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5章 LX—025特别宴会

第25章 LX—025特别宴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那天夜里,林希只觉得许牧原格外的反常。

    温情似水的夜里,许牧原一次又一次带着林希遨游于天际,又如坐过山车般狂野地飞驰下来。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灯光迷离的房间里,不断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内心。

    即使到最后一刻,两人都飘上云端之际,他也只是重重地将她搂在怀里,一遍遍摩娑着她光洁的肌肤。

    直到林希沉沉地睡去,许牧原才轻轻将嘴凑到她的耳边去,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林希,我——是真的爱你。”

    第二天,许牧原打电话给住院部主任调了班,然后去参加组织的会议。林希也回归到了自己正常的工作里,开始又一轮的焦头烂额。

    服装业贸易可能是进出口里最繁琐的一类了。面料和辅料的种类、原料、工艺、颜色、外形等都有无数种。林希每天就趴在这一堆纷繁杂乱的工作里,从原材料采购一直忙到订单顺利出口。

    她在公司上班的状态和在斯诺克球场里执裁的状态差不多,都是严肃且认真的。但凡是她的同事,都评价她是个精细于工作的人,却从不知道在她的私人生活里,她是多么的欢乐和逗乐。

    或许是受了爱情的滋润,林希的工作效率似乎提高了很多。偶尔她还会对助理以及业务员们开一两个无伤身份的玩笑。

    她的表情实在太明显,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恋爱了。于是有同事纷纷夸赞她气色好更美丽了云云。林希心里也美滋滋的,微微笑着回应便继续工作。

    晚上,林希照例加班到很晚。许牧原因为调了班,今天需要去值大夜班也就没有回家。两人通了电话,便接着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林希接到了程强打来的电话。林希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所以接电话时张嘴就开始调侃程强:“小强啊,上次的那个巨无霸美女你搞定了没有啊?”

    程强傻笑着回答:“除了你,这世上没有我程强搞不定的女人。”

    “呦呦,还得瑟起来了。说吧,什么事儿啊?”

    “明天晚上有个宴会,按照规定得带个女伴,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林希问都没问是什么聚会,只首先想到为什么邀请她的不是许牧原,于是就问道:“许牧原去吗?他带谁去?”

    程强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答道:“老许估计要带清原吧,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圈子里,带自家妹妹出席似乎比带女友合适。可怜我没有妹妹,就看师傅愿不愿意帮我长长脸了。”

    林希这才释怀。许清原的醋她自己是不会吃的,况且陆岩也说过许清原的“那么一点意思”,又因心里对程强的那么一点点歉疚,于是也忘了问是什么性质的聚会,就直接答应了他。

    第二天,一直到林希下班之前,她和许牧原也没能见上面。两人也只是匆匆打了电话,顺带着说了一下宴会的事情,又接着忙碌。

    程强开了车来接林希,他站在林希的公司楼下,靠着车门倚站着,一手插裤兜,一手握手机打电话。他长得英俊,又有着富家公子哥玩世不恭的气质,所以即使只是打个电话,也能让人觉得无比玉树临风。

    林希很快便下了楼。她一脸的微笑,似乎对于这种并不符合规定的高层聚会很有兴趣。

    一路上,程强欲言又止,可是每当话到了嘴边,他却又生生咽了下去。

    林希注意到他的反常,笑言道:“怎么,我充当你的女伴让你激动成这样了?”

    程强便顺着点头,“是啊师傅,你……这么美丽,这么优秀,能带你出席,简直……是我的荣幸。”

    女孩子都爱听恭维的话,林希也不例外。程强的赞美很让她受用,于是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小强,你和许牧原高中时是同学?”

    “是啊。怎么?”

    “可惜我那时候怎么没有认识他呢?不然我们就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了。”林希满脸的遗憾,可那遗憾里,却又透着满满的幸福。

    程强咬了咬嘴唇,只是配合地笑一笑,然后继续专心开着车,可是心里却不是滋味了。

    程强和林希到得比较早,入场时,宴会厅里的人还不算多。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坐着,低声细语讨论着一些什么。

    见到程强进来,立即有人过来笑着打招呼:“程营长,好久不见啊,这位是?”

    其实程强的级别并没有那人高,只因他父亲的关系,大家都纷纷对他礼貌谦卑。程强也心知肚明这一点,于是只是点点头答道:“是好久不见了,张局长,这一位是我的朋友林希。”

    林希巧若倩兮地伸出手去,对着那一位张局长道:“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张局长是第一次见到林希,不知其身家背景,只是一看这身材长相,还以为是城里哪一家的名媛淑女,也就和气礼貌地同她握了手。

    就这么打了一圈招呼下来,林希才发现这个宴会的些许套路。

    到场的客人里,大多都是有着高级职位的官员或者军官,也有一两位名震a城的律师,更有那么几位核心医院的负责人。

    程强就向她介绍了a市人民医院的院长陈雅贤女士。陈院长大约五十岁的样子,可是保养得相当好,除了眼角外,脸上竟再无皱纹。林希当时就想到两个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程强对陈院长恭敬又客气,他先是介绍了一番林希,随后便夸赞陈院长年迈五十却尤显十八。陈院长听得高兴了,便乐得合不拢嘴。

    两人寒喧完之后,林希悄悄地问程强道:“前面那位张局长,明显级别很高啊,为什么对你这么客气?”

