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50章 LX—050层层叠进

第50章 LX—050层层叠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许牧原和程强都是第一次到现场观看斯诺克比赛,遇上自己感兴趣而林希又正好不执裁的场次,便会认真观赏一番。

    程强在比赛第一天,就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偶尔奥沙利文。当然,相见的方式和他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沙利文在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去上洗手间,正好在另外一边的看台上程强也要去解决一下内急。结果找洗手间的时候,误打误撞进了选手专用的那一间。

    程强走到洗手间门口,看到沙利文正从里边出来,他立即激动起来,用不太标准的英文打了招呼:“ie,iloveyouverymuch!”

    沙利文微微一笑,用中文说了句“谢谢”。他正准备洗手,却见程强大步冲上来,双手握住他的手,然后又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他听不懂的中式英文。握了好几下,程强才放开手。沙利文立即到洗手池旁边去,用水仔细洗了手,才满意的走出去。

    后来程强将这一段儿讲给林希听的时候,他还有些愤然:“青禾,在我们军营里,当然,不光是军营里,想和我握个手的人不在少数啊!结果大师就是大师,被我握了一下手就立即冲水洗手,太伤我的自尊了!”

    林希自动忽略掉程强对她称呼的改变,只答道:“这是大师们的习惯,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别这么抬高自己。”

    程强一听,立即用手捂心,一副心脏中箭的样子。林希看向许牧原,见他也忍不住扬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比赛才进行到第二天,程强就因程国栋的急召立即从上海飞回了a市。他心满意足地带着奥沙利文的签名照片踏上了归程。

    许牧原倒是没有缺席每一场林希执裁的比赛。在现场看她执法和从体育频道里看到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他就那么不远不近地坐在看台上,静静注视那个面无表情的严肃女裁判,心里涌动的,是一种真实又充实的拥有感。

    他喜欢这种感觉。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许牧原每天白天看比赛,晚上陪林希吃饭逛街,倒真像一对安稳的小夫妻一般。

    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许牧原和林希一起飞回a市。飞机缓缓升起来的时候,林希像突然下了大决心一样,开口对许牧原说道:“牧原,我考虑清楚了。”

    许牧原侧过好看的眉眼,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疑问的声音:“嗯?”

    “这些天,你一直刻意不提我的身世,我知道你是想给我时间理清头绪来。现在,我考虑清楚了,血缘关系毕竟不能断,而且当年我走失并不完全是他们的错。所以,我想试着接受他们……”林希看着许牧原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她似乎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支持与安慰。

    “坚持你自己的想法。”许牧原声音温厚,似暖流流进林希的心里。

    两人一起回了林希的住处金阳小区。专心工作了这么多天,林希真觉得有点儿疲倦,放了行李之后,就把自己扔进沙发里,闭上眼睛准备小憩。

    许牧原脱了外套,挽起白色衬衫的袖口,拿出冰箱里的剩下的一些食材准备给林希做点儿吃的。他正明月清风地烧着热水,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林希在睡觉,没有起声。许牧原关掉厨房灶台的火,快步走去开门。

    房门一开,竟然是住在同层楼的赵拟。

    赵拟知道许牧原在这儿,但在看到他的那瞬间,还是看出了神。

    许牧原只穿了件简单款式的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开着。两个袖口一圈圈折起来挽到手肘处,那手上还沾着一些水。即使是这么常见的白衣黑裤,一到许牧原身上,气质立即就超过了任何华丽的衣装。

    他似乎愈发英俊清逸了。那么高大笔挺地站在门里,只是抬眸朝她望一眼,还是立即让她惊艳。

    “什么事?”许牧原先开了口。

    “啊,”赵拟立即收过神来,“你的电话关机了,我猜你可能在这儿,就过来碰碰运气。我能进来说吗?”

