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6章 LX—026红衣女子

第26章 LX—026红衣女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门口被人簇拥着正款步而来的正是许牧原。他生得高大俊朗,又衣着不凡,已是人们视线的焦点。可是,挽着他臂弯与他同步走着、正笑得明媚动人的那名女子却更引人注目。

    她穿着时下正流行的红色冬款长大衣,前门襟处敞开着,脖子上搭了一条漂亮的浅底棉围巾,显得大衣又美丽。底下穿着条细脚的黑色的裤子,配着双及膝盖下方的黑色长筒靴,无比青春又时尚。

    她的脸上带着温婉美好的笑容。即使周边的人她似乎都不怎么认识,但她还是一一向朝她看过来的人以微笑示意。

    她长得非常漂亮。如果那一刻,她不是亲密地挽着自己的男友许牧原的话,林希会以为这是城里哪个家境优渥教养良好的名门淑女或是当红明星。

    林希听见自己心里有什么瞬间崩落的声音,她呆呆地站在最后,看着从门口进来的那个人。

    许牧原一眼就见到了林希,可是不到一秒钟时间,他就收回了视线。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像冬天的夜一样,平静,冷寂。

    他的父母和人民医院的院长陈雅贤正在一旁聊着什么,这下都看到许牧原带了女伴进来,都纷纷投过来视线。

    许牧原回国不久,圈里的人认识的并不多,可因为他长得像极了年轻时的许才平,所以大家还是能猜测到他的身份。又因他带着女伴首先走到父母跟前问好,众人便立即一副明了于心的表情。

    “爸,妈,你们来这么早。”许牧原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但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貌。

    一直挽着许牧原手臂的女子也立即打招呼:“伯父伯母好,我是赵拟。”

    叶晚秋笑意盈盈地回答:“你好,小赵。”那语气里分明还带了一丝长辈的宠溺,她的眼神也分外柔和了起来。

    身边的陈雅贤院长立即问许牧原:“牧原啊,交了女朋友了?”

    陈院长和许牧原自然是极熟悉的,当初许牧原进人民医院住院部时,她就亲自担任过面试官,后来又了解到他工作的严谨与认真,也就极欣赏这位年轻医院的作风。

    可是这大半年来,医院却盛传他不近女色,所以今天看到许牧原带着美丽的女伴而来,陈院长自然也有几分兴趣。

    人群的最后,有一个人也在等着许牧原的回答。

    牧原,你说不是,我就相信你。

    大约停顿了两秒,许牧原轻慢地开口:“是的院长,这是我的女友赵拟。”

    他们还在热情地说着一些什么,可是林希再也听不见了。她的大脑陷入一片混沌,意识也有些模糊起来。就好像好不容易握住的一根救命稻草,如今也随波漂走,她沉在无边的大海里,绝望却没有归路。

    她说过,她相信许牧原的每一句话。她知道,如果许牧原是真的爱她,断然不会骗她,更不会直接带着新的女友出现在他父母面前。

    那一刻,林希忽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悲。

    望着那大厅里光影声色言笑晏晏的人群,竟只有她一人最是孤单无助。她没有值得人敬仰的职位,她没有背景雄厚的家世,她甚至……连家人都没有。如今好不容易爱上的一个人,却牵了别的女人的手……

    她的心痛得厉害,脸色也开始发白。她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就要跌坐下来。就在那时候,忽然有个温暖的手掌伸过来,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林希转过头去,看到程强心疼的脸。他紧紧地将她扶住,给她以支撑。林希忽然回过神来,程强想必是一早就知道了许牧原有了别的女友,否则他怎么会故意说许牧原会带清原入场而来邀请她?否则他怎么会在许牧原父母面前说自己是他的女友?否则他此刻,为何会一脸心疼与愧疚?

    有更深的寒意袭来。林希稳住了自己飘摇的身体,甩开了程强的手。这一刻,她只觉得他们都无比恶心。她以为自己的真心会换来爱情与友情,到最后才发现换来的只是他们的联合欺骗。

    说到底,他们与这个圈子的人有何差别呢?一样的伪善,一样的清高。

    林希暗暗握了握自己的冰凉的手指,片刻后,她回过神来。一回头看到旁边桌子上还放着她未喝完的半杯饮料,于是慢步走过去,抿了几口,又将杯子放回桌上,以尽量显得自己还算正常。

    她再瞥了一眼正在与陈院长说话的许牧原,然后收回目光,开始慢慢地朝门口走去。人群里有不少人在走动,所以她慢慢走着,并没有太引人注意。

    程强跟了几步,被她冷冰冰的眼神驳了回来,又因宴会的特殊性,程强不知应不应该陪着她出去。

    赵拟还在乖巧地应付着陈院长,许牧原却余光瞥见了那抹孤独离去的纤瘦背影,心里有一丝抽痛,但下一秒,他却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继续和陈院长说着话。

    众人又聊了一阵,有宴会的组织者来招呼大家准备入席开饭。

    赵拟一直保持着温柔娴淑的笑容,不断同叶晚秋和陈雅贤说着话。她就像很希望得到她们的认可一样,一直介绍着自己的基本情况。例如父母都是tsinghua大学的教授,例如她本人也即将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等等。

    许牧原安静地听着她说着话,时不时地帮她拢一下围巾或者衣衫,尽显恩爱。同坐一桌的陈院长打趣地对许牧原说道:“小许啊,这回咱们医院不少单身的女医生和护士得伤心咯!”

