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7章 LX—027真假友情

第27章 LX—027真假友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一大早,人民医院急诊科的护士们就觉得许牧原有些奇怪。

    先是医院传遍了许医生交了个超级美丽漂亮的女友,接着那女友现身为许牧原送来爱心早餐之后婀娜离去。紧接着,大家发现似乎与许医生有过一段暧昧关系、且在急诊科住过院的林希被送到了急诊科,而许医生又马不停蹄地从住院部赶过来了解情况。

    所以,许医生这是既有新欢,又难忘旧情?

    几个小护士坐在护士区里低头讨论着,顺便不时抬头望一眼急诊科医生办公室里看似很焦急的许医生。

    林希是接近凌晨时分的时候被路人送进医院的,当时她浑身冰凉,就像冻僵了一样。她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嘴唇也变得极为苍白。值夜的医师立即为她进行了急救,又打了点滴,才让她渐渐有些好转。

    此刻,林希还没有醒过来。许牧原了解完情况之后,在林希的病房外站了一小会儿,终究还是没有进去。他默默地想着什么,随后便转身准备离开。才走了几步像忽然想到什么,又折回到急诊科医生办公室,将陆岩的电话提供给了林希的主治医生。

    陆岩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林希还在轻度昏迷中。她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安静地躺着,就像睡美人一般。

    陆岩冲进病房里,什么话也没有说,一把将林希扶起来,将她的头和肩搂进怀里,久久地不放开。

    ——她果然是出事了。昨夜陆岩一直到处寻找她,并不停地拨打着她的电话,可是始终联系不上她。那种感觉太令人害怕,仿佛一不留神,她就会从他的世界消失一样。

    直到护士进来提醒,这个姿势会影响病人打点滴的手,陆岩才轻轻将林希放下来。他紧挨着床坐着,等着林希醒过来。

    门外的一众小护士们这会儿都对许牧原怀着因误解带来的愧疚。原来,这个衣衫不整的小伙子,才是林希的男友。而她们的院草许医生,是专情于他自己的女友的。

    此时陆岩的形象有些像网络红极一时的犀利哥。他平时总将自己打扮得阳光帅气,头发衣服在出门也绝对都是认真打理过的。可现在呢?长及眉角的头发乱糟糟地耷在头上,有几束还翘了起来;眼睛有些凹陷,像是熬了夜之后挂满疲惫一样;平常滋润的嘴唇这会儿也毫无颜色,且因冬天的干燥而起了不少死皮。

    所以,当林希醒过来,首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印入瞳孔时,她吓了一跳。

    她没有见过陆岩这般模样,所以,看了好一会儿才分辨清他的脸。

    “陆岩!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林希轻呼。

    她的问题让陆岩心疼,这个善良的女孩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关心他,而不是问自己为何会躺在医院里?

    陆岩有些生气,声音也稍稍提高了一点:“林希!我还要问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怎么会冻晕过去进了医院?怎么一晚上电话也打不通?你有事为什么不联系我?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

    陆岩一口气问了一长串的问题。他说这些话时,带着毫不掩饰的谴责,但更多的是心疼。

    林希默默地听着,不说一句话。终于还有那么一些能温暖她内心的东西,至少,陆岩给她的友情是真的吧?

    看林希不说话,陆岩气极,站起来就轻吼:“你给我说清楚!”

    林希却忽然嘻嘻一笑,带着些疲倦说道:“我这不是怕打扰到你和清原么?”

    她在避重就轻。陆岩一听便明了,但他却不肯放过她,步步紧逼:“发生了什么事?”

    林希叹一口气,知道瞒不过他,只好说了实话:“许……牧原,交了新的女朋友,昨天我亲眼见到了。”

    陆岩一听到这句话,立即皱了深深的眉头,咬紧了牙齿。他显得极度气愤,拳头也握得紧紧的,退了两步说:“我去找他!”说着便要朝病房门口走去。

    “回来!”林希立即大叫,“不要去!我……已经想通了。”

    听到这话,陆岩停下脚步,一拳砸在墙壁上,然后回过身来问:“想通什么了?”

    林希轻飘飘地笑笑,像一只因受伤而苍白的蝴蝶:“我一开始就应该明白,我配不上他的。”

    “哪里配不上?你年轻,漂亮,有学识,有上进心,工作努力,生活独立,哪里配不上他?”

