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8章 LX—038父亲故友

第38章 LX—038父亲故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原本,许牧原编辑的短信是:“林希,保护好自己,注意接近你的人。”可是,他想了想,这样做有悖于自己工作的保密原则,只得删掉后重新写过。这回,他倒只是写了几个字:“新年快乐,保重自己。”

    林希看到信息上显示的“许牧原”三个字时,心还是往上提了一下。就像沉寂已久的心,忽然又涌上了一丝希望一样。她有一些期待,又有一些带着苦涩的甜蜜,想立即把信息打开来看,却又希望这份期待持续得再久一些。

    终于,她深深呼吸一口气,打开了信息。

    新年快乐,保重自己。

    林希瞬间就有些失望了。满以为是他给自己的一个合理解释,或者是趁着新年说一些他未曾说出口的话。可是,“保重自己”四个字,不过就是一个前男友给前女友的普通问候?

    林希不知道许牧原就在她家的门外,她只是倚在沙发上静静地望着手机上的八个字。想回复一点儿什么,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

    说许牧原我爱你么?他的身边都已经有了那么优秀的她。

    说许牧原我想你么?她现在再用什么身份去对他说这话?

    林希有些心烦意乱,可还没来得及理清楚那思绪,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林希在家么?”

    郊区的住户不像城市里的居民,每天都紧闭着屋门。郊区的房子大多是一排一排,而大门大多是敞开着的。所以徐云并没有敲门,就直接走了进来。

    林希觉得非常讶异。她有十年没有在老宅里过年了,村里也没有认识的亲戚朋友,怎么会有人在除夕的时候上门拜访?

    “哎,我就是,请问是哪一位?”林希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望向门口的那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身黑色长款羽绒服,显得非常低调。可是光看那气质,便知不是普通人。她把帽子摘下来拿在手上,然后安静地望着林希,双眼开始泛着泪光。

    林希朝女人望了好几眼,觉得非常眼熟。下一秒,她忽然想起来,在之前的名流聚会上,她曾见过这位女人一次,——那是程强的小姨。

    只是当时,这位小姨都没怎么拿正眼看过她,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找上门来?

    “您……有什么事么?”林希认出了来者,非常惊讶地问道。

    徐云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声音轻喃地问:“你……是林希?都……这么大了……?”她的眼睛里似乎饱含了非常多的话,有流光在她的眼睛里闪着。她看着有些激动,却又像是在刻意压抑一样。

    邵礼初后进门,一进来就看到两人这么面对面站着,妻子的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他立即上前说道:“你是林希吧?我是……我们是程强的小姨父和小姨,你还记得吧?有些事情想来找你了解了解……”

    林希这才反应过来,立即笑道:“您好您好,请坐!”待二人坐下后,林希便又立即去泡了两杯热茶放到茶几上。

    “林……希,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徐云又开口问。她的表情真切且悲伤,一时让林希有些莫名其妙。

    邵礼初到底稳重一点,他知道照妻子这么问,结局可能会太难看,于是立即补充说道:“是这样的,林希,我们最近才了解到,你是林迪的女儿,林迪是……我们多年前的朋友,后来因为发生灾难而离世,我们以为……你……也不在了,最近才知道,你又回到了这间老宅,所以,特地来看看……”

    这样说就解释得通了。他们是父亲以前的朋友,所以真心的来关心一下自己,倒也没有什么不妥。

    林希立即放下了怀疑,笑眯眯地说道:“我挺好的啊。我的爸爸妈妈走了以后,在福利院呆过一段时间,后来学校都免收了我的学费生活费,挺好的,慢慢的也就过来了……”

    林希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些年她所承受的苦,就好像那漫长的光阴轻易就那么过去了一般。

    徐云听着林希的话,鼻子一酸,眼眶就立即湿润了。她抬头看向侧边的林希,心里一边心疼,一边想着,女儿都长这么大长得这么美丽漂亮了。她变得高挑靓丽,有着出众的外表,细看之下,眉眼和自己还有几分相似。亭亭地坐在那里,气质优雅而端庄,就像是受到过极好的家庭教育一样。

    这么优秀而美好的女儿,当年,他们是下了多大的狠心才将她送走?

    “后来……是去了哪儿上大学呢?”徐云又问。

    “我去了a大啊,”林希还是温柔地答复,她因为对方自称是爸爸的朋友而倍感亲切,“当年去的时候,我可是我们t市的高考状元呢。”

    林希的话里带着几分自豪。或许是因为对面坐的是爸爸的朋友,所以才感觉这话是说给已故的父亲听一样,潜意识里是希望林迪也会因自己而骄傲。

    a大……徐云听着更加难受了。这是全国最好的大学,离她家也不算很远。所以说,她的女儿大学四年就在她家附近的a大,她却从来不知道?