    许牧原还是淡淡的笑,顺便温柔地帮赵拟准备着餐具。

    一直到晚餐结束,这个宴会才算真正结束。很多抱着高级信息资源共享而来的官员们不得不失望而归,而也有不少人为打探到新的情报而兴奋不已。

    许牧原牵着赵拟的手,最早离开了宴会厅。赵拟还是一副最佳女友的模样,陪着许牧原一起去取车。

    “走吧,我送你回去。”许牧原还是一如继往清清淡淡又客气的语气。

    赵拟想了想,然后点头。上了他的车以后她才轻声问:“好像有人伤心了。”

    许牧原不得不佩服她敏锐的洞察力,侧了头过来问:“你怎么知道?”

    “我的——职业习惯?不不不,或许是,女人天生的直觉,对情敌的直觉。”赵拟笑眯眯地说。

    许牧原以为她是在拿他打趣,也就不接话,直接稳当地驶出了车子。

    直到九点多钟,许牧原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开门,就见客厅里灯亮着,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串明晃晃的钥匙。他立即奔到林希的房门口去敲门,可是,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答。他忍不住拧开了门,却见房间里早已空空如已。

    ——她已经离开了。带着她所有的行李,以及她的骄傲和自尊。

    一瞬间,许牧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如同这空落落的房子一样。他快速地掏出手机,翻出林希的电话号码,可是,就在要拨出去的那一秒,他又按下了返回键。

    许牧原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坐了许久。他想着,这么晚了,林希能去哪儿呢?她租的房子早已退掉,她的单位又没有住宿的地方。难道她会去宾馆?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她是否安全?

    许牧原闷闷地想着,可是,他却不能再打电话给她。思忖了良久,他拨通了陆岩的电话号码。

    “林希去找你了吗?”许牧原开门见山。

    陆岩那头正绞尽脑汁地修改着论文报告,听到许牧原的问题立即放下手中的鼠标,提高了声线说道:“她没有来找我啊!她不见了?你小子把她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陆岩的声音显得非常紧张,紧张到许牧原有那么一瞬间的吃醋。

    许牧原不知如何向他解释,只好敷衍回答:“没有就算了,再见。”

    可是,挂了电话之后,许牧原还是没有拨通林希的号码。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安静而孤独地坐了大半夜。

    那时候,陆岩开始疯狂地拨着林希的电话,可是,无论拨打多少次,听到的都是一句相同的冷冰冰的话语:“您所拨打的电话已转入来电提醒,系统已经记录了本次呼叫……”

    那是陆岩认识林希的几年来,第一次如此觉得不安。他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林希陷入了绝境一样。

    绝境。他是多么害怕这两个字。那么阳光帅气的他,内心有多恐惧这两个字,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林希的电话不通,陆岩便又打电话给许牧原追问原因。可是,任凭电话响了好几次,许牧原却没有任何反应。

    彼时,林希正拖着她的行李箱,拿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一个人形单影只地走在a城繁华又寂寞的大街上。

    这是全国的中心城市。有着全国最多的人口和最美的夜景。林希目光飘渺又漫无目地的走着,听着这座城市的喧嚣与热闹,看着这城市的灯红酒绿与俊男靓女,觉得此时的自己,竟虚无得像一粒尘埃。

    冬天的夜,很冷。不时有冷风灌进林希的脖子里,她的手脚早已如心一样冰凉。

    人在悲伤的时候,容易将自己的不幸通通回想一遍。

    林希又想到儿时父母的眼泪,想到那场惨绝人寰的大火带走了她的双亲;想到自己学生生涯里,竟没有真正的朋友,他们总因她是学霸而接近她却不肯真的与她交心;想到自己多年来没有真正被男人爱过,即使有追求者也只是拿钱出来消遣的金主;想到好不容易爱上的男人……却在情最浓时,背叛了她。

    她就像一缕孤独的灵魂,无论多么努力地存在于世上,却始终得不到温情与真爱。

    这个世界,多么令人绝望啊!林希死命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希望能给自己一点痛感。她早已没有了眼泪,在多年前,知道自己来不及救出父母的时候,她的泪腺就已经干涸。

    她忽然想到,她和许牧原连说一句分手都已经没有了必要。因为,当初许牧原从来就没有说过“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之类的话。

    他们是怎么开始的呢?怎么又如此仓促地结束了?林希有些想不通。

    a城的冬夜太冷太冷,林希没有吃晚饭,又因心情的极度黯淡,她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有些站不稳了。

    “砰!”终于,在街道旁边的人行道上,林希连人带拉杆箱一齐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