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42章 LX—042男神归来

第42章 LX—042男神归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陆氏夫妇被带走的那一天,陆岩刚好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到中科院去实习。

    为了顾全陆氏夫妇的颜面,上门来的警员都只穿了便服。因为陆城职位较高,所以惊动了公安部的有关领导并亲自派了人来协助警方办案。

    陆岩一见那几个人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他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帮父亲整理了衣领,又轻轻拥抱了母亲,然后柔声说道:“爸,妈,跟他们去吧,我会等着你们回来。”

    陆城和李鹂都心如死灰,在见到办案人员时也没有显得太激动,唯独让他们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才从学校出来即将要踏入社会的儿子。

    “岩岩……”陆城开了口,“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临走时,他也只交待了这么一句。李鹂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她抚了抚儿子的脸颊,轻轻地喊了一声“儿子……”,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陆岩再次拥抱了母亲,并在她耳边说:“放心吧,妈,都会好起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坚定,就像是能预知后事一样。

    李鹂看了几眼儿子。——儿子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他把头发剪得很短,换了个竖起来的发型。他不再穿那些大人眼中不伦不类的服饰,而是从上到下整个换上了正装配皮鞋。他生得俊俏,如此一打扮,倒真让人有些挪不开眼了。

    陆城和李鹂没有再说什么,慢慢转了身,就跟办案人员一起出去了。

    这时候,隐忍许久的陆岩才让自己的眼泪一颗颗落下来。——他亲手将父母送进了监狱。尽管现在还是候审阶段,但他心里清楚,父母这次必是凶多吉少了。但他却无从选择,他不愿意自己一生都活在秘密和愧疚里,也不愿父母在这条路上永远回不了头。

    ……也算是让一家人都解脱吧。

    没几天,陆城夫妇因蓄意纵火而被带走调查的事件就传遍了整个a市政圈。即使新闻媒体还守着没有公开报导,但在这个圈子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传遍全城。

    所以,在许牧原的父母许才平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稍微觉得有些震惊。其实他对陆氏夫妇有所耳闻,也对他们背后的力量有所了解,但是他们东窗事发的原因竟不是因为贪和腐,却是因为纵火?

    他有些想不明白。

    许才平一个人在书房里背着手踱来踱去,紧锁眉头思考着问题。忽然有敲门声传来。

    “进来。”许才平声音浑厚的答了一声。

    许牧原这才开了门,慢慢走进来。他看了一眼父亲,然后轻声说道:“赵拟过来了,向您汇报一下我们近期的工作。”

    许才平抬起头,眼睛里露出一丝喜色:“哦?好的,我就下楼。”许牧原点点头,又轻步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书房的门。

    过了一小会儿,许才平才从书房下来。他还穿着制服,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见他下楼,赵拟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温柔地喊了声:“首长。”

    许才平点点头,示意她坐下,然后问了句:“有结果了?”

    “是的,首长。”赵拟答得温婉却坚定,“我们领导让我今天一定来向您汇报这一期工作的结果,是这样子的,这两个多月来,因为我和牧原的……‘情侣’关系,让人民医院的院长陈雅贤女士对我们放松了警惕,我们才有机可乘,搜集到了一些她的犯罪证剧。

    领导的这个计划果然有效。陈院长的丈夫郑政委处事低调,但他身上又确实疑点重重,我们以陈院长为突破口,果真发现陈院长才是郑政委的代言人。我们能在两个月内找到这些证剧,还多亏了朱怀礼的粗心大意。”

    “朱怀礼?也是老郑的亲信?”许才平问了一句。

    “是的,”赵拟回答,“但他几乎很少与郑政委直接会面,大多时候都是以病人身份接近陈雅贤院长。”

    这样一解释,就说得通了。许才平点点头,露出欣慰的表情:“小赵,做得不错。你辛苦了。”

    赵拟立即标准化的笑:“不不不,首长,是您和我们领导的方法有效,我只是执行罢了。”

    许才平又轻轻勾唇笑了一下,然后赞扬道:“你们最高检的办事效率一向是很高的。那么,你们下一步的工作呢?是继续下一项调查还是?”

    “我们的工作到这里就先告一段落了,领导没有直接给我下达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但是我和牧原……”赵拟看了一眼左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许牧原,“我和牧原就不用再扮情侣了,组织上说,以我的能力,还挖不动郑政委背后的大树……”

    许才平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然后似乎自言自语道:“肃清这些盘根错节的大树,指日可待啊。”随后,他又像想起什么一样问旁边的许牧原:“牧原,你呢?有没有向你的领导说明进展和情况?”

    “已经汇报过了。”许牧原点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许才平只以为他是不喜邀功,却不知道他其实正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已经两个多月了。他每天都会无数次的想念那个清秀俏丽的人,尤其是在得知了她近来的处境之后,更是心疼得脑神不宁。如今终于完成了上级交待的任务,也就意味着,他终于自由了。

    想到这儿,许牧原忽然站起来,对着赵拟说道:“我们先走吧。”继而又面向父亲:“爸,你先忙。”

    赵拟袅袅娜娜地站起来,试图再给许才平留下个好印象。她略微颔首,频频一笑道别:“首长,再见。”

    许牧原带着赵拟走出家门,淡淡地说了句:“走吧,我送你回去。”赵拟满心欢喜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还以为是许牧原是趁着任务结束邀约自己出去散散心呢。

