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侦探推理 > 与妖同眠 > 60第四章异变

60第四章异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与妖同眠最新章节!

    秦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她也确实没有跟去找他,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再说些话哄他开心,就显得做贼心虚了。

    对于悠夜,她心里始终很矛盾,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好。他并不是人类,甚至她连他是什么都还猜不透,所以以前他说要对她负责,喜欢她,她总是当他一时兴起,没多久就会放弃,可是都过去半年了,他不但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更加执着。

    如果她现在跟他说,他们其实不合适……

    秦澈不忍心。

    既然说不出口,那不断的让他失望,让他自己灰了心断了念,他是不是就不会再靠近她了?

    可是想到两人从此形同陌路,秦澈就觉得心里莫名的难受。

    悠夜盯着秦澈的眼睛,看着她似乎又神游天外了,眼神微暗,心里有种不安,让他迫切的像要得到秦澈的安慰。他倾身上前,急切的用唇去碰触。

    秦澈被嘴上传来的湿滑触感拉回神,眼睛正对上悠夜专注于她的眸子,距离近得她似乎感觉到了他睫毛的碰触。

    悠夜生得一双凤眼,很少有男人的眼睛是凤眼,只因太过妩媚。他的眼睛很美,睫毛又长又密,琥珀色的眼眸闪着一层金色的光芒,被这样的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任何人都抵抗不了。

    秦澈在告诉自己稳住心神,可是又不由自主的沉沦下去,他的眼里仿佛暗含着风暴,把她卷入其中直至万劫不复。

    悠夜轻咬着她的唇,舌尖在她失神张嘴的瞬间滑入她的口中,缠上她的小舌。

    看着秦澈的眼中升起氤氲,露出迷离的神态,悠夜加深了这个吻,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衣服下摆。

    秦澈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如同一团浆糊,就像将醒未醒,身体软得如同棉花,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觉得有个人抱着她,微凉的身体紧紧贴着她,有什么在她身上游走,不轻不重,让她觉得很舒服,心里渴望更多。

    就在悠夜满心欢喜的解开秦澈的衣服,如同膜拜的吻上她胸前的小小朱果,金色的符文瞬间覆盖上秦澈的皮肤,仿佛给她穿了件薄如羽翼的衣裳。

    失去心神的秦澈在猛烈的剧痛中回过神来,她尖叫着猛的推开悠夜,从沙发上滚落下来,抱着身体蜷成一团颤栗。

    悠夜慌了,赶紧蹲□子抱住她不断发抖的身体,心疼的说:“小澈你哪里难受,告诉我好不好,要不你打我骂我好了,怎样才能让你舒服些,你告诉我好不好?都怪我太心急,以后我再不敢对你用摄魂术了,都是我太心眼,以为你不在意我。”

    身体犹如刀割办疼痛,倒让秦澈清醒了不少,她一边用灵力抗拒体内源源不断的痛楚,一边咬牙切齿的瞪他:“你居然敢对我用摄魂术!”

    悠夜当下委屈,看她那么痛苦,决定戴罪立功,讨好的说:“小澈,现在不是骂我的时候,你好好保存体力,我来帮你。”

    边说边运起灵力推入秦澈体内,她体内的灵力明显较为衰弱,因而才会被另一股力量占了上风,好在那股力量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只是在她体内横行乱撞。

    这力量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体内的,他怎么不知道?悠夜虽然疑惑,却还是小心的用自己的灵力将之包裹,强行压制下来。

    秦澈体表的金色符文逐渐淡去,就连那刀割般的疼痛也不断减轻,终于消失不见,除了抵抗疼痛让她有些体力不支,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害。

    悠夜温柔的将她抱回沙发上,双臂紧紧圈着她的身体,紧张的问:“怎么样,好些了吗?”

    秦澈虚弱的点头,注意到自己衣襟大开,又有些气恼的赶紧把衣服合上,脸上飞上两朵红霞,嗔怪道:“你用摄魂术居然就是为了……为了……瞧你那点出息!”说完又瞪了他一眼,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见秦澈没有大碍,悠夜心里的石头落地,语态恢复如常:“这次我承认是我心急了些,但我还不是为了跟你拉近些关系,你明知道我的心意,要早答应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对你用这下三滥的手段。”

    秦澈白他一眼:“你还知道这是下三滥的手段。”

    悠夜认真的说:“手段虽然不好,但是爱情从来是看结果,就算中间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结果是圆满的,也就不必太过拘泥了。”

    秦澈闻言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说:“悠夜,我……”

    话没说出口,悠夜用食指按在她的唇瓣,制止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如果你说的不是答应跟我在一起就别说了,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明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更不会担心我,还巴巴的对你用摄魂术,妄想跟你增进感情,没想到弄巧成拙,害你受到了伤害,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秦澈失神的注视着悠夜的凤眸,虽然听到他承认了错误,可是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什么叫心里没有他,什么叫不会担心他,这话被他委委屈屈的说出来,怎么听都觉得她似乎成了抛弃妻子的陈世美?

