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51章 LX—051真相大白

第51章 LX—051真相大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如果说林希在得知自己的养父母死于非命时已是无比震惊,抑或是在得知邵礼初徐云夫妇是她的亲生父母时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那么这一次,在听到了赵拟那句话后,就如同整个人从万里高空径直坠落下来,瞬间摔得粉身碎骨。

    ——她的亲生父母,设计陷害了她的养父母。

    这个真相终于摆在了林希面前。她重重地倒到沙发里去,浑身的血液像沸腾了一般,浇热得她神智已不太清醒。仿佛那一刻,她的灵魂被生生抽离,只剩下了一具空壳如行尸走肉。她想大喊,想大哭,可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了决定去承认自己的亲生父母。为此,她甚至忽略了从前养父母心痛的眼泪。她并不是因为邵徐二人位高权重才做此决定,只不过因为这十年来,一个人的生活太过孤苦,她实在太渴望家的温暖,太想得到家人的爱。

    她甚至已经说服自己,即使邵礼初和徐云在这次的全国反贪腐行动中,真存在什么问题的话,她也能接受他们,毕竟人的一生,谁能不犯错呢?

    可是,他们一旦牵涉到养父母的死,便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有办法原谅他们。

    赵拟提前将这件还未公开的大案告知许牧原已算是违规,所以她并没有再继续透露更多的细节,转而又说了一些其它已公开的正在检察院督办的案子。

    聊了一小会儿,赵拟便起身告辞。她看了一眼林希,只觉得她表情非常怪异,可是又不好明问,只是多看了几眼便离开了。

    许牧原想说点什么,可是林希却先开了口:“牧原,你的猜测,成真了。”林希的声音气若游丝,她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睛也干涸到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

    人在悲伤到极致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林希在沙发里躺了许久,半天没有缓过神来。许牧原坐在一侧,默默地等着她从幻境里走出来。

    一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林希的眼睛里才有了光亮。她转过头看着一直安静陪着他的许牧原,镇定地问了一句:“牧原,我可以去见见……他们吗?”

    她没有说去见谁,可是许牧原明白,她说的是邵礼初和徐云。她想去问得一个真相,即使那真相让人鲜血淋漓疼痛锥心,她也要弄明白,事情是为何发展到了这田地。

    “恐怕有些困难。”许牧原说了实话,“按照他们职位来说,一旦被隔离审查,除非是直接工作人员和上级领导,其他人都没有办法见到。”

    林希沉默了一会儿,又问:“牧原……我能去求你的父亲么?”

    许牧原叹了一口气,回答道:“他目前不在国内,因职责需要出国去了。”

    “可是,我一定要弄清事情的真相!我想知道,为何我的爸爸妈妈不明不白死在了火灾里,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非要了人的命不可?我想知道,在火灾发生之前,到底是谁去见了我的爸爸妈妈?”林希却突然激动起来,声音提高有些咆哮。

    许牧原坐近一些伸手去轻抚她的肩膀,轻轻说道:“或许,我们去见一见陆城和李鹂,才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林希这又转过头,眼睛里有些小火苗子扑上来。

    “牧原,拜托你,带我去见他们。”林希央求道。

    “好。”

    在许牧原的帮助下,林希很快又一次见到了陆城和李鹂夫妇。

    许牧原陪林希走到了拘留陆李的门外,轻声问:“要我陪你进去么?”

    林希想了想,摇头道:“我自己进去吧。我得自己去面对这些事情。”

    陆城和李鹂其实是分开收监的,但这会儿竟然在同一间收押室里边。林希知道,这或许也是许牧原的功劳。

    见到林希前来,陆李二人并不惊讶。他们就像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一样,从林希一进来,李鹂就平静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林希有些讶异:“你知道我会来?”

    “你一定会来的。”

    林希索性也就不兜圈子,开口就问:“我只有两个问题,在当年那场火烧起来之前,是谁去见了我的父母,还有,……邵礼初徐云和我的父母有什么深仇大恨?”

    李鹂淡淡的一笑,反问道:“只有这两个问题?你不想问问你为什么刚好那个时候要去拿照片?你不想问问为什么你刚好碰到了堵车?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堵车刚好是两个小时?你不想问为什么你会走丢?还有你为什么刚好就被你父亲邵礼初的战友林迪收养?”

    一听到李鹂的不答反问,林希再次放大了瞳孔,原来,她的身上还藏着这么多秘密?

