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47章 LX—047她是青禾

第47章 LX—047她是青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见过了许牧原的父母之后,仿佛一切都变得极为自然了。林希宛若一个标准的待嫁姑娘一样,幻想着将来与许牧原白头到老鹣鲽情深。

    许牧原下班之后,就直奔了林希的住处。他看起来精神很好,平日里总是温和的俊颜也显得更加清风俊雅,他的眼睛仍如深海般沉静辽远,可是细看又能明显看到他眼睛灼热的欣喜。

    林希一见他这副模样,立即睁大眼睛问:“阿许,有好消息?”

    男人稍微提了一下眉,“阿许”?这又是什么称呼?不过几秒钟后,他自动忽略这个称呼,提高声线似乎非常愉悦地说道:“陆城和李鹂的判决已经下来了。”

    “真的?”林希的脸立即明亮起来,一脸希冀地问道:“什么判决结果?”

    “蓄意纵火致人死亡,开除党籍,无期徒刑。”许牧原说道。他心里清楚,对于这一级别的官员,审理程序其实不会有那么快,如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判定出结果来,想必是父亲许才平推波助澜了一把。

    林希眯了眼睛,深呼一口气,一副大仇得报的模样。

    果然,在晚上的新闻直播里,这条消息立即得到证实。陆城李鹂二人的犯罪事实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和强烈谴责。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条许牧原早已知情的新闻,那便是郑学兵委员和陈雅贤院长也交待了自己的受贿罪行,并主动要求上交财产以减轻刑罚。

    林希光脚坐在沙发上,然后用手肘抵了抵许牧原的手臂:“阿许,这个陈雅贤就是你们医院那个院长么?”

    许牧原点点头,柔声说道:“正是她。”

    林希忽然惊恐起来,一本正经地问道:“那你们医院的人都知道是你将她拉下来的?他们会不会……对你进行打击报复冷眼相待啊?”

    她这么一问倒让许牧原心里骤暖了一下。原以为,陆李夫妇与郑陈夫妇的新闻同时出来,林希会首先问陆李夫妇背后的大树是谁,哪知她关心的却是他会不会被孤立报复。

    “放心,医院没有人知道。就连我的档案里,也没有记载我的身份。”许牧原扬起脸来,平静的回答。

    林希点点头,这才耷着一张脸问:“陆李是罪有应得,可是,我们明明知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主谋,可他们对纵火这事完全供认不讳,我应该怎么办?”

    许牧原知道她还是不甘心,但又不能提前给她希望将话说得太满,只好想了想答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

    这话很含糊,可是林希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希望。她多多少少也对目前城里的“血雨腥风”有了一定的了解,也知道隐藏多年的幕后主谋极有可能会因其他问题浮出水面来。

    不管怎么说,陆城和李鹂二人伏法,已经是个非常好的消息了。林希脚一伸,就搁到了许牧原腿上,一脸不正经的问:“阿许,感谢你的鼎力相助,我会报答你的。”说罢还抛了几个“你懂的”的眼神给许牧原。

    许牧原沉默了下来。他侧过头去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那眼眸也如夜色一般宁静。林希还以为他有什么心事,正欲问询,却听得许牧原清澈如水的声音传来:“你想不想换一个称呼?”

    ……原来他是因为“阿许”这个称呼傲娇了。林希脸一热,心知他的意有所指,却还是当作不明了一般故意问道:“行啊,那就阿牧,或者,阿原。”

    许牧原轻启了一下好看的嘴唇,像在下什么决心一般,几秒钟后,他终于艰难说出口:“老婆,我是说,你想不想换一个别的称呼。”

    林希原本以为在他说出这句话时,自己会放声大笑,然后讲那么几个芒果段子来调侃一下他。可是,真正在听到自己爱的人,深情唤一声“老婆”时,她却突然湿了眼眶。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一看这模样便慌了神,他以为自己太唐突而让林希接受不了,立即伸了手去捧住林希的脸,准备随时为她擦掉眼泪。

    可是林希并没有落下泪来。她突然换了个姿势冲过来就将许牧原压倒在沙发上,然后主动献上了热辣的吻。

    她比从前任何一次都热情主动,炽热的嘴唇紧紧压过来,细细密密地攻城掠地。她甚至用两只手紧紧地将许牧原的肩膀钳住以固定方位。许牧原最初有些惊愕,但很快也就配合起来,跟着她的呼吸与节奏调整着最佳亲吻动作。

    林希还豪放地箍着许牧原肩膀,许牧原只稍微用了点儿力就将她的手挣脱下来,顺势再用自己的双手紧搂住她,还热热烈烈地吻着。

    两人一直亲吻得昏天地暗呼吸不畅时才减慢了速度。许牧原一睁眼,就见林希睁着一双大眼睛正波光流转地看着他。——在接吻的时候,她竟然一直睁着眼?

