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心有林希 > 第54章 LX—054大树倒塌

第54章 LX—054大树倒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心有林希最新章节!

    三个月后。

    邵礼初徐云夫妇的案子,检方办得相当快。虽说这些时日以来,检方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去调查和清点邵家所涉及的财务问题,但总算一切都有了结果。

    一时之间,邵徐二人的罪证震惊了所有圈内和圈外的人。他们级别太高,已近权力的顶峰。可因其欲壑难填,最终使得自己身陷囹圄。

    周末,许牧原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许才平和叶晚秋在饭前甚至也在谈论这件事情。树太大,根太多,因邵礼初而牵扯出的其他人也比比皆是。

    这个结局早就在许牧原的意料之中,可是他却始终没有考虑清楚,要如何向父母解释林希与邵徐二人的关系。

    饭后,许牧原终于叫住准备上楼的父母,准备和他们谈一谈。

    “爸妈,”许牧原艰难地开口,“我想跟你们谈谈林希的事情。”

    “林希?”叶晚秋想起这是儿子的女朋友的名字,于是也就和颜悦色地问:“准备结婚了么?”

    叶晚秋问这话已经是给了儿子极大的自由和空间。就连婚姻大事,她都能放手让儿子去操办。可是许牧原顿默了几秒,才慢慢地开口说道:“邵礼初和徐云,是林希的亲生父母……”

    一听到许牧原的话,许才平和叶晚秋二人皆是大惊失色。

    “她不是说……她的父母早就去世了么?怎么突然告诉我,邵徐是她的亲生父母?”叶晚秋非常惊讶,但因良好的素养还是保持了平稳的声线。

    许牧原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他只接话问了一句:“你们介意吗?”

    许才平和叶晚秋都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发言人叶晚秋才温柔地回答了他:“我们确实介意,但如果是你认准的人,我们就没有意见。因为,我们充分相信你,也绝不会拿你的幸福开玩笑。”

    这时,一直坐在旁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许清原才大声问道:“哥,林希姐呢?怎么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许牧原这才苦笑:“事实上,我也有三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许清原一听,立即又被震惊了一次,刚想问点什么,许才平和叶晚秋便站了起来。叶晚秋再次开口:“牧原,你的事情不需要向我们汇报,我们会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我和你爸还有要事要谈,走上楼了。”

    等父母进了书房,许清原才立即扑到许牧原身边来,嚎叫一般地问道:“哥,你说三个月未见到林希姐是什么意思?她又去当裁判了?”

    许牧原轻靠在沙发上,默默看了一眼窗外的树,才回头来回答:“她已经离开三个月了,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能联系上她。”

    “因为邵礼初和徐云的关系?”许清原冰雪聪明,立即就联想到了他们两家在政治上不般配的情况。

    许牧原点了点头,却并未说话。

    “哥,就凭你,都找不到她?”许清原有些不相信地问。

    “当一个人想躲着你的时候,你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她。”许牧原的语气还是淡淡的,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莫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等了老半天,都没有听到妹妹清原再答话。许牧原转了头过去,才发现清原的眼睛里已经有了闪烁的泪花。

    “哥……”许清原有些委屈地喊了一声,“陆岩也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

    许牧原望向妹妹的脸。她的眼睛里有一丝自嘲,也有一丝无奈。忽然,许清原像想到什么一样,热烈地问道:“你说我们能不能到铁路局或者航空公司查询一下他们的行踪?”

    “没有用的。我试过了,查不到。”许牧原早已知道林希为了躲避他,特意乘坐了长途汽车离开。

    “他们……不会私奔了吧……”许清原有些懊恼地问。

    许牧原不再回答妹妹,只沉默着眯了眼,继续想着寻找林希的办法。

    没过几天,从审讯室里再次传出惊人的消息。邵礼初因舍不得权力,放不下自己的仕途,供出了更大的后台。就如同当时,陆城李鹂夫妇发现自身难保时,供出了邵徐二人一样。

    这一次涉及到了的人,职位比他们更高,对人民的影响更大。检察院一时拿不定主意,迅速请示了上级。

    上级领导为了体现国家反对贪官污史的决心,也迅速作了指示,让检方核查到底。

    所以,当程国栋看到几个检方代表和纪检委员会调查员的时候,还非常底气十足地嘲他们怒吼:“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到我的家里来?竟然敢大言不惭让我协助你们调查?你们是不清楚制度吗?”

