希满面春风地在许牧原右手边坐下来,温情地看着他。

    许牧原的心向上一提。她向来称呼他为“许医生”或者直呼其名,今天却温柔如水地唤他:“牧原。”

    有一种甜蜜的味道在心头涌动,许牧原都没有思考她刚才说了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没过一会儿,旁边的球台上已经有球星与裁判或者球星与内部工作人员开始了友谊赛。林希拉了拉许牧原的袖子,提醒他时间到了。

    许牧原站起来,脱掉身上的短大衣,然后解开了西服的前门襟扣子。举手投足间,翩翩贵气自然外露,周身俊雅而不自知。

    林希与他一起走过去,友好地将他介绍给了塞尔比。塞尔比喜欢笑,笑起来的样子好看极了。他看了一眼同等身高的许牧原,又望了望林希,大约猜到是怎么回事,礼貌地握了手然后开始准备给球杆擦上巧粉。

    林希害怕塞尔比状态好一杆直接打出满分147挫伤许牧原的锐气,便以一个俏皮裁判的身份询问塞尔比要不要让分,还没说两句,就听到许牧原用流利的英文对塞尔比说道:“能与您对杆是我的荣幸,请您全力以赴。”

    在球台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塞尔比自是明白的,他点点头,又笑了笑,高杆右塞开了球。

    因为是友谊赛,所以无需职业裁判捡球计总分。但林希还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默默地用简单的方法为他们计算着分数间的差额。

    有人曾如此形容台球的魅力:闲庭信步,于方寸间闪转腾挪,杀人于无形。

    现在,塞尔比和许牧原的对杆,就是这副场景。两人外形相似,打球的姿势标准而优雅,气氛和谐又轻松,但林希能看出来,两人打得并不放松。

    许牧原虽为非职业选手,可也算是非职业选手里的佼佼者了。或许跟他多年来的职业有关,他对待球也如对待工作那般精细认真。开局已十分钟,塞尔比并未占到很大的优势,许牧原的厚积薄发粉碎了他打满分或者单杆过百的梦想。

    这是高手间的对弈。许牧原打得很认真,他充分地尊重对手,也充分地相信自己。林希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眼神跟随着他的走动而移动,满是柔情。

    球桌对面不远外的桌上,陆岩和许清原还在低声聊着什么。许清原一脸好奇和探究的表情,就像在了解一个自己从未涉足的领域一样。陆岩毫不掩饰他眼睛里的温情,正细细地对她说着什么。

    唯有程强落了单。不过他也不觉得无聊,这会儿也正兴致勃勃地朝许牧原那球桌上看着。球到精彩处,他便暗暗拍掌惊叹,同时内心里又蠢蠢欲动,恨不得自己也有这个水平能上场和球星来一局。

    许牧原和塞尔比的球局打得很快,五局三胜的球用了两个小时就结束了。许牧原最终不敌经验丰富的塞尔比,以二比三输了局。

    但是塞尔比对许牧原已是高度评价了。球局一结束,就和他用英文讨论起刚才的几个点来。许牧原也回答得认真,一来一去,两人竟有着重遇故人般的惺惺相惜。

    两人聊了一会儿,塞尔比才回到他的休息室里去。许牧原去洗了手,然后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坐下休息。林希过来挽着他的手臂,无比亲昵地说道:“打得不错啊许医生!”

    许牧原抬起浓眉星眸,看着林希生动的脸。

    她看起来很快乐,也一直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那样努力活着。只是他觉得,他们重逢得太迟了……或者说,是他拖延得太久了……

    他伸出手去,将她散落在额前的发拨到耳后去,然后抿了抿唇朝她笑了笑。他是个不太会花手段讨女孩子欢心的人。不算浪漫,没有情调,也说不来那些花言巧语。他只能安静地坐在她的身边,冲她温柔地微笑,仿佛那笑容里,已包含了他一切的语言。

    然,林希懂他。即使明明是性格迥异的两人,她也能找到合适的基调,去跟上他心灵的步伐。

    一桌子五个人,此刻有一个人在心里默默流着泪。

    程强轻拍了一下桌子,佯装怒道:“苍天啊,我今天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没能见到我的偶像沙利文,还成全了你们这一对一对,我是来自虐的吗?”

    林希立即接过话去回答他:“小强,赶明儿姐给你介绍一好的,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程强想也没想,就马上回答:“你这样儿的。”

    林希一时语塞。下一秒,程强却见许牧原隔空朝他看了一眼,那眼神里似乎包含了诸多涵义。程强吓得一个激灵,立即拱手求饶:“师傅,求放过!”

    几个人又一起嘻嘻哈哈聊了一阵,又看了一会儿别的大师打球,负责人就通知大家准备去餐会厅用餐了。

    因为是小范围宴会,所以到场的只有数十人,吃饭也是在同一个包间里面。许牧原牵着林希的手走在最前面,陆岩和许清原走在中间,有说有笑地聊着。只有程强还是默默地跟在最后,嘴里默默念着什么。

    或许是因为许清原和程强的制服太扎眼,所以频频有人朝他们行注目礼。程强也习惯了这些羡慕的眼光(他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是羡慕),也就不理会,还径自走着。

    “呀!少校!”程强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他朝那声音源望过去,瞬间就有某种红色的液体要从鼻孔里流出来。

    他的身侧站着个妖娆的女人,浓妆艳抹,涂了明晃晃的口红。她披着件红色的长大衣在肩上,露出里面一条黑色的低胸高臀的抹裙。一双黑色的丝袜搭着大红细高跟鞋,一副风情十足的模样。

    程强的眼睛又回到女人的上半身上,他似无意地双瞟了几眼,在心里暗暗给出了数据。

    ……至少36e。手感……应该不错。

    “这个花纹……意思是少校吗?”美女指着程强的肩章,上前进一步搭讪。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程强这种用其他部位思考的男人。他立即笑着点头:“是的,这个是这样区分的……”程强开始边走边说,那女人也就盈盈弱弱地跟着。

    直到用餐结束,那位美女……的胸也没有离开过程强的视线。原本下午还有一些抽奖之类的小活动,程强也懒得再参加,跟许牧原等人打了招呼说是去陪美女逛街,就带了那美女绝尘而去。

    陆岩和许清原也对接下来的活动没有什么兴趣,于是两人约着准备去a市理工去走一走,跟林希告了别,二人也离开了。

    林希站在酒店门口,倚着许牧原的肩膀,低声说了一句:“他们还真是……各得其所啊!”

    “嗯,”许牧原点头,“你呢,要回去吗?”

    “不行不行,我不能提前离场的,这是职业道德。”林希摆摆手,又拖着许牧原往里走。

    两人继续参加宴会活动了,而最先离开的程强和那名美女并没有走很远。在附近的某个酒店外,出租车停了下来。

    程强拥着女人往酒店里走,然后迅速到酒店开了个房间。他也不畏惧别人的眼光,也不管自己正穿着带编号的制服是否得体,他只想……赶紧去试一试手感。

    一进房间,程强就开始脱衣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女人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个细细小小的电子设备,藏于床边茶几上的盆栽里,才半推半就地脱起大衣来。

    程强几乎丧失了理智。他甚至忘记了目前正处于某个关键时期绝不能犯错,只想着怎么解决一己私欲。

    他终于如愿所偿。

    潜意识里,他还是从前那个风\流成性的a城少爷,将无数美丽的女人玩转于怀里。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在他放肆入侵的时候,身下女子脸上升起了因为得逞而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