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1章 LX—031心有灵犀

第31章 LX—031心有灵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在许牧原的心里,林希就是一块无暇的美玉。她有着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以及一颗顽强上进的心。即使不肯轻易付诸真心于他人,但这并不影响她轻易吸引大多数男人的目光。

    所以,在他离开她的这段时间里,她会不会有可能爱上别人?或者在其他优秀男人的攻势下最终败阵?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候,许牧原有片刻的冲动。他恨不得立即站起来走到林希身边去,把一切内情都告诉她,顺便再跟她说一句,让她等她。

    可是,许牧原瞟了一眼桌上赵拟才送他的那条腰带,最终只是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

    可是赵拟似乎有一些不依不饶。她继续说道:“牧原,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正好通过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她的心是否坚定不移呢!”

    那意思很明显,许少爷,你们这儿才分手呢,她就乐颠乐颠地跑去给别的男人买礼物,看来你们的感情破裂也是迟早的事儿。

    许牧原微抿了一下唇,抬起了他的双眼。他的眼神如深不见底的井水一样,幽深,暗沉。

    “赵拟,我似乎记得我们的工作,不涉及我私人的感情。”许牧原的声线有些冷冰冰的,穿透嚣闹的餐厅,落入了赵拟的耳朵里。

    赵拟的脸当时就有些变色了,她心知自己说话心急了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她立即转移话题:“好啦,我不说这些了。今天平安夜呢,咱们今天还能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可就有得忙了。据情报说,很多人都会有些动作的。”

    许牧原淡淡的点头,仿佛赵拟说的是一件他漠不关心的事情一样。他周身被寒冷的气场包围,而他就在那他人无法靠近的冰冷里,想着林希。

    这才真的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此刻林希和他明明不过几十米的距离,他却不能走上去,对她说一声“平安夜快乐”,也无法告诉她,——他究竟有多爱她。

    赵拟看他这副样子,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默默地吃着东西。

    之前她询问许牧原晚上准备到哪里吃饭的时候,许牧原想也没有想就推荐了这家餐厅。当时赵拟只是以为因为是豪华自助,可以免去繁琐的点菜,他才推荐的。只是现在,见到了林希进来,她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巧合。

    ——这家餐厅,必定是他们有着共同回忆的地方。

    赵拟边吃边想着,心里涌起一丝怪异的感受。那感觉很奇妙,似乎有一些酸楚,一丝负气,更多的,却是些许无奈。

    两个人都各怀心事,所以用餐时间并没有很长。吃完饭之后,不等赵拟再安排活动,许牧原就直接开了口:“走吧,赵拟,我送你回去。”

    赵拟还想着饭后去消消食,例如和他一起散散步唱唱歌什么的,哪知他这么直接就要送她回去,即使心里不愿,但还是无法拒绝。

    许牧原站起身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待平整之后,他又拿起椅背上的长大衣套上,大衣旋转的瞬间,带起一阵风,衬得许牧原英朗高贵,气场强大。

    他的眼睛微垂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样的他,让赵拟觉得有些陌生。

    许牧原向来是温文儒雅的,无论什么场合,他都永远泰然自若,仿若天生的王者。可是今天,他却让人觉得冰冷,似乎心情很糟糕一样。

    赵拟不明白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话触怒了他,但也不敢多问,只好默默跟着他的脚步,一起走出了餐厅去取车。

    在走出餐厅之前,赵拟扭头望了一眼林希所在的方向。从门口望过去,可以看见林希正眉飞色舞的脸,丝毫没有失恋的模样。赵拟想对前边儿的许牧原说点什么,最终只是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送了赵拟回家之后,时间还早。许牧原一个人开着车在马路上兜了一圈,漫无目的。路经某处的时候,他的眼睛忽然闪了闪,迅速转弯开了车进去。

    这是他曾经来过的那家斯诺克俱乐部。与林希曾在这儿切磋球技,也是他为数不多的重要记忆之一。

    那一次,在见到林希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她的第二重职业和身份。而在与她切磋了之后,他更是欣喜于与她的心灵相通心照不宣。

    或许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把自己的事情完完整整告诉她,也就不至于走到今天分手这么尴尬。

    许牧原拢了拢大衣领子,独自迈着步子走进了俱乐部。他着实生得英俊潇洒,气质又卓尔不凡,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服务员的目光。

    前台的小丫头更是双眼放出灼热的光,紧紧盯着许牧原望着。可他只是在门口稍作顿步,就径直走向了玻璃门里边的包厢。

    俱乐部里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地在打着球。所以,他一进来,俱乐部的陈老板就立即一眼认出了他,于是立即从某个角落走出来,上前与许牧原打招呼。

    “晚上好,先生,您今天约了程先生?”陈老板热情地迎上去问着。

    许牧原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说的是强子,于是摇摇头:“没有,只是路过,过来练练。把这个包厢的灯打开吧。”

