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3章 LX—033直面悲伤

第33章 LX—033直面悲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林希絮絮叨叨的,一个人说了很多话。就像是一个压抑许久的人,在心里的尘土累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终于以许牧原的绝情为导火索而喷发出来。

    “那些年,我其实过得很不好。”林希的声音很轻,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显得尤其空旷悲凉。

    “我过得很贫穷,穷到常常吃不起一顿我想吃的面条;尽管学校免除了我的一切学杂费用,但我心里明白,那只不过是因为我的成绩还算不错而给我的恩惠罢了……”林希开始深陷回忆里,她闭上了眼睛。

    而陆岩,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充当了她有史以来第一个心灵的听众。

    “高中开始我就在外面打工了,每个周末去帮有钱人家的太太照顾小孩子,去帮餐厅洗油腻的盘子,就因为这个,我被餐厅的厨师轻薄调戏过无数次……他总是直截了当的对我明码标价想买我一晚上……陆岩,你知道吗,我曾经动过心的……因为那个价钱抵得上我洗一个月的盘子啊……”林希闭着眼的脸上,流露出悲怆的神色,她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仿佛回忆的那个画面让她极为不忍一般。

    陆岩听着听着,眼睛也开始湿润起来。他明白,这个时候不能打断她,他希望她是真的认真释放自己一次。

    “生活真的好苦,我怕自己支撑不下去。我不再有亲人了……我好想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过去……那些年里,我唯一的动力就是不断回忆爸爸说的那句话……他说,让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失去希望……”

    “已经十年了,陆岩……我终于能够自力更生,终于有能力孝顺爸爸妈妈的时候,他们却早已经不在了……当我终于能够独立,终于能够正常地去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他却早已背叛了我……陆岩,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挺可悲的?”

    听到这儿,陆岩才大致明白林希今天反常的原因,恐怕她又被许牧原那个家伙伤害了。

    陆岩的脸上一片心疼,他走过来坐在林希的身边,伸出手臂去将她搂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好让她有个支撑和依靠。林希没有拒绝,睁开了目光空洞的双眼,直直地往前虚看着。

    “林希,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最勇敢的女孩。”陆岩轻声开了口,“在这样的逆境里,你努力咬牙不向这个世界屈服,你把自己培养得这么优秀,你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你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专职裁判,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里,你都没有迷失过自己……”

    林希依然静静地坐着,她像在仔细听,又像在走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地坐正,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陆岩,谢谢你听我这些事儿,感觉说出来心里好受多了。”

    “不要跟我客气,我说过,在我面前,你永远随意。”陆岩伸出手去,帮林希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发丝。

    “好啦!”林希忽然精神起来,“吐了这么多苦水,我已经好了!今天是圣诞节呢!你不用去陪清原吗?”

    陆岩的眼睛黯淡了几秒,才回答她说:“我和她……已经不怎么联系了。”

    听到这话林希已经猜到大致是什么情况,也不追问,只轻叹一口气然后又嘻嘻笑着说:“我们这对难兄难弟啊!不要这样,你中午陪我去一趟t市,下午回来我请你吃豪华大餐?”

    “去t市?”陆岩的心里又是一惊,“去……去做什么?”

    林希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根本没有注意到陆岩的神色,只接话回答道:“快要过年了……今年我想回t市老家去过年,准备把从前的老房子大肆修葺一番,也好落叶归根。”

    陆岩的心思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姐姐,你说了算。”

    林希飞快地换好了衣服,还顺便化了个淡妆以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儿。她将头发全部挽起来,扎成一个漂亮的丸子头,还在那丸子上别了好几个亮闪闪的小水晶卡子。

    她穿了新买的冬款棉袄,配着深蓝色的修身牛仔裤和长筒平跟靴子,在镜子前照了两下,又拿出条大围巾来裹上,才满意地提了包准备出发。

    陆岩坐在沙发上等着她,一见她出来,便被她惊艳到挪不开眼。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如万千淑女一般的温柔。细长的柳叶眉下,一双澄澈晶莹的眸子仿佛洒上了无数星子,盈盈流着光。秀气的鼻子下,一张涂过了唇油的薄唇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上前亲上一口。

    “亲爱的小希希……你……真的太美了!”陆岩站起来,啧啧惊叹。

    林希一记媚眼飞过来,娇俏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爱我?嗯?”

