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39章 LX—039家人团聚

第39章 LX—039家人团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邵礼初徐云夫妇一回到a市,就直接驱车去了程国栋家。

    程国栋还没有回来,他正代表领导在军区观看部队的慰问演出。倒是程强一个人在家里,默默地看着一些红头文件。

    小姨和小姨父的突然到访,让程强有些讶异,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寻问,就听到小姨徐云开门见山地问:“强儿,上次高层聚会,你带的那个女孩儿……是林希吗?你……是不是在追求她?”

    程强不明白小姨这样的问的用意,因为她从不过问自己的私生活,但他还是正面答复道:“是啊,小姨,我觉得对她挺有眼缘的,总觉得她给人一种熟悉感,让人想靠近她保护她,所以追过一段时间,不过呢……嘿嘿,没有追到手。”

    徐云累积了一天的脆弱终于在这一刻释放出来。她靠坐在沙发上,眼睛慢慢流了下来。她扶着程强的手臂,声音轻且慢:“强儿,她……是你的妹妹啊,二十三年前,你……走丢的妹妹……青禾啊。”

    她竟然是妹妹……邵青禾?

    程强激动地站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小姨。小姨正激动的不停落泪,程强又看了看小姨父,邵礼初坐下来,拥着妻子的肩膀给她依靠。

    ……难怪第一次去林希的公司替许牧原还钱包给她时,他就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女孩儿给他强烈的熟悉感,那种感觉穿过时光的尘封,扑面而来。

    那时候他不明白这感觉,只以为只是男性的荷尔蒙在作祟,以为自己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妹妹不是……那时候不是说她,已经遇难了么?”程强疑惑地问。

    邵礼初和徐云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就撒了太多的谎。眼下程强这么问,徐云也不知如何回答,仍然只是默默地哭泣着。

    邵礼初抬起头,声音平稳地答道:“走失以后,原本以是为遇难了,我们得到的信息也是如此,可是最近偶然才……发现,林希就是我们的青禾。”

    程强没有再细想,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激动的说:“那真是太好了,原来妹妹还在!我们要赶紧告诉她真相啊!”程强像一个孩子一样,流露着认亲的憧憬。

    “不可,不可。”邵礼初连忙制止,“还没有到时候,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自然会真相告诉妹妹,然后把她接回家。”

    小姨父这样一说,程强自然是以为他在顾全大局。程邵两家现在都处于比较尴尬的一个境地,若是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怕是会天下大乱。

    “好,小姨父,小姨,你们说了算。等爸回来,我会跟他报告这件事情。”程强还是兴奋地极了。大年三十里,听到这么个好消息,真是大快人心。

    小姨父和小姨走了之后,程强拿出手机来,想找个人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翻着电话里的通讯录,才发现原来那一帮发小们近日来都没有怎么联系,想来是因为各自家里不同的处境而尽量减少了交际。

    翻到许牧原的电话时,程强眼睛一亮,就要拨出去,可是在接通之前,他却瞬间按下了退回键。

    ——现在的老许,不是当年的老许了。

    再要好的朋友,在局势面前,都会选择明哲保身。程强叹了口气,继续看文件夹里的资料。

    而那个时候,许牧原刚好从程强家门口路过。他朝程强家的院子里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屋里的灯光,才慢慢回过了头。

    已经临近傍晚了。夜幕早就降临,四周的冷风从各个角度吹过来,带着冬天本身的寒冷与萧瑟。

    许牧原走到自家门口时才发现院子里面停了两辆车,一辆是李叔的,一辆是赵拟的。他觉得惊讶,难道爸妈已经回来了?大年三十的夜里,他们不是还有工作么?许牧原加快脚步,按响了院子的门铃。

    李嫂连忙出来开门。她的脸上洋溢着和睦的笑容,边走还边说:“少爷回来啦?赵小姐来了一会儿了呢。先生和夫人也才回来不久,快进来,外边冷。”

    许牧原温文尔雅地朝李嫂点头,然后柔声说道:“李嫂,新年快乐。”

    李嫂笑眯眯的,为他打开了大门。

    一见到许牧原进来,赵拟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的脸上带着温柔似水的笑容,声音轻柔缓慢地问道:“牧原,你回来啦?电话怎么打不通呢。”

    赵拟今天看起来刻意打扮过。她穿着件红色的收腰长款大衣,配着黑色的长筒靴子,显得身材婀娜又曼妙。从前一直扎起来的头发,今天也房间放了下来,显得无比青春又活力。她略施粉黛,一张白皙的小脸透着婴儿般的绯红,一双盈盈的大眼睛与线条柔和的嘴唇相印成辉。

    许牧原朝她看了两秒,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才发现手机早已因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电话没有电了。”许牧原回答道,然后走到沙发边坐下来向着父母问道:“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今年我们提倡一切从简,所以省去了很多程序。我打了电话给清原,过一会儿她也能回来,正好咱们一起吃个年夜饭。”许才平声音温厚,就如同在电视里开会时那样,从容不迫,句句重点。

    母亲叶晚秋还穿着职业套装,显然是才回来不久。她将脸上的一缕短发捋至耳后,然后慈详地说道:“牧原,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电话也不通。看小拟多有心,除夕夜里来给我们拜年,你得好好招待招待。”

    许牧原朝面色红润的赵拟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叶晚秋站了起来,然后轻声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换身衣服。”

    许父许才平朝儿子望了一眼,然后声音低沉面色和润地问道:“进度怎么样了?”

