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7章 LX—037亲生父母

第37章 LX—037亲生父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陆岩的父母当天晚上就去了邵部长的家里。

    邵部长已近知天命之年,一生跌宕起伏,却最终还是站在了权力的核心顶峰。从年轻的时候,他就对权力有着极大的渴望,常常幻想自己能够站在人群的至高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如今,他虽然不是金字塔尖上的那个人,却是一抬头就能看见塔尖的方向。他的心里,仍是有一些不甘,甚至还抱有几丝幻想,想象着有一天,他最终能走上去傲视黎明苍生。

    他在窗边站得有些久了,手中的烟也早已熄灭。他的妻子徐云走过来,为他披上一件大衣,然后柔声说道:“礼初,强儿要走了,我和他已经谈完了。”

    邵礼初这才回过身来,一张略微古铜色的脸上满含风霜的模样。他的眉毛很浓厚,略呈八字向下垂,眼睛狭长,就这么静静站着,也很有几分威严的气势。

    他拢了一下大衣领子,温和的开口说道:“这么快就要回去了?不吃了饭再走吗?”

    程强将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然后微微偏着头笑道:“小姨夫,我不吃了,我回去再和爸谈谈。小姨的话我都记着了,您放心吧。”

    邵礼初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来拍了拍程强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局势越紧,越不能乱。”

    程强默默听着,点了下头,然后再次向小姨告别,走出了门。

    刚走到小姨家院子门口,忽然见到两个人从车上下来,往小姨家院子方向走来。他定睛看了一眼那两个人,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便只在开院门擦肩而过时,礼貌地朝他们点了一下头。

    陆岩的父母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程强,但相互之间也没有过交流。

    陆岩母轻轻推了一下陆岩父的手臂,然后低声说道:“这是程……的儿子吧?”

    陆岩父点点头,说道:“是的。程总已逝的夫人,和徐云部长是亲生的两姐妹。”

    两人轻声说着话,然后按响了邵礼初家的门铃。

    徐云见到是他们二人前来,并没有什么惊讶。他们之间向来走得近,小年夜过来走动走动也是极正常的事情。

    “小年快乐,邵部长,徐部长。”陆岩父笑眯眯的,像是带了天大的好消息来一样。

    “哦,是小陆啊,”邵礼初正走到楼梯口准备上楼去的,见到他们二人,也只是淡淡的打了个招呼,“徐云,你陪他们先聊着,我去处理点事儿。”说着便又要继续往楼上走。

    陆岩的父亲立即一脸谄媚对着邵礼初的背影道:“邵部长,有大消息啊,您先听一听?……是个好消息。”陆岩父满脸的神采奕奕,信心满满地等着邵礼初回头。

    果然,邵礼初一听这话立即顿住了脚,回过身来望向陆岩父母,然后声音浑厚道:“哦?说说看。”

    徐云已经招呼陆父陆母坐下来,邵礼初也从楼梯处走向沙发,他还未走到,便听到陆岩父说道:“您还记得……十年前t市的那个女娃娃么?”

    话音刚落,就见邵礼初和徐云二人脸色皆大变。就像是被人踩到了雷区一样,一触即发。

    十年前那场交通事故,是邵礼初没有预料到的,他的本意只是希望交通暂时瘫痪两小时,却没有想到有心急的公交车司机抢道前进最终造成两车相撞的惨剧。

    而……当年的那个女娃娃,据陆岩父母回来禀告,就在那辆出了事的车上。

    如今,陆父陆母忽然旧事重提,邵礼初自然以为他们是想借此事来要挟自己,于是脸色一沉,厉声说道:“这次你们又有什么要求?”

    一看到邵部长误会,陆父陆母两人立即站起来,唯唯诺诺地说道:“啊不是不是,邵部长,您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那个女娃娃,她可能还活着!”

    陆父立即说出了真相,唯恐邵礼初发怒。这话一说完,原本坐着的徐云也立即站起来,颤抖着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徐云有些站不稳了,她一边扶着沙发靠,一边殷切地望着陆父陆母二人。邵礼初也有些激动,他也正用同样的眼神望着陆岩父母。

    “我的女儿……她还活着?”徐云又紧接着问了一句。

    这下陆岩的父母倒是惊讶了,陆母无比讶异地问道:“徐部长,您说……那个女孩……是您的女儿?”

    当年的事情太过于复杂,邵礼初和徐云并未对陆岩父母说过太多细节,只是让他们去安排了那场火灾与交通堵车。而如今,陆母问起来,徐云却也不想说得太多,只是再问了一次:“你怎么知道她……还活着?她在哪儿?当年不是都拿到尸体报告了么?”

    陆父赶紧抓了一把陆母的手臂,示意她不要问太多,然后他又立即回了徐云的话:“我儿子今天去见了她,说起了这件事情,看他的样子估计是去了t市,那个女娃娃,估计又回到那间老宅去了……”

    陆父三言两语讲了林希的所在位置,然后安静地等着邵部长徐部长的指示。邵徐二人此刻因为太震惊与激动,竟然没能听出陆父话中提到的“我的儿子去见了她”,也就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儿子陆岩怎么会清楚这件事情。

    几个人都没说话,各自想着心事。陆父陆母见已说得差不多,便开口告辞。

    邵礼初和徐云两个人都还处在心情的无比激动里,也就不留他们,挥了手以示告别。

    过了一会儿,邵徐两人终于冷静下来,相依着坐在沙发上想着法子。邵礼初点了支烟,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徐云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声音呜咽道:“礼初,你们咱们这么多年为什么呀,就这么一个孩子,咱们当初为什么要把她送走啊?老天惩罚了我们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能再有孩子,原以为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可是,她还活着!礼初,我们的女儿,她还活着!”