    这个问题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堵在陆岩的心口,让他无法回答。可是,看着又在自我疗伤自我掩饰的林希,他决意配合她:“因为……我怕我……满足不了你……”

    林希一听,眼睛立即在陆岩身上某处扫了几眼,然后哈哈笑道:“哇哈哈,这可真是个问题啊!也是,像姐这么如狼似虎的女人,你——确实驾驭不了!”

    两人嘻嘻哈哈开了会儿玩笑,就出了门。

    林希的办事效率相当高。在中午之前,就已经到达t市并找好了家装公司。

    因为临近农历新年,所以家装公司要价比较高。林希也没有讨价还价,只是不断强调希望他们能将房子恢复到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陆岩一直默默地跟着她,并不说什么话。只是在看到林希家被火烧得不成样的老房子时,眼睛黯淡了很长时间。那是郊区里非常普遍存在的那种平顶房,因为被火烧过,又因多年没有人住,已经几近荒废。

    他双手插在衣兜里,抬着望着那座房子。眼前似乎掠过一帧帧的画面。

    先是林希一家三口幸福甜蜜的生活,接着忽然起了大火,林父林母在火海里丧生,然后过了很久,林希从市里回来,却在那一天成了孤苦伶仃的孤儿。

    一页一页,像电影画面一样,在陆岩的脑海里闪现。他呆呆地站在那所房子前,有些挪不开脚。

    直到林希谈妥了一切后,走过来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林希以为陆岩是第一次来t市,所以打趣道:“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来过这么偏远的郊区?果然是大都市里长大的孩子,和我们不能比呀!”

    陆岩第一次没有配合她的调侃,只是转了身温柔说道:“走吧。”

    林希以为他那漆黑如井水的眼睛里藏着的,是对她深不见底的同情,也就默默中止了这个话题,随陆岩一起离开了老房子。

    下午回到a市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从高空落下来,如洁白的冬之精灵。

    或许和近年来a市不断恶化的环境有关,今年的大雪来得很迟。可是,这并不影响路人在节日里感受到的浪漫气息。

    出了车站,林希一把挽住陆岩的手臂,乐呵地说道:“走吧小帅哥,带你去吃大餐!你选个贵点的地儿,千万别给姐节约钱!”

    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就开始讨论城里哪儿的食物好吃,可是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来。出租车司机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说道:“去食雅轩啊!才开业不久的呢,所说吃过他家菜的人没有不说好的,就是价格太贵了!你们小情侣趁着过节去一次,浪漫一下也挺好!”

    林希听后,立即笑眯眯地问陆岩:“喂,小情侣,就去那儿怎么样?”她的脸上得意洋洋的,仿佛自己占了便宜将陆岩调戏了一样。

    可是陆岩捕捉到的却不是这个信息,他向前倾了身问司机:“您说的这个贵,是有多贵?”

    司机侧了一下头,似乎在思考:“这个……我也没有去过,就是听说一个普通菜也要好几百呢,更有上千上万的菜……”

    “行!就去那儿!”林希一拍胸脯,豪爽地说道。

    司机笑呵呵的,深踩了油门,前往食雅轩。

    车还没到,林希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她静静地看了看屏幕上程强的名字,犹豫了几秒才接起了电话。

    “林希,在哪儿呢。一起吃饭吧?”程强的声音听起来疲倦,却又是很热情的邀约。

    林希正想找个什么借口拒绝,忽然又想起他前些天认真说的那句“你知道我对你不是这样”来,心一软,便说道:“我正准备去吃晚饭,食雅轩。”

    电话那头的程强好像愣了一下,但很快便镇定下来说道:“好的,我大约十分钟就可以到,你在大厅等我一会儿。”

    林希以为程强是一个人过来,程强也以为林希是独自去吃饭。所以,等到程强和身后人一起穿过旋转门进来的时候,四个人皆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