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48章 LX—048她的哥哥

第48章 LX—048她的哥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徐云望着林希,眼泪扑簌地流着。她的脸上充满了遗憾,愧疚,爱怜等各种表情。

    刚开始,林希还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在听到她反复说了几次“我是你的亲生妈妈呀”之后才明白她今天上门来所谓何事。

    震惊再一次席卷而来。那是强烈的震撼,那种感觉比当初得知养父母死于非命时更让人锥心。林希感觉就像有一团火从脚底烧起来,一直燃到了头顶一样。在这明明还算寒冷的天气里,她却觉得内心炽热得让人意识模糊。

    亲生父母?林希想起来,多年以前养父曾说过,是她的亲生父母不要她了。小的时候她还幻想过,有一天会不会见到生她的爸爸妈妈呢?可是后来,在养父母的眼泪里,她渐渐断了这个念头。

    可是,徐云和邵礼初不是父亲林迪的故友么?既然是故友,为何会不知道这故友的女儿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林希还算有一丝理智。她凄绝地微笑,然后带着一丝颤抖的音色问徐云:“为什么?”

    徐云不知道林希问的是什么原因,但还是接上了她的话:“青禾,你的名字叫邵青禾呀,你忘记了么?都怪妈妈不好,把你弄丢了,妈妈对不起你……”徐云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仿佛真的为自己这些年的绝情而忏悔一样。她丝毫没有人前那个政界要员的严肃干练样子,倒真是个为女儿而心疼的普通母亲了。

    邵青禾?这个名字已经二十多年没有人叫过,早已尘封在了时光的灰尘里。如今徐云再提起来,林希却真切的有那么一丝遥远的印象。仿佛从前一直有人不停的这么呼唤她:青禾,青禾……

    “是我自己走失的?”林希手扶桌柄,努力支撑着自己瘦弱的身体,“那为何你说我父亲林迪是你们的故友?难道你不知道我在哪儿?”

    面对林希的质问,徐云显然早有准备。她泪眼婆娑地望向女儿,声泪俱下:“你爸爸……邵礼初和林迪曾是战友,退役复员之后,两人就再没有联系过了。后来,你走丢了,我们也只顾着去寻找你,找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去年,我们辗转听其他战友说起林迪夫妇因为大火而去逝了,我们这才又多方打听到他的家,才找到你家里去……”

    林希的头脑有些混乱,她无法理清徐云话中的逻辑联系,只得继续问:“那……我是怎么走丢的?”

    一提到这个,徐云更是懊恼不已:“23年前,我和爸爸带你到t市去办事,出火车站时,还只有两三岁的你对新环境好奇不已,总是四处打量。你本来和我们一起好好的走着,结果我和爸爸到行李带上拿行李时的那一眨眼工夫,你就不见了……我的青禾呀,这些年你过得辛苦吗……?”

    本来林希还一直强撑着自己的情绪,一听到徐云问她过得是否辛苦时,眼睛倏地就红了,眼泪也在眼眶里打着转,看着就要落下来。

    没有历经苦难的人,无法理解这样的心情。十年来,林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只有她最明白。那些悲伤的过往,她曾以为自己不会再想起来,可是,这位自称是她亲生母亲的人再提起,她的心却觉得痛得无法呼吸。

    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原本应该给自己平静安稳生活的人,却在自己终于熬过那段艰苦日子之后才来问她辛不辛苦,这……是命运的玩笑么?

    林希清了清嗓子,故作冷静地说道:“阿姨,您会不会认错人了呢?”

    徐云的脸上立即显露出坚定的表情,她擦了一把眼泪说道:“青禾……你记得我到t市去见你时就很激动吗?那时候,我就觉得你像我的女儿……后来你邀请我到你家里来谈陆城和李鹂的事情,我就捡了几根你掉在卫生间的头发……”

    林希明白了。

    那一次她得知父母的死与陆副厅长有关联却无可奈何时,曾求助于徐云。也就是那一次,徐云在她家的卫生间里收集了几根她的头发去做了dna比对。定是结果确凿,她今天才会上门来认亲。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林希又开口说道:“您回去吧。我的头脑里太混乱了,我要休息了。”

    徐云站起来,温情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她知道一时半会儿化解不了林希心里的寒冰,便顺着林希的话说道:“你好好休息,爸爸妈妈……下次再来看你。”说完才慢慢地走出了门去。

    徐云刚刚从大楼的电梯里走出来,就遇见了正站着等电梯的赵拟。两人曾在年前的高层聚会上见过一面,可是徐云却并不记得赵拟这么个人物。但天生记忆力超群的检察官赵拟一眼就认出了徐云,她朝这个正抹着眼泪可是脸上却泛着得意光芒的女人看了好几眼,才踏入了电梯内。