    邵礼初紧紧握住妻子的手,以给她慰藉。半晌,他打了个电话出去,声音低沉道:“给我查一个地址,对,是这样的……”

    挂了电话后,邵礼初背靠在沙发上,再次陷入了沉思。他的内心很焦虑,也很挣扎。

    多少年了,他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终于站到了这么高的位置。人人皆说:邵部长为了人民福祉,都没有自己的后代。世人皆歌颂之,他也从来心安理得地接受着。

    可是如今,他唯一的女儿还活着,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态又压制上来,在他的心里冲他号叫着:邵礼初,那是你的女儿啊!你这一生,唯一的孩子啊!

    只是,若是真去认了这个孩子,他要面临什么样的后果?他不敢想,却不能不想。

    徐云知道他的挣扎,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掉着眼泪。过了好久,邵礼初终于定了定神,轻声安抚着妻子:“我们一定要去找她,我们的女儿……”

    徐云终于嚎啕大哭。

    事实证明,邵礼初的助手办事效率极高。第二天一早,他就将林希家的地址发到了邵礼初的手机上。

    邵徐夫妻二人已作了决定,无论面临什么风雨,他们都要去寻回这遗落在世间的珍宝。

    两人正寻思着出门,却忽然接到了秘书室的电话。上级领导要求他们在新年前的这几天,去慰问离退休的老同志。

    于是二人只得服从命令,配合着上级的要求。

    这一耽误,便到了腊月三十除夕那天。两人终于闲下来,吃过早饭就安排了司机开车直奔t市郊区。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大雪也比往年下得厚一些。林希每天裹着厚厚的围巾戴着厚厚的帽子,坐车到市区去打斯诺克。

    她一个人独自守着空荡荡的屋子着实冷清,又没有什么亲人可以相互拜访,幸而还有斯诺克这项运动,解了她的寂寞。

    而这一天,有一个人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第二次乘坐了动车前往t市去见他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即使只是远远地看看她,也好。

    许牧原去过林希父母的墓园,也大致知道她的家在哪儿。这一天,医院放了他假,而父母自然是要参加慰问民众的新闻发布会,妹妹清原也留在了部队。他拒绝了赵拟的邀约,只身前往他的心所在地。

    许牧原坐在火车上走了神。他想到几个月前,他陪着她一起回老家办证件。那一次,他们两个人还被当作坏人被乘务员扣了起来。后来,他还在林希父母的墓前保证过会好好爱林希。

    可是如今呢,他却无法开口对她说一声:我真的想你。

    火车很快到站。许牧原穿着一件黑色的厚绒大衣,配上了一条厚棉围巾。他的头发长长了一些,看起来倒是俊俏了不少。他的脸还是那么完美,皮肤白皙,浓眉如墨,鼻峰挺拨,薄唇如画。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多了些许暗沉。

    许牧原先去了林希父母的墓园。

    正是大年三十,墓园里“送走”亲人的人特别多。许牧原慢慢地走过去,确认林希父母的墓碑处没有人才走上前去。

    地上已经摆放了娇艳的花朵,显然是林希来过了。许牧原望着那墓碑上的名字,喃喃自语道:“叔叔阿姨,我是许牧原,我们……之前见过了。很抱歉这段时间和林希的处境,但是,请你们相信我,我是真的爱她。”

    这么一俊朗帅气的人独自站在墓碑前低声说着话,引得周围扫墓的人频频投来惊羡的目光。更有小姑娘们忘记了正事儿,朝着许牧原的脸看呆了。

    许牧原没有理会周围的那些注视,只是安静地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了墓园。

    墓园离林希的老房子不算太远,许牧原也就没有坐车,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天空不时飘着雪花,浸白了他的发和眉。

    那一刻,向来严谨的许牧原竟然想到一句非常文艺的话。那是多年前,妹妹清原挽着他的手臂,调皮地说道:下雪天不闪(伞),我们是不是就能一起走到白头?

    林希,我们能不能一起走到白头?

    走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走到了林希的家附近。许牧原没有再上前,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棵对下,望着她家的方向。他想着,她总会出门来倒倒垃圾什么的吧?

    可是,没过多久,却见一辆a市牌照的黑色轿车在林希家门口停了下来。许牧原一愣,随便即朝那车里的人看着。

    有两个人走了下来,他们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厚围巾。从背面望过去,看不清他们的正脸,也不清楚究竟是谁。

    许牧原觉得好奇,正想上前几步探个究竟,却见两人中的女士转过身来,面带鄙夷的神色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才挽着男人的手臂往林希家走去。

    这一次,许牧原倒是看得真切,那是程强的小姨徐云。

    可是,这除夕时刻,他们到林希家来做什么?他们已然是位高权重,即使想要见林希,也自然有办法让林希上门去拜访他们呀!

    突然,许牧原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莫非……是强子追林希追到手了,而他的小姨代表他已逝的母亲前来看望未来的侄媳妇?

    许牧原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来,翻出那个熟记在心的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