    “因为他是我父亲的旧部。”程强也毫不隐晦,说出了原委。

    “那这一位陈院长呢?她是医生,你是军人,你们并没有交集,为什么你这么客套?”林希又问。

    这下程强倒是想了想,才回答林希:“因为——她的丈夫身居要职,甚至高过了我的父亲。”

    林希这才明白,这个所谓的聚会,无非就是一些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相互试探相互阿谀奉承罢了。这样想来,瞬间就失了兴致。

    她正低头兴趣怏怏地胡思乱想,就听到身旁的程强叫了两声:“小姨,小姨父。”她便立即抬起头来,望向不远处走过来的二人。

    对于程强的小姨和小姨父,林希是有印象的。

    有一次在许牧原家里,许牧原对程强提到过他们,似乎是因为严重的家暴而住院了。

    可是眼下,程强的小姨正一脸温柔笑容地挽着他小姨父的胳膊,一副模范夫妻的样子。走近了再仔细看,也还是让人觉得他们婚姻幸福相敬如宾。

    小姨父和小姨都长得很高。小姨父穿着西装,剪着利落的平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小姨看起来像是精心打扮过,她的头发盘了起来,挽成了一个时尚的发髻,脸上略施粉黛,稍稍掩饰了一点她的黑眼圈。

    “小姨,小姨父,你们来了。”程强打了招呼。

    他的小姨轻轻点了头,眼睛却看向了林希。稍微打量了几秒,才问程强道:“爸爸不来吗?”

    “是,他可能不会过来。”程强答道。

    林希的心里升上一丝不悦。但凡亲人见到侄子带女伴,照常理会要求相互介绍一番。可是程强的小姨只不过打量了她几眼,便与程强说起了其他话题。那意思很明显:你只是我侄子众多女友中的一个,我对你并无兴趣。

    程强的小姨淡淡地点点头,又挽着他的小姨父走开去和他人寒暄了。

    林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有些闷闷不乐。她拿了一杯桌上准备好了的饮料,默默地喝了起来。程强在她的身边坐下,温和地笑着说道:“不要计较他们的不礼貌,他们向来如此。”

    林希被说中心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想聊点什么话题道:“他们的级别也很高吗?”

    “是的。”程强说道,“为了一步步晋升,他们失去了太多。”

    林希没想到程强会这样说,可到底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便接着问道:“比如说?”

    “他们这一生,无儿无女。曾有人说,这是因为他们造的孽太多,上天收走了他们的后代。”

    ……这下林希倒没有了那丝不悦,只是觉得他们有些可怜了。可是又觉得再谈下去,便涉及到他人的家事和隐私了,于是便住了口,安静地喝着饮料。

    没坐几分钟,程强忽然站起来,朝某一方向走去。林希立即跟着站起来,陪在他的身边。顺着程强的目光看过去,她看到两张熟悉的脸庞。

    男人穿着绿色制服,肩上的徽章曾让她欷歔不已;女人穿着黑色的套装,配着长款大衣,显得干练又庄重。

    在许牧原的家里,她曾无数次看到他们的照片。他们是她心中永远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大山,即使是那么坚强勇敢的她,也没有信心能得到他们的认可。

    程强想走上前去打招呼,可是不到几秒钟,就有不少人走到他们前面将许才平叶晚秋夫妇围住,热情地聊了起来。

    程强只得作罢,远远地站在一旁朝人群望着。林希早已经把许才平和叶晚秋当成了未来的公公婆婆,所以这下也伸长了脖子朝他们看过去。

    他们似乎很随和,脸上也是笑意盈盈的。大多时候,都是叶晚秋在与众人说着话,这正好也符合她作为发言人的身份。她比电视里看起来更亲切,更漂亮,任谁都抵挡不住她四射的魅力。

    人群里不停的有人谄媚恭维着,叶晚秋也不说得太多,只是温柔娴良地轻声说着“谢谢”。等到大家好不容易散开去之后,程强才走上前去,礼貌地叫了两声:“许伯父,许伯母。”

    还是叶晚秋回应着他,“强子,交了女朋友啦?”叶晚秋亲切地问着,然后和蔼地朝林希看。

    林希正想解释来着,就听到程强说道:“是的,让伯母笑话了。”

    “哪里的话,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要好好珍惜。”叶晚秋一副长辈劝诫的模样,可她眼神里更多的是慈祥。

    “我会的,会的。”程强立即点头。

    许才平和叶晚秋一走开,林希立即不悦地讨伐程强:“小强!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若是以后我和牧原去见他父母,他们会以为我是那种女人的!”

    程强低头想了想,心情有些烦闷。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回答的,可是眼下,他却不得不这么说。他相信有一天,林希会明白他的苦心。

    “师傅,他们是关心我,可能更多的是同情。”程强转移了话题。

    “同情?为什么?你这么英俊潇洒又风流多金,身境雄厚又身居要职,为什么要同情你?”

    换作平时,程强听到这些赞美,恐怕早就不正经地开起玩笑了,可是眼下,他却只是平静地说:“因为我的母亲在多年以前就不在了。”

    这下换林希沉默了。她有些埋怨自己触到了别人的伤心处,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只好再次转移话题道:“据我所知,我们国家是不允许大肆兴办此类宴会的,尤其是高级要员们。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这么明目张胆?”

    程强瞬间被她的细腻观察所折服,但他又不能说出真正的原因,只好打了个马虎眼说道:“人是群居动物啊,总得有正常的社交活动吧?这又快过年了,小聚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而且宴会以节俭为主,是没有问题的啦!”

    林希还想问点什么,却被略微嘈杂的声音吸引了过去。有好些人都朝门口走着,边走还边低声讨论着一些什么。

    林希随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可就在她望过去的那一秒,便僵硬了身体,再也挪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