    徐云走后,林希重重地跌坐在沙发里,意识混沌地想着一些什么。许牧原从房间走出来,看到林希这副模样,轻轻蹙下眉。

    许牧原走到林希身边坐着,伸出长臂来轻轻将她环抱住,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林希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的洋娃娃,软粘粘地靠着,柔弱如无骨。

    她不想说话,许牧原也就安静地陪着她。偶尔见到她晶莹的泪珠滴下来,他便伸了手为她拭去,并顺便轻抚她的脸颊以示安慰。

    那天晚上,林希就这么坐了大半夜。她不断想起自己的曾经,想到从前养父母在世时的种种欢乐,也想到他们离去后自己无数个失眠的暗夜。而许牧原也就这样陪了她大半夜。

    两个依偎着,偶尔说几句话,大多时候都是一起看着落地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月光清冷,夜色无边。

    第二天早上林希起床的时候,眼睛毫无意外的成了国宝眼。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扑了好些粉才稍微掩盖住脸上的疲惫。

    她拿了简单的行李就直接去了机场,今天是snk世锦赛裁判报道的日子。

    是个大晴天。a市的繁华与热闹又与阳光一同升起来。春天的太阳温暖地洒在高楼与大树上,透过一层层的折射物披洒到人们的身上,仿佛让人的心都能随着这阳光柔和起来。

    从a市到上海的直航并不需要太长时间。林希下了飞机便跟着人群往外走。她对这座城市并不陌生,以前执裁时也来过几次,那时她就觉得这座城市里,充满着纸醉金迷的味道。

    林希暂时不去想徐云说的那些话,也不去思考是否要接受这所谓的亲生父母。当下最重要的,便是能认真完成裁判的工作,以得到那一笔数目还算不错的酬劳。

    到达比赛场馆的时候,组委会的张姐正在指挥着布置现场,包括球台的检查,以及赞助商们的广告布置。一见到林希背着包进来,她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来。

    “林希,你到啦?怎么不通知我,我派人去接你。”对于林希,张姐总是非常喜爱且肯定的。

    “不用麻烦啦,我去领流程表,你先忙。顺便说一句,张姐,你看起比上次更瘦一些了!”林希俏皮的恭维着。

    张姐显然很受用,一张脸明艳得如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一挥手:“去吧去吧,晚上一起吃饭。”

    晚上到底没有和张姐一起吃饭,因为程强搭乘了下午的航班到达了上海。程强原来还打算叫上他在上海的那一帮哥们儿来接机并一起腐败腐败,但想了想目前的局势,觉得多有不便于是作罢。

    程强款款地站在比赛场地门口等着林希出来。已经是4月的天气,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程强穿一件深色衬衫下搭一条黑色长裤,外面套了件最经典款的卡其色风衣外套。他手里夹着一根烟,烟没有点燃,他正用拇指与食指反复轻捻着。

    或许是因为在军营里长久地被日光照耀,他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远远地门在那场馆门口,吸引了不少女人频频回头。

    林希走出来,一眼便看这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正门在树下招摇。她快步走过来,大声笑道:“小强,你祸害了咱们a城的女人不说,现在又想来上海坑蒙拐骗?”

    “哪能这样说呢?我好歹也是闪闪发光的帅哥一枚啊。”程强一副公子哥儿模样,细细摩娑着那支烟,“是吧,青禾妹妹?”

    一听到他后边儿的称呼,林希瞬间变了脸色。

    这么说来,程强还真是她的表哥。既然他这么称呼她,想必他早已知道邵礼初徐云夫妇是她的亲生父母了。

    “哟,程营长,你可千万别这样叫我,我可攀不上你们这样的亲戚。”林希说得自然,并没有穷酸讽刺的意味。说罢便转了身朝里走,程强立即迈开长腿跟上去。

    见林希如此抵触这件事情,程强立即换了方向问道:“嘿,我就那么一叫的,师傅,话说这次我真能见到沙利文吧?为了和他沟通,我可是专门去恶补了一天英文!”

    林希一听,脸色又放松了下来:“他会说‘你好’、‘谢谢’这几句中文。你也就说这两句就成。”

    “那哪儿成啊!”程强紧跟上林希,“那岂不是丢了师傅你的脸?”

    林希没有说话,只朝前走着。程强突然降下声音来,温润地说:“青禾,你……真的不叫哥哥了么?”

    林希的脸色又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