    检方代表不卑不亢地回答:“程参谋,很抱歉,您的上级领导授权给我们,希望您协助调查。”

    程国栋仍然冷笑了一声,大言不惭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查出个什么来。”说罢连衣服也没有换,就跟着调查人员走了出去。

    他以为自己不过是去走个过场,当天就能回来。可是,这一走,却没能再回来。

    虽然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职位比程国栋低,但自有程国栋的领导授权查办,所以在调查审核的过程中,倒还算顺利。

    一直到这个时候,潜伏已久的大蛀虫才被彻底揪出来。

    据程国栋的党羽邵礼初徐云、陆城李鹂、郑学兵陈雅贤、朱怀礼等人供词,检方迅速得到了这第一巨腐的所有犯罪证剧以及查封了他所有的赃物。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让程强一时难以接受。上级本是秘密查办了此事,程强还是托了从前的熟人了解了一下进展。原本以为,职位已高至顶峰的父亲这一生已无忧无患,可他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定了罪。

    程强顿时有如失去坚强后盾的无助感。从小到大,是父亲伴随他长大。即使父亲总是工作繁忙,陪伴他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可是,那也割舍不了他从小便对父亲产生的依赖。

    程强忽然想起来,有一次他在林希住的金阳小区遇见许牧原,许牧原似乎是话中有话对他说了一句“注意影响”,可那时候的他,哪儿有心情去揣摩许牧原的弦外之音?

    现如今看来,父亲恐怕要从此名列于国家的罪人清单上,从此往后,再无翻身之日。程强像想到了什么,立即出了门就往许牧原家走去。

    正是晚饭时间,客厅里,许牧原和许清原两人正研究着如何寻找林希和陆岩。许才平从楼上下来,洗了手准备吃晚饭。

    几个人刚坐定,就听到笃笃笃地敲门声。

    李阿姨立即去开了门。她不清楚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只一见是家中常客程强,便立即笑意盈盈地欠声让他进来。

    程强一进门就给许才平立正敬了个礼:“首长好!”

    许才平朝他看一眼,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问:“有什么事?”那语气,就像是一个公事公办的高级领导一样。

    程强却突然软下来,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对许才平说道:“许伯父……我父亲……”

    许才平知道他是为其父之事而来,本想厉声训导一番。可是,又念在两家多年的情分上,却还是威严稳重地开了口:“强子,事到如今,已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程强急忙上前一步,慌乱中有些失了分寸:“许伯父……您,不是这次行动的直接负责人么?能不能……网开一面,救救他?”

    一听到这话,许才平多年的部队作风又立即涌现。他一拍桌子,大喝一声:“程强,请注意你的身份和立场!”

    军人以服从上级为天职。程强闻言,立即又踢了个立正,手一举敬了个礼:“是!首长!”

    许才平这才稍微松驰下来:“强子,你也好自为之。如今你已升至少校军衔,行为作风上要多注意,每日三省自身才是!”

    “是!首长!”程强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于是又敬了个礼,才向许才平告别。

    许牧原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许清原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因为许才平首先是她的最高领导,其次才是她的父亲。在他严厉训诫下属的时候,许清原向来不敢插半句嘴。

    父子三人这才去吃饭。叶晚秋忙于公务,并未回家。饭桌上,许牧原忽然反常地抬头问父亲:“强子有什么问题吗?”

    许才平一愣,但还是放下了筷子回答:“他也难逃其责。”

    许清原一见父亲和哥哥难得在饭桌上讨论公事,脸一扬,正想说点儿什么,可一见父亲和哥哥脸上各自高深莫测的表情,就硬生生地把自己的问题吞咽了下去。

    出了许家的门后,程强一个人慢慢地往家走。

    到如今,他可真算得上是无依无靠了。自幼丧母,如今小姨小姨父已身陷囹圄,父亲也即将终结自己的政治生涯,从此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唯有他,从此便真是孤身一人了。他想起了去年陪青禾妹妹去参加斯诺克酒会时遇见的那名妖冶女子。她的样貌他已记不清楚,可是,他却一直记得那女子在得逞后脸上扬起的得意笑容。

    虽然他在一帮发小里,永远是副风流倜傥的形象,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糊涂过。那一次意外,若不是那妖艳女子串通侍者事先将药洒到了程强的茶里,哪能让她那么为所欲为还拍下照片?

    程强苦笑了一声。他知道,上级对他的审查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