    许牧原一看赵拟那神色,猜测她是什么要紧事儿,于是开了门欠身让她进去。林希听到说话的声音,睁开了眼睛。见到是赵拟过来,她没有说话,只是坐了起来。

    赵拟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来,对许牧原说道:“你是不是有一周不在城里?我们可能又会有新的任务。这一次对方职位更高,是邵礼初部长和徐云部长。”

    林希一听这话,立即大惊失色。赵拟不知道邵徐夫妇与林希的关系,只以为她是因为高层动荡而惊讶。

    许牧原没有阻止赵拟,示意让她说下去。

    “前段时间,政界看似乎风平浪静,其实风云暗涌。你记得朱怀礼吗?就是咱们找到郑学兵陈雅贤夫妇犯罪证剧的突破口,现在我们得到确切消息,朱怀礼暗地里也和邵礼初徐云二人来往密切,虽然没有确凿证剧,但是邵徐二人的巨贪行为绝不是空穴来风。按照上边儿的意思,估计短时间内会有动静。”赵拟有声有色地说着。

    这边儿沙发上的林希脸却忽然变得苍白。赵拟说的是她的亲生父母?即使她对赵拟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但赵拟断然没有必要特意跑到情敌面前来捏造这样一个故事以换取许牧原的另眼相待。

    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在林希的头脑里倏里訇塌。那感觉就像一个好不容易爬上顶楼的人,在一瞬间如狂呼一般垂直下坠。她想呼喊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许牧原知道林希的感受,但他并不打算房间瞒着她。在林希认亲之前让她了解,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赵拟又絮叨地说了几句便恋恋不舍告了辞。

    林希转过头望向许牧原,默默朝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牧原,其实,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许牧原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说:“如果邵徐真的如赵拟所说,会影响到你的决定吗?”

    林希沉默了。

    看她有些举棋不定,许牧原乘胜追击:“如果邵徐二人……和你养父母的死有关系,会影响到你的决定吗?”

    林希的脸再次变色。她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许牧原,颤抖着说道:“此话当真?”

    许牧原摇摇头,轻声说道:“不。我只是打个比方,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什么会影响到你内心的选择。”

    其实许牧原并不是无端猜测,之前从林希的描述里,他就已经有那么一些怀疑。可是,他不能直接说出口。

    林希却突然笑了。一张苍白的小脸上,笑得如虚弱的蝴蝶般灿烂。

    “牧原,我现在……都快要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了。自从认识你,这大半年来,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从前的平静被一层层打破,现实一点一点浮现在我的面前,我从开始的抵触,到现在竟然已能安然接受了。”

    许牧原心疼她的坚强与勇敢,于是坐过去将她轻搂在怀里。林希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睛放空不知望向何处,努力平息自己一阵又一阵的心痛,不再与许牧原倾诉。

    即使你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我的痛你也无法感同深受。

    赵拟果然没有说错。没过几天日子,许牧原便得到消息,邵礼初徐云二人已经被纪委介入调查,而检方也开始配合此次行动。

    林希到底没有联系邵礼初与徐云夫妇,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的亲生父母节外生枝。对于他们,她还抱有那么一丝幻想,她总想着,等纪委调查结束后,便会风平浪静。她相信,她的亲生父母不是那样的人,不可能在这几年的全国行动里被当作典型。

    她甚至已经在心里作了决定,等到上边还了邵徐清白,她立即就去认亲。

    从上海回到a市后,林希就申请了回公司上班,许牧原也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里。

    九三学社这一次并没有下达任务给许牧原,倒让他无比清闲。偶尔在金阳小区遇见赵拟,他倒是会询问一下调查进展。

    大约过了一周,赵拟又一次不请自来敲开了林希的家门。巧的是,许牧原也在。

    赵拟轻车熟路的找了个地儿坐下来,面对许牧原说道:“又有新消息。”

    林希不知道赵拟为什么总是到她家里来向许牧原讲一些政圈时事,或许是讨好他?林希管不了,因为她也确实对赵拟带来的消息比较感兴趣。

    赵拟顿了一会儿又开口:“之前城南的陆城副厅长和他的夫人李鹂在我们院里承认了一桩纵火案,后来被判处了无期。可是近日,从公安部却传来消息,他们翻供了。”

    ……终于来了。许牧原心稍微收紧,又不动声色舒展开来。他也在等待一个真相。

    “他们承认当年的纵火是他们所为,但是却交待出是受人指使。至于当时为什么没有说出这幕后主谋,是因为他们现在才想通,想要坦白从宽以减轻刑罚。可是,在我看来,无非就是看这幕后主谋如今自身难保,陆城和李鹂才想了这么个法子。”赵拟绘声绘色地讲着她的推断。

    “哦?那么,他们说出的这幕后主谋是?”许牧原知道,林希迟早要面临这一天,所以长痛不如短痛,让她尽早了解真相。

    “啊,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办的邵礼初和徐云夫妇啊。”赵拟得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