    “真好,真棒,孩子,你真优秀……”徐云说着,肩膀有些颤抖。

    邵徐夫妇又和林希聊了好一会儿,大致了解了她目前的工作与生活环境等,才稍微放下心来。

    林希突然问了一句:“程强还好吗?”

    邵礼初觉得奇怪,不答反问道:“怎么会这么问?”

    “最近我和他联络得少,总觉得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以前时不时的还能见到他,现在他好像常常呆在部队里面了,总感觉怪怪的。”林希说道。

    徐云有些诧异,因为程强最近确实是被他的父亲管制了起来,因为局势的问题,加上程强之前犯下的一些错误被人抓到把柄,所以确实没能自由走动。但是林希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准?

    徐云心里一惊,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在上次的高层聚会上,强子是带了林希出席的,当时看那模样,强子似乎是在追求林希?

    “强儿……是不是在追求你?”徐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啊?”林希一惊,立即傻乎乎地笑道,“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儿啦!我把他当作好朋友的。”

    听到林希的回答,邵礼初和徐云的心都紧了紧,可是片刻后,都不动声色地放松了下来。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大部分都是在关心地询问林希的生活,并留下了联系方式,称以后有事可以去找他们。林希只当是父亲的朋友在对她说着客套话,也就随意应承了下来。

    邵礼初夫妇离开以后,许牧原才从树后走出来。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他忽然觉得有些害怕。

    这是他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他清楚自己对林希的感情,也心知林希待他一片真心,——至少恋爱的时候她是。可是现在呢?他没有办法许她一个承诺,而她是否能坚持着原地等候?会不会有一天,她牵起了别人的手,而他,却还是不能对她说出真相?

    许牧原在外面站得久了,双腿冻得有些麻木。他依然望着林希家的方向,默默想着心事。他有一万个进去找她的理由,而不能进去的理由却只有一个。

    一万不敌唯一。

    过了好久,许牧原终于默默转了身,一步一步朝大路走去。

    郊区的新年过得很热闹,家家户户都贴了春联和福字,也有的在吃过团年饭之后,陆续放起了鞭炮。小孩子们穿着新衣服,热烈地笑着,闹着,喜气洋洋过着大年。

    只有林希一个人,孤独地呆在家里,百无聊耐地看着电视。她想了想,拿出手机来给陆岩和程强分别发了一条祝福短信,就准备睡个午觉。

    忽然又听到有人来敲门。

    林希立即站起来,看向门外。是一张陌生的女人面孔。这名女人端着盘饺子,笑盈盈地走进来,对着林希说道:“妹子,我是隔壁的,两年前嫁过来的,没见过你呢。我婆婆说你一个人在,让我端些饺子来给你,祝你新年快乐!”

    林希受宠若惊地回答:“呀,真是太谢谢了!感谢感谢,我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邻居们都不太认识。谢谢你,祝你新年快乐!”说罢便接过那盘充满温情的饺子。

    隔壁的嫂子笑着转身刚准备离去,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回过身对着林希道:“妹子,刚才外面有个人,是你家的客人吧?在外面站了好久,不知怎么没有进来?”

    “他长什么样子?”林希立即问道。

    “他呀,”隔壁的嫂子提起许牧原,脸上竟然还带了一点少女般的娇羞,“真是个大帅哥,长得又高,穿着个黑色长大衣,脸上白白净净的,真是生得俊俏极了。鼻子高高的,嘴唇也好看,估计啊,是从大城市来的!”

    听她这么一描述,林希立即猜到可能是许牧原。因为这个日子里,会站在她家门外不进来的,或许只有他了。

    隔壁的嫂子走了后,林希睡意全无。她打开许牧原发给她的那条信息,反复又看了好几遍,默默想着他。

    脑海里突然升起一副画面,那是住在他家的时候,某天浴后在他的床上与他的鱼水之欢。林希脸一红,捏了一把自己的脸,怎么好端端的,会想起这件事来?莫非,她真的寂寞太久了?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短信提示音不断响起来。林希拿过来一看,全是公司的同事发来的千篇一律的新年祝福。她挨个回复后,才发现陆岩和程强都没回复她。

    罢了。谁会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记得她呢?林希自嘲地想着,目光久久地落在电视机旁,她与父母林迪喻晶晶最后的合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