    许牧原放开林希,看着她微肿的还泛着水光的嘴唇,觉得有些不解气,于是倏地站起来,假装气恼地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他不知道男人用一只手随意松动自己领带的时候有多性感,林希一时望直了眼,直到许牧原解开领口第一颗扣子用于喘气的时候,林希还不怕死地问了一句:“阿许……就在这儿么?这儿……是沙发啊……”

    还叫“阿许”!

    许牧原本没有那个意思,听到林希这么娇媚地问他“就在这儿么”时,只觉得万籁俱静,只余那声“沙发啊……”

    ……

    是个好地方。许牧原穿衣服的时候,暗暗想着。

    而林希却抱着自己衣服假装嘤嘤哭泣,一边假哭还一边偷瞄许牧原,一看他那神清气爽清风雅月的样子,她“哭”得更厉害了:“呜呜,你可要对我负责呀,不然就是负心汉……”

    许牧原头也没有抬:“我的心,永不负你。”说完后,他略微停顿,才继续说:“身体——也是。”

    林希这才打住,她眯眼想了一会儿,像是要说点什么的样子。许牧原还以为她会表达感动什么的,结果就听到她问:“许牧原,你知道fbi是什么吗?”

    “federalb?联邦调查局?”

    “那warning是什么意思?”

    许牧原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耐心地回答:“警告。”

    那“fbiwarning是什么意思?”

    “联邦调查局的警告?”

    ……

    林希抿着嘴偷偷地笑了。

    许牧原是留加海归,如此翻译这两个单词自然没错。但由此林希倒看出他是真单纯,心里乐得要命,然后像个男人一样伸手搂住他的肩膀:“牧原,你真是单纯,我感觉,我赚大发了。”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许牧原被某个内心充满了芒果思想的女人要挟着一起看“fbiwarning”电影的时候,才知道她当日那样问是什么意思。所以电影还没有开始,许牧原就牙咬咬地推倒某人,好好“教训”了她一次。

    林希在家呆的日子长了,就寻思着要去上班。

    她照例打开邮箱查看工作大致进展的时候,收到了一封带有特殊logo的邮件。那标志她并不陌生,是斯诺克世锦赛上海组委会发过来的。

    她打开邮件浏览了一下内容,大致是邀请她今天作为主裁去执法今天上海区的snk比赛。林希算了一下时间,也只有半个月期限了,索性就决定继续休息半个月,执裁完后再回公司报道。

    林希与许牧原商量了一下这个行程,许牧原表示赞同。林希又热情地邀请他去现场观看比赛,许牧原倒没有明确答复,只说看到时的时间安排。

    日子一天一天,过得倒是紧凑。林希整日在家休息,顺便做饭等着许牧原过来吃饭。同时经历了最近这些事情后,她似乎已经习惯每天收看新闻直播。

    电视里并没有每天播放陆城李鹂、郑学兵陈雅贤等人的新闻。从表面上来看,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林希有些焦躁,因为她还等着那幕后的主使浮出水面来。

    许牧原安慰她:“暴风雨来临之前,海面总会格外的平静。”林希这才稍微安定下来。

    到上海执裁的日期近了,林希想起来,她答应过程强带他去见沙利文一次。上次的年前聚会,沙利文并没有到场,而这次的比赛,她已看到参赛人员名单,奥沙利文的名字赫然在列。

    想想也有许久没有见到程强,不知他近来可好,正好趁这个机会与他联系一下也好。于是林希拨通了程强的电话,张口就开心地说:“小强,明天我去上海,snk世锦赛要开始咯,你要去见一见偶像吗?他一定会来呢。”

    程强已经知道林希就是她的表妹邵青禾,在接她电话时便愈发显得温柔:“好的,我去,我和你一起去。”

    晚上,林希热情邀约许牧原一同前往上海观看比赛时,许牧原还有些犹豫不决。但他听说程强会和林希一起去时,稍微皱了下眉,最终还是打电话给医院调了班又请了假,决意一同前往。

    两个人一起浓情蜜意地吃着晚饭,正吃着,林希的电话忽然响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是父亲的“故友”徐云打来的。

    徐云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急切,同时又显得很激动。她在电话里说:“林希么,我们见一面好么?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林希放下筷子,答道:“可以啊,约在哪里呢?”

    “我去你家可以吗?”徐云急切地问。

    “……好的。”

    林希和许牧原刚吃完饭,门铃就刚好响了起来。许牧原想了想,对方是徐云部长,他实在不愿意与其有何关联,便轻声示意林希他先到房间里坐坐。

    许牧原进了房间后,林希才去开门。一开门,却见门口站着的徐云双眼泛着晶莹的泪花。林希不明就里,赶紧迎了徐云进来。

    徐云一坐到沙发上,便声音哽咽道:“青禾……我是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