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29章 LX—029友情提示

第29章 LX—029友情提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这一栋楼是四户型。赵拟家和林希刚租的房子刚好分别在走廊的两头,呈门对门的形式。

    林希一进门,就不禁惊呼:“哎呀我的小岩岩!你可真是会找地方哎!姐爱极了这个装修!”

    这套房子是套小户型的两房一厅,整个房子的墙壁被涂成了浅蓝色。一进客厅,就能看到非承重墙里套出的壁橱,上面放着些零散的书籍和装饰品。沙发、电视柜与巨大的落地窗帘都是同色系,素素雅雅的,显得无比温馨与恬静。

    再看房间。一间房间是主卧,里边摆着一张大床,两个床头柜,一个立体三开门柜子和几张造型独特的椅子。另一个房间是书房,里面有个大书架和一张电脑桌,除了可旋转的配套的电脑椅外,书房里还有一个香蕉造型的上下摇椅。

    这个房子简直就像是为林希专门设计打造的一样,不管参观到哪里,都让她惊叹不已。

    陆岩跟着她走着,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怎么样,林大姐,还要不要换房子?”

    林希往那香蕉躺椅上一坐,就开始摇起来。“不换了,就算隔壁住着魔鬼,我也不换了!不过,这房子的设计真的很棒哎!”

    陆岩走过去,背靠在电脑桌上,温柔地回答:“网上有图片,房子的主人是一名室内设计师,这是她自己设计的,我猜你可能会喜欢,就是价格稍微高了一点儿。”

    “不贵不贵,姐姐付这点儿房租还是没有问题的,你忘啦?到年底咯,有丰富的年终奖金在等着我哟!”林希嘻嘻哈哈的,就好像根本没有失恋那回事儿一样。

    陆岩知道,她又要建造一个厚重的壳将自己包裹起来了。也好,这样不会再有人伤害到她。

    而走廊对面的许牧原一进赵拟的家,就安静地坐在了沙发上。赵拟系起了围裙去做饭,看到许牧原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便不再打扰他。

    许牧原觉得心里有些痛。那痛像一只气球一样,在他心里涨得满满溢溢的,却找不到出口。他张了张嘴,想看看那沉闷与压抑能否释放一些出来,却也只是徒劳无功。

    他想到有一天,他和林希一起在坐在家里看电视。电影频道里播放了一部电影,讲的是一对相爱的年轻人因为不能说的原因而分开,等到真相大白两人重聚之时,两人却已是耄耋老人时光已快散尽。

    那一天,他曾对林希说:“我的心,永不负你。”

    林希,我的心,永不负你。他又在心里默默说了一遍。心里似乎又有些抽痛,许牧原深呼吸着,极力的想要将那抽痛压下去。

    赵拟做好了饭出来时,看到许牧原正靠在沙发上浅眠。他阖着眼睛,呼吸平稳,却还是挡不住他眉眼间的忧郁。

    赵拟有些心疼他,也有些埋怨自己为何没有早一点认识他。如果她早一些出现,那么,他的脸上就不会有这样为其他女人担忧的神色了吧?

    “大帅哥,吃饭咯!”赵拟尽量以轻松的语气叫醒了许牧原,许牧原一征,似乎梦境被打断了一样。他立即站起来,表情还是温和恬淡,“好,我去洗手。”

    吃饭的时候,许牧原忽然问:“你已经有周全的计划了吗?”

    赵拟点点头,“相信我。”

    许牧原于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默默的吃饭。赵拟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夸赞一句她的精湛厨艺,只得泄气。看来,这个男人绝不会对无关的事情付出半分心思。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正常工作。林希不希望自己成为怨妇型的女人,所以极力要求自己将生活的重心转移到工作上,以减轻一点因失恋带来的伤痛。

    她曾问过父亲林迪:“为什么我叫林希?”

    父亲的话她一直都还记得:“因为爸爸希望无论什么时候,希希都不要失去希望。不管你面临着人生的什么挫折,都不要失去希望。”

    那时候她年纪还小,不明白父亲话里的含义。直到失去了至爱的双亲后,她才想起来,或许父亲当时说那些话早就注定了日后的某些事情吧?否则怎么会这么巧的一语成谶?

    罢了。不再去想从前,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提高部门业绩以换取丰厚的年终奖金吧!她还想在今年年前花钱将当年被烧毁的老房子好好修葺一下呢。

    下班之后,林希与同部门的几个业务员一起乘电梯下楼。一到一楼大厅里,就见到个穿着笔挺军装的男人站在保卫室旁边,正与保卫聊着天儿。

    程强来过好几次林希的公司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再来,与大楼的保安人员已经混得很熟了。他一看到林希走出电梯,立即迈了大步迎上去,嘴里还亲切地喊着:“林希!”