    许牧原还是彬彬有礼的,让人如沐春风。陈老板领命,立即差了服务员去开灯,吩咐吧台泡了茶,又亲自借出了自己的斯诺克球杆,才笑着离去。

    包厢里摆放着一张标准的斯诺克球桌。因为只有许牧原一个人在里面,又有着隔音玻璃,所以显得非常安静。坐在包厢的沙发上,可以清楚的透过玻璃看到大厅的情况。

    大厅里正在打球的,都是一些约摸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除了服务员外,并没有见到几个年轻人。想想也是,这样的平安夜,年轻人都将它过成了恋爱节,而恋爱节是自然不会到球房来约会的。

    许牧原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又喝了几口茶,这才站起来脱掉了大衣与西服外套,准备找找手感。

    打开陈老板的杆盒,他一眼看出那杆子是某著名品牌的手工球杆,因为原材料稀有数量有限,所以在全球范围来说,价值不菲。许牧原右手握杆柄,左手摩挲着杆身,就像在与一件稀有宝贝交流一样。

    看着看着,他忽然想到上次与林希打完球之后,林希说过的一句俏皮话。

    当时林希问他:“帅哥,你知道真正的斯诺克高手是什么样的吗?”

    他偏了头去:“愿闻其详。”

    她嘻嘻一笑,然后说:“真正的高手,就是无论在什么球台上,用一根拖把棍儿都能打进球。

    许牧原看着手中的精美球杆,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属于他的林希,永远都是这样,无论在什么时候,总能带给他快乐。即使是在如今他“背叛”了她的时候,她也能默默护着自己受伤的心,不吵不闹,安静的退到一边去。

    许牧原又多看了几眼那球杆,神情就像望着林希一般柔和。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始趴下身去,练习起贴库长台球来。

    打球能让他安静下来,能让他忘记暂时的不愉快。他就这样一直心无旁骛地练习着,直到感觉右肩有些酸了,他才站起身来。

    可是,刚刚一站起来,他就望见了大厅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林希穿着一件灰色长款包臀羊毛衫,正在专注地左右手互搏。她一人饰两角,正用左手与右手对抗,又因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这俱乐部大厅里实在扎眼,所以这会儿几乎吸引了所有男士的目光。

    只有孤独的人,才会自己与自己对抗。许牧原坐到沙发上去,隔着玻璃远远望着林希。

    他一直以为她是惯用右手,可是此时,他竟然发现林希的左手基本功似乎比右手更加扎实。看了一会儿她打球,他又看向她的脸。

    她的脸上亦无什么表情,安静而孤单。她的脸上很少会有这样的表情,许牧原想起来,还是上次陪她回t市去祭拜她的父母时,她曾有过这样的神色。

    这个样子,似乎才是真正的她。不必在任何人面前强颜欢笑,只是简单地面对着自己喜欢的又不会说话的台球。可是为什么,许牧原会如此心疼?

    看到这样的她,他多想立即走出门去,然后将她深深地拥进怀里,给她一个安稳的依靠。然后附在她的耳边对她说一句:“林希,多希望你是真的快乐。”

    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

    林希一盘球打得很快,直到桌上彩球全部清完之后,周围似乎有男人鼓起了掌,或者吹起了口哨。有几个中年男人欣赏她的球技,也觊觎她的美貌,纷纷朝她走过去。

    不知道他们对林希说了些什么,林希的脸上立即泛起了热情的笑容。就是那种她脸上最常见的微笑。许牧原心一沉,眼睛瞬间黯淡了不少。

    他还是默默坐在玻璃门里面,看着正打着球的林希。看了一会儿才看明白,林希正与他们玩一个叫做“开伦”的斯诺克游戏。这个游戏看起来简单,却对选手有着相当高的要求。在击打目标球的过程中,目标前不需要落袋,但要把白球也就是母球打入袋。纯粹是考验选手的杆法。

    没看几分钟,许牧原的脸上迅速结起了一层寒冰。因为他发现,有那么几个男人,在趁着林希俯身打球的时候,露出了邪恶的眼神。更有甚者假借观察球位而与林希故意擦身而过来吃她的豆腐。

    可是林希却专注于思考,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

    许牧原叫来包厢外的服务员,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服务员立即领命出去。不一会儿,就见步伐匆匆的陈老板从外边回来,进了俱乐部的大门。

    陈老板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围在林希身边的那些男人一哄而散,脸上还带着不屑的神色。林希觉得奇怪,但还是与陈老板热情地聊了几句。

    就在她无意转身的瞬间,忽然见到几十米外某间玻璃包厢里,正盯着她看的那个人。

    四目相对,她身子一僵,心往嗓子眼一提,却很快又转了身过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