    可是否认又更不对了,直接变成她在欲擒故纵,明明心里在意他在意得要死,可是偏偏假装不在意?

    被悠夜那句看似道歉实则指责的话憋得半天说不出话,秦澈决定选择性无视他话里让自己不爽的部分,回答说:“你也不用这么自责,其实我刚才的反应并不是摄魂术引起的。”

    悠夜这才想起她体内那多出来的一股力量,担忧的问:“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体内多出来的一股力量又是从何而来,对你有没有害处?”

    秦澈注视着悠夜的眼睛,良久,摇头不语。她确实不明白身上异变的由来,更不能说出身上多出来的力量是凌逍所为,至少不能让悠夜知道,否则以他的性子,不知道会弄出点什么事来。

    至于这次异变为何会发生,恐怕是因为她之前消耗了大量灵力所致,再加上悠夜对她使用摄魂术,压制了她体内灵力的运行,导致凌逍附加在她体内的另一股力量占了上风,如此而引发异变。

    如果正如她猜测那样,那就麻烦了。

    莫维奇回到家就准备洗洗睡了,这一晚上闹腾,实在累得慌。人刚沾上枕头,手臂上突然浮现出类似“s”型的蛇形印记,跟上次秦澈遇到危险时一模一样。

    难道小澈出了什么事?

    莫维奇担心的从床上坐起,用手在发光的印记轻轻一抹,印记立刻消失,仿佛刚才的异样从未发生。他没有像上次那么毛毛躁躁的赶过去,而是闭上眼睛利用跟秦澈之间的关系纽带,感知她现在的状况。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他感知到秦澈并无危险才睁开了眼,脸上却露出疑惑的神色,想了想,他还是觉得不对劲,施展移形换影在床上消失。

    千里之外的t城,郊外小楼内一美艳妇人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织毛衣,手上不约而同的也出现了类似“s”型的蛇形的印记,她皱了皱眉,放下了手里的织针,瞧着手臂上不断闪现的印记若有所思。

    身旁的坐垫微微下沉,莫维奇出现在她身边,嬉皮笑脸的凑过去抱她,嘴里讨好的直说:“老婆,我想死你了!”

    美艳夫人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虎起眼睛瞪他:“别乱叫,你现在应该喊我妈!”

    莫维奇眨巴着眼睛装可怜:“老婆,别人面前也就算了,就我们两个你好意思搞乱/伦?要不是为了秦家,你说我又当老子又扮儿子的,容易吗我?”

    嘴上抱怨,莫维奇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显现出来的样貌竟发生了改变,原来二十来岁英俊的脸上落下了些岁月的痕迹,显得五官更加立体,竟生生老了二十岁。他捏了捏美艳妇人的脸,笑着献宝:“怎样,现在可以叫你老婆了吧?”

    美艳妇人白他一眼:“你怎么跑回来了?小澈呢,她没事吧?”

    莫维奇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担忧的说:“我回来就是跟你说小澈的事,想必你已经感觉到这两次封印出现异常,如果在秦家人面前出现这样的状况,势必会给她带来大麻烦。”

    美艳妇人眼波流动,疑惑的问:“怎么会触发封印呢,小澈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或者碰到了什么法力强大的东西?”

    莫维奇把秦澈接触到的人大致过滤了一遍,摇头说:“她身边倒没见到什么奇怪的人,不过我看她似乎跟阎帝的儿子有些往来,可是并不熟悉,虽然他是有破坏封印的能力,可是两次封印出现问题的时候他都不在场,所以我也不确定。”

    “阎帝的儿子?”美艳妇人惊叫,不禁后怕的问:“那他有没有怀疑什么?”

    莫维奇还是摇头:“我跟他没怎么接触,从他对小澈的态度来看,应该没有怀疑。”

    美艳妇人松了口气,双手绞着放在腿上的毛线,像是下了决心:“我跟你一起回去,小澈身上封印出了问题,我还是盯着些比较好,必要的时候我想办法将封印加固。”

    莫维奇听闻美艳妇人要跟自己回去心里一喜,笑容还没来得及在脸上出现,随即想到这次她是以自己妈的身份出现,脸又垮了下来,他一点儿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变成老妈啊。