    部门里的业务员以女性居多,所以与林希一同下来的那些同事见了程强这么个英俊潇洒的军官风度翩翩地站在那里,一时眼睛里都开始放光。

    这个男人,长得还真是不赖啊!利落的短发,配上细长的眉眼,稍稍勾起一起邪魅的笑容,就能立即迷倒女生一大片。更要命的是,他还穿着那么笔挺合身的军装,更是显得英气逼人。这正好成全了部分制服控女孩的幻想。

    林希看了一眼程强,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打趣道:“呦,这不是程营长吗?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小公司来转转啊?”

    这话说得常人听不出问题,可是程强一听便知,她是将自己和她拉开距离划清界限了。从前,她会戏谑地叫他“小强”,而如今,却直接唤了他的职称,显而易见,她要疏远他了。

    程强自动忽略周遭数位美女的艳羡目光,也当作没有听到林希的讽刺,还是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傅。”

    他这么一称呼,更引得林希不快:“我哪有福气有你这样的徒弟。”那意思很明显,同他人一起来欺骗她,这样的徒弟,不要也罢。

    “师傅,我是真不知道老许他……我还以为只是逢场作戏,你知道我们……有时候真的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林希冷笑一声,“那也没见他提前跟我说明啊?甚至一句暗示的话也没有?我就不明白,像你们这种处于高位的人,是不是觉得天下的女人都如衣服一样爱穿不穿想甩就甩啊?”

    林希边说边往处走,程强紧跟着她的脚步解释道:“老许不是这样的人,你相信他。”

    “相信他?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说到底,你不也是一样?”林希并没有表现得很气愤,只是句句话冰冷,似在暗讽,又像在自嘲。

    程强的声音却忽然低下来:“你明知道……我对你不是这样的。”

    ……

    林希实在无话可说,于是加快了脚步,走到路边去打车。

    正是下班高峰期,打车的人不少,等了好一会儿她都没能等来一辆空车。这时却见一辆军绿色的外形威武霸气的北汽勇士稳稳地停在了她面前。

    程强摇下窗户对她喊:“上车吧,林希,我送你回去。”林希不理他,仍然朝马路后边儿望着,等待着出租车。

    勇士停在路边不走,堵住了后边不少车辆。有心急的司机开始鸣笛起来,可是程强丝毫没有要开走的意思,仍然温和地朝林希望着。

    林希没有办法,只好一跺脚,上了程强的车。程强这才稳当地开了出去。

    “林希,有的时候,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程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有哲理的话。

    林希默不作声。

    “当初我不再追求你,并不代表我三心二意,只是觉得我这么个人……配不上你。”程强缓缓说道。

    林希满以为他会解释什么事情不是她所看到的那样,结果竟然又回到了感情问题上。更重要的是,他说,他配不上她。

    多么讽刺的一句话。人与人之间的鸿沟到底是依照什么来衡量?

    林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好随便问道:“你这是公车么?不是不允许公车私用吗?”

    “放心,我今天下午出来办事的。”她的态度有所好转,程强显得很高兴。

    两人一路再没说什么其它的话。车子开得比较快,没一会儿便到了林希目前所住的金阳小区。小区门卫一见是一位军官开着军车过来,什么也没有问便开了门。

    “你这身衣服,就是最好的名片啊!”林希打趣道。

    程强带着点儿笑意,麻利地打着方向盘,将车开到了林希所住的楼栋,然后将车停在了门前的停车带里。

    林希正想着要不要邀请程强上去坐一坐,就见到许牧原牵着赵拟的手从里边走出来。她的心往上一提,似有难过的感觉袭来,于是立即转身与程强说话假装没有看到许牧原。

    许牧原倒是一眼就见到了那辆显眼的勇士,以及穿着制服正从车上下来的程强。程强一抬眼,看到许牧原和赵拟十指交扣的手,显得无比鄙夷。心里又实在为林希鸣不平,于是也懒得理许牧原,上前两步轻揽林希的肩膀,温柔说道:“走,上去坐坐。”

    林希只得转过身来,跟着程强一起走。四个人两两交汇,许牧原默默看了看林希的脸,然后又终于忍不住拍了拍程强的肩膀,友情提示道:“强子,注意影响。”

    这句话已是在许牧原力所能及范围内,能说出的最明显的暗示了。有太多话他无法说出口,可是当下时局里,他却仍然忍不住如此提醒了老友程强一句。

    哪知程强并没有知会他的意思,反倒以为许牧原是在提醒自己不要靠近林希,他立即炸毛道:“许医生,好好享受你的恋爱吧!别操那么多心了!”

    林希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甚至都没有朝许牧原看,只是默默的和程强一起往电梯走去。

    赵拟回头看了看林希的背影,忽然对许牧原说了句:“你的眼光,真的很不错。”片刻后又加了一句:“除了美丽和有气质的外表外,还有一颗有风度的心。”

    许牧原也回头看了一眼,即使那里已经没有了林希的背影,但他仍然觉得,他未曾与她分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