    听到陆岩的夸赞,林希显得比较愉悦,但她还是说了实话:“陆岩,我昨天还亲眼见到了他的父母亲,他那样的家世,是我一生都高攀不了的。一个来自于已接近权力顶峰的家庭,和我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要怎么要才能配得上呢?不管这个社会发展得有多文明,‘门当户对’的想法却早已根深蒂固于他们的心中了。”

    听了林希这番话,陆岩有些颓唐地坐下来。他一方面为林希说的那句“无父无母的孤女”悲伤,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他和许清原还处于恋爱未满之前,最美的暧昧阶段。若真如林希所说,那么他的这段感情也怕是不会长久吧?

    两个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随后还是陆岩先说话:“你准备去住哪里呢?”

    林希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戏谑地回答:“嗨,姐有钱,还怕没有地方住?我的卡在那个箱子里,你今天去帮我找个好点儿的房子,看上了就立即租下来!”

    她好像瞬间回复到了那个逗乐没有心事的林希,可这样的她,却让陆岩觉得不真实。他凑到林希边上去,用手指的指腹轻轻抚着林希还有些苍白的额头,慢慢说道:“林希,不要逞强。其实,你并不是真正的红黄性格。”

    换作平时,林希肯定不会觉得陆岩的动作有什么问题,可是眼下,她躺在病床上,而陆岩一副深情的样子却还是让她有些别扭。她“哈哈”傻笑了两声,然后继续避开陆岩的话说道:“你今天务必帮我把房子找到,我要能拎包入住的!最好在我公司附近!还有,你要尽快,最好现在就去,我想要……出院。”

    陆岩知道她想马上出院是不想在这儿遇上许牧原,于是不再继续前面的话题,只是点点头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办。”

    林希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准备补眠。或许因为的确太疲惫,没一会儿,她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时候的许牧原已经望着眼前的住院病人病历本老半天了,可是却一页也没有翻过去。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是,他没得选择。

    同科室的刘医生打趣他:“呦,许医师,你的漂亮女友才走不久你就魂不守舍啦?”

    许牧原懒得回答,只微微勾了色嘴唇以示回应。对方还想说点儿什么,就见办公室门口站着个怒气冲冲的年轻男人,正直直地朝许牧原望着。

    程强三步两步冲进来,站在许牧原办公桌对面,大声质问道:“林希是不是出事儿了?怎么一直联系不上?她公司的同事也说她没有去上班,昨晚你回去后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的刘医生见过程强几次,知道他是许医生的朋友,这会儿听到他愤怒地提问,立即识趣地去巡房了。

    许牧原抬起头来。他的眼睛里有几丝血丝,平常清澈俊逸的脸上,这会儿也没有了什么生机。他看了一眼程强,才慢慢地说:“她昏倒了,在急诊科住院。”

    程强一拳砸在桌子上,手上的青筋有些突起。他愤愤地说:“我还以为你只是逢场作戏,哪知道你是真的交了新的女朋友!许牧原,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把她让给你了!”

    程强这话说得很认真,似乎当初就是因为他和最好的兄弟爱上同一个女人,他才放手的一样。许牧原有些吃惊,这下他倒真看出来,程强虽然是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儿,可是他对林希动的,却是真感情。

    说完这话,程强转身就要走。他想到急诊科去看看林希,转身前还顺便给了三心二意的许牧原一个白眼。

    还没有走到办公室门口,程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电话一看,立即站在门边接听了电话。

    许牧原隐约听见那头有人在朝程强吼着:“你赶紧给我回来!”再看程强,他呼吸得急促,一直点头道:“好,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程强头也不回地走了。许牧原望着空晃晃的走廊,有片刻的出神。

    结果程强也没有来得及去看望林希,就直接开了车回老宅去。家里静悄悄的,很有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感。

    程强带上门就往楼上走,走到父亲的书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然后便推门走进去。

    程国栋正背着手临窗而立,听到房门响,也没有转过身来。程强恭敬地叫了一声:“爸。”然后等着父亲说话。

    程国栋的脸色非常难看。他走到书桌前,拿起一个信封就朝程强摔过来,嘴里同时大骂道:“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如今是非常时期,你还不知道收敛!”

    信封里是一叠厚厚的照片。被程国栋这么一摔,纷纷扬扬地抖落了出来。

    程强立即蹲下身去,一张一张捡着,可是,看到那照片上的内容,他的脸色也越来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