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5章 LX—035靠近真相

第35章 LX—035靠近真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圣诞节过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许牧原继续和赵拟亲密恋爱着,而林希已全身心投入了到了年前最后一波忙碌里。

    最近许牧原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自己家中林希曾经住过的那个书房里观看斯诺克大师赛的视频。那些视频里的裁判全都是着黑色正装不苟言笑的林希。

    看着视频里的美丽高贵的林希,许牧原总觉得她未曾离开过一样。她还在这所房子里,每天笑眯眯地对他说:“嘿,许牧原,你要不要来个羊肉火锅壮壮阳?”

    她似蝴蝶,似精灵。从他十七岁那一年,就飘进了他的梦里。从此无论异国他乡,还是故土重归,他的脑海里便时常出现那个梦一般的倩影。

    许牧原独自坐在不开灯的房间里,静静地看着视频里不断捡球摆球的那个清丽女子,心口有一些难以压抑的沉闷。

    而此时,还在公司加班的林希,也有这样的感觉。

    据说忘掉失恋的伤痛有两种方法:一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二是让自己变得忙碌。第一种对于林希来说可能性不大,于是她才拼了命把自己埋没在这没完没了的工作里,好让自己麻醉。

    林希看了看空晃晃的办公室,又只有她一个人了。

    电脑屏幕上,是最近几个月来,她所领导的部门出口货物的总业绩曲线图。那条曲线一路呈上升趋势,无声地表现着林希组喜人的业绩。

    只有林希知道,她为这条上升的曲线付出了多少精力。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林希苦笑了笑,即使有一天她富可敌国了,也再得不到她最深爱的那个人。

    公司的年假通知早早地发到了员工们的邮箱。由于今年公司的业绩呈总体攀升趋势,所以高层决定多放几天年假以犒劳所有员工。

    邮件上显示:年假时间从农历腊月二十二一直到次年农历正月初十,共计十八天。

    在往年,公司从来没有在小年夜之前放过假,所以这个日期一出来,倒是让林希非常意外。不过意外之后,却还是欣喜的。因为,她终于可以回家去“接”一次她的爸爸妈妈。

    t市农村有乡俗,相传在小年夜,逝去的亲人和朋友就会魂归故里,一直到大年夜才会离去。

    这几年来,林希从来没有在小年夜去墓园“接”过父母的魂魄回家,每每到了大年三十的夜里,她也只是孤单地“送”着他们离开。

    在放假的前两天,林希就开始收拾回家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带的,只是几件寻常的换洗衣服。在放假前夕,林希收到了公司发放的年终奖金。看着那手机屏幕上的那个长长的数字,林希满足地点了点头,这一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a市已经有了极浓的过年气氛了。大街小巷里,都挂了不少小灯笼,家家户户也都贴上了年画。人们都喜气洋洋的,迎接着怪兽“年”的到来。

    林希坐车回到t市郊区的时候,家里的老房子已经重新装修好。她提着包包站在那栋房子前,心情激动得就要掉下泪来。

    这是她与父母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即使不那么富裕,可也是充实甜蜜。

    林希心情复杂地走了进去,惊喜地发现家装公司非常负责任地做到了她的要求。房子里的摆设还和她记忆中的一样,即使大部分物件是重新买了新的,她也能从那相似的内置里,找回从前的感觉。

    林希从包里拿出了那张珍贵的全家福照片放在床头上,然后一边同父母说着话,一边铺了床铺。

    那一天夜里,林希感觉自己睡得格外香甜。十年来,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她曾经以为自己再也无法直面过去的地方。

    上天带走了她最珍视的东西,却又同时赐予了她坚韧的品格。多年来,她如同寒冬里的梅花一样,孤独却高洁地开放。

    一觉醒来,阳光已经从窗户洒了进来,形成一道又一道亮丽的金线。从窗口望出去,能看见冬季里难得晴朗的天空,似蔚蓝书画席卷铺开去。

    林希揉了揉眼睛,轻轻喊了一声:“爸爸,妈妈,我要起床咯!”

    正值小年,林希梳洗完毕后开始给陆岩发信息。在她心里,陆岩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所以才需要过这“小”年。

    发了祝福短信后,林希又给程强发了一条。随后她又摁开许清原和许牧原的电话号码,也准备发条类似的祝福过去,但想了想,还是按了取消键。

    陆岩的信息回得很快:“我的小希希,你回t市了?(惊讶脸?)”

    “是的,昨天回来的。”林希伸了个懒腰,迅速回复。

    过了好久,才收到陆岩的回复:“小年快乐。”林希正忙着给自己做早餐,便没有再回复他。

    按照习俗,今天是“接”爸爸妈妈回家的日子。林希吃过早餐之后,稍微花了些心思打扮了一下。她穿了件素色的厚大衣,然后裹了条棉围巾在脖子处,显得庄严又不失活力。

    她始终相信,爸妈会看到她的样子。若看到她过得好,他们也会高兴的吧?