    “牧原,我们出去转转?去吃饭,或者打球?”赵拟决定主动出击。

    许牧原回头看了一眼正扬着期待眼神的赵拟,仍然是淡淡地回答道:“赵拟,我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以后我就不会再和你一起外出了。上车吧,我要去找她。”

    赵拟这才知道他要送自己回家,竟是为了要去看望住在同一栋楼的林希。但她也无话可说,只好叹了一口气,上了许牧原的车。

    到了小区楼栋下时,许牧原打开车门的开关,单手扶在方向盘上,侧过头来对右边的赵拟说:“你先上去吧。”

    赵拟心一凉,现如今他连陪她一起走都不愿意了么?她的脸上浮起一片尴尬的红色,嚅动着嘴唇想说点儿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几秒钟后,她还是保持着自己优雅的气质,微笑的对着许牧原说了再见。

    许牧原泊好车后才乘了电梯上楼。他不确定林希是否在家,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上班了。

    电梯自下而上运行着,许牧原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紧张。那感觉很熟悉,就和十年前,他每次在高中的校园里偶遇林希时那种奇妙的心情一模一样。

    那是渴望却害怕得不到的心情。

    他在林希的家门口停留了几秒钟,才按响了门铃。林希正在家里等着纵火案的最新进展,只以为是分区民警上门,立即从沙发上跳下来去开门。

    在开门后的那一秒钟里,林希的眼睛里闪过好几种神色。最开始是惊喜,紧接着变成惊讶,最后却变成了漠然。在眼神里的流光黯淡下来的那刹那,林希立即伸了手去关门。

    许牧原捕捉到了她的神色变化,内心升起饱胀的苦楚,却在她要关门的那瞬间,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去卡在门中间,以避免门被关上。

    林希的力气用得很大,所以夹得许牧原的手背生疼。可是他却一声不吭,使劲地撬开了那扇门,然后抽身挤了进去。林希拗不过他,只得看着他进来,然后瞪了他一些,声音淡漠道:“许医生,据我所知,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

    许牧原才不管她现在说什么,只是认真看着林希。——她瘦了好多。原本就因为高而显瘦,现在真的瘦了这么多,愈发显得人若不惊风。

    他背手关上门,然后一步步朝林希走着。林希惊恐,不知他是中了什么风,只得一步一步往后退。许牧原突然伸出手来,想要去轻抚林希的脸,林希一见立即用手打开他的手掌,不让他得逞。

    林希气急败坏:“许牧原你还想怎么样!老娘都被你抛弃这么久了,你还想怎么样?念着旧情来看我一眼?”她已经退至沙发处,再无路可退,只得伸了手去将面前的许牧原推开。

    许牧原却突然抓住了她的双手,然后用力一带,就将林希整个人搂进了怀里。林希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她的力气大一分,许牧原的力气也就再大一分。他紧紧地将她箍在怀里,不许她再动弹。

    男人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是他特有的温暖气味。林希渐渐安静下来,也就任由他搂着,而自己心里的那道防线也慢慢开始瓦解。

    这几个月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失去了深爱的男人,得知了父母去世的真相,失去了多年来唯一的真心朋友,这一切,让这个原本如野草一般生存着的柔弱女子几近崩溃。

    即使她曾那么孤勇地活着,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这清冷的房子,又看看孤零零的自己,总会觉得,这尘世还有什么牵挂啊。

    在男人的怀里,想起这些事情,林希的眼泪忽然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她默默地流着泪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许牧原抱得有些久了,在感触到落到他脖颈处的冰凉感。

    ……她哭了。

    许牧原轻轻放开林希,可是一手还抱着她的腰,一手去扶住她的后脑,柔声地说了一句:“亲爱的,我……真的好想你。”然后将嘴唇轻轻送上去,一点一点吻着那泪痕,可是吻着吻着,林希的眼泪却越来越多,怎么也止不住了。

    许牧原忽然伸手一把将林希横抱起,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再紧紧的将林希圈到自己的腿上坐着。他伸了手指来,轻轻抚着林希的眼泪,然后无比深情地望着她:“亲爱的,对不起……我爱你。”

    听到这句想了好久的“我爱你”,林希又开始得劲起来。她在他的怀里乱扭动着,许牧原用力圈着才没让她掉下去。

    林希大声喊道:“你这个骗子!假装爱我却抛弃我!还总是跟别的女人那么甜蜜,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许牧原用力搂着她,嘴里开始解释:“相信我,我和她假扮情侣,只是为了工作,现在工作已经结束了。”

    林希继续头脑发热地大喊:“什么工作需要你这个医生去和她扮情侣?你觉得我没有脑子吗?”

    “我……其实是九三学社的成员,也是就一个民主party,是受党来领导的,工作任务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向你解释,因为工作牵涉到的人和事太多,我们必须遵循保密原则。”

    林希听到“九三学社”四个字,立即安静了下来。对于这个学社,她是有所耳闻的。大学时,她的同学们纷纷写着入党申请书的时候,她无意间了解这个学社,也知道它的成员大多是以高级知识分子为主体。所以,像许牧原这样的医生是其中的一员,也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儿。

    过了一会儿,她像想到什么,又接着问:“那……那个女人呢?她也是这个学社的成员?”

    许牧原知道她说的是赵拟,于是接着回答道:“她其实是一名检查官,因为才进最高检半年,所以圈内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个小角色,于是才有了这次的任务。幸好,任务已经完成了。更加幸运的是,你的身边……还没有别人。”

    听到许牧原如此温润有质感的声音,林希的眼泪又开始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