    林希坐到陆李二人的桌子对面去,努力平息了自己心情,然后凄美地兀自笑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都一次告诉我吧,让我做个明白人。”

    陆城一直坐着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在想着什么。李鹂笑了笑,问林希:“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林希低下头,有些自讽地说道:“我这样一个人,能给你什么好处呢。我顶多能说,我会去多看看陆岩。”

    李鹂不知道林希和陆岩已经许久不曾联系,她不知道林希这话的意思只是说她会争取原谅陆岩。李鹂想起来,许牧原似乎是林希的男朋友,最不济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那么许牧原——许才平之子,是不是对他们会有所帮助?陆岩失去了父母的庇护,许牧原是否也能对儿子有所帮助?

    权衡了一下,李鹂决定对林希说出一切真相。她轻轻笑了一下,缓慢开口:“在你很小的时候,我曾经抱过你,我想你一定没有印象。只是后来你被送走,我也就渐渐淡忘了你。”

    林希立即捕捉到李鹂话语中的那句“被送走”,马上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地问:“我是被送走的?不是我自己走丢的?”

    李鹂还是笑,仿佛在笑她的天真:“邵礼初和徐云说你是自己走丢的?真是个好借口。当年,正是你父亲邵礼初仕途的关键时刻,有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为了表明自己为国奉献的决心,他和徐云将你带到t市去,送给了他的战友,名叫林迪对吗。林迪没有生育能力,自然乐得接受。”

    林希非常激动:“送走我就能表现他的忠诚了?”

    “你不懂。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多少年来慢慢走到这一步,靠的是什么。邵部长当年送走了你,过了几年后,一直没有再要孩子,而是一心投入到了为民服务里。所以,后来他终于被当作重点培养的对象,一步一步,迈向权力高峰。”

    林希没有说话,李鹂又继续说道:“过了好多年,也就是十年前,邵部长和徐部长终于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之后,才想到要去把你找回来。可是林迪却坚决不同意,他以邵部长的秘密相要挟,想以此阻止他们继续夺女,这才有了这次‘意外’的火灾。如果林迪夫妇意外去世,他们就能想到合适的理由要回你。”

    “邵部长的秘密?”林希问。

    李鹂淡淡一笑,“是啊,秘密。当年还是我们老陆犯的错,有一个同僚花了两千万向邵部长疏通关系,获取了更高的职位。将你送到林家时,因情况紧急,老陆无意提及了此事,被聪明的林迪猜测出了原由。

    所以后来,邵部长想将你要回时,林迪就以此威胁,邵部长爱权如命,自然是舍不得抛下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只为了将你带回家。所以后来,我和老陆才没办法去执行了这次火灾意外。”

    “只因我父母知道他们这个秘密,所以邵礼初就要置他们于死地?”林希的眼睛里闪烁着凄楚和绝望。

    “这个秘密足以要邵徐二人的命,你觉得呢?”李鹂答道。

    林希紧握了自己的双手,声音颤抖着问:“那么,我的父母当时为何没能从火灾里面逃出来?”

    李鹂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样子,仿佛一切都只是他人的故事一般:“那天,老陆假装说客去与林迪沟通,在你家的水壶里入了一点儿药,你母亲倒了三杯水出来,只有老陆自己没有喝。所以,当烟头点燃了你家的一桶汽油之后,你的父母自然没能醒过来。”

    到了这一刻,林希觉得浑身冰冷起来。她仿佛又看见自己在火灾中惨死的父母,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喝下了面前那杯被下了药的水。

    而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所以,我去拿照片,回来时堵车,也都是你们策划的?”林希清了一下嗓子,艰难地说出了这个问题。

    “是的。”李鹂很干脆的点头,“只有这样,邵徐二人才名正言顺的要回你,而且不被林迪要挟。你也只会以为林迪夫妇死于意外,然后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从此以后,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因为一场大火烧灭了一切证剧。可是,有一件事情,却在我们的掌控之外。”

    “什么?”

    “当年你遇上堵车的时候,我们安排了汽车连环追尾堵住了城郊公路,你乘坐的公交车司机因为性子急躁,从侧路超车上来造成了真正的车祸,那辆公交车上死伤了不少人,我们一直以为你在那辆车上已经丧生。后来,恰逢邵礼初的再次晋升,也就没有去核实当时在车上被撞的几个姑娘里有没有你。”

    ……那天竟然因为自己提前下车步行回家而救了自己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