    许牧原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但因父亲并不是他的直系领导,所以他向来没有向父亲汇报的习惯,于是只淡淡的点点头,答道:“在掌握中。”

    倒是赵拟立即接上了话,说了一些大致的细节。许才平默默地听着,良久,他才感叹了一句:“尽快解决才好啊。”

    几个人都没说话时,又听门铃响了起来。

    李嫂从厨房出来,用围裙擦了擦手,笑容满面地说道:“准是清原小姐回来了,我去开门。”

    片刻后,果然见清原从屋外进来,不停地搓着双手,然后哈着热气。一进门她就剁脚道:“哎呀我的个天哪,外边儿实在冷啦!都把姑奶奶我冻成干尸啦!”

    清原没有见到背门而坐的父亲,还以为他在楼上呢,所以说话说得俏皮了些。许牧原倒是见怪不怪,可是许才平却皱了皱眉头。

    “清原,怎么说话的?”许才平不严而威地问道。

    许清原一听到父亲的声音,立即吓得一耸肩,然后踢了个立正的脚步,立马就抬头挺胸举起右手来敬礼:“是,首长!”

    “行了,过来坐。”许才平回头望了女儿一眼,然后又下了命令。

    “是!”许清原再次对着父亲的背影敬了个礼,才走过来在许牧原身边坐下。

    “马上就开饭啦,大家都饿了吧。”李嫂笑眯眯地开始从厨房端菜出来,刚泊好车的李叔从门外进来,也跟着一起去端菜。

    赵拟立即站起来,朝厨房走去,嘴里温柔地说着:“李嫂,我来帮您。”

    “啊,不用不用,赵小姐,您坐着就好。”李嫂立即婉拒。

    就在李嫂和赵拟客套的时候,许清原朝哥哥许牧原挤了挤眼睛,然后低声问道:“哥,这件衣服还没穿腻?”

    许牧原一听便明白妹妹是什么意思。现在在她的心里,自己倒和强子一样,也变成了个三心二意的人。

    许清原本来以为哥哥不会回答,哪知几秒后,却听见他清朗的低沉声音传来:“嗯,一直都很腻。”

    清原乐得呵呵笑,本来她对赵拟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倒是一直觉得哥哥的前女友林希不错。她一把伸过手臂搂住哥哥的脖子,然后偷偷在他耳边说道:“哥,你的艳福……一直不浅。”

    许牧原伸手将她缠上来的手臂拿下来,帮她把额前的刘海理顺,然后说道:“行啦,大小姐,吃饭了。”

    这一幕刚好被赵拟尽收眼底。她无比羡慕地望着兄妹俩的亲昵。

    许牧原生得清逸俊朗,有着天生的贵族气质。只是随意地坐着,不开口说话,已是气质湿润如玉。加之生得完美的脸型与五官,怎么看都像一位翩翩的王子。他握着妹妹的那双手,也如艺术品一般,让人艳羡。手掌宽大,手指修长白皙,一看就是医生的手。

    被那样的手握着,该是怎样的幸福?

    而在许牧原面前,许清原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妹妹,可以任意调皮搞怪。而他,也会永远温柔地宠着她。这样的幸福,多么令人羡慕。

    李嫂上楼去叫了叶晚秋下来,然后一家人按照主次位坐上了餐桌开始吃饭。李嫂和李叔刚准备回到厨房去,就听到叶晚秋温柔地开口:“李叔,李嫂,年夜饭就一起吃吧,咱们在一起也有近二十年了,后来牧原出国清原上军校,咱们一家人还没这么聚在一起吃过一个年夜饭。”

    李叔和李嫂刚想拒绝来着,听到夫人这么说,自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家人,一时感动上涌,不住地答道:“哎,哎,好。”

    饭桌上,大家自然没有讨论什么正事儿,只是安静的吃饭。许家向来奉行食不言寝不语这条金科玉律,所以除了赵拟和清原偶尔夸赞一下李嫂的菜烧得棒之外,也就没人说话。

    一顿饭吃得很快。饭后,赵拟又主动要求帮忙李嫂收拾碗筷,李嫂劝不过,只好由着她。

    许才平和叶晚秋两人饭后交待了儿子几句,便上了楼去谈事情。许牧原应了父母几句,也就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等着赵拟,清原又人小鬼大的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问道:“哎哥,我说,这个赵小姐是不是急着嫁进我们家啊,在爸妈面前这么表现。”

    许牧原垂眸,他的眼睛如井水般深不见底。片刻后他才说:“可是她没有机会。”

    听到哥哥这么一说,许清原自是兴奋起来,不停叫嚷着:“那你说说,谁有机会?”刚巧这时候,赵拟擦了手从厨房走出来,见到兄妹两人这么开心地谈笑,也加入着问了一句:“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噢!”许清原立即接口,“我告诉哥说我们营里有几个人追我,我哥说他们都不会有机会的。”

    赵拟听了温柔的笑:“清原这么漂亮,性格又好,招男孩子喜欢是正常的。好了牧原,我要先走了,家里老爷子还等着,我得尽快回去了。”

    许牧原站了起来,然后叫了声李叔,请他帮忙送送赵拟。几个人告别寒暄了几句,许牧原又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还蛮有眼力的。”许清原突然转了身,夸了赵拟一句。

    许牧原自然是知道妹妹享受着别人的恭维,也就不拆穿她,任由她自我感觉良好。

    许清原拿出手机来,噼里啪啦发了一通短信,等了良久不见回复,便伸手去搂过许牧原的手臂,然后苦着脸问道:“哥,你……真的爱过一个人吗?”

    许牧原一惊,林希的脸立即从心底升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