    才上午十点多钟,来墓园“接”亲人魂魄回家的人已经不少了。大家都面色详和,有的甚至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仿佛这一天就真的能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

    因为离家多年,所以墓园里的人林希都不认识。她径直走向了父母的墓碑前,然后跪在墓沿处跟父母絮絮叨叨说着话。

    “爸,妈,我是小希,今天来接你们回家啦!你们想我没有?我很想念你们呢!”林希边说着,边把手上带来的电子香烛给父母点上。一抬眼见墓碑边长些了杂草了,又继续跪着趴过去徒手扯起野草来。

    “爸,妈,”林希边扯草边说,“上次你们见到的那个小伙子……就是说喜欢我很多年的那一个,还说要证明给我看的,那就是一骗子啊……你们可千万别信他……还好你们的女儿我火眼金睛,一眼识穿了他的真面目,这才没有被他骗……”

    林希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悲伤。但在悲伤在父母面前,却又忽然缩小得不算什么了。

    她断断续续地说了会儿话,然后将墓碑附近的杂草除尽后,才说:“好啦,爸妈,跟我回家咯!我把我们的家重新装修过了,相信爸妈都会喜欢的!等我站起来时,你们可要好好跟着我走,可别跟丢啦!”

    墓园里这会儿已经来了不少人了,也有很多人正朝墓园外走着。大家都走得非常非常慢,似乎他们的亲人真的跟在他们身后慢慢走着一样。

    林希站起来,环顾了一眼四周。虽然是大白天,但墓园里已经亮起了不少电子灯与香烛,也有不少人捧着鲜艳的菊花或者百合前来祭拜亲友。

    她回过头来,又轻唤了一声:“爸爸,妈妈,我们一起回家吧!”说着便转了身,慢慢地朝墓园门方向走去。

    在离林迪、喻晶晶墓碑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后面,有一个人已经默默站了很长时间。他看着林希进来,又一直等到林希离去,才迈开了步子走了出来。

    林希在墓园门前打了辆车,先拉开后座的门,再关上,再走到前座拉开门进去坐下,这才对师傅说了地点。

    出租车司机对她的动作根本不觉得奇怪了,反而是友好地问:“几位要去哪儿?”

    林希愣了一下,刚准备回来,一低头却瞥见自己的大衣最下方一颗扣子不知所踪。她想了一下,估计可能是刚才拨草的时候给蹭掉了。于是她又不好意思地对司机说:“不好意思,我掉了东西,还得进去一下。”

    说着,林希下了车,又打开了后座的门,再缓缓关上。

    “爸爸妈妈你们等我一下啊,我的一颗大扣子好像掉了,我马上就回来。”林希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停顿了几秒,像是真的等到了父母的答复一样,她才快速地往父母墓碑方向走去。

    走到墓碑处的时候,林希惊讶得张大了嘴。

    只见穿着黑色棉袄的陆岩一个人默默地跪在墓沿上,嘴里还念念有辞。走近一点儿,林希才大致听到他在说什么。

    “叔叔阿姨,对不起……对不起……”他仿佛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

    林希大惊,脱口喊道:“陆岩?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陆岩一惊,一回头见到是林希,他的表情更是极不自然。但那不自然也只是稍纵即逝,他站起来,无比自然地说道:“我来祭拜一下你的爸爸妈妈啊!”

    虽然是晴天,但寒风还是刺骨。陆岩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道道的红。仿佛是被寒风吹拂了很久一样。

    他穿着件简单的黑色短款棉袄,配着深色的牛仔裤与棉短靴,一脸认真地朝林希看着。他的头发染成了黑色,但整齐的刘海还是沿着眉毛斜下来,像极了韩剧里的温柔王子。

    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为什么会在父母墓前说着“对不起”?

    林希立即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一直对我爸爸妈妈说对不起?”

    陆岩一愣,但很快平静。“因为我总觉得,这些年我没有把你照顾好,总觉得他们能看见你的生活,总觉得他们……会很担心你。”

    这个解释实在太合情合理,林希又是偶尔感性的人,所以倒也不觉得这个回答有什么问题。她甚至都忘记了去问陆岩怎么知道她父母的墓碑在这里,只以为是自己上次装修房子时告诉过他,便不多问什么,开始找她的扣子。

    扣子果然是在除草时蹭掉的,林希把它捡起来放到口袋里,然后拉了陆岩的手臂说道:“走吧小岩岩,去我的新家过小年,……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

    林希走在前面,没有注意